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2569章 你欺骗了我?

第2569章 你欺骗了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另一边,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的伤势极重。

    白薇圣女情况还好,云痕子给她喂服了几种珍贵的疗伤丹药,她的气息稳定了下来。

    法照圣僧则主动开口:“老衲自有疗伤手段,云痕道友不必关心。倒是玉面道友情况不太好,老衲这里也有些疗伤丹药,或许能派上点用场。”

    话音一落,法照圣僧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些瓶瓶罐罐,扔给了云痕子了。

    “多谢。”

    云痕子拜谢,查看起了玉面童子的伤情。

    玉面童子的五识尽失,肉身也是岌岌可危。

    云痕子神色黯然,悲叹道:“玉面道友,云某何德何能啊?此番真的是我连累你们夫妻二人!不过你宽心,云某一定会治好你们。”

    玉面童子刚才施展出一记“天音噬魂”导致五识丧失,但这五识丧失应该不是永久的。待其反噬之力消退后,玉面童子的肉身会恢复如常。

    主要是这反噬之力会维持极长的时间,往短里说也有五六百年,往长里说兴许数万年还不能恢复也未可知。

    无奈之下,云痕子只能先给玉面童子服下了几种治疗和稳固神魂的天材地宝,减缓玉面童子所受的反噬之力。

    ……

    转眼间,五日过去了。

    沈浪渐渐从昏迷中醒来,全身酸痛无比,四肢僵硬无力。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待脑中的晕眩感消失之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里是一间布置简单的竹屋,自己正躺在一张软榻上,屋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焚香味,这焚香味似乎能治疗人伤势,令人精神大振。

    “徒儿,你醒了?”

    云痕子坐在软榻一旁,神色淡然道。

    “师父,你成功渡劫了?”

    沈浪两眼放光,意识顿时清醒了不少,面前的云痕子确实已经有了大乘初期的修为,但气色欠佳,仿若大病初愈一般。

    “为师惭愧。说来也是你,还有玉面,白薇和法照三位道友的功劳。”云痕子微微摇头,长叹一口气。

    “对了,玉面师伯他们怎么样了?”

    沈浪想起玉面童子他们身负重伤,急忙问道。

    云痕子眉宇间露出一丝愁容,道:“白薇和法照两位道友伤势还在恢复,但玉面道友他……因功法反噬,丧失五识,暂时无药可医。”

    “什么!”

    沈浪倒吸一口寒气,丧失五识意味着全身残疾,玉面童子的伤势未免也太重了。

    想到之前要不是玉面童子拼死一击,自己早就死在陆天奇剑下。沈浪心情阴郁无比,悲痛万分。

    “徒儿不必忧虑。你玉面师伯的伤势并非无药可解,待一段时日后,为师会亲自去寻医问药,定将你玉面师伯治好。”云痕子正色道。

    “希望如此。”

    沈浪正色点头,玉面童子算是自己准岳父,沈浪怎么样也不愿意看到玉面童子沦为残疾,

    不管怎么样,至少大家现在都平安无事,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整理了一下情绪,沈浪坐直了身体,他因服用过天玄雪莲,加上有圣阳战气持续治疗,肉身的伤势完全恢复了过来,之前强行施展九灵灭天对肉身的负面影响也完全消除。

    摸了摸怀中,沈浪发现九疑鼎不在,不禁询问起了云痕子柳云梦何在。

    “云梦道友已经离开了南渊,这几日都是她在照顾你。临走之前,她让我转交给你一枚玉简和一块本命魂牌。”

    说完,云痕子将一枚玉简和一块玉牌递给了沈浪。

    沈浪心中一惊,赶忙接过两件东西,并打开其中的玉简一看,上写着:

    “沈浪,此次凶险万分,但你平安无事,本姑娘也就放心了。我承认是我没用,一直给你拖后腿。本姑娘的实力修为与你相比天差地别,如今在你身边也发挥不了任何用处,帮不了你什么忙。”

    “所以我会暂时离开一阵,自己在上古灵界闯荡,这样能让你心中了无牵挂,也能让更好的激励本姑娘去修行。九疑鼎在我身上,本姑娘留了一张本命魂牌,方便你随时找到我。沈浪,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请你……别忘了我。下次再见面,不要喊我云梦,叫我小梦就好。”

    “另外,我相信云痕子不会对你有恶意。柳云梦,留。”

    看完玉简上朴素简洁的内容后,沈浪原本有所好转的情绪又变得阴郁起来。

    柳云梦不辞而别,让沈浪的心空荡荡的。

    沈浪当然知道柳云梦骨子里是个女强人,但即便女人的修为不如自己,沈浪对她的态度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或许是柳云梦觉得自己早晚要解开天机图卷的禁制,所以刻意给自己留下的本命魂牌。

    不管怎么样,幸好柳云梦留下了一块本命魂牌,自己随时找到她。

    看着沈浪满脸担忧之色,云痕子道:“徒儿不必过于担忧,云梦道友冰雪聪明,既然已经和方寸山的本命魂灯切断联系,那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云梦道友离开之前,为师赠与了她数张传送符,或许能派上用场。”

    “多谢师父。”

    沈浪感激道。

    “不值一提。”

    云痕子微微摇头,感慨道:“徒儿,为师当初真是想不到,不过百年,你就突破了合体后期,还领悟了半步剑域。你的这些成就,实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为师也对你肃然起敬。”

    “这些都不重要。”沈浪摇了摇头。

    见沈浪神色复杂,云痕子开口道:“徒儿,如今你我师徒再见面,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出来。”

    沈浪有一肚子话想问,但又不知要如何开口。

    良久后,沈浪叹气道:“师父,还是先让徒儿说出自己的经历吧。”

    沈浪将自己离开南渊后,所发生的所有大事全部说了一遍,特别是在方寸山和九极天书中经历的见闻说的十分详细。

    将自己的经历全部说出来之后,沈浪目光灼灼的看着云痕子,问道:“师父,当初你欺骗了我?”

    “不错。”云痕子淡然出声。

    “师父,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沈浪皱眉问道。

    云痕子沉声道:“徒儿,你还肯喊我一声师父,为师倍感欣慰。一切缘由,让我细细解释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