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章 一个盟友

第二章 一个盟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掂了块点心往李冬嘴里送,“姐姐吃,姐姐最疼我,我也最疼姐姐。”

    “九娘子落了一回水,象变了个人,从来没这么乖巧过!”苏叶一边倒汤水,一边笑道。

    “还有我!你五哥!五哥也最疼你!”李文山脑袋伸过来,冲李夏夸张的大张着嘴巴。

    “你刚才说最疼我!”李文岚嘟起了嘴,李文山咬着李夏塞到他嘴里的点心含糊道:“弟弟中最疼你,妹妹中最疼阿夏。”

    李夏窝在姐姐怀里,捏着点心一点点啃着,看着苏叶笑着说着收拾着六哥一边吃一边掉的点心渣,看着五哥揉着六哥的头,看着象极了皇上的六哥一边吃点心,一边往外推着五哥的手,心里有多温暖,就有多酸楚。

    从前的惨剧……再看一遍么?这一回,她怎么看得下去?

    ………………

    半夜,李夏睡在姐姐身边,听着外面的水流声,睁着眼睛想的出神。

    她们一家子的悲剧,源于阿爹枉断的那场人命官司。

    那场官司在她做了太后之后,派人仔细核查过。

    那是桩杀妻案:继母报案,说继子杀妻,有人证没物证,阿爹判了继子流放,定了案当天夜里,继子在狱中自缢而死。

    继子有个同母妹妹,抱着一包物证闯到宪司衙门喊冤,宪司接了案子,查下来竟是继母虐死媳妇,栽赃继子,提审继母,刚上刑继母就招认了,供出往县衙送过五百两现银,阿爹就下了狱。

    李夏细细回想着那些卷宗。

    阿爹确实是断错了案,可抄家单子上不但没有那五百两现银,整张抄家单子加一起,也不值五百两银子。

    五哥坚信阿爹不会做这样的事,就算贪墨,也决不会做出为了银子枉断人命的事。她不记得阿爹了,但她相信五哥。

    那继母的供状上说,她递进状子当天晚上,有个叫连贵的找到她,几句话就点明了案子的真相,又说他和李县令的心腹小厮梧桐是兄弟,能帮她把案子做成继子杀妻,让她拿五百两现银,她说怕受骗,亲眼看到那个叫梧桐指着她和阿爹说话,阿爹点了头,她才交的银子,银子是现银,一大箱带霜起丝的银饼子,亲手交给了连贵……

    梧桐在阿爹入狱前后失踪了,杳无音信,她找了很多年都没能找到。那个连贵到底是谁?事隔多年再去查找,早就无从查起了。

    阿爹当时的刑名师爷卜怀义和钱粮师爷陆有德是郎舅,又有前科,这桩案子,他们两个无论如何脱不开干系,可这两个师爷,在阿爹入狱后,一前一后返乡,一前一后翻船淹死了……

    她调了阿爹在任一年多的所有卷宗、帐册,让人盘查了好几遍,自己也看了很多遍,除了这一桩案子,别的,钱粮赋税、劳役公案,件件干净的好象水洗过一般……

    阿爹入狱后,代阿爹做了县令的,是县尉吴有光,吴有光就此踏出了由吏入官的第一步,两年后,吴有光调任定海县,这一任之后就升了知府,再之后……苏贵妃死了,吴有光查出贪墨,死在狱中。

    她没能查出阿爹收受贿赂枉断人命的真相。

    现在,她该怎么办?

    李夏看着自己的小手,她现在才五岁,要是她去跟阿爹说,梧桐和他那两个师爷以后会害死他,阿爹肯定会觉得她中邪了……

    她太小了,太小了!

    太皇太后说过:自己力量不足时,就去找有共同利益的人结盟。

    她得有个盟友,五哥是不二人选!

    五哥爱读侠义故事,更爱那些神仙鬼怪,山海经几乎被他翻烂了,这还魂的事,大约他能接受,而且,他天生的心大心宽……

    ………………

    第二天吃了早饭,李夏拉着李文山,仰头看着他,“五哥,我有话跟你说。”

    “好啊!有什么话?说吧!”李文山一屁股坐在李夏面前,笑容灿烂。

    李夏转头四顾,这只船非常小,前舱挤着她们兄妹四个,白天做起居之处,晚上在中间拉道帘子,她和姐姐一边,五哥和六哥一边,要是在这儿和五哥说,再怎么小声,姐姐、六哥,还有苏叶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姐姐已经歪头在看他们了。

    “很重要的事!”李夏神情郑重,“咱们到甲板上去说。”

    李文山为难的挠着头,上次她落水,就是他带她到甲板上玩,一眼没看住,她就掉河里了。

    “我保证不乱跑,要不你抱着我也行。”李夏建议,“非常非常重要的事,一定得到甲板上说!”

    “那……好吧!”李文山勉强答应,小妹一向爱玩爱动,在这狭小的船舱里连关了三四天,肯定闷坏了,这是想方设法让他带她出去放放风,他实在忍不下心说不字,他就抱着她站在甲板中间,牢牢看住她,不往船边去就是了。

    “把斗蓬穿上。”李冬站起来,拿了棉斗蓬给李夏裹好,又叮嘱道:“就站在甲板中间,让五哥抱着你,别淘气。”

    李冬交待一句,李夏点一下头答一句好,端的是乖巧无比。

    “自从落了回水,九娘子象是一下子长大了,懂事的不得了!”苏叶看着李文山怀里的李夏啧啧赞叹。

    到了船头甲板上,李夏拍了拍哥哥的脸,“五哥,你把我放下来说话。”

    “不行!”

    “那你蹲下,我是怕你听了我的话,大惊失色,把我扔河里去。”李夏搂着五哥的脖子,极其认真的说道。

    李文山被她这句话呛着了,“咳咳……咳!好好!我蹲下,蹲下了,说吧!”李文山蹲下,将李夏圈在怀里,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五哥,我活过一回了。”李夏用短胖的胳膊搂着五哥的脖子,嘴巴贴到他耳朵边耳语。

    “嗯!嗯?什么?什么叫……”李文山话没说完,李夏的胖手就塞进了他嘴里,“别叫!不能让别人听到!”

    “五哥没听懂。”李文山拨出李夏的手,诚恳承认。

    “我是说:我活过一回,死了,又还魂回来了。”李夏一只手揪着五哥的耳朵,嘴贴上去,一字一句。

    “咳!咳咳!咳!”李文山呆了好一会儿,更加猛烈的咳起来,一边咳,一边抬手去按李夏的额头,“阿夏没发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