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十一章 下手要早

第十一章 下手要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伯,您肯定知道,阿爹这十几年做教谕做的专心,他又是那样的脾气,”李文山顿了顿,该怎么和大伯说,他和阿夏商量了好多遍,也暗暗练习过好几遍,可这会儿对着大伯,李文山发现他这口齿并不如他预想的那么利落。“侄儿是想说……”

    “大伯明白了,你担心你父亲。”李漕司是什么人,李文山这么两句话,他就明白了李文山的意思,他这是担心他父亲根本就不会做官!

    “是!阿爹请了两个师爷,钱粮师爷叫吴有德,刑名师爷叫卜怀义,都是台州人,有一天夜里,我睡不着,见两条船靠在一起,就跳到两位师爷的船上,正巧听到两位师爷喝酒说话,卜师爷说,横山虽是小县,却很富庶,进项肯定少不了,吴师爷说,他们这回一定要放开手,挣够了钱就收山回去养老了。”

    这些都是他和阿夏商量好的谎话,李文山心虚,低着头说的飞快,李漕司听的两眼直直瞪着李文山。

    “你没惊动他们?”

    “没有,侄儿吓坏了,几乎是爬回去的。”李文山头垂的更低了,他心虚的厉害,不过看在李漕司眼里,就想成了他因为自己的胆小而羞愧。

    “好好好!做的好!就该这样,不能惊动。”李漕司连声夸奖,这孩子谨慎不冲动,实在是太难得了。

    “你告诉你阿爹了?”

    “没有,侄儿探过几次话,阿爹非常推崇两位师爷,阿爹那样的直性子,侄儿……想来想去,没敢。”

    “你做的很好!非常好!好孩子,起来,快起来。”李漕司稍稍多想了一点点,就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使尽全部力气才夺到江南东路转运使这份差使,中间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正虎视眈眈,要找机会掀翻他,真要是老三在任上出了贪腐之类的事……

    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老三十几年不和家里往来,府里几乎把他们一家忘记了,可那些政敌不会忘!

    老天保佑!

    “你放心,有我!”李漕司拉过李文山坐到自己旁边,“是你阿娘让你来找我的?”

    “不是,”大伯可能问到的问题,阿夏和他都准备了答案,“阿娘常说大伯待我们好,可这事我没敢告诉阿娘,阿娘胆子小,也……阿娘跟大伯娘、二伯娘不能比。”

    “能比!比你大伯娘不差!你阿娘极其难得!很好!”李漕司拍着李文山的手,连声称赞,几句称赞之间,转了好些念头。

    “山哥儿,你今年十五了,大伯象你这么大时,已经开始撑家了,往后,你阿爹的公事,你要多留心,嗯……大伯挑几个妥当人……这个先不提,你阿爹的性子,只怕不方便,你说的这件事,先不要打草惊蛇,大伯这就让人去查,先查清楚再说。横山县离江宁府快马不过一天,你放心,大伯护得住你们。”

    “好!”李文山鼻子猛的一酸,这种有靠山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李老爷酒劲稍稍缓过来一点,就紧着要回去,李漕司也不多留,依旧命赵大送父子四人回去。

    漕司府总算客尽主安,下人们忙着收拾东西,李漕司背着手,步子闲适的往后堂进去。

    “阿爹!”一看到李漕司,七娘子开心的迎出来,拉着李漕司将他按在上首榻上,趴在他背上兴奋道:“阿爹!你猜我见到谁了?我一直想看看风仪佳天下的秦王到底是个什么样儿,在京城没看到,没想到在江宁府看到了!真是名不虚传!好看极了!象画上画的神仙!太好看了!”

    七娘子一脸的惊叹外加满足,李漕司看向严夫人,严夫人扫了眼一脸茫然的四娘子,点着七娘子的额头嗔怪道:“你也不小了,还这么疯疯颠颠的,你阿爹累了,不能再闹腾你阿爹!你下来,让你阿爹歇一歇。”

    “唉!好……吧!”七娘子不情不愿的从阿爹背上滑下来,“那阿爹好好歇着,我和四姐姐先回去了!”

    七娘子和四娘子出去后,严夫人屏退了众丫头婆子,看着李漕司关切道:“可还好?”

    “嗯!”李漕司嘴角露出丝丝笑意,严夫人顿时长舒了口气,“从得了信儿,我这颗心就一直提着,这下可算放心了!”

    “老三家那两个小的,你看着怎么样?”李漕司问道。

    “好的让人想不到!”严夫人一脸的感慨,将李夏和李文岚进来后怎么做怎么说一句不漏细细说了一遍。

    “……四姐儿说猪蹄的时候,我以为她必定恼了,就算不恼,也必定觉得难堪,谁知道这两个孩子竟是这样天生忠厚的性子,偏偏又天性聪明,过耳不忘,我记得老爷说过,本性忠厚,天资过人的孩子,前途无量,老三倒是福气。”

    严夫人的话里透着酸味儿,她三子一女都是中人之姿,看到别人家孩子出色,心里不酸是不可能的。

    李漕司不知道看着哪里,轻轻‘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接着问道:“怎么想起来打发七姐儿她们去后园?”

    “我这不是存了点念想。”严夫人有几分赧然,却没有丝毫隐瞒,她和他几十年的夫妻,这些年不管大事小事,他都和她商量,她对他也几乎没有隐瞒。“这几家都是我做梦都想结的亲家,要是能把七姐儿嫁进……嫁进哪一家我都能做梦笑醒!七姐儿这个年纪,外男还能见一见,有枣没枣打一杆子,万一打到了呢。”

    李漕司呛着了,“你也不想想这年纪上差了多少!不过这事你做的不算错,让咱们家孩子和那几位多多往来,只有好处!”

    “我也是这么想。”严夫人脸上那几分失望一闪就没了,毕竟年纪差的大不说,那几位的身份儿在那儿呢,她是个很实际的人。

    “古六郎在族里行六,却是古先生长子,他还有两个弟弟,小的只有四五岁,大弟弟今年十一岁。”李漕司捋着胡须,笑眯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