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龙卫 > 第1630章哀羞

第1630章哀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你别过来!”

    沈浪浑身都在颤栗,面目狰狞之极,眼中泛起野兽般的凶光。

    媚毒已经摧毁了沈浪的意识,他随时都能爆发。

    此刻,哪怕是长相如凤姐一样的女的,沈浪都能把她就地正法,更不用说乐菲儿这种美若天仙的绝色佳人。

    可惜,乐菲儿双目失明,看不到沈浪脸上疯狂的欲求,她更加怀疑沈浪在幻境中出了意外。

    乐菲儿步步逼近,沈浪步步后退。

    “啊!!!女人,不要怪我!”

    终于,沈浪再也克制不住了,如同野兽一般的飞扑了上去。

    乐菲儿猝不及防,被沈浪以羞耻的姿势按在身下,她俏脸骤然变色,惊呼道:“沈浪,你想做什么?”

    沈浪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粗重的呼吸声像只择人而噬的野兽,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撕扯起了乐菲儿身上的衣裙。

    乐菲儿俏脸煞白,她不明白沈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她知道沈浪接下来想做什么。

    “不……饶过我!”

    乐菲儿精致的脸颊尽是惊恐之色。

    她本就有严重的内伤,加上之前数次强行催动灵力,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体内甚至连一丝灵力都提不起来。

    这副羸弱的身子,怎么可能反抗的了力大如牛的沈浪。乐菲儿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能求饶。

    但已经迷失过去的沈浪岂会把乐菲儿的求饶当回事?反倒是乐菲儿越是露出柔弱的姿态,沈浪越是把持不住。

    几个呼吸间,她身上的白裙就被沈浪撕扯成了粉碎,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乐菲儿的皮肤异常的白皙,用冰肌玉骨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你!”

    乐菲儿整个人如遭雷击,她还从未被男人如此对待。沈浪的禽兽行径,让她近乎崩溃,眼中止不住的涌出泪水,精致的面孔露出难以言喻的哀羞和屈辱。

    沈浪媚毒噬体,急需释放。他霸道强吻着乐菲儿樱色的红唇,双手上下抚弄。

    乐菲儿屈辱的挣扎,沈浪过于霸道亲昵的举动,让她心中羞愤之余,也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觉。

    虽然乐菲儿修为高深,但从小到大几乎都在修行和冒险中度过,从未和男子有过什么密切的举动。

    真要说,也就上次沈浪为她治疗火毒时,亲吻过自己。

    她内心极度保守,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虽然内心抗拒,但俏脸也渐渐浮现起一片红晕。无力抵挡的她,只能任由沈浪肆意鞭挞。

    不知过了多久,沈浪感觉他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梦中他在和一名绝美的银发女子一次又一次的颠鸾倒凤,食髓知味,难以自拔。

    “我这是怎么了?”

    沈浪突然从梦中惊醒,睁开了双眼,大脑一片昏沉。

    “你终于醒了。下流,无耻,卑鄙,虚伪的男人!”身旁传来一道淡漠的嘲讽,声如铃音,但冰冷之极。

    只见乐菲儿面色木然的倒在沈浪身旁,身上盖着一层褥子,脸上的泪痕未干,丝发凌乱无比,印证着刚才的疯狂。

    “乐菲儿,你……”

    沈浪浑身一震,脑中陡然间回想起了一些事。之前自己毁掉了天星三魅的古画,身中媚毒。

    虽然自己抵挡住了天星三魅幻象中的诱惑,但也已经到达了极限,无法克制。

    恍惚间,自己好像对刚醒来的乐菲儿……

    “不,这不是真的!”

    沈浪近乎崩溃,难以接受这一幕,心想自己都tm做了些什么。

    自己身上的女人香气,还有身上疲惫,地上斑斓的血迹,足已印证自己之前疯狂的举动。

    “沈浪,我宁愿你杀了我,也不愿你对我做出这种禽兽之事!现在你满意了吗?”乐菲儿娇躯微微颤栗,面色惨然。

    “呵呵,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也不例外。”沈浪整个人坐倒在地,双手抱着脑袋,丧气之极。

    乐菲儿伤痛欲绝,冷道:“沈浪,这就是你的理由?乐菲儿虽欠你一条命,但你也不能如此侮辱我!”

    “乐菲儿,不管你信不信,这绝不是我本意。我是中了媚毒,才会对你……对不起!”沈浪咬牙切齿,脸上充满了内疚之色。

    “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

    乐菲儿透骨酸心的说着,她全身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有种只想倒在这里长眠的冲动。

    不管沈浪有什么理由,事情已经发生了,结果就是如此。

    她是个极度保守,极重名节的女子,这种事她如何能接受。

    沈浪脸色也阴沉之极,一语不发,心想自己真是该死,竟然会做出这种无耻之事,实在是无颜面对雪儿。

    如果不是那画中暗藏的媚毒,沈浪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他平日里就对女色异常的克制,乐菲儿虽然美若天仙,但他从未对这个女人有一丁点的意思。

    唯一可以称得上红颜知己的,也只有花紫灵。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沈浪郑重的对着乐菲儿连说三句对不起,道:“乐菲儿,今日之事实在是愧对于你,但是我不能对你负责,能不能当成没有发生?”

    这话一出,乐菲儿喉咙一甜,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目含泪花的冷笑道:“是啊,我等修仙之人,肉身不过一具皮囊,为何不能当成没有发生?”

    沈浪不是傻子,能看出来乐菲儿说的是气话,他咬牙道:“乐菲儿,要怎样,你才能原谅我!”

    乐菲儿心中一颤,轻咬贝齿:“乐菲儿永远不会原谅你!除非……”

    “除非什么?”沈浪急忙追问道。

    “本姑娘既然被你夺走了处子之身,此生也不可能对其他男子动心。你……你若能正大光明的娶了本姑娘,我就原谅你。”乐菲儿咬着红唇,轻声细语的说着。

    “你说什么?”

    沈浪大吃一惊,料不到乐菲儿会说出他自己娶她这种话。

    “难道还要我重复一遍么?”乐菲儿撇过脑袋,精致的脸蛋上闪过一丝哀羞。

    “不行,我已经有了妻子,绝无可能再迎娶第二个女人!”沈浪猛地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