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十六章 乌和屋

第二十六章 乌和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冬一向以弟妹的愿望为愿望,一行两匹马两辆车,直奔万松书院。

    刚走到一半,迎面竟遇上了秦王等人。

    “是李五爷?”骑马迎上来的,是陆仪的小厮承影,老远就看着李文山扬手招呼。

    隔着车窗纱帘,李夏紧蹙眉看着秦王等人,可真是巧!这个时候,他们不正该在书院里读书写字吗?怎么跑出来了?她一点也不想见到他们!

    李冬胆怯又惊讶的看着鲜衣怒马的一群人,李文岚认出了人群中的陆仪,兴奋的叫起来:“是大伯家那位哥哥!”

    “那不是什么大伯家哥哥!”李夏一把揪回李文岚,“我听五哥说过,那是秦王!”

    “秦王?”李冬吓的掩着嘴一声惊呼。

    “哪个是秦王?是哪个?我要看!你放开。”李文岚挣扎着往前扑,想看的清楚些。

    “那个,正中间那个是秦王,那个穿靛蓝衣服的是长沙王世子,另一个是古家六少爷,最前面最好看的那个是陆将军。”李夏一一介绍,她和姐姐也就算了,能见到这几位的机会少而又少,六哥却要认清楚。

    “是将军……这么年青的将军。”李冬声音极低而含糊,李夏正盯着和秦王说话的五哥,没听到李冬这一句极含糊的话。

    李文山很快拨马过来,隔着车帘和三人……其实是和李夏商量:“王爷说既然遇到了,咱们又到了杭城,他无论如何要尽一尽地主之谊,说要请咱们吃顿饭,我说要等阿爹,王爷说礼不可废,不吃饭也得找个清静的地方喝杯茶吃几块点心,你们看呢?”

    李冬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扭头看向弟弟,六哥儿李文岚却下意识的看向李夏,李夏也不问两人的意思,隔窗答道:“五哥自己去,我们才不去呢。”

    “我要去!”李文岚叫起来,他非常非常喜欢秦王这一群人,他喜欢一切优雅漂亮的东西!

    “你不能去!”李夏一把揪回了李文岚。

    “我就要和五哥一起去!”李文岚两只手拉着车窗大叫,这一回谁说话都不管用。

    “让他去吧。”李冬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低声道。

    李夏一口气噎的胸口痛,她最小,谁也管不了。

    “那我也去!”她得看着六哥,五哥可管不了他。

    “你……”李冬犹豫了。

    “我和六哥一起!不让我去,六哥也不能去!”李夏一把揪住李文岚,李文岚被妹妹这么一拉一叫,当哥哥的荣誉感立刻爆棚,小胸膛一挺,“姐姐放心,我会保护好妹妹的。”

    李冬只好点头,反正妹妹还小,不用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李夏和李文岚下了车,远远的,秦王看到李夏,嘴角露出丝似有似无的笑意。

    陆仪示意承影,承影催马上前,跳下马笑道:“我带六爷一同骑马。”

    “那我带阿夏!”李文山大喜,忙将弟弟递给承影,他正发愁一匹马怎么带两个孩子。

    两人一人带一个重新上了马,众护卫勒马将李文山让进队伍,一行几十人整齐的如同一个人,纵马径直往北。

    洪嬷嬷换到了李冬车上,李冬不知怎么的,一丁点儿要逛逛的心情也没有了,吩咐赵胜引路,两辆车直奔约定的茶楼,去等李县令。

    李文山骑术相当不错,搂着李夏,稳稳的跟在陆仪后面,一行几十匹马走的极快,不过两刻钟的功夫,就进了一座绿树掩映、花木葱茏的园子,下了马,逶迤走了没多大会儿,就看到座荷花摇曳的大湖,临湖一间轩堂外,垂手侍立着十几个锦衣小厮。

    秦王和金拙言说着话,走在最前,李文山牵着李夏,李夏拉着李文岚,落在古玉衍古六少爷后面,古六少爷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牵成一串的三个人,一边看一边笑,这个李五,这个李家,真是有意思!

    陆仪落在最后,偶尔瞟一眼李夏,不知道在想什么。

    轩堂里布置的清雅别致,三三两两放着矮几宽椅,矮几上摆着一碟碟点心,屋角几个小厮正在烧水研茶。

    从进了园子,李文岚就神色拘谨,时不时拉一拉身上的旧衣服,可等进了这间轩堂,奇花异草,古鼎玉树,看的李文岚目瞪口呆,就把旧衣服和拘谨都忘记了。

    李夏是做过十来年太后的人,没什么场合能让她拘谨不安,天底下也没什么东西能恍着她的眼了。

    陆仪看着两个小的,再瞟一眼看到好东西就凑上去盯着仔细看,好奇喜欢却看不到贪欲的李文山,这兄妹三个,一大一小这份天性都极其难得,只有中间这个,稍稍落了点下乘。

    “五郎随意。”秦王笑着让李文山,又指着李夏和李文岚,“你叫阿夏是吧?阿夏想吃什么玩什么只管和小厮说,这位小哥也是,随意就是,不要拘束。”

    金拙言侧头斜睨了两个小的一眼,王爷看上李文山这个憨厚却不笨、时不时让人发笑的人也就罢了,怎么对这两个小不点儿也有这么好的耐心?爱屋及乌?金拙言失笑,就李文山这样的,能让王爷爱屋及乌?

    不时小心翼翼瞟一眼金拙言的李夏,正好看到金拙言嘴角勾起的一抹笑意,看的一呆,他笑起来竟然这么温暖!

    谢了秦王,李夏环顾四周,挑中了对着荷塘的一个小角落,“六哥,我要去那里。”

    李文岚正盯着盆开的极好的龙字宋梅看的入了迷,李夏见他看痴了,自己甩着胳膊过去了。

    “嗯,确实是看荷花的好地方。”秦王跟在李夏后面,站过去随口赞了一句,目光往下瞄着李夏。

    李夏只当没听见,她想好了:只要他不点明了和她说话,她就不理他。至于金拙言,他就是点明了,她也装傻,反正她还小。

    秦王见李夏站在栏杆前,两只胖胳膊伸过头抓着栏杆,脸贴着栏杆挪过来、挪过去,却找不到合适的地方。

    从栏杆缝里往外看,肯定是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李夏松开栏杆,转身跑几步,去搬扶手椅,侍立在旁的小厮急忙上前要帮忙,却被秦王一个眼风止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