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2063章 剑典第十层

第2063章 剑典第十层

作者:花幽山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痕子灌输的大量信息,颠覆了沈浪一些认知!也让沈浪感受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危机感。

    “依为师所知,那张道陵连大乘期修士的命格都能推测出来。所以命格不可预测之人绝不简单,意味着拥有无限的可能性,或许这类修士能达到的成就还不止是突破大乘这么简单!沈浪徒儿,你的天资和气运超过了为师,否则张道陵不会如此早就盯上了你。”

    云痕子顿了一下,继续往下说:“为师收你为徒也是为了我自己,张道陵绝不是省油的灯,未来你我师徒二人联手,才有可能抗衡了他!”

    沈浪心神一震,总算是完全理解了云痕子的目的。

    “原来如此,师父真是煞费苦心了。关于张道陵此人,徒儿还有些事情想告诉你。”

    沈浪将张道陵和自己接触的种种全部告诉了云痕子,包括张道陵教会了自己翊圣真君咒这件事也全盘托出。

    “张道陵果然对你十分看好,竟然还传你如此神咒。沈浪徒儿,在南渊之地动用此术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你若出了南渊,不到万不得已,尽量少动用此术!方寸山三大神咒唯有张道陵最钟爱的几个亲传弟子才会传授,那些亲传弟子的下场……不提也罢,谁知道这咒术是不是有问题。”

    云痕子沉吟片刻,道:“徒儿,为了以防万一,稍后为师就会清除掉你身上圣阳战气本源中的印记,还会给你的神魂施加一道剑符封印。这样一来,即便你出了南渊,张道陵应该也无法掌控你的确切位置了。”

    “多谢师父。”

    沈浪目露感激之色,要不是云痕子,他哪里知道这些。

    难怪张道陵曾经对他说过,若有朝一日在上古灵界走投无路了,就去方寸山找他,想不到竟然是另有目的。

    之前在人界,玄帝也告诫过沈浪,让自己最好不要接触张道陵,或许玄影也知道些什么。

    云痕子安慰道:“徒儿也不必太过担心,张道陵越是看重你,越是不会提前对你下手,他会让你成长到极致再来从你那里获取最大的效益。照为师猜想,你在大乘期以前应该都是很安全的,除非遭遇了一些未知的变故。”

    沈浪松了一口气,大乘期……那可真是一个无法想象的遥远境界。

    “徒儿,这百年内,你就好好待在南渊之地修炼,为师会指点你修炼天罡纯阳剑典。师父也是个急性子,一些修炼方面的误区现在就给你纠正过来。”云痕子突然说道。

    “师父请说。”沈浪面色严肃道。

    “你体内蕴含着多种异兽血脉,太过驳杂,定是靠血灵仙体吸收多种异兽血脉,令修为揠苗助长。而且九色骨戒也在改变你的体质,也强行拔高了你的修为!这种醍醐灌顶的修炼方式,虽然能让修为急速提升,但是过度依赖会对身体造成不小的隐患,很容易让你今后的修为陷入停滞不前的怪圈。”云痕子点评道。

    沈浪心中一惊,问道:“师父,我要如何消除隐患?”

    “你境界不高,现阶段的隐患很好消除,全力修习主心法稳固修为即可消除隐患。切不可轻视打坐修炼,对修真炼道之辈而言,打坐修炼是根基,有时候花时间打坐修炼并不是浪费时间!徒儿,为师先传你天罡纯阳剑典的第十层。”

    话音一落,云痕子口中念念有词。

    大量的金色文字从他嘴里奔涌而出,强行钻进了沈浪的大脑中。

    “嘶!”

    沈浪脑袋宛如被万根针刺一般,痛苦之极,强行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喊出声。

    一缕缕金色文字在沈浪脑中反复徘回,头痛欲裂,整个大脑好像要爆裂开来。

    片刻后,云痕子已经将天罡纯阳剑典第十层秘诀全部传给了沈浪,金色文字已深深刻入脑中,再也忘不了。

    “这便是天罡纯阳剑典的第十层,即日起你就开始修炼剑典第十层。以你99点灵根潜质点的资质,三十年时间内足够进阶化神后期!先达成这个目标,为师再指导你接下来的修行。若达不成这个目标,你自行离开南渊之地,不再是我的徒儿!”云痕子面色平静道。

    “徒儿保证完成目标!”沈浪目光坚定道。

    云痕子淡然一笑,道:“好,我们师徒二人的谈话暂时告一段落,待你修为突破化神后期之后,为师再告诉你天罡纯阳剑典的真正秘密。接下来,为师会驱除掉你体内圣阳战气本源中的印记,且会在你的神魂中打入一道剑符,剑符蕴含了为师自己创造的法则之力,用于保护你的神魂。过程中可能会承受一定的痛苦。”

    话音一落,云痕子一只大手直接朝着沈浪的脑袋上按去。

    “轰!”

    饶是沈浪有所准备,还是感觉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刺激,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直接炸开了!

    “啊!!!”

    沈浪嘶吼出声,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痉挛,感觉自己的神魂宛如撕碎一般疼痛。

    这疼痛比肉身上的痛苦还要强大百倍千倍!就好像有无数把刀子在反复切割自己的神魂,那绝对是一种寻常修士根本难以承受的痛苦。

    剧烈到极致的痛苦让沈浪口鼻耳涌出大量鲜血,身体剧烈痉挛,惨不忍睹。

    坚持了数秒钟之后,沈浪再也坚持不住,直接昏死了过去。

    云痕子依旧在双手紧紧按在昏厥后的沈浪双肩上,只见他的气势瞬间变得深邃缥缈起来,背后更是升起了无数青色剑影,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凛然气势!

    这一刻,世界仿佛陷入了停止。

    恐怖的青色剑影,将周遭的空间全部绞碎!

    一时间,沈浪和云痕子两人仿佛进入了异次元空间一般,整个空间内充斥着无数白色剑影,在交织旋转,气势磅礴!气吞苍穹!

    “封!”

    云痕子一声低喝,那数不尽的白色剑影迅速涌入了沈浪体内,连带着整个空间都被沈浪的肉身吸了进去!

    沈浪眉心处,渐渐凝聚出一柄细长的血色剑型图案!那血色剑型图案隐约散发着光芒,如同纹身一样,刻在了他的眉心间。

    ……

    不知过了多久,沈浪从昏迷中醒来。

    再次睁开双眼,发现他自己正处于一座云雾缭绕的高山山巅之上。

    四周的山壁,石缝,泥土间插满了无数断剑,场景十分怪异。

    “这里是……”沈浪晃了晃晕眩的大脑,从一块凹凸不平的石壁上爬了起来。

    “少主,这里是剑山,也是您接下来的修行之地。”冥河鬼母恭恭敬敬候在一旁,对着刚从昏迷中清醒的沈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