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章 李老爷的小傲骨

第五章 李老爷的小傲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爹!阿爹!我也要去江宁城看风景!您不是说江宁城是古都吗?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都城呢!新的古的都没见过,您一定要带我去!”躲在帘子后面偷听的李夏跑进来,拉着李老爷的衣袖撒娇卖痴。

    “这是九娘子?老奴给九娘子磕头!”赵大忙跪倒给李夏磕头,李夏下意识的往旁边闪了半步,“我年纪小,当不得。”

    这个赵大她记得的,是大伯身边极得力的管事,跟着大伯谪贬陕南,忠心耿耿,大伯在自己手里贬为庶民永不录用时,他到处托人要见自己,说是有话要说,她没见他。

    李夏这一闪身被赵大看在眼里,脸上的笑容更浓,态度也比刚才恭敬了不少。

    这笑容和恭敬落进李夏眼里,李夏的心轻轻跳了跳,看样子这是个极明理通透的人,上一世,也许她应该见见他的。

    “好!好!”李老爷本来就犹豫了,哪再经得住李夏揪着衣袖撒娇央求,一口就答应了。

    送走赵大,船重新离岸启航,李文山找到机会,蹲在李夏面前,带着满脸震惊、茫然和一层薄薄的恐惧,声音压的低的不能再低,“阿夏,你听到没有!大伯真升了江南东路转运使!大伯真打发人来了!都是真的!”

    “醒醒啦!”李夏的胖手‘啪啪’拍在李文山脸上,“好好想想到时候怎么说话,怎么做才能让大伯愿意帮咱们一把。”

    李文山连连点头:“阿夏你放心!嗯?怎么说?你有法子没有……”

    听说他们要去江宁府玩儿,六哥李文岚两眼放光,也要跟着去江宁府。

    李夏却不愿意带他,她担心他小孩子家口无遮拦,坏了她和五哥的大事。

    李文山两根手指捏着下巴,摆出一幅老气横秋大人模样,“放心!有我呢!岚哥儿最听我的话。我来交待岚哥儿,他要是敢不听话,咱们就不带他去!”

    半夜里,船泊进江宁码头,一大早,赵大身后停着两辆车,早早等在码头上。

    李老爷却慢条斯理吃了早饭,细细查了李文山的课业,又仔细无比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评说了李文岚的描红,直磨蹭到日上三竿还多一竿,这才吩咐换衣服准备下船。

    李文山、李文岚和李夏三个人早就急坏了,急忙跳起来换衣服。

    为了今天去江宁城的衣服,李冬和徐太太愁了一整夜,李老爷倒还好,赴任前赶着做了两套新衣服。李文山到横山县后就要到县学附学,得有几套好衣服撑脸面,徐太太就将李老爷早年的衣服找出来,挑了几件几乎没上过身的,让李冬给李文山改了几件衣服,这也算是崭新的衣服。

    到李文岚和李夏就没办法了,春装倒是现做的有几件,可李文岚的衣服是用李文山的旧衣服改小的,李夏则是用的李冬的旧衣服,只能算个干净合身。

    李夏的心思不在这上头,没留意身上衣服的新旧,李文岚却满眼羡慕的看着一身宝蓝贡缎,看起来朝气蓬勃、英气十足的五哥,不停的揪着自己身上的旧衣服,他也想穿象五哥那样漂亮的新衣服。

    李老爷上了一辆车,兄妹三人一定要坐一起,就一起挤上了另一辆车。

    “五哥的交待记好了没有?”上了车,李文山板着脸问李文岚。

    现在他比李夏更紧张更害怕,阿夏没乱说,那他们家就真的要大难临头了,象阿夏说的那种大祸……要是不能从大伯那里求来援手……

    这种可能他想过不知道多少遍了,若是大伯不肯援手,他真不知道还能从哪儿寻到帮助!没人帮助,就凭他和阿夏,要保护家人,他半分把握也没有!

    “记住了!”李文岚嘟着嘴很不高兴,“我宁不说话!反正我不说谎话!”

    “谁让你说谎话了?我是说……那不叫谎话……算了算了,你就别说话好了!”看样子李文山没能拿下弟弟么。

    “要是人家问你对不对?是不是?是这样吗?这样的话,你看着我,我点头你就点头,我摇头你就摇头!”李夏只好亲自出马。

    李文岚惊讶而又困惑的看着李夏,他七岁了,已经不那么懵懂,妹妹跟从前很不一样,很怪,非常怪!可到底哪儿怪,他又说不上来。

    “咱们到别人家里吃饭赏花,要讲礼貌,不能说让大家不高兴的话,六哥你说是不是?”李夏看出他眼里的困惑奇怪,可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五哥不会哄人,小时候不会哄,长大后还是不会哄。

    “是。”李文岚点头。

    “那咱们要说话,就得说让大家高兴的话,对吧?怎么能算谎话呢?比如阿娘其实晕船晕的很难受很难受的,可阿娘每次都说:她很好,一点都不难受,难道阿娘这是说谎话?”

    “是……不是……”李文岚眉头蹙的很好看,妹妹这话好有道理,他竟没法反驳!

    “那就是啦!咱们今天也要讲礼貌,要让大家都高高兴兴的,要不然,人家会说咱们没家教,说咱们阿爹阿娘没把咱们教好,要是那样,阿爹阿娘的脸面就得被咱们丢光了,五哥,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对!就是这样!”李文山拼命点头,阿夏太会哄人了!

    李文岚看看妹妹,再看看大哥,突然有一种他们俩早有默契,自己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这感觉让李文岚生出一点点委屈。

    车子绕过转运使衙门正门,又走了半条街,进了偏门。

    李老爷下车,四下打量,心里十分酸涩。江南东路是天下数得着的富庶要紧的地方,大哥升了江南东路转运使兼江宁知府,做了这江南东路第一人,自己这辈子也难望其项背了。

    想着从他刚生下来还没睁开眼睛起,老太太就在他耳边不停念叨的那些话:要出人头地要扬眉吐气,要好好儿打他们的脸……替母亲出气、替母亲请个一品诰封回来……

    唉,都是笑话儿!

    自己三十多快四十的人了,变卖媳妇嫁妆,搜光家底,才求了个横山小县县令这么个从八品的芝麻官位,可大哥已经是一方诸侯、封疆大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