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九章 入眼

第九章 入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下官幼弟李学明,这是其子李文山,下官幼弟从太原教谕调任横山县令,路过江宁府,下官和幼弟十数年没见,实在是……”李漕司就要跪倒请罪。

    “无妨。”少年公子浑不在意的挥了挥手,看看李文山,又看看李文松,“李家儿郎果然个个俊美,风仪都这么好。”

    李老爷已经被这满堂的威压压的头晕脑涨,额角渗汗,耳朵边嗡嗡作响,连替儿子客气几句都忘了。

    李文山年少无知,听少年公子夸他俊美好风仪,脸一红,抬手挠起头来。

    少年公子看的抿嘴笑,小古几步跨到李文山身边,伸手捻了捻李文山身上那件新长衫,一脸夸张的惊讶,“你这件新衣,这纹样……是二十年前江南织坊进上的贡品吧?太原府流行用二十年前的旧料子做衣服?”

    李文山听傻了,他竟然能从料子纹样上认出这料子是二十年前的贡品!这太神奇了!

    “是!对!你说的对,太对了!我是说,这确实是二十年前的料子,这是用我阿爹的旧衣服改的!你怎么认出这是二十年前的料子?我是说……那个……我的意思是……我怎么看不出我这块料子跟他那块料子有什么分别?这个……这哪儿有分别?”李文山拎着自己的衣服,指着靛蓝衣少年。

    少年公子的眉梢挑了起来,象发现活宝一般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文山。

    靛蓝衣少年嘴角勾出丝似有似无的笑意,满眼促狭的看着脸都青了的小古,话却是对李文山说的:“你自然分不出,这里头有大学问呢!只有小古才懂得的大学问。”

    侍立在少年公子身后的白衣青年笑着摇了摇头。

    罗帅司用折扇半掩着脸,强忍着笑,李漕司这个侄儿竟是个妙人儿,古六郎取笑他衣服过时陈旧,没想到竟挨了他一记王八拳!

    李漕司看似随意,其实全部注意力都在少年公子身上,见他明显是对李文山有兴趣而不是不高兴,暗暗松了口气,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冲少年公子道:“下官这个侄儿,是个……憨厚性子,六哥儿多担待些个。”最后一句,李漕司转向了古六郎。

    “他们小孩子的事,你理他们做甚?”古先生浑不在意的冲李漕司摆手,“随他们闹去!咱们都别管!出不了大事。”

    “我们去后花园喝茶赏花,不打扰你们说正事。”少年公子收了折扇,站起来道。

    众人齐齐起来往外送,少年公子走到李文山面前,步子微顿,冲他颌首笑道:“你也来,咱们一处玩儿,跟他们这帮老头子在一起有什么趣儿。”

    李漕司忙推了把一脸傻呆的李文山,又顺手拉住儿子李文松低低咬耳朵交待:“照看好弟弟!”

    “漕司放心,你这个侄儿如此厚重,何须照看?”走在最后的白衣青年经过李漕司面前时,说不清是玩笑还是正经的说了一句。

    ………………

    后堂,李夏紧挨严夫人坐着,你来我往的说家常,正说的一片欢声笑语,外面一个锦衣丫头急如流星般冲进来,一直冲到严夫人面前,俯耳说了两句,严夫人立刻站起来往外走:“四姐儿好好看着弟弟妹妹玩儿,我去厨房看看。”

    李夏心里一跳一跳又一跳,出什么事了?能把大伯娘紧张成这样?大伯娘这紧张里透的是喜气,那就是……有什么好事儿临门了?

    大伯娘去了足有两刻来钟才回来,李夏悄悄打量着她的神色,虽然掩着,可那盈腮的喜气还是看的很清楚,看样子这好事儿还很顺利。

    严夫人再坐回去,就有些心不在焉,看向李夏和李文岚的目光里透着些许说不清的味儿,没多大会儿,严夫人笑道:“大伯娘也是糊涂了,这么好的天,园子里那么好的牡丹,怎么能一直拘着你们在屋里呆着,七姐儿,你带六哥儿和九妹妹去园子里逛逛去,四姐儿,你跟我去库房挑几匹料子,回头给九妹妹带回去做衣服。”

    众人出了正堂,李夏悄悄瞄了眼左右,心头升起一朵接一朵大大小小的疑云,让七姑娘这个跟六哥差不多大的小妮子带她们逛园子,还只跟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小丫头,连个嬷嬷都没有,大伯娘什么时候这么粗心大意了?

    出了正堂,李文岚先长长松了口气,刚才妹妹跟大伯娘说话,什么阿娘说大伯娘待他们最好啦,什么阿爹说京城伯府怎么好怎么有意思啦……阿爹阿娘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明明是胡说八道,可妹妹点头,他不能不点头,他答应过的!

    总算不用听妹妹胡说八道了,妹妹今天说了好多谎话这事,回去要不要告诉阿爹呢?

    “六哥往这边来!”李夏的叫声把李文岚从出神中拽回来,他信步走上另一条道上了,李文岚急忙转身跑回来,三个小孩子边走边看,没走多远,就听到有人叫她们,“七妹妹?你们怎么走到这儿来了!快回去!快点!快回去!”

    “四哥!”七姑娘可不怕她四哥,李文松一句‘快回去’连耳旁风都不算,七姑娘提着裙子往前跑了两步,一个转身又往回跑,“九妹妹快来!让四哥带咱们放纸鸢!”

    李文松身后的亭子里,少年公子等人兴致勃勃的看着急的乱跺脚乱挥手往外赶人的李文松,以及完全无视他的驱赶,奔着他连蹦带跳跑过来的三个粉妆玉砌的小孩子。

    三个人一口气跑到李文松面前,李夏正要喘口气,一抬眼正看到笑眯眯看着她的少年公子,震惊的无以复加,脚一软直直往前扑去。

    没等李文山叫出声,离李夏最近的靛蓝衣少年一步上前,伸手抄住了她,李夏抬头正要谢,靛蓝衣少年的脸映入眼帘,李夏倒抽一口凉气,一屁股坐到了靛蓝衣少年的脚上,这回不光脚软,连腿都软了。

    “阿夏!阿夏你没事吧?”李文山冲上前抱起妹妹,吓的脸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