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97.完结章

397.完结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可以吃独食。”

    围着垂头丧气的毛团子, 幼崽儿们全都凑过来发出了来自于灵魂深处的谴责。

    真的很过分啦。

    红玉毛茸茸的脸上也露出了十二分的控诉。

    它眼珠子乱转, 决定回去告状, 扣这毛团儿一碗奶。

    给它自己。

    小火狐想到自己今天有多一碗口粮,顿时翘起了自己的大尾巴, 机智得不得了。

    阿曦想了想,想到口粮或许会被夺走,又忍不住抽噎了一声。

    爬墙的下场……真的太惨烈啦。

    “阿曦。”就在白毛团子抹着眼睛为自己一次不成功的爬墙而落泪的时候,另一个方向缓缓走过来了一个黑发优雅的美少年,他的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 手中执着一朵漂亮的莲花走过来, 莲花美貌交映生辉, 竟叫幼崽们分不清是莲花更美丽, 还是这个少年更美丽。

    见到这逆着天庭的光辉走过来的美少年, 阿芝本在嫉妒的心在见到这少年的第一眼骤然狂跳了起来,它觉得自己的眼睛不能从这少年的脸上转移。

    它急忙站起来, 用自己最漂亮的姿态看着那缓缓而来, 温柔浅笑的少年。

    此刻, 阿芝只恨自己不能化形, 叫这少年看见的竟然只是自己这一团皮毛丑陋的样子。

    可是哪怕是这样,它也期待地看着他。

    少年目不斜视地从它的身边走过,在阿芝心里失落得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莫名难受的时候走到了狸族族长面前, 张开了自己的手臂。

    一颗胖嘟嘟的白毛团子开心地叫了一声, 从狸族族长的头上跳了下来, 落在了美少年的怀里。

    “送给阿曦。”少年笑眯眯地垂头亲了亲毛团子的大脑门儿,见阿曦好奇地甩着尾巴去看这朵莲花,耐心地说道,“西君送我的一朵莲花,给阿曦好不好?”

    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宠溺和爱惜,阿芝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受尽了宠爱的毛团子叼着毛爪子想了想,探头过去在少年微微侧过来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甜言蜜语地说道,“阿君送我的我都喜欢,因为阿君是阿曦最喜欢的狐狸呀。”

    阿君淡定微笑,心里恨不能把族里教坏自家毛团的那几只大狐狸往死里打。

    这一张嘴就甜言蜜语,从前的毛团可没有这份儿能耐。

    “爱你!”见美少年脸上的笑容有点危险,毛团急忙更讨好地亲了亲他的嘴角。

    阿君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无奈地揉了揉阿曦软乎乎的毛耳朵。

    “你啊。”这纵容又无奈的低语温柔地传过来,阿芝在一旁看着,只觉得心里细细密密地难过与酸涩。

    怎么可以……它才是狸族最漂亮的幼崽,那只白毛儿的曾经那样被嫌弃,还曾经是大家眼里的灾厄。

    它不配受到这样多的宠爱的呀。

    然而看见那几只狐狸崽子都围拢在白毛团子的身边,自己却形单影只,阿芝越发地垂头丧气起来。它已经从那几只毛团的大呼小叫之中知道了那白毛的叫做阿曦。想到阿曦这样好听的名字,它又觉得心里难过。无论是狐狸幼崽,还是狸族族长,银月仙子,甚至这刚刚叫它只看见一眼就喜欢得无法自拔的少年,他们喜爱的都并不是自己,反而是那只曾经在自己的面前毫无地位的阿曦。

    看着白毛团子得到宠爱,它就觉得心里不高兴。

    “族长大人,它是不是我的妹妹?”等到狸族族长和幼崽们玩闹一天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休息的地方,阿芝怯生生地问道。

    狸族族长正兴高采烈的脸顿时微微变了,垂头严肃地看着阿芝。

    “我能感觉到血脉的悸动,族长大人,它就是被爹爹丢弃的妹妹吧?”阿芝大着胆子小声问道,“爹爹说它是灾厄,而且我从前靠近它的时候总是会生病……”

    “那是你自己的身体不好,不是阿曦的错。阿曦如果是灾厄,那在狐族这么多年,狐族怎么蒸蒸日上啦?”要说坏蛋都混得好,眼看着狐狸们在三界混得风生水起,狸族族长简直都要气哭。

    见面前的阿芝怯生生的可怜,它忍耐了一下心中的怒火郑重地说道,“不要听你父亲母亲的鬼话,阿曦是个好孩子。你以后也不可以对阿曦这样没有礼貌。”见阿芝瑟缩了一下,它迟疑了片刻便缓缓地说道,“回去之后,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你见过阿曦,也不要告诉族人阿曦的存在。”

    “为什么?”阿芝茫然地问道。

    “阿曦习惯了狐族,就叫它成为狐族的一员。不要叫它回到狸族,知道被父母抛弃。”狸族族长轻声说道。

    它的眼里阿芝是懂事善良的,因此叮嘱了它很久说道,“你可以和阿曦做朋友,可是不要承认你是它的姐姐。它是一只……狐狸,你知道了么?”

    哪怕是谎言,可是只要谎言能够幸福,它也希望阿曦生活在谎言之中。

    阿芝呆了呆,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沉默了下去。

    它的心里莫名地生出了几分异动。

    这份异动,在银月仙子“没鱼虾也好”“反正不一定会成功自爆死掉不赖我”的心情下传送过来的同意阿芝试一试传承的意思传达之后,叫阿芝的心底越发震荡起来。

    它又出现在了银月仙子的仙殿里,这一次,战战兢兢,心里生出了无比的恐惧地和面容冰冷的银发美人一同走到了一个环绕在禁制之中的偏殿里。刚刚打开偏殿,一道冰冷的气息就从殿宇之中传过来,阿芝感受着那其中叫它来自灵魂的恐惧,几乎要尖叫起来。

    一枚玉简安静地悬浮在偏殿的半空,四周是一道道的流光。

    那玉简之上透出了几分肃杀。

    阿芝不安地在这份气息之下,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并不是它本身的恐惧。

    而是这玉简之上充斥的就是仿佛是死亡的气息。

    “这段时间,偏殿的禁制会为你打开,你可以多来这里感受,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之后便可以开始传承。”银月仙子不在意把禁制打开,这天庭之中还没有人敢来她的仙殿捣乱,更何况她师尊这枚玉简凶名赫赫,谁愿意偷啊?心中冷哼了一声,见脚下的狸猫吓得浑身发抖,银月仙子便冷冷地说道,“别死了。”死了这只狸猫,这玉简又要多一条命,到时候她更头疼。

    听到这样冰冷的话,阿芝心里冰凉。

    它偷偷地在天庭听一些八卦的仙人说起过。

    继承这枚玉简传承的只会有两个结果。

    一个是爆体而亡,一个是成功。

    可是直到现在却还是没有人成功过……

    它怎么可以死,甚至怎么能继承这样的……

    正在战栗,发现不知何时银月仙子早就不耐地走了的阿芝心底突然生出了一个很好的想法。它想到了很多事,电光火石顿时串联成了一起。它仰头呆呆地看着这枚玉简一会儿,突然转头就冲出了偏殿,向着阿曦这几日习惯玩耍的地方而去。是了,它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可是叫它摆脱这份曾经叫它期待,可是感受到那冰冷与死亡的气息之后就再也不愿意继承玉简的好主意。

    甚至还可以顺手抹杀阿曦的存在。

    只要阿曦去继承那枚玉简,一定会爆体而亡,到时候它就再也不会存在,而自己就还是那只被族长最看重的狸猫。

    还有那美少年……它那样喜欢狸猫幼崽,它比阿曦乖巧漂亮,连白毛的都喜欢,如果阿曦不在,它可以安慰他的呀。

    一旦银月仙子见到阿曦死掉,就不会再考虑狸族的其他幼崽,它就安全了,而且还不需要拒绝继承被当做胆小怕死,依旧是那只乖巧听话一心为了狸族愿意付出一切的阿芝。

    它想到了很多很多,眼睛都亮了,很快就跑到了正在追着尾巴玩耍的阿曦的面前。

    阿曦今天想要去找银月仙子去帮她采灵草,因此没有和小伙伴儿们在一块儿。一边追着自己重新美美美毛茸茸的大尾巴原地转圈儿,一边开心地仰着头往银月仙子的仙殿移动。正走到一半儿就见一只毛茸茸的毛团冲了出来。

    见到这是狸族族长带来的,却不大合群的那只,阿曦礼貌地叫道,“你好。”它招呼了一声就准备从阿芝的身边走过去,却听见这只毛团突然开口,带着几分颤抖地说道,“你是我的妹妹。”

    阿曦突然僵硬住了脚步,回头呆呆地看它。

    “你是我的妹妹!”在阿曦呆滞的目光里,阿芝这句话一说出口,顿时如释重负,什么都可以说出来,慢慢地走到了阿曦的面前露出一个充满了恶意的表情轻声说道,“我是你的姐姐,我们是同父同母的姐妹。阿曦,你真傻,你才不是一只狐狸。大家都瞒着你,叫你快乐,因为他们都知道,你不是一只狐狸,而是一只狸猫。之所以生活在狐族,是因为爹爹和娘亲讨厌你,他们抛弃了你。你是灾厄,是诅咒,是被狸族厌恶不愿意抚养的孩子!”

    它一句一句的话落在阿曦的心底,阿曦脸上的快乐不见了。

    “你胡说!”它叫了一声,可是心底充满了恐慌。

    它想到了很多很多。

    那些总是叫它不安的蛛丝马迹……

    “我没有胡说。你看看我,再看看你,我们是一样的,可是你和狐狸们一点都不像。”阿芝轻声说道,“他们都在骗你。你被所有的狸族讨厌,族长也不喜欢你,因为你还是叛徒。狸族和狐族之间是世仇的呀,你却和狐狸们混在一块儿,真是可怜又可耻!”它看见阿曦眼睛红了,眼角堆满了晶莹的泪水,轻声问道,“你早就能感觉到了吧?你和我们更像,更一样。可是你不敢承认……”

    “你胡说!”

    “你怕承认之后,阿君也会抛弃你!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一只狸猫,他只不过是拿你当成傻瓜!”

    阿曦本来在忍耐,可是听到这句话叫它顿时炸毛了。

    “不许你这样说阿君,阿君是最好的狐狸!”它猛地跳了起来,气势汹汹地抬爪子就抓向阿芝,见这毛团灵活地跳开往一旁跑了,它气得爆炸,叫道,“你要给阿君道歉!”

    它气势汹汹地追着阿芝就跑,却不知这条路的尽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偏殿,也并未见到它们的头顶,东君凌空而立,目光冰冷地看着这两只毛团的争端,又看了看偏殿,眼底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机,冷笑了一声,抬手探向星海之中。

    他将这一处的天机轻松地遮掩,又垂头看了看那只茫然不绝的白毛团子,冷冷地转身离开。

    他遵守与银月仙子的约定,从未出手伤了这只狸猫。

    不过这只狸猫若是死在银月仙子的传承之下,不知银月心中是什么滋味。

    想到这里,他冷笑了一声,再也不理会这一处发生的一切。

    阿曦却已经追着阿芝冲入了偏殿,看见这漂亮的偏殿,阿芝不知道躲到了哪一个角落,它咬着一口小奶牙到处寻找,却不知此刻,那正奇怪地悬浮在半空安静无声的玉简在它进门之后突然闪过了一道清冷的光辉。它慢慢地震动了起来,震动得越来越大,在阿曦正撅着尾巴专心致志地寻找阿芝背对着它的一瞬间,突然化作了一抹流光冲入了它的身体。

    正在咬牙出去的毛团陡然小身子僵硬了。

    一道冰冷与漠然浩荡的气息在它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它只觉得脑海之中一切变得清明又剧痛,然而一道道的流光之下,自己的很多很多的记忆都被翻找出来重新出现在它的眼前,然后慢慢地被击碎。

    一个冰冷得漠无人气的声音在它的脑海里出现。

    一段段的复杂的修炼之法硬生生冲进它的意识里。

    那声音冰冷又冷酷,阿曦只见一道道自己和阿君在一块儿的画面出现然后被流光全部消融,突然惊恐地发现,曾经的画面在被流光吞噬的那一刹那,竟然真的变得模糊不清。它惨叫了一声滚落在了地上,偏殿之上霍然而起一道冰冷的灵光直上云霄,阿芝看见这毛团在地上痛哭地打滚儿,转身就冲出了偏殿躲进了花花草草之中。

    这灵光引来的动静叫银月仙子转眼就到。

    她快步走进了这里,看见了地上惨叫翻滚的阿曦。

    “阿曦?”银月仙子脸色顿时变了。

    把抽搐着小身子的毛团捧起来,她只觉得手指之间一道金芒刺入掌心。

    那是传承之力。

    “啧。”看了看空荡荡的偏殿,再看看阿曦,银月仙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阿曦是不小心进入了今日放开了禁制的偏殿。

    犹豫了一下,她弹指一道灵光打入阿曦毛茸茸的小身体,就感到在阿曦经脉之中的灵光在慢慢地被约束禁锢,又弹指打出灵光冲出了偏殿。

    片刻之后,阿君脸色扭曲地冲了进来。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在银月仙子手中惨叫的毛茸茸的小毛团,急忙伸手就要去抱它。然而银月仙子却面目冰冷地推开了他的手沉声说道,“你不能抱它。它得到了师尊的传承,你与它气息相连,若是你在它的身边,它的感情无法压制,只怕会爆体而亡。”她这话仿佛是毒刺一样,阿君霍然收回了手。

    他的身后,凌风仙君也带着红姨快步而来,看见阿曦,凌风仙君顿时变了脸色。

    “现在怎么办?”

    “师尊的传承不可能被打断,阿曦的状况其实很好。”虽然毛团固守本心挣扎着不肯叫自己的记忆消失,可是正是因为这样,直到此刻它还没有死去,就当真是天赋卓绝。

    银月仙子面无表情地说道,“她很合适我师尊的传承。只是如果它还是不肯顺服师尊传承之中的意识,我只怕它撑不了多久。”阿曦这眼看着是和传承作对,她师尊的传承其实是一条捷径,无情道的仙人斩断□□来修炼,而这枚玉简之中的传承会自动为继承的修士将一切多余的感情给切断消融。

    继承这枚玉简,就会天性冷漠,对于无情道的修炼非常有好处。

    可是这玉简并不是善类。

    一旦阿曦与之冲突,虽然短时间被银月限制住了玉简的横冲直撞,可是时间久了,阿曦依旧会死。

    “有什么办法?”阿君看着疼得缩成一团的阿曦,突然声音哽咽地说道。

    银月仙子冰冷的眼落在他苍白的脸上。

    “叫它忘掉。”她冷冷地在阿君不敢置信的目光里说道。

    “忘掉?”

    “我会辅助它叫它忘掉一切……只要顺利忘掉从前的七情六欲,我相信阿曦会活下来。”

    “可是修了无情道,阿君怎么办?”红姨不由问道。

    银月仙子没有说话,专注地等着浑身颤抖起来,眼里露出几分绝望的阿君。

    “不休无情道就得死。”

    “那就叫它忘掉。”阿君突然惨淡地轻声说道,“叫它都忘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本来已经奄奄一息地在银月仙子手中哀叫的毛团突然强撑起了自己的小身子,它眼睛里全都是眼泪,不敢置信地看着对面自家的狐狸,拼命摇着头把小身子往自己能感到安全的地方缩去,叫道,“不要忘掉,不要忘掉,不要忘掉阿君。”

    它突然大声地哭了起来,哭得伤心极了,两行清冷的眼泪也顺着阿君的脸颊慢慢地滑过。

    “如果它忘记与你的一切,你们之前的种种它就真的不会记得。”银月仙子提醒说道。

    “没有关系。它不记得没有关系。因为我都记得。”

    他只想叫阿曦活着。

    记不记得他,记不记得他们之前的感情,于阿君来说都无所谓。

    因为这一切的一切,他都会永远地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就算它忘记从前,我也会再次来到它的身边,然后我们依然会再一次相爱。”阿君哽咽了一声,匆匆地在阿曦稚嫩的哭声里仓促地转头流着眼泪说道,“只要它活着,怎样都好。”

    从来微笑从容的少年无声地落泪,银月仙子沉默了片刻缓缓地说道,“无情道的修士不会再轻易动情。”见阿君的身体微微颤抖,她顿了顿便缓缓地说道,“我可以帮助阿曦继承这枚玉简,可是它年幼,根基虚浮,要巩固传承需要时间。你应该明白,若是在她不能完全继承这枚玉简时重新叫它动情,它会走火入魔。”

    “我明白。”

    “可是一旦它巩固了修为,它就绝不会轻易动情。”

    这是一个死局。

    可是阿君还是闭了闭眼睛,轻声说道,“我明白。”

    “就算是如此,你还是要它忘记么?”

    白狐少年泪流满面,看着哭着从银月手里往自己的面前爬的毛团,点了点头。

    “一千年。我千年之中,绝不会与阿曦见面,可以叫它巩固修为。千年之后,就算它是无情道的修士,我也依旧会来到它的身边,它会再一次爱上我。”

    幼崽的哭声里,阿君声音嘶哑地轻声说道,“它不记得不要紧。只要,只要我记得它,守着它,等着它就好。”

    他的话音未落,银月仙子手中的金光已经轻轻地压在了阿曦毛茸茸的头上。

    稚嫩的哭声陡然拔高,小小的毛团在金光的笼罩之下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它只觉得脑海之中一片混沌,有什么在消失,又有什么在慢慢地重新出现。

    少年流泪的惨白的脸。

    毛团绝望的哭声。

    还有那雪白的毛团修炼了千年第一次化作了一个黑发黑眼软乎乎的小姑娘,拖着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却看见一个俊美优雅的青年缓缓向着自己走过来。

    “这不是一只狸猫么?”他微笑,狐狸眼里都是戏谑和叫她警惕的不怀好意,挑眉,“自我介绍一下,白君意,请多多指教。”

    他总是跟在她的身后。

    可是他的笑容背后,原来隐藏着那么多的哀伤与等待。

    他在漫长的等待之中变成了更好的人。

    而她在漫长的茫然不知之中,重新遇到他,重新爱上他。

    一次又一次。

    她忘记了那么多,可是他一直都在等她,一直等,从未离开她的身边。

    白曦泪流满面,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只觉得那无数的画面在自己的眼前一晃而过,可是却只有紧张地抱着自己的那张俊美的脸格外清晰。

    她的心口有点疼痛,然而抱着自己爱人憔悴又恐惧的脸,却叫她忍不住伸手,紧紧地抱住了他。

    “阿曦?”他轻声唤了她一声,带着几分迟疑与担心。

    白曦却突然捧着他的脸流着眼泪笑了起来。

    “我是阿曦。”她顿了顿,哽咽地说道,“白狐家的阿曦。”

    那一刻,她的爱人的目光那样充满了惊喜。

    他用力地抱紧了她,仿佛抱住自己的性命。

    时光兜兜转转,无论曾经经历过多少的分别与苦难,可是原来相爱的人总是会再次相爱。

    他们会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