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2581章 讨杯酒喝

第2581章 讨杯酒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浪在穿行途中,发现引起神女之血共鸣的位置似乎还在移动!

    这让他十分吃惊。

    难不成引起神女之血共鸣的东西,还是个活物不成?

    没想太多,急速朝着神女之血共鸣的位置穿行而去。

    大概在五日后,共鸣的地点离自己越来越近,好像还急速朝着沈浪这边接近。

    沈浪面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发现了自己。

    他的神女之血能感应对方的位置,对方也未必不能感知到自己的下落。

    沈浪保持警惕,索性就站立在虚空之上等待了起来,他倒要看看会蹦出来什么东西。

    事实证明,是自己想多了。

    沈浪等了半个时辰,那个引发神女之血共鸣之物终于出现了!

    远处天边闪现起一道五彩霞光,显现出一座巨型宝车,宝车犹如一座阁楼般宽大,散发着七彩色的光晕,华丽无比!

    宝车中央摆着一张圆形白玉桌,有三名修士围坐在白玉桌上,举杯对饮,谈笑风生。

    为首的一名修士身披紫袍金冠,头生银角,面容较为俊朗,此人竟有着大乘后期的修为!

    剩余两名修士都有着大乘中期的修为,其中一人身披僧袍,另一人满身赤色鳞片,似是妖修。

    宝车上还有着一群身穿华丽衣裙的女子正在奏乐歌舞,宛如天籁之音。

    十只合体后期的银月龙蛟拉动着宝车,正朝着沈浪穿行而来,每只银月龙蛟背上,还坐着一名合体后期的护卫。

    这气场,用华丽气派都不足以形容了!

    宝车上的三名修士,身份背景绝不一般。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宝车车尾竟连接着一条粗大的银色锁链,锁链拉动着一口巨大的漆黑色棺材,棺材表面贴上了大量金灿灿的符纸,就好似里面封印了什么邪物一样!

    沈浪心神巨震,引起神女之血共鸣的,正是这口棺材。

    他十分好奇这棺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银月龙蛟上的护卫见沈浪在前方拦路,厉声呵斥道:“小子,你没长眼睛吗?敢拦我们府主的宝车,赶紧给我滚开!”

    沈浪皱了皱眉,他懒得理会护卫的叫唤,直接朝着宝车上的三名大乘期修士大喊道:“三位道友,在下路经此地,可否进宝车内讨杯酒喝?”

    宝车内的三名大乘期修士听到沈浪的传音后,眼中明显露出些许嘲弄。

    区区一个合体期的修士,也敢向他们讨酒喝,简直是活腻了!

    那名满身赤色鳞片的大乘妖修性情颇为暴躁,不耐烦的冷喝道:“滚滚滚!什么阿猫阿狗也配和我们讨酒喝?侍卫,把这小子给我轰走,别让他来打扰我们与府主喝酒!”

    “是!”

    十只银月龙蛟上的合体后期护卫领命,纷纷朝着沈浪发起攻击。

    众护卫看向沈浪的目光像是看脑残一样,一个合体后期的垃圾也好意思向他们府主讨酒喝,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一时间五颜六色的神通一股脑朝着沈浪轰击而去,这可不是想将沈浪轰走了,而是直接想将沈浪一击灭杀,反正他们也不在乎沈浪的死活。

    沈浪站立在虚空之上,负手而立,恐怖的白色剑影如同巨浪一般从他周身奔涌而出,翻滚不休,气吞苍穹!

    瞬息之间,他周身笼罩起了一片剑影空间,整个空间似乎都被肆虐的白色剑影包裹!

    那十名合体后期护卫发起的攻击轰击在剑影空间表面,所有的攻击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产生一丁点动静。

    沈浪轻描淡写,就防御住了所有合体后期护卫们的攻击。

    “玄域神通!”

    宝车上三名大乘期修士面色大骇,终于收起了轻蔑之心,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的震撼目光。

    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沈浪隐匿了自身修为!

    那些合体期护卫更是一个个瞠目结舌,他们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可怕的神通,对方连法宝都没用,就能轻易抵挡住他们的攻击,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沈浪并没有对对方的护卫下杀手,他深知行走在修真界靠的是实力,大乘期修士个个心高气傲,在自己没有展现出实力之前,对方瞧不起自己也很正常。

    宝车上三名大乘期修士的目光快速打量着沈浪,沈浪毫不介意,笑呵呵的说道:“刚才是沈某唐突了,现在沈某正式的问一遍,在下路经此地,可否进宝车内讨杯酒喝?”

    这话一出,宝车上的三名大乘期修士面色阴晴不定。

    眼前这个人族的小子能施展出玄域神通,说明实力非同寻常。如果他是隐匿修为的大乘期修士,那可要比普通大乘期修士强大太多。

    为首的银角修士终于开口了,客客气气的说道:“即是大乘期的同道,那便请进来共饮一杯吧!”

    “恭敬不如从命。”

    沈浪报之一笑,飘身进入了宝车内,毫不客气的在三人身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我等刚才失礼之举,还望道友海涵。”

    银角修士笑吟吟的取出一只翠绿色玉杯,给沈浪倒了一杯金灿灿的灵酒,并亲自递给了沈浪。

    “无妨。”

    沈浪接过酒杯,倒了一声谢,随后一饮而尽。

    “哈哈,这位道友倒是眼生的很,敢问道友名讳?是何方修士?”旁边的僧袍老者笑问道,想问出沈浪的底细。

    沈浪道:“在下沈浪,一介无名野修罢了。”

    “哈哈,沈道友说笑了,你刚才那一手玄域神通,可不是无名之辈能施展出来的。在下银尘,乃天尘府府主。我旁边这位是天禄府的明善大师,还有这位是血妖府的血奎道友。”

    银角修士笑了笑,顺便介绍起了僧袍老者和赤脸妖修。

    “血某说话直来直去,阁下突然拦路,可不是为了讨酒喝那么简单吧?”血奎瞥了眼沈浪,神色淡漠道。

    沈浪笑着说道:“在下也是刚来葬神沙漠,人生地不熟。正巧偶遇三位道友,所以想过来混个脸熟,顺便有些事想请教下三位道友。如此……不会打扰三位道友吧?”

    银角修士闻言,淡笑道:“沈道友说哪里话。我等也喜欢广交朋友,沈道友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我们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