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十章 惊吓

第十章 惊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没……没事!”李夏惊吓过度,这口气提不上来了。

    “象是吓着了。”靛蓝衣少年仔细看着李夏,李夏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眼前这个人,心狠手辣、老奸巨滑、诡计多端……他简直不是人!

    “是……你太好看了。”李夏急中生蠢智。

    靛蓝衣少年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的无法形容,少年公子看着靛蓝衣少年,‘噗’一声哈哈大笑,一个箭步凑到李夏面前,一双眼睛莹莹放光,“你跌倒了两回,后一回是看到他惊艳了,头一回呢?你看到谁了?”

    “你!”李夏避开少年公子的目光,有气无力的答了一个字,少年公子顿时两根眉毛一起飞起,满脸得意,靛蓝衣少年斜着他,满眼鄙夷。

    古六少爷踱过来,幽幽怨怨道:“要惊艳也该是怀慈兄,你是不是没看到怀慈兄?”

    李夏却没功夫理他,眼前的两人太让她震惊了。

    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秦王虽然比她上一世看到时小了很多,可这容貌举止和二十岁时的他一般无二,也就是稚嫩了点,二十岁的他比现在气势更盛,更加夺人心魂……

    李夏下意识的抬手拍在自己额头上,他怎么会在这里?她记的非常非常非常清楚,太皇太后从没离开京城超过百里,他从没离开过太皇太后,可现在,他竟然出现在这里!活生生的!

    “喂!小丫头,眼珠转一转!”秦王伸手在李夏眼前挥了挥。

    李夏没理秦王,眼珠一格一格移动,扫了靛蓝衣少年一眼,立刻飞快移开,她最不愿意跟他对视,上一世虽然他是她的盟友,可天知道她是多么不愿意跟他结盟,就是她做了太后,手握天下,她还是忌惮他,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惹他……

    “小丫头好象很怕你!”秦王看看李夏,再看看靛蓝衣少年,兴奋的转着折扇,一幅看热闹不怕台子高的模样,“小丫头,你叫什么?阿夏?夏天的夏?阿夏别怕,鹦哥就是看着象块冰,其实他的心很软很温柔,以后,你就叫他鹦哥哥哥,他最喜欢人家叫他鹦哥哥哥了。”

    鹦哥错着牙怒目秦王,李夏搂着五哥的脖子斜瞥了秦王一眼,没理他。

    他可真够坏的!这位……鹦哥,长沙王世子金默然最恨人家叫他小名,他做丞相的时候,中书省有个书办因为买了只鹦哥拎到了中书省,被他贬到冰天雪地的大西北,差点冻死在那边!

    他竟然让她叫他鹦哥哥哥!太皇太后那么厚道的人,怎么养出这么个儿子?!

    “他跟你玩笑呢,他姓金,你称他大郎就行。”白衣青年过来,温和笑道。

    李夏定定看着他,点了点头,这是她的禁卫军都指挥使、九门提督陆仪陆怀慈,上一世,她最信任的人之一。

    “阿凤最无趣!”秦王打了个呵呵,一脸嫌弃的斜了眼陆仪,李夏知道他说的是陆仪,她知道陆仪的小名叫凤哥儿。

    这位秦王,可真喜欢叫人家小名儿!

    “大哥哥你真好!你最好看!”李夏冲陆仪伸出胳膊,她想让他抱抱她,上一世,那些她以为她熬不过去的时候,都是他,沉默的守护在她身边,每次,她都非常渴望扑进他怀里,他怀里一定无比安全、无比温暖!

    陆仪被李夏张开的双手惊呆了,愣了片刻才伸出手,笨拙的抱过李夏,李夏搂着他的脖子,把脸贴在他胸口,满足的叹了口气,果然很温暖、很安全。

    “小丫头过来!让我抱抱!”秦王的兴致又上来了,胡乱将折扇塞到金默然手里,冲李夏拍着手,李夏装没看见,转身扑回五哥怀里。

    秦王在她入宫那年得急病死了,还没成亲,刚下了小定礼没几天。

    “让我来,我来!小丫头,让我抱抱!”古六少爷一头冲上来,冲李夏又是拍手又是咋舌,李夏气的冲他狠狠白了一眼,还咋舌,当她是狗吗?!

    “我要回去找大伯娘!”眼前的情况太诡异,李夏心惊之下,决定暂时回避。

    “我妹妹胆子小!”李文山陪笑跟大家解释了一句,抱着李夏就往外走,边走边贴在李夏耳边道:“那事我还没跟大伯说,别急着走。”

    “嗯。”李夏低低应了一声,这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午饭后,秦王和罗帅司等人就启程离开了。

    古先生无酒不欢,可秦王在,罗帅司和李漕司自然是一滴酒不敢喝,古先生就拉着李老爷陪酒,李老爷量浅,两三杯就倒了。

    李文山听说阿爹醉倒了,暗暗庆幸不已,他正愁着怎么才能甩开阿爹,偷偷和大伯说上几句话呢!

    没等李文山去寻李漕司,李漕司先让人叫了李文山和李文松过去。

    李漕司细细问了两人陪秦王的事,谁说了什么话,谁是什么表情,问的细的不能再细了,李文山和李文松相互补充,李漕司很是满意,捻着胡须笑道:“松哥儿这回做的不错,山哥儿憨直淳朴,却心思细致,这两条极其难得!你们兄弟同心同德,互相提点,这一点更好!

    你们记着,独木难成林,兄弟之间一定要互相扶助、互相帮衬,才能走得远、走得高!记住没有?”

    “记下了!”两人一齐长揖答应。

    “好了,你们也累坏了,回去歇着吧。山哥儿,你阿爹醉了,我已经打发人去船上和你阿娘说一声,今天若赶不回去,就在这里歇一晚上,明天再启程也不迟。”

    “是!”李文山答应一声,抬头看着李漕司道:“大伯,我想和您单独说几句话。”

    “噢?好!”李漕司爽快答应。

    李文松冲李文山眨了眨眼,先退了下去,对于这位长到十几岁才头一次见面的堂弟,他对他印象非常好,真象阿爹说的,憨直淳朴。

    听着李文松的脚步声远了,李文山‘扑通’一声跪在了李漕司面前。

    李漕司极精明的人,一个愣神,抬手屏退了众小厮。“什么事?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