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十二章 老夫老妻

第十二章 老夫老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夫人一个怔神就反应过来了,大喜过望,“你这是?”

    “还用说?”李漕司今天的心情相当不错,“咱们小长房就楠姐儿这一个嫡出闺女,我比你还疼她呢!她这亲事,你操心,我就不操心了?”

    严夫人听的心里舒畅极了,抿着嘴儿笑。

    “楠姐儿的亲事,从前年年底你让人采买黄花梨,我就挂在心上了,咱们小长房三个儿子,唉!”一提到儿子,李漕司高兴的心情不免蒙上一层灰暗,“都是好孩子,可惜资质平平。”

    严夫人脸上也蒙了层灰色,生了三个儿子却没有一个出色的,这是最让她难过的事。

    “楠姐儿是个好孩子,生的好,性格儿好,人又宽厚,她若能结门好亲,往后提携提携娘家,就象我这样……”

    “老爷!”严夫人温柔的打断了李漕司的话。

    李漕司拿过她的手拍了拍,“这些年,先是岳父拿我当亲生儿子一样提点扶持,后来是大哥接着照应我,我也是个资质平平的,要是没有岳父和大哥的照顾,现在不知道落魂成什么样儿,京城那些伯府,就数咱们家有气象,不都是因为我有个得力的岳家。”

    “老爷。”严夫人声音微微有些抖,李漕司头一回和她这样直白的说这些话,这让她心里热辣辣的,连眼眶都热了。

    “松哥儿他们是咱们的心头肉,楠姐儿也一样是心头肉,这亲事既要能提携娘家,又要楠姐儿过得好,天底下再没有比古家更合适的了!”

    “老爷可比我敢想多了!”严夫人又气又笑,“那是古家!能满天下挑媳妇的人家!您可是净想好事儿!”

    “古家怎么了?咱们是下里镇李家三嫡支之一!李家的姑娘,那也是能满天下挑婆家的!再说,没有李家的姑娘,哪来的他们古家?”李漕司几句话说的很是傲然,他们李家姑娘的抢手程度,也就比古家男儿稍稍差了那么一线!

    “这倒是!”严夫人重重一拍巴掌,眉开眼笑。

    “照你说,这两个小的是不错,可老三家山哥儿更是难得!”李漕司话锋一转,将李文山如何得了秦王青眼,被秦王邀请,以及找他私下说的那些话,都细细告诉了严夫人。

    “这真真是……真真是……”严夫人又惊又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真是没想到,老三那样的人,几个孩子竟然……这么好!”李漕司更加感叹。

    “这孩子都是大人言传身教带出来的,”严夫人先下了个断语,“山哥儿且不说,那两个小的,一个才五岁,一个也不过七岁,要是平时常听到些不好的话,临急教能教成这样?我看老三在外面这些年,经的看的多了,至少知道好歹,明白是非了。”

    “嗯,”听严夫人这么说,李漕司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些年,老三一直是我的心病,兄弟成仇,我这齐家先没齐好,一直被人诟病,如今……这不是老三的福气,这是咱们的福气!”

    “可不是!”严夫人笑起来,因为老三和家里翻脸不来往的事,她在京城时不知道听过多少没意思的闲话,兄弟不和,就是门风不好,连老二的亲事都受了影响……

    “说起来,这事还要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提醒,让我打发人请老三过来聚聚……唉!我是越想越后怕,若山哥儿说的不假,老三到任不过半年一年,非得出大事不可!这是你带给我的福气,老天保佑咱们李家。”

    李漕司看向严夫人的目光柔情脉脉,严夫人脸上泛起了层浓重的红晕,不自在的抬手抚了抚光滑的发髻,抚到一半觉得不妥,忙又放下来,努力想显的自然些,“这都是老爷的福份,是孩子们的福份。”

    “咱们到江宁府这一两个月,你天天辛苦操劳……你一直想看看这春牛首是怎么个好法,我一直没空……是我不对,咱们明天就去!明儿起个大早,咱们一家到牛首山赏赏景,再到弘觉寺拜拜佛,吃一顿素斋,好好疏散一天!”

    李漕司立刻拿定了主意。严夫人眼泪汪在眼眶里,忙用帕子按住,点了点头。

    李漕司又和严夫人说了一会儿话,出来,叫了赵大过来,低低吩咐道:“让人去查三老爷身边那两个师爷,越仔细越好!要快。再挑个两个妥当人去横山县,等三老爷一家到了,悄悄盯着。”

    赵大惊讶的抬头看向李漕司,李漕司顿了顿,接着道:“人挑好带过来我看看,还有,让人去太原府打听打听老三一家,特别是那几个孩子,山哥儿、岚哥儿,和那两位姑娘,在太原府时,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仔细打听,越细越好。”

    赵大忙垂头答应。

    ………………

    李老爷醉的厉害,李文山只好和他一辆车照顾,回到船上,又被阿娘和李冬拉住问个没完,直到第二天早饭后,才找到机会,和李夏单独说几句话。

    “那几个贵人,你认识?都是谁啊?”这个巨大疑问在李文山心里憋了半天一夜,差点把他憋出毛病来。

    “你跟大伯说了没有?大伯怎么说?都问了什么问题?你怎么答的?”李夏更关心的是这件大事。

    “你先说……好吧好吧,我先说!”李文山将怎么和大伯说,大伯问了什么,他怎么答的,大伯答应的如何干脆,一口气说完,长长叹了口气,“阿夏,你不知道,这种有靠山的感觉真好!”

    “嗯,以后你就是我们的靠山。”李夏随口道,李文山听的后背一挺,是的,阿爹……不管阿爹怎么样,他是一定要给弟弟妹妹当靠山的,一座强有力的靠山,象大伯那样。

    “大伯满口答应不是因为要给咱们当靠山,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说句刻薄的话,他心里说不定感谢你给他提了醒、送了机会过去呢。”李夏怕五哥脑子一热真把大伯一家当靠山了,赶紧提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