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十一章 捧吓诱全活儿

第五十一章 捧吓诱全活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先生,郭爷。”吉大见了礼,见秦先生示意他禀报,垂手道:“才刚洪嬷嬷寻我,问小的能不能查到钟婆子和后街杨婆子都聊些什么话,小的多问了句,洪嬷嬷说,太太的意思,想听听钟婆子的真心话。洪嬷嬷还说,这些真心话要是能让李县令亲耳听到就好了,又说这种巧中又巧的事,书里才有,她就说说。”

    秦先生笑着叹气,郭胜嘴角往下扯了扯,“一家子老实人。”

    “这事,郭兄看呢?”

    “弹指之癣。”郭胜抬手曲指,将桌子上一根茶叶梗弹到地上,“你跟洪嬷嬷回话,就今天晚上吧,安排在县衙后宅喝酒说话,杨婆子到了之后,一个时辰左右吧,让她想办法把李县令引过去就行了。”

    “是。”吉大扫了眼秦先生,答应一声,垂手退出。

    “除癣是弹指,五郎是要拿这癣,扶他阿娘刚强起来,树人不易。”秦先生解释了句。

    “杨婆子来了,我去看看。”郭胜站起来,示意街上提着个旧食盒,给杨大夫妻送饭的杨婆子。

    “我去码头看看。”秦先生跟着站起来,他要去码头看看粮船,常平仓的事,已经发动了。

    两人下楼,一前一后出了茶楼,郭胜悠闲的踱到杨大那个凉粉摊前,要了份凉粉,坐下挑两根吃了,看着接替杨大媳妇涮碗筷的杨婆子。

    等杨大两口子都吃好饭,杨婆子收拾了碗筷,提着回去。

    郭胜站起来,跟在杨婆子身后,眼看要从热闹的大街上拐进巷子,杨婆子突然转身,盯着郭胜,郭胜抬手示意巷子,“放心,过去说话。”

    杨婆子一脸警惕的紧盯着越过她,站到巷子口的郭胜,倒没怎么犹豫,转身过去两步,离郭胜两三步,就站住不动了。

    “我从江宁府过来。”郭胜语气平和,目光从从杨婆子紧拧的眉头,看到放松下去的肩膀,和抓在两只手里,往下垂了垂的提盒。

    郭胜露出丝笑意,“看来你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你那个侄子和侄儿媳妇,都是忠厚本份的人,你老有所靠。”

    “这位爷夸奖了。”杨婆子微微曲膝。

    “你也很好,良知还在。”郭胜接着道。

    杨婆子听愣神了,这是从何说起?

    郭胜指了指杨婆子手里的提盒,“听说我是江宁府过来的,你松了口气。钟氏和你能说到江宁府的大老爷,她那点子破事,大约都倒给你了。侯府是钟氏的仇人,你要是和她沆瀣一气,这口气就得往上提,可不是往下松。”

    杨婆子惊讶而笑,再次曲膝,“这位爷,您可真是……”

    “我姓郭。”郭胜介绍了一个姓,往巷子里面指了指。杨婆子忙跟上,两人往里走了几步,郭胜才接着道:“嬷嬷大约想到我为什么来找你了。”

    杨婆子目光闪到一边,没答话。

    “李县令拿她当亲生母亲看待,李县令就不提了,他有眼无珠,咎由自取,可李家那几个孩子,无辜可怜。”

    杨婆子远望着县衙一角,片刻,叹了口气,“前儿,她说要先把生米做成熟饭,把那位姐儿送给人家做妾,那姐儿我见过一回,好好的官家小娘子……这心地,太歹毒了些。”

    “嬷嬷这几句良善之言,功德无量。”郭胜长揖到底。

    “当不得。”杨婆子急忙侧身闪到一边。

    “仗义每多屠狗辈,三教九流,贩夫走卒之中,自古以来,豪杰林立,英雄辈出。”郭胜冲杨婆子又拱了拱手。

    这几句话发自内心,他四处游荡这些年,在那些最卑贱最低层,见识了人心之墨之恶,也见到了几乎数不清的,令他仰视赞叹的豪杰英雄。

    “先生过……先生是真学问人。”杨婆子一句过奖没说完,就意识到了,郭爷这话,她哪能说这句过奖?话头赶紧一转,不过这后半句夸奖,她是真心实意。

    “嬷嬷的过往,小可略知一二,也是因为知道嬷嬷心地见识都不寻常,才敢斗胆来寻嬷嬷援手一二。”郭胜更加客气。

    杨婆子神情有些游疑,她猜到了他想让她做的是什么样的事,可她真不怎么敢得罪象钟婆子那样心黑手狠没有底线的人。

    “嬷嬷放心,再怎么,钟氏也是自小侍候我们三老爷的人,我们府上待下人一向宽厚,也不过就是想让我们三老爷放放手,明白明白事理,将钟氏送回京城侯府养老。

    嬷嬷也该知道,象永宁侯李家这样的世家大族,都有专门侍候年老下人养老的地方,断不会让她流落在外。”郭胜这一番话后面能想出不知道多少层意思。

    杨婆子神情渐渐放松下来,这话的意思她懂,大户人家这种养老,跟关进牢里没什么分别,又远在京城,她就不用多担心后患什么的了。

    郭胜摸出足足十两的一个银锞子递过去,“买些好酒,今天晚上,烦嬷嬷到后衙寻钟氏说说话,一个时辰吧,我让人带三老爷过去,所求不多,也就是让我们三老爷听钟氏说几句真心话,知道个实情。”

    杨婆子暗暗松了口气,就是套几句话,这活儿倒还好。

    “嬷嬷今年……我看嬷嬷也就四十出头吧……”郭胜将银锞子塞到杨婆子手里,打量着她,突然转了话题。

    杨婆子一怔,下意识的抬手抿了下鬓角,竟有几分不好意思,“瞧先生说的,五十都过三了,哪能那么年青!”

    “嬷嬷这是善人有善福,越老越身康体健。”

    “托您吉言。”杨婆子笑起来。

    “嬷嬷平和明理,见多识广,身体又这样好,有桩差使,嬷嬷可是再合适不过。”郭胜上上下下打量着杨婆子,带着几分喜色,“咱们县里官媒姚婆子,嬷嬷该听说过,已经病了小半年了,这官媒的差使,没有能接手的人,我正发愁,这事儿,嬷嬷最合适。”

    杨婆子满脸的惊喜掩饰不住。

    姚婆子家是这县城数得着的富户,听说她家正打点着要脱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