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章 罗帅司的到来

第六章 罗帅司的到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老爷可算来了!”一个面容清俊讨喜的青年管事一溜小跑迎上来,利落的曲一膝见了礼起来,连说带笑,“老爷望眼欲穿,打发小的过来看了好几趟了!罗帅司和古先生已经到了,也是刚刚到,这是五爷、六爷和九娘子吧?小的给两位爷、给九娘子请安!两位爷和姑娘真真是……唉哟!小的嘴拙,都不知道怎么夸了……”

    李夏听到‘罗帅司’三个字,心头一阵狂跳,罗帅司?阿爹做横山县令时的上峰、两浙路安抚使兼杭州知府就姓罗,罗仲生!

    李夏用力拉了拉李文山的衣袖,李文山急忙蹲下,李夏一把搂住五哥,贴到他耳边耳语,“五哥,阿爹的上峰就姓罗,罗仲生!是大伯的同年好友!古先生,应该是古老相公幼子,江南第一名门古氏家族现任族长。”

    “我知道了。”李文山下意识的答了一句,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脸色顿时有些泛白,要是这样,这一趟相见,大伯是用心良苦!

    “阿夏没事吧?山哥儿脸怎么有点白?不舒服?”李老爷是儿子控外加小女儿控,一见李文山脸色不对,顿时紧张万分,脸也跟着有点儿泛白。

    李文岚嘟嘴看着五哥和妹妹,那股子被排斥在外的感觉更强烈了,这让他有些不高兴。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有点儿害怕。”李夏细声细气的开了口,李老爷神情一滞,又是心疼又是痛苦的看着小女儿,李文山移开了目光,盯着屋脊上的仙人指路仔细看。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怀疑这个妹妹是还魂回来的了,这份胡说八道瞬间变脸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

    赵大满眼怜惜的看着李夏,三老爷一家确实太可怜了。

    “妹妹别怕!六哥保护你!”李文岚冲上前,一把抓住妹妹的手,他对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很不舒服,混沌中下意识的想挤回去。

    赵大和青年管事顿时有些尴尬,李夏冲李文岚重重点头,“嗯!有六哥,我现在不害怕了。”李文岚又是得意又是兴奋,激动的小脸都有点红了。

    “快去跟夫人禀报,小三房两位爷和姑娘都到了!”赵大叫过个使唤婆子正要去催促,月亮门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来了来了!”一个管事婆子随声而到,利落的给李老爷等人曲膝见礼,“婢子给三老爷请安,给五爷、六爷、九娘子请安,我带九娘子进去吧,夫人正盼着呢。”

    李老爷有几分踌躇,岚哥儿今年七岁了,这个年纪有些尴尬,跟他一起往前厅也行,可……

    “六哥一起!”李夏紧紧揪着李文岚的手,她可不放心六哥跟五哥在一起!

    “嗯!我要保护妹妹!”李文岚挺起胸膛,一脸严肃。

    “五哥你要照顾好阿爹,我和六哥去给大伯娘请安!”李夏一脸严肃的小大人相,冲李文山挥手。

    “大嫂过来了?侄儿侄女们呢?跟过来没有?”李老爷突然问了句。

    “回三老爷,就只四爷和四娘子、七娘子跟过来了。”赵大欠身答话。

    李老爷神情一黯,他带着孩子过来,大哥大嫂是不该出来迎他,可四哥儿这个晚辈侄儿难道不应该出来迎一迎自己这个叔叔么?只有几个下人仆妇招呼他们,那府里果然是不把他们一家放在眼里的!

    李文山跟着阿爹,随着青年管事往前厅去,一边走,一边心里来回翻腾。

    阿夏在他耳边说的那两句话太让他震惊了,若真是阿夏说的那两个人……上一世阿爹肯定没来!李文山心里五味俱全,突然想起那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李文岚牵着李夏的手,往后堂去。

    李文岚昂着头,一幅勇敢的样子。李夏微微垂头,乖巧中带着几分胆怯,心里却在盘算罗帅司和古先生。

    古先生也就算了,闲散之人,跑到哪儿赏个花看个草什么的,都是风雅常事,可要是这个罗帅司就是那个罗帅司,他怎么到这江宁府来了?

    地方官须守其土,没有旨意或是上峰的命令,擅自离开任职的地域,那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这府里一点也不忌讳罗帅司到来这事,大伯心思缜密,勉强算得上老奸巨滑,大伯娘治家严谨,这府里不忌讳绝对不是管理不善,而是……不用忌讳!

    罗帅司到江宁府做什么?出什么事了?

    漕司后衙不算大,一会儿,两人就进了后堂,后堂布置的大方清雅,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摆了十几盆珍品牡丹,大伯娘最爱牡丹,也极会养牡丹。

    坐在上首榻上的大伯娘神采奕奕,比她记忆中年青漂亮许多。

    是了,上一世她见到大伯娘时,是大伯贬谪陕南,吉凶难料,大伯娘刚从这江宁府回到京城的时候,彼时跌在低谷,前途灰暗、生死难料,自然不能跟现在前程光明、意气风发的时候比。

    “两个最小的也都长这么大了!岚哥儿、夏姐儿,到这里来,让大伯娘瞧瞧。”不等李文岚和李夏肃身磕头,严夫人就起身一手一个挽过两人。

    “大伯娘,我和六哥还没磕头呢。”李夏看着眼前的大伯娘,郑重认真,大伯娘最重规矩,这一条她印象深刻,这一次,她们是来刷大伯和大伯娘的好感的,大伯娘重规矩,她就要表现出规矩。

    果然,大伯娘脸上的笑容进了眼里,“这孩子真是知礼懂事!”

    李夏和六哥李文岚认真磕头见了礼,起来重新一左一右坐到大伯娘身边。

    “来,先认一认姐妹,”大伯娘指着站在右手边,十三四岁、打扮华丽的小姑娘,“这是你们四姐姐文芳,今年十四了。”接着又示意站在左手边,和李夏差不多高矮、眼神活泼灵动的小姑娘介绍道:“这是你们七姐姐文楠,比六哥儿大一岁。”

    严夫人刚说了认姐妹,李夏就已经站了起来,严夫人满意的目光从李夏身上移到同样站起来的李文岚身上,“岚哥儿和七姐儿一个年头,一个年尾,九姐儿生在六月初一,这个我记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