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十七章 树阿娘

第四十七章 树阿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山三言两语说了回家的事,“……有两件事,得请先生帮忙,一是钟嬷嬷在外头的那些事,得让阿娘知道,您看,能不能让吉大去寻趟洪嬷嬷,有什么事,告诉洪嬷嬷,让洪嬷嬷想办法转告阿娘,洪嬷嬷是信得过的。”

    秦先生连连点头,“你放心。”

    “还一件,未雨绸缪,得给钟嬷嬷找个让人放心的地方,让她安稳养老,得好好安置……”李文山话没说完,就被秦先生打断:“到这儿就可以了。”

    李文山怔了,秦先生神情严肃,“五郎前途无量,往后身边属官、幕僚、管事众多,该怎么吩咐属下,从现在起,五郎就要多学着些。”顿了顿,秦先生垂下眼皮,“五郎自小成长在外,没有长辈……恕在下直说,李家底蕴深厚,可五郎成长在外,受益不得。往后,这些御下之道,五郎要留心习学。”

    李文山连连点头,却一肚皮纳闷,他要学什么?他让他给钟嬷嬷找个稳妥养老的地方,还能怎么说?使个眼色?

    “五郎一定要正大光明,五郎本来就是个正大光明的人,别的,这会儿有我呢,以后,自然有别人,五郎放心。”

    李文山连连点头,这回不光一肚皮纳闷,还顶上了满头雾水,这话,什么意思?

    “还有件事,你昨天走得急,常平仓的事已经发动了,过几天你还要再辛苦一趟,找机会点一点你阿爹,这是后手。”

    “好!”李文山这回是真听懂了,赶紧答应。

    ………………

    送走李文山,徐太太把洪嬷嬷叫进屋,关了门嘀咕了半天,洪嬷嬷出来,紧绷着脸,脚步却轻快的仿佛只用脚尖着地。

    李夏坐在廊下小凳子上,瞄着洪嬷嬷带风的脚尖,再看了几眼跟在后面,沉着脸出来的阿娘,站起来,跟着洪嬷嬷往后院去。

    阿娘要动手了,她不能闲着,帮不上忙,也得看着。

    洪嬷嬷脚步生风的忙了大半天,刚从厨房出来,看门带粗使的杂役老郑头在二门外头冲她招手。

    洪嬷嬷紧几步过去,老郑头往外头指了指,“外头一个汉子,找你好几趟了,说是你老家来的。”

    洪嬷嬷出了角门,正东张西望,靠墙角站着的吉大扬着手,一脸笑奔过来,“洪大嫂子,是我。”

    洪嬷嬷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一脸警觉的瞪着吉大,这人她不认识。

    “洪嬷嬷。”吉大瞄着四周无人,垂手陪笑道:“是五爷打发小的来寻您的,小的姓吉,贱名吉旺,和弟弟吉盛,被大老爷指过来侍候五爷,半个月前就从江宁过来了。今儿早上,五爷吩咐小的过来找您,五爷说他远在杭城,诸事不便,外头有什么事儿,以后就给您禀报,听您吩咐。”

    洪嬷嬷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五爷,是她家五哥儿,这大老爷,是大老爷,赶情五哥儿早就……

    “外头有什么事儿?”洪嬷嬷顿时有些紧张了,拿捏着问了句,她家五哥儿,好象比她想象的厉害多了……

    “借一步说话。”吉大不时瞄着角门里,门两边他看不见,还是远一点说话比较稳妥。

    洪嬷嬷跟着往前,站到离角门不远,四下不靠的大樟树下,吉大压低声音,“是钟婆子的事,五爷早就吩咐小的们留意钟婆子……”

    吉大将钟嬷嬷在外结识了那个扬州回来养老的娼妓当知己的事说了。

    “……五爷吩咐小的们盯紧,今天早饭后没多大会儿,钟婆子就从后衙出来,看样子很不高兴,转到衙门前二道街,到老白家买了一斤羊杂,半斤猪头肉,又到隔壁拎了两瓶酒,就去了杨婆子家,直到一个时辰前,才从杨家出门回来。”

    洪嬷嬷听的有点傻怔,五哥儿已经做了这么多事儿……

    吉大见洪嬷嬷一脸呆怔,只好笑着多说几句,“五爷从前让盯着杨婆子那边,是说钟婆子和杨婆子都是扬州养瘦马的出身,一见如故,说的都是知己话儿,也许能从杨婆子那里,知道钟婆子是怎么想的,能探出一句两句真心话。”

    洪嬷嬷听到这里,眼睛亮了。

    今天一早上,太太和她说了梧桐的事,最发愁的,就是怎么跟老爷说,才能让老爷相信这些话、这些事。

    这个杨婆子这里,能不能想想办法?

    “我先跟太太禀报一声,看看太太是什么意思,辛苦你了。”洪嬷嬷往袖子里摸银子。

    吉大是个机灵精明无比的,忙欠身笑道:“嬷嬷别客气,小的们另有地方领用银子,五爷吩咐过,洪嬷嬷这里要用银子,也只管跟小的说一声。”

    洪嬷嬷不摸了,“那我就不客气了,银子暂时不用,五哥儿给我留下不少,我要是有事,怎么寻你?”

    “嬷嬷就到黄家老店寻吉大郎。”吉大答了,退后几步,告辞走了。

    洪嬷嬷进了角门,找了个避人的墙角站了半天,粗粗理了理刚才的事,平和了气息,才往里进去。

    李夏站在花坛边上,看着洪嬷嬷出去,又看着洪嬷嬷回来,吉大到角门时,她就看到了,看洪嬷嬷的神情……应该很不错。

    没几天就是月中,万松书院逢十五初一各休一天,十四日晚上放了学,李文山和秦王等人挥手告辞,飞马奔回横山县。

    到家已经半夜了,李文山一肚皮话要跟李夏说,却也只能等明天了。

    大睁着眼躺在床上,李文山觉得这一夜,他肯定睡不着,明天有那么多的事:一是常平仓,二是梧桐说的事,他告诉阿娘好几天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阿娘到底什么意思?还有秦先生那些话,好象还有别的意思……

    好象就这三件事,李文山掐着手指头又算了一遍,也就三件事,他怎么觉得事多的简直理不清一样?

    李文山两只手一起挠头,照阿夏的那些话,他以后位极人臣总是算得上的,那一天得理多少事儿?现在三件事他就乱了,他是怎么位极人臣的?

    这事儿,有点儿想不通……

    李文山没想多大会儿,就呼呼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