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十五章 怼那个爹

第三十五章 怼那个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说八道!”李县令正在暴怒头上,抬脚要踢儿子,抬到一半又硬生生放下去,那是他儿子!

    “一个奴儿,什么长辈?谁跟你说的这种混帐话?晚上我再教训你!”

    李县令转身就走,李文山用力抽泣了几下,站起来,低头垂手进去了。

    李县令再回到签押房,哪还能坐得住,勉强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回到了后宅。

    后宅,钟老太太正坐在上房门口台阶上,拍着大腿抹着鼻涕眼泪,一边哭一边诉,正哭诉的凄惨无比。

    “……嗷呵呵嚎嚎……可怜我操了一辈子心……老天哪……你长长眼吧……啊呵呵呵呵……我这都是为了谁啊……可怜我那早死的妹妹啊……啊嚎嚎嚎……妹子啊你命苦……啊呵呵……我是个命苦的……”

    李县令垂头站在钟老太太身边,李夏眼珠转了半转,怯怯上前,拉住阿爹的手,“阿爹,我怕。”李县令想说话,却没能说出来,只拍了拍女儿的头。

    “阿爹,是你把老祖宗气哭了?老祖宗是长辈,阿爹你这是不孝,阿爹,你给老祖宗磕个头吧,要不,我和六哥替你给老祖宗磕头陪罪好不好?”李夏拉着李县令的手,仰头问道。

    李县令被李夏这几句话说的刺心无比。

    她是对他有大恩,他敬她,从来没拿她当下人看待过,他打心眼里把她当成是自己的亲人,当成自己的长辈尊敬,可如今看来,他敬她敬的有点儿太过了,这个家里,现在已经乱了纲常,也让孩子们潜移墨化,混淆了主仆尊卑。

    从前还好,如今,和以后,他们家和从前不一样了,他如今要讲官声,这个小小的横山县,藏龙卧虎,手眼通天,一个不慎,他这个县令就别想做了,他不做县令……他无所谓,只要老太太高兴,可山哥儿怎么办?山哥儿的前程怎么办?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这是他的错!早该想到这些,已不正不能正人。

    想到这些,李县令慢慢直起后背,环顾四周,这院子里,除了凄惨号哭的钟老太太,只有傻呼呼看着热闹的小九儿,李县令指着小九儿,厉声厉色道:“还不快扶她进去!这是能哭闹的地方?成什么体统?太太呢?这个家!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站在上房帘子后,从帘子缝里往外看动静的洪嬷嬷惊呆了,老爷这回……这简直是失心疯了!

    一直凝神听着外面动静的徐太太也惊呆了,李文山急忙示意洪嬷嬷,“你去,快把她拖回去,快。”

    洪嬷嬷‘哎’了一声,掀帘子出来,拉上吓的快要哭了的小九儿,一左一右去拖钟老太太起来。

    徐太太和李冬也紧跟出来,弯腰去扶钟老太太,“老太太上了年纪,要爱惜自己,我扶您回去,有什么话,等您好一点再跟老爷说,老爷最……”徐太太硬生生咽住那个孝字,这个字以后不能说了。“……老爷是您带大的,您还不知道他……”

    所有人中,最震惊的,是钟老太太。

    这个她一把屎一把尿了三十多年的名义主子实际儿子,竟然这样对她,这天,这日头,打西边出来了吗?

    ………………

    徐太太带着李冬安顿好钟老太太,再回到上房时,李县令正抱着李夏,坐在炕上发呆。两个儿子却不在。

    徐太太心里的忐忑可比惊喜浓重多了,掀起帘子,刚要进屋,却又收住脚,推了把李冬暗示道:“看看你哥……”

    李冬一听就明白了,急忙转身去寻五哥。

    如今在阿爹面前,她五哥那可是说一句算一句。这会儿,得五哥过来镇场子。

    县衙内宅小有小的好处,徐太太进屋,刚净了手开始沏茶,李文山牵着弟弟李文岚,李冬跟在后面,一起进了上房。

    徐太太看到三个人……特别是大儿子进来了,顿时心里一松,舒了口气。

    “阿爹没事吧?”李文山牵着脸上还带着泪痕的弟弟,坐到李县令旁边,“刚才岚哥儿吓的大哭,我就把他带出去了,老祖宗没事吧?”

    “什么老祖宗?”李县令正一肚皮邪火,“小时候不懂事叫一叫也就算了,一个奴儿,能担得了老祖宗这三个字?你也是,怎么能容她这样?这个家,你是怎么打理的?”李县令有火没地方发,责备上了徐太太。

    “是我的错。”徐太太立刻认错。

    “不怪阿娘,老太太刚才指到阿娘脸上骂,说阿娘是狐媚子,阿爹,什么是狐媚子?”李夏立刻接话,这是阿娘的错?笑话儿!不带这样迁怒的。

    李文山紧跟妹妹,“是阿爹让阿娘把老太太……把钟嬷嬷当婆婆侍候的,阿爹说过不只一回,阿爹还说,钟嬷嬷就跟我们的太婆一样,这些话都是阿爹交待的,这怎么能怪阿娘?”

    “过年要给老太太磕头的。”李文岚有些云里雾里,不过这话接的倒是十分恰当。

    “阿爹还让阿娘在钟嬷嬷面前自称媳妇儿,你说这是咱们家的家礼。”李冬也鼓起勇气,怯怯的替阿娘说话,“家里上上下下都称老太太、老祖宗,也是阿爹发的话。”

    李县令呆看着一致怼他的儿子女儿,张着嘴说不出一个字,这一瞬间,他体会到了什么叫众判亲离。

    “看看你们,怎么能这么跟阿爹说话。”徐太太声调哽咽,挨个看着她的孩子们,恨不能一把都搂在怀里,挨个亲一遍。

    “是我……错了。”李县令口齿粘连,是他的错,他这个上梁不正。

    “瞧老爷说的。”徐太太再也忍不住,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我和老爷夫妻同体,老爷的错,也是我的错,老爷放心,我以后……”后面的话,徐太太没敢说,那位老太太的事,全在老爷身上,她能有什么办法?

    “五哥也有错。”李夏指着李文山。

    “我?”李文山指着自己鼻尖,阿夏这话什么意思?他没反应过来。

    “五哥你自己说的,你要修身,还有齐家,我问你什么是齐家,你说就是咱们家什么都要好,六哥,五哥是这么说的吗?”李夏顺手将六哥拉进战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