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今夜为你醉 > 第983章 那是人还是鬼

第983章 那是人还是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跑回家后,我把大门关上,然后就进了堂屋。阳阳正好把手机拿在手里要给我打电话,抬头一看我进了屋,就说:“刚要给你打电话,我们还以为你在他们家吃饭那。”

    “没有打算在他们家吃饭,好像他们都已经吃过了。”

    妈妈接着说道:“大冬天的,都不出门。村里好多老年人每天都是吃两顿饭。下午太阳还不落就吃饭,天黑后就睡觉了。”

    阳阳说:“能行呀,不饿吗?”

    “习惯了一样。也奇怪了,每天坚持吃两顿饭的,身体都很健康,没有这病那病的。而那些少吃一顿也不行的,却都是些病秧子。”妈妈说。

    爸爸坐椅子上说:“长寿的都是些吃白菜萝卜的人,还有吃的少的人。那些看到好的就吃撑看到不好的就饿肚子的人,身体都有毛病。”

    妈妈已经炒好了四个蔬菜,还又切上自家灌的香肠,还有煮的猪头肉搭配上了一点黄瓜片,放在饭桌上以后,就都坐在矮凳子上开始吃饭。可是,我爸还坐在椅子上不动弹,我就和他开玩笑道:“爸。你还想单独给你开一桌?”

    我爸就说:“我还能动,现在也没有那资格。”爸爸的话里有点生气的样子,不知道是谁得罪他了。我就看了看他,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我妈说:“老头子,你怎么还犟上了,丑儿不是喊你吃饭吗?”我爸这才从椅子上下来,坐在了饭桌前。我把已经烫热的白酒给她倒上了一杯放在了他的面前。妈妈可能看到我有些不自在,就解释道:“咱们这里那些七老八十的人才可以单独在高桌上吃饭的。因为年纪大了,为了家庭做出了大贡献,自然要把最好的给他吃。可是,好东西又没有这么多,一家人不够吃的,就只能让他单独吃。你爸爸的意思,他还没有到那个年纪,没有资格单独吃饭。不过,现在生活好了,这样的习惯也逐渐的没有了。”

    爸爸喝了一点酒之后,这才慢慢的有了点喜欢脸,就问我:“恬恬的妈妈还那样?”

    “还那样,她说在床上躺了一年了。看到轮椅后高兴坏了,非要让我大伯把她抱轮椅上试试,大伯说她还没有穿衣服,等明天有了太阳再出去。她就真是那么一年四季的躺在床上呀?”

    “也不是,有时候也会起来坐着。反正是没有下过床。”爸爸说。

    我就问爸爸:“明天是年二十八,是镇上的大集,你去赶集的时候,多买点肉呀菜的,我给他们家送去。大伯说要找人捎点回来的。”

    爸爸答应道:“那行,明天我和你妈都去赶集,你们去不去?”

    我就问阳阳:“你赶过农村的大集吗?”

    “还真是没有,上次来的时候不是住过两天吗?我也没有见到过大集呀?”阳阳说。

    “五天一个大集,不是城里的菜市场,天天都是大集。你那次是没赶上。明天是年前的最后一个大集,人们都指望着在这一天买东西过年,所以,是风雨无阻。人也会格外的多,因为打工的、上学的,都回来了,可以用人声鼎沸来形容,热闹非凡呀,你要是去的话,咱就开车,一家四口一块去?”我看着她说道。

    “那行,去看看,玩玩,在家反正也没事。”阳阳答应道。

    我就说:“爸,妈,那就说好了,明天我们一起去赶集。”我说完这话的时候,看到爸爸妈妈都已经是笑逐颜开。

    在喝着酒的时候,我在想,从上午起床后,就感觉到爸爸的脸色有点阴沉,妈妈以前都是没有这么多话的,可是,现在话多了,但很多时候都像是在打圆场。难道有什么说不出的口的事情吗?我真是有点想不明白。昨天晚上我爸喝了酒以后,还是谈笑风生的,今天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包装了一样,看不到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上午我和阳阳临出门的时候,还以为爸妈是太操劳了,休息一下午就会好的,可是,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改善。我爸就属于那种没有城府的人,心里如果不爽就会呈现在脸上。他心里一定是在纠结着什么,不然我带回来了儿媳妇,他们就只是高兴一个晚上?看着这么柔美清秀,漂亮大气的儿媳妇,他们应该天天都笑的合不拢嘴才对。

    我有点闷闷地喝了两杯酒,因为吃了那么多的菜,就没有吃饭,然后把凳子往后挪了一下,就掏出了一支烟点上。妈妈就问我:“丑儿,你吃完了?”

    “吃完了。”我说。

    爸爸也是那样,把酒杯一放,就坐到了椅子上,也点上一支烟抽着。妈妈就说:“丑儿他爸,不能喝了酒不吃饭,来,你们爷俩都吃个馒头,压压酒。”

    爸爸就说道:“我和丑儿又不是客人,你劝我们吃饭干什么?那酒不是粮食造的?那些菜就不能当饭了?这么多话。”听着爸爸的话不好听,我妈就没有再说什么。

    阳阳没有喝酒,早就吃完以后坐在了电视机前,拿着遥控器也没有找到一个好节目,就只能看新闻了。后来,阳阳就拉了我的肩膀一下,头前出去了。我把烟屁股扔进火炉里,就跟她到了院子里。我以为她要去厕所,就说道:“我用手机给你照着,不然我就拉开门灯。”

    她说:“你要干嘛?”

    “你不是去厕所呀?怕你掉进茅坑里。”我说。

    “我不去茅房。咱们出去走走吧。”于是,我们就出了大门。我说去山坡上看看吧,天这么黑,也不能走远。她说:“去你们那个池塘吧。”

    “你不是看过一次吗?天这么黑,会很危险的。”

    “就是随便走走,能有什么危险?难道我如果掉进池塘,你会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淹死吗?”

    她这样一说,我只好跟她一起沿着那条通往池塘的小路走去。边走边告诉她:“池塘因为是死水,早就结冰了,真掉进去也就是摔一下。我不愿意去,是因为一看到那个池塘,就会想起恬恬,她死的太冤,也太可怜了。”

    阳阳一听,就站下了,沉吟道:“不然我们就不去了。你别再伤心。”说着,还用肩膀蹭了我一下。

    “没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也给她报了仇。就陪你去吧。”说着,就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去。

    到了池塘以后,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就手牵着手站在池塘边上,看着池塘里白色的冰面。如果有月光的话,池塘里的冰冻就会像一面大镜子,会把光亮再映照到天上去。

    我往池塘边的小树林看了一眼,这小树林曾经给我留下了好多美好的回忆。恬恬在临去广州的头一天晚上,如果不是嫣然捣乱,我就和她做成了好事。那样的话,后来面对着心儿的时候,我也不会偷吃禁果的。还有媚媚,也是在这个树林里,为了让我救她出去,要献身给我。或许是媚媚的稚气,还有她那楚楚可怜的眼神,才没有把罪恶的手伸向她。现在,阳阳一脸的凝重,她可能不仅仅是想到了惨死在这里的恬恬,肯定也想起了媚媚在这里所受的苦难。

    风嗖嗖地刮着,阳阳羽绒服的下摆掀了起来,她浑然不觉。我弯腰给她裹了一下,说:“姐,咱们往前走走把,这样一动不动的,会冻僵的。”

    她这才无声地转过身,沿着池塘慢慢地走了起来。好久,她才问道:“那个退伍兵出狱了吗?”

    “还没有吧。回去问问我爸爸就知道了。”

    在我们走到池塘的尽头,转弯从那一头再回来的时候,突然看到冰面上出现了两个人影。阳阳就紧张地一下子趴在我的身上:“那是人还是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