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十章 没人不行

第二十章 没人不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怎么办?怪不得卜怀义这厮能把阿爹害成那样,他太会哄阿爹了!”李文山坐起来,气的一下下捶着床。

    “哥哥啊!你把床捶坏了,手捶肿了也没有用啊!”李夏双手撑在椅子上,悠悠哉哉晃着脚。

    “现在怎么办?你……”李文山跳起来,蹲到李夏面前,眼神莹亮,“你有办法?你肯定有办法!”

    “办法多得很,可咱们没人用!”李夏不晃脚了,“咱们的难处,不光这两个师爷呢。”

    外头有师爷祸害,家里还有位老太太,两处都得有人手才行!

    “赵大还没走是吧?五哥,你去找一趟赵大,告诉他,阿爹很信任两位师爷,你需要人手,让他和大伯说一声,找几个可靠的人来给你用,要悄悄儿的。”李夏看着五哥道。

    “大伯……能肯?”李文山一脸迟疑,他毕竟是个孩子,大伯怎么可能给他人手。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对了,把秦王叫你到万松书院读书的事也告诉赵大,嗯……就跟他说,你不了解万松书院,请大伯拿个主意,指导一二。”李夏又交待了一句。

    “跟大伯说这个……”李文山眉毛高挑起又落下,“你这意思,是要告诉大伯我跟秦王有来有往?让他更看重咱们?”

    “对啊!”李夏开心的看着五哥,五哥果然还跟从前一样,该聪明的时候,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聪明的。

    “好!我这就去找赵大,咱们要几个人?”也就颓唐了片刻功夫,李文山又精神抖擞、斗志昂扬了。

    “就说需要人手,别的不多说,先看看大伯能给几个人、给的都是什么样的人,要不……”李夏拖着尾音,弯眼笑看着五哥,“反正开口了,再让赵大问问大伯,能不能帮阿爹寻个靠谱的师爷,先让他过来,等阿爹那两位师爷走的时候,好能立刻接手干活,不至于手忙脚乱。”

    李文山两根手指捏着下巴,一脸赞同,“嗯,嗯!是个好主意!我这就去!噢噢噢!对了!”李文山又倒退回来,“还有一件大事,差点忘了跟你说。”李文山一脸严肃,李夏仰脸看着他。

    “就是老太太的事,我问了赵大,赵大一味的干笑,一句话不肯说,瞧他那样子,这中间肯定有鬼!”

    李夏皱起了眉头,李文山接着道:“回头我再打听打听,你别担心。”

    “嗯。”李夏点了点头,看着李文山脚步轻快的出了门,出来往后院回去。

    刚转了个弯,就看到小九儿站在垂花门前伸长脖子东张西望,一眼看到李夏,忙提着裙子奔过来,“九娘子!九娘子!看,枇杷!江宁府大老爷送来了好多枇杷,还有无花果,还有好多点心!可甜了,老太太不让吃,太太就让人送到前衙了,都送去了!我偷偷拿了这些枇杷,九娘子尝尝,可甜了……”

    话没说完,小九儿已经‘咕咚咕咚’咽了好几口口水了。

    “咱们一人一半,坐这儿吃完再进去。”李夏和小九儿坐在门槛上,吃完了枇杷,这才回去内院。

    ………………

    赵大缀在李文山后面,看着他进了县衙后门,一刻没敢耽误,立即启程,快马加鞭赶回江宁府。

    回到江宁府,也是巧了,李漕司与人宴饮应酬得晚了,刚刚洗漱还没歇下,听说赵大求见,忙把他叫了进来。

    赵大赶的衣服都汗透了,李漕司惊讶问道:“出什么事了?怎么赶成这样?”

    “回老爷,没出什么事,五爷说了件大事,小的觉得,得赶紧回来告诉老爷,一着急,路上就赶的急了些。”赵大磕头见了礼,笑道。

    “大事?”李漕司坐下,示意赵大快说。

    “五爷说,前儿王爷、金世子、古六爷和陆将军到横山县游玩,把他叫过去一起吃了顿饭。”

    李漕司‘呼’的站了起来,“王爷叫他一起吃饭?他知道王爷是王爷了?”

    “是!那几位的身份,五爷都知道了,五爷说,王爷叫他到万松书院去读书,说他们如今都在万松书院,让他也过去和大家一起读书,五爷让我问问老爷,他进万松书院合不合适。”赵大一口气说完,抬头看向李漕司。

    李漕司呆了片刻,缓缓坐回去,一下接一下拍着椅子扶手,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当然合适,自然合适。五爷还说了什么?”

    “五爷让小的转告老爷,说两位师爷狡猾,早就将定平府的事告诉过三老爷,推脱说他们是无辜池鱼,代人受过,三老爷非常信任两位师爷。五爷说,如今他只好暗中留意,可他连个小厮都没有,无人可用,想请老爷借几个人给他用用。另外,五爷还想请老爷帮忙,先寻个师爷过去,说是一来方便他早晚请教,二来,等那两个师爷走时,也好立即接上,免得三老爷手忙脚乱。”

    李漕司听完,神情微微有些凝重,沉吟片刻,吩咐赵大:“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好,去帐房领十两赏银,赶紧回去歇着吧。”

    赵大忙谢了赏,迟疑了下,看着李漕司又回道:“还有件小事,五爷盯着我问了半天钟婆子的来历。”

    李漕司一个愣神,急忙问道:“怎么问的?你仔细说!”

    “五爷说,三老爷和钟婆子都说三老爷长的象生母,论血缘,钟婆子是三老爷嫡亲的姨母,怎么竟和三老爷一点儿也不象呢?问我钟婆子究竟是不是三老爷嫡亲的姨母。”

    “你怎么答的?”

    “小的不敢乱说,没敢答话,吱唔过去了。”

    “嗯!”李漕司背着手来来回回踱了几趟,长长叹了口气:“老三好福气,我李家果然福泽深厚!”感叹完,回身吩咐赵大,“下次,把钟婆子的身份透给他,委婉着些。”

    “是!”赵大这才垂手退下。

    李漕司背着手站在窗前,出了半天神,吩咐道:“去看看秦先生歇下了没有。”

    没多大会儿,秦先生就到了,李漕司起身让秦先生坐,“先生请坐,知道先生一向歇得晚,这才让人过去看看先生歇下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