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十一章 说不得的恼怒

第四十一章 说不得的恼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怎么办?”李文山再一多想,只觉得后背一阵接一阵发凉,真要象阿夏说的,梧桐要祸害他,那可真是防不胜防。

    “我去跟阿爹说,不能让梧桐跟过去!”

    “你能说服阿爹?”李夏瞥着李文山。

    李文山仔细想了想,一脸苦相的摇了摇头。

    “这事咱们不好料理,你去找一趟秦先生,把梧桐要跟你去杭城读书的事告诉他,再告诉他,梧桐是钟嬷嬷的干儿子,在这个家里,他只听钟嬷嬷的,阿爹的话,他也常常阳奉阴违。别的不用多说。”

    李文山连连点头,“我这就去,由秦先生料理,肯定……”

    “凡事不能全靠在别人身上,真正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李夏横了五哥一眼。

    李文山被她这一眼横的心有点紧。阿夏那一回,到底是做什么的?

    “梧桐这个人,是个能以利诱之的。

    五哥,明天去杭城的路上,你就跟梧桐说,你得了王爷青眼,以后会如何如何飞黄腾达,等你飞黄腾达了,梧桐就是你身边第一人了。

    俗话说,宰相家门房还七品官呢,往后,说不定两品三品大员,见了他梧桐都得点头哈腰的巴结呢,就是这一类的话,往好了说,往大了说。

    中间再时不常提一提,你觉得侍候你的下人,才能倒在其次,头一条,得死心踏地的忠诚,什么事都不能瞒着你。”

    李夏眯缝着眼,话说的慢慢悠悠,李文山听着,先是有几分想笑,接着又有几分森然寒意,这样的话,别说梧桐,就是自己,只怕也得生出不少念想。

    “好!你放心。”李文山深吸了一口气,点头答应。

    ………………

    秦王一路上沉着脸,纵马飞奔,一口气进了杭城。

    人多了,才放慢马速,进到明涛山庄,跳下马,将鞭子随手一扔,大步留星直冲进去。

    古六莫名其妙中带着几分惊惧。

    金拙言看向陆仪,陆仪冲他垂了垂眼皮,紧跟在秦王后面进了山庄。

    金拙言看着陆仪紧赶几步追上了秦王,转身上马,古六哎了一声,一把抓住金拙言,“王爷这是怎么了?”

    “这你都看不出来?不高兴了呗。”金拙言随口答了句,甩开古六,催马走了。

    “不高兴我当然看出来了,可为什么不高兴?哎!你怎么……”古六一头雾水。

    陆仪紧跟在秦王身后,进了二门,跟上秦王,装着若无其事的陪笑道:“那小丫头,她打她六哥,原来是为了一块糖,我还以为她懂事老成,是我看走了眼,原来不过是个小家里娇生惯养长大的懵懂无知丫头……”

    “你跟我说这个话,什么意思?”秦王猛的顿住,一个转身,手指点着陆仪质问道。

    陆仪差点撞上他,急忙往后退了一步,“没……”

    “人偶呢?”秦王紧跟着又问了一句。

    陆仪一个怔神。

    “你当我没看见?你还敢跟我说这种话?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会因为这点破事,就破人家家灭人家门?敢情在你心眼里,我是这么个无德无行的人?话又说回来,人家得罪我了吗?哪儿得罪了?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我怎么不知道?”

    陆仪被秦王怒气冲冲质问的,张口结舌没法答,赶紧跪在地上认错,“是我……”

    “跪着!”秦王根本不容陆仪说话,错着牙呵斥了一句,怒气冲冲,扬长而去。

    秦王心平气和的给金太后请了安,又陪说了一会儿话出去了。

    金太后瞄着他的背影,“岩哥儿这是跟谁气成了这样?”

    黄太监欠身答话:“陆将军在二门里跪着呢。好象陆将军说了什么,王爷发了脾气。”

    金太后侧头想了想,“你去问问凤哥儿,出什么事了。”

    黄太监答应了出去,片刻就回来了。

    “陆将军说,这趟侍候王爷出去,他疏忽了回来的时辰,回来的晚了。”

    金太后瞄了眼滴漏,失笑,“晚了?”

    今天回来的不但不晚,还早得很呢。

    “是。还有,”黄太监顺着金太后的目光看了眼滴漏。

    “老奴问话的时候,春山去寻陆将军,说是:爷吩咐赶紧把人偶拿进来。”

    顿了顿,黄太监瞄了眼金太后,接着道:“前儿个王爷跑了小半个杭城,挑了个一尺来高的美人儿偶。”

    “今天哥儿去了横山县?”

    “是。”

    金太后手指慢慢抚着只白玉香球,一点点笑出来,“只怕是这美人人偶,没送出去。这孩子……也太孩子气了。”

    “王爷还小呢。”

    “不小了。”金太后敛了笑容,悠悠叹了口气,“孩子气也就算了,这孩子,心地过于纯良,不知道人心之恶……”

    黄太监小心的瞄了眼怔怔出神的金太后,犹豫道:“横山县那边……会不会?”

    “那是下里镇李家,倒是还好。盯着就行了。

    哥儿不小了,该放放手,世事冷暖,人心险恶,让他见识见识,只有好处。”

    金太后象是跟自己说话,又象是在吩咐黄太监,黄太监低低应了声是。

    ………………

    横山县,秦先生送走李文山,在屋里连转了十几个圈,吩咐备马,他要去一趟江宁府。

    李漕司睡的正沉,被夫人严氏推醒,“老爷,秦先生来了,说有要紧的事跟老爷说,明天一大早还要赶回到横山县。”

    李漕司立刻坐起来,披了件长袍,急步出到客厅,秦先生长衫后背一大片全是汗渍,正一杯接一杯喝茶。

    “出什么事了?”李漕司脚没落地,就急急问道。

    “东翁别急。”秦先生一口喝干杯子里的茶,“没出什么事,就是出事,也是好事,极好的事。”

    “那就好。”李漕司心里一松,脚下稳当了,仪态也回来了。

    “山哥儿明天就要去万松书院念书了,这信儿,是王爷亲自送到横山县的。”秦先生眉眼里全是笑。

    李漕司也喜色盈眉,“那傻小子这么得王爷爱重?”

    “这是件小事,我跑这一趟,是为了另外两件事。”秦先生又倒了一杯茶喝了,先将梧桐这件事说了,“……东翁啊,令侄福慧俱全,必定前途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