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十章 人偶

第四十章 人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试试这个。”古六这一阵子对九连环兴趣正浓,拿了匣子里最大的一只九连环递给李夏。

    李夏挪了挪坐好,接过开始解。

    金拙言也踱了过来,和秦王并肩站着,看了一会儿,伸手拿了只九连环,笨拙的解下再套,套上再解下,解出头一个环,举到秦王面前,“难倒不难,这么快真不容易,你试试?”

    “这有什么不容易?”秦王堵了金拙言一句,立刻转话题,“你让人做的糖呢?这都多长时候了?怎么不让人去催催?越来越不经心了!”

    秦王转脸看向陆仪,“还有你,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这是横山县,不是杭州城,难道要我摸黑回去?你这差使怎么当的?这种事现在都得我自己操心了?”

    陆仪欠身认错。

    古六看李夏解九连环看的太专心,听到了秦王的话,却没听进去。

    金拙言扫了眼不知道怎么掉到了桌子底下的华丽人偶,再看看头抵头解九连环的古六、李夏和李文山三个,再瞄一眼秦王,若有所悟。

    九连环是古六的主意,人偶,可是王爷亲手挑的……

    小厮飞奔去催,片刻功夫,几个茶酒博士还真抬了两只大筐过来。

    李文岚高兴的脸都红了,伸手去拉李夏,“阿夏阿夏!你看你看!”

    秦王斜着盯着糖筐流水口的李文岚和李夏,闷哼一声,抬脚就走,“天儿不早了!”

    走出几步,猛一个转身,折扇指着李文山,“后天到书院,最晚卯初,不能晚了,要上晨课的!”

    不等李文山答话,秦山呼呼带风的走了。

    陆仪走在最后,看着掉在桌子下没人理会的人偶,左右看了看,弯腰捡起来,背到身后,急步跟了出去。

    …………

    回到县衙,李文山先往前衙跟李县令说了后天卯初就要到书院上晨课的事,李县令忙将手里的公事交待给两位师爷,带着李文山匆匆进了后衙。

    后天卯初就要上课,那明天就得走。

    万松书院的学生都住在书院内,住处不用找,可行李总要打点,还有跟去的人,李文山到现在也没有小厮什么的,得再从家里挑人,还有给先生的礼物……

    说起来,他应该亲自送儿子过去,拜会师长,嘱托一番,可他守土有责,不经许可不得擅离……

    都是大事!

    李县令带着李文山进了上房,刚跟徐太太说了一半,猛然顿住,懊恼的拍了拍额头,“冬姐儿,你去一趟,请嬷嬷过来,就让她听听。”

    李县令交待了冬姐儿,又带着一股子说不清的心虚,跟徐太太解释了句,“嬷嬷毕竟经得多见得多。”

    钟嬷嬷跟着李冬进来,李县令急忙站起来,躬身将她往上首让。

    “老爷,上下有别,虽然没外人,可也不能不讲究。”钟嬷嬷规规矩矩给李县令和徐太太,甚至李文山见了礼,一脸正色和李县令道。

    李县令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嬷嬷教训的是,是我……嬷嬷知道我这一片心……”

    “我都知道,老爷,太太,请上座。”钟嬷嬷带着得体的笑,欠身应了,示意站着的李县令和徐太太坐下。

    李县令浑身不自在的坐下,欠身对着钟嬷嬷,徐太太瞄着李县令那样子,没敢坐实,半靠半坐在炕沿上。

    “嬷嬷,请您来,是商量山哥儿后天到万松书院读书的事,行李衣服,这是小事,有两件大事,得听听嬷嬷的意思,一是挑谁侍候山哥儿过去,这人得稳重知礼,分得了轻重,第二,是我是不是得跟去一趟?不去吧,于师礼上有失,去吧,我又不能擅离本土,这会儿再打发人往杭城请罗帅司示下,只怕来不及……”

    钟嬷嬷专注的听李县令说完,扫了眼徐太太,欠身笑道;“老爷,挑人这事,咱们家哪有什么人能挑?就这几个人,都是我看着长大的,照我看,梧桐最合适,只是要委屈老爷了。”

    “不委屈不委屈……我也觉得梧桐好,我也是这么想。”李县令片刻犹豫之后,立刻答应。梧桐性子过于跳脱,又爱酒爱逛……好在他知道轻重。

    “别的,老爷也知道,我是个内宅妇人,这事,还得老爷自己拿主意。”钟嬷嬷见李县令应了,仿佛舒了口气。

    李夏坐在炕上,两根胳膊支着炕桌,托腮看着钟嬷嬷。

    让梧桐跟五哥去,她怎么舍得梧桐这个左膀右臂?她早就知道了五哥要去杭城读书的事,让梧桐跟过去,只怕是她早就打算好的……嗯,也好……

    李县令掂量来衡量去,最后决定写一封信让李文山带给山长,他还是不去了。

    定了大事,徐太太和李冬忙着给李文山收拾东西,李县令叫了梧桐进来千叮咛万嘱咐。

    李文山回到自己书房,收拾要带的书本笔墨。

    李夏悄悄溜出来,去找五哥李文山。

    “我正要找你。”李文山看到李夏进来,放下手里的书,将李夏抱到桌子上坐下,“我明天就得走,我想过了,得找秦先生借个人,让他来回往家里送信,就是还没想好,这信怎么交到你手里,又不让阿爹阿娘知道……”

    “这是小事。”李夏甩着腿,打断了五哥的话,“钟嬷嬷让梧桐跟你过去,我觉得,她是要下手了。”

    “下手?让梧桐跟跟过去怎么下手?总不能……害了我?”李文山一脸茫然。

    “梧桐能做的事太多了,让梧桐把你带坏,让梧桐在秦王,或者是山长啊同窗啊面前败坏你。”李夏慢吞吞道。

    “这怎么可能?这……她有什么好处?”李文山一脸的不可思议。

    “五哥,你想想,她从咱们家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老祖宗位置上,跌到现在,至少明面上跟洪嬷嬷她们一样了,就是个奴婢,是从谁身上起来的?是为了什么事?

    阿爹铁了心要明上下尊卑,又是为了什么?

    阿爹说什么讨身契要诰封的话,你觉得可能么?侯府那位真正的老祖宗,会把身契放出来?朝廷能让你放着嫡祖母不请诰封,给一个奴婢请封?”

    李夏一连串的话问出来,问的李文山不停的眨着眼,不敢相信,可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