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96.白狐(二十一)

396.白狐(二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 白毛儿的。这不大能够。”

    狸族族长很久之后才吭哧吭哧地说道, “就, 就那么一只。”

    “下界狸族无数,连只白毛的狸猫都找不到?”银月仙子的脸色越发冰冷起来。

    怕不是在敷衍仙子!

    狸族族长嘴角抽搐了。

    要是白毛的狸猫那么好找, 阿曦还能落在狐狸的爪里?

    “这个真没有。”它努力在毛茸茸的脸上挤出了一个诚恳的表情。

    银月仙子冷笑了一声。

    巨大的狸猫垂头丧气不吭声了。

    这传承是要黄的节奏。

    这可怎么整?

    “您, 您再想想。阿芝其实也很好的。”阿芝在狸族虽然不像是族里的那些幼崽儿一样上蹿下跳天天捣乱很活泼, 可是却很乖巧,总是很懂事。在一群翻滚的毛团里,一下子就显出了它格外的娴静。

    因此,狸族族长觉得这样懂事还常常会说好听的话的阿芝以后一定会对狸族更加维护。它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 见银月仙子也仿佛是在犹豫掂量, 急忙拉着眼眶微微发红的阿芝退出了银月仙子的仙殿。

    阿芝, 阿芝都惊呆了好么?

    虽然它真的不想继承银月仙子手中的传承, 可是不代表它乐意被银月仙子嫌弃。

    而且,还是被另一只狸猫打败。

    它在狸族的时候比那些天天打滚儿, 浑身脏兮兮在森林里乱窜的狸猫们漂亮又讨长辈喜欢, 就算是有好事, 它也总是被第一个想到,本以为自己是狸族最可爱的那只幼崽。可是谁知道刚刚上了天庭,在它最期待的银月仙子的心里,自己竟然比不上另一只狸猫……它的心里生出了一点无法排解的嫉妒, 可是却突然想到了什么, 迟疑地仰头看着轻哼了一声的狸猫族长, 小声问道, “白,白毛?”

    不是啊,狸族里没有白毛的狸猫。

    唯一有的一只,还被它的父亲给丢掉了。

    阿芝的眼睛里微微闪烁了一下。

    它是记得那只白毛的狸猫,自己的小妹妹的。

    雪白的团子被母亲刚刚生出来的时候,阿芝其实已经记事,它本就在心底并不喜欢那只妹妹,在毛团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它想到自己在爹爹娘亲的心中独一无二的位置被夺走就会很生气。

    可是它并没有露出一丝半点,为了讨爹爹娘亲喜欢什么都不敢说。知道那一天看见爹爹看见了那雪白的毛团时厌恶的脸,还有两位长辈低声说起的“灾厄”“诅咒”,它突然灵机一动,立刻开始装病。

    它把自己变得很虚弱,奄奄一息。

    只要一靠近那只小小的刚刚出生的小毛团就会晕倒。

    这样不过几天,爹爹和母亲就不再犹豫,突然有一天早上它醒过来,那只只知道哼哼唧唧吃奶的毛团不见了。

    它知道爹爹是把它给丢了。

    阿芝的记忆里只有这样唯一的一只白毛的团子,没想到竟然银月仙子也见过一只。正在心底诧异原来白毛狸猫不少,可是巨大的狸族族长却已经垂头轻哼了一声说道,“不管白毛不白毛,都是狸族的孩子。”

    它犹豫了一下,垂头看了看阿芝乖巧的样子,却还是没有把阿曦到底是怎样的来历告诉它。虽然阿芝乖巧,可是它已经答应过狐狸不再将阿曦的身世告诉任何狸族,不然知道得多了,恐怕多生事端。

    “是。”阿芝见它仿佛有维护那只白毛狸猫的意思,心里一动,却还是乖乖地点头。

    “仙子只不过是一时转不过弯儿来,等过几天就好了。这几天你不要在天庭乱跑,这天庭到处都是狐狸崽子!”

    狸族族长可忘了从前是它把人家讨厌的狐狸崽儿们顶在头顶了,哼了一声,很嫌弃的样子。

    “是。”阿芝规规矩矩地说道,“天庭威严,阿芝不敢随意触犯。”

    狸族族长欣慰地点了点头,又觉得有点失落。

    这要是换了别的狸猫,早就天不怕地不怕地到处乱窜,虽然会叫它很愤怒头疼,可是阿芝这样乖巧的样子也叫它觉得不大喜欢。

    “那你……”

    就在狸族族长循循善诱想叫阿芝活泼点儿的时候,陡然听到远处传来了熟悉得叫它尾巴炸开的叫声,几只颜色各异的毛团儿正从远处滚来,最前方的一只雪白的皮毛那叫一个油光水滑,眼睛亮晶晶的,遥遥见到了呆呆蹲坐的巨大毛茸茸,它欢呼了一声,带着在偏殿里憋了好多天的憋闷,从半路就起跳,凌空跳起扑到了狸族族长的头上去打滚儿。

    一条雪白的毛茸茸的大尾巴优秀地炫耀着。

    长出尾巴毛儿之后,它又是一只漂亮的白狐狸。

    “您回来啦?想您!”阿曦滚在狸族族长的头上,蹭着它的耳朵尖儿。

    狸族族长傻笑起来。

    阿芝都惊呆了。

    它从未见过自家威严的族长会有这样奇怪的样子,似乎很纵容,喜欢得不得了。

    它下意识地仰头看向族长的头上,那里一簇雪白的皮毛若隐若现,一条漂亮的毛茸茸的大尾巴甩来甩去,就在它还没有明白过味儿来的时候,却见远处的那几只毛团也滚了过来,小爪子齐飞,嗷嗷叫着顺着自家族长的爪子尾巴的就往上爬。

    一向对狐狸厌恶至深的族长大人竟然岿然不动,仿佛中了定身咒。它眨了眨眼睛睁想说点什么,却见一只黑乎乎的狐狸不小心从半路往下掉了掉,族长竟然还伸出大爪子托了它一把。

    “注意点!”狸族族长严肃地说道。

    磕了碰了的,谁家毛团不心疼呢。

    “族长大人……”阿芝怯生生地叫了一声。

    它觉得自己很嫉妒。

    它虽然得到了狸族族长的很多关照,可是从来都没有被这样亲近过。

    就算是刚刚来到天庭,她也没有机会如同那只白毛的狸猫一样站在族长的头顶上。

    它觉得很嫉妒,又有一些说不出来的异样。

    明明那只白毛团子看起来并不熟悉,可是阿芝的骨血却仿佛在沸腾,那是同出一个母亲的血脉的呼唤,叫它下意识地就感到那只团子与自己并不陌生。

    它从小就聪明,想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自己想到了什么,眼睛里露出几分不可思议,震惊地看着在狸族族长头上挺着小胸脯儿骄傲地看着下方还在滚动往上爬的几只狐狸。许久之后,阿芝眨了眨眼睛,一双爪子突然紧紧地握住了。

    这是……它的妹妹。

    哪怕只不过一眼,可是烙印在血液之中的感觉告诉它,这就是那只被它排挤走的毛团。

    可是这和它想得不一样。

    在它的想象里,那只弱小羸弱,尚且不能独立生活的狸猫被爹爹丢弃去了狐狸的森林里,或许早就被狐狸给吃掉,就算没有狐狸,也会凄惨地饿死,成为野兽的盘中餐。

    那时它早就不把这个妹妹放在心上,可是为什么现在它又这样光鲜亮丽地出现?看看那雪白的油光水滑的皮毛,看看那胖嘟嘟的小身子还有天真无邪被养得很好的样子,看看它和狐狸崽儿们那样亲近……

    阿芝震惊地看着那只白毛团子跟狐狸们滚在一块儿。

    它又看了看狸族族长那对团子宠爱得不得了,什么都纵容的样子。

    阿芝都没有得到过的宠爱。

    “族长,它,它是白毛的,会不会……”它刚刚想说阿曦是诅咒,可是狸族族长毛茸茸的脸上顿时一沉,垂头严肃地看着欲言又止的阿芝。

    “它是最好的。不要听族里一些家伙的鬼扯!”

    什么诅咒……没脑子么?

    头脑简单的狸族族长都觉得面对那些蠢货自己的心里生出几分智商上的优越感。

    阿芝一下子不敢说话了。

    它怯生生,又满腹心事地坐在一旁,仰头隐蔽地观察那只毛茸茸的团子。

    “阿曦,你好几天没有出来玩儿,在偏殿里和阿君在做什么?”

    红玉小小年纪……一百二十岁不也是幼崽儿么,挨挨蹭蹭地在阿曦的身边偷笑。

    “没,没做什么。”阿曦很心虚了。

    偷偷地养尾巴,那必须不能告诉这群小伙伴儿。

    它下意识地缩了缩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仰头看天。

    “我知道!”胖麻雀站在黄玉狐狸的头顶,突然振翅,举起了自己小小的翅膀叫了一声。

    “是什么?”

    胖麻雀一副我已经看透你,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压低了声音。

    狸族族长的耳朵也偷偷地竖起来了。

    它的脸上还露出几分震惊与慌乱。

    这群狐狸没下限的。

    是不是对它家崽儿出手了?

    夭寿的这群天杀的狐狸精,它家团子还是个幼崽儿呢!

    还一连好几天……

    果然是没节操的狐狸精……

    “你是不是偷偷吃独食啦?胖了这么多,一定吃独食啦!”

    胖麻雀挺了挺自己的胖肚皮,谴责地说道。

    狸族族长沉默了。

    送上门的竟然没有这样那样。

    它是不是遇到了一只假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