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十八章 有其主才有其仆

第四十八章 有其主才有其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趴在李文山旁边,拿了根鸡毛往他鼻孔上挠,李文山猛打了个喷嚏,醒了。

    “太阳晒到屁股上了!”李夏跳起来躲开喷嚏。

    李文山跳下床,蹲到李夏面前,“阿夏,好几件大事!常平仓……”

    “阿娘让我看看你醒了没有,要是醒了,让你去吃早饭,今天的早饭摆了满满一桌子。”李夏手指竖在唇上,示意李文山先别说这些。

    阿娘在等五哥吃饭,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这就来!”说不上来为什么,在看到阿夏后,李文山只觉得昨天晚上的焦虑一扫而空,愉快的一跃而起,奔去洗漱。

    吃了早饭,陪着阿娘阿爹说了一会儿在书院怎么念书,怎么吃喝诸如此类的细事,李县令去了前衙,李文山牵着李夏到后园去玩。

    “常平仓的事发动了。”四下无人,李文山先说最重要的事。

    “知道了,阿爹这几天一直在忙这事。”李夏随口应了句。

    “阿夏,这是大事,万一那两个坏货把锅往阿爹身上安……”这是李文山最担忧的事。

    “不只那两个师爷……”李夏想着那位和苏贵妃只拐了两个弯的亲戚吴县尉,算了算了,先不提这个,事有缓急,一件一件来。

    “这事有秦先生呢,秦先生跟着大伯从小县县令做到现在的封疆大吏,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何况还是以有心算无心,要是还能让阿爹湿了鞋,秦先生就不用活了。咱们不用管这个,那个叫郭胜的,到横山县了么?”

    “说是到了,先生昨天就回来了。对了,那天我赶到杭城,先去见了先生,先生的话,含含糊糊……”

    李文山将秦先生那番话几乎没走样的重复了一遍,“……这话我就没听明白,我怎么不会吩咐话了?还有……”

    “秦先生……”李夏话刚开个头就顿住了。

    五哥让他给钟嬷嬷找个稳妥地方安养晚年,是真正的安养,秦先生话里的稳妥安养,是彻底稳妥……算了,这些还是暂时别跟五哥说了。“认主了。”

    “什么?”李文山没听懂。

    “以前,秦先生是大伯的人,现在,秦先生是你的人了。”李夏想着秦先生和郭胜,秦先生她至少听说过,这个郭胜,她一无所知,唉,先放放吧。

    “有秦先生,至少衙门的事,咱们能省点心了。”

    吴县尉的背景,秦先生应该比她更清楚,大伯肯定没走吴贵妃的门路,秦先生对吴县尉的防范,必定十分严谨,这就好。

    “衙门的事,不用咱们多管,阿娘这边,咱们得推一把。”李夏跳上一块石头,又跳下来。

    “怎么推?”李文山赶紧张开胳膊护在李夏身后。

    “用一用那个杨婆子……你还是先去找一趟洪嬷嬷,我觉得洪嬷嬷好象有什么想法,先听听她是怎么想的,还有阿娘。”

    李夏想着这几天洪嬷嬷有些神神秘秘的样子,话到嘴边,又转了主意,这件事得让阿娘来办,她和五哥袖手旁观最好。

    “对了,钟嬷嬷要送姐姐给人家做妾这事,阿娘还不知道呢,你把这事告诉洪嬷嬷,再跟洪嬷嬷说,阿爹的脑袋已经长在钟嬷嬷脖子上了,咱们只能指着阿娘,阿娘要是再这么下去,从你到我,都得死在钟嬷嬷手里。这是实话。”

    李文山不停的点头,不是从他到阿夏,而是从阿爹到阿夏。

    ………………

    洪嬷嬷从屋里出来,往上房走了几步,转身往后园去了。

    她这会儿心里百感交集,心情激荡的厉害,她得先静一静心。

    洪嬷嬷脚步极快,一直走到后园那块菜地旁,蹲下来,看着眼前绿油油的小青菜,心潮澎湃,百感交集。

    她是在徐太太定了亲之后,才到徐太太身边侍候的。

    徐太太四五岁时,母亲难产,一尸两命,两年后,父亲春闱时淋了雨,放榜后也就半个月,就一命呜呼,留下徐太太一个孤女,和一个同进士身份。

    徐家虽说也算得上书香门第,可也就是个书香门第而已,既不贵,也不富。

    徐太太定亲永宁伯府,虽说是庶子,又有些传闻,可跟徐家比,还是高攀的厉害,定亲之后,徐太太的祖母霍老太太,就把自己的丫头洪嬷嬷一家,给了徐太太做陪房。

    洪嬷嬷对徐太太情份一般,可从山哥儿起,这四个孩子,都是她手把手带大的,特别是山哥儿和冬姐儿两个,她从襁褓抱起,眼看着长到这么大,她看他们,跟自己亲生的孩子没什么分别。

    钟嬷嬷要祸害山哥儿这事,她当时眼花缭乱的还没顾上生气,就得了山哥儿那一番私下交待和一包银子,浑身上下,就只有对山哥儿竟然如此出色如此不一般的激动和欣慰了。

    这会儿,她气的浑身发抖,原来那钟婆子还想着祸害冬姐儿,要把冬姐儿送给人家做妾!冬姐儿多好的孩子,她怎么下得去手?她还是个人吗?!

    洪嬷嬷只气的胸口一阵接一阵的闷堵。

    不能生气,太太不争气,老爷混帐,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不跟他们生气。她看着山哥儿呢,看着冬姐儿呢,还有那两个小的,她不生气……她不用生气!

    洪嬷嬷站起来,背着手围着菜地转了几圈,如今不是从前了,山哥儿长大了,这样明白,这么有本事,她还生什么气?她能动手了,还生什么气?

    山哥儿说的对,得借着这事,让太太刚强起来,太太要是能从此刚强起来,那最好,要是这样的事,她都刚强不起来……

    山哥儿说的对,那她就帮着山哥儿,护着哥儿姐儿,让他们自己护住自己!好在哥儿姐儿都大了,好在,哥儿姐儿后头,有座侯府……

    洪嬷嬷理顺了心气,顺手拨了一把青菜,先将青菜送到厨房,打听着钟嬷嬷又出后衙说话去了,出了厨房,径直往上房进去。

    上房里,徐太太正和李冬挑徐太太和李县令的旧衣服,以及王同知送的那些衣料,已经八月中了,夹衣棉衣该动手做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