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95.白狐(二十)

395.白狐(二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曦默默地往白狐的怀里缩了缩。

    “阿曦, 阿曦!”小火狐就在偏殿外跳脚。

    偏殿里悄无声息,白毛团子一心一意地装死。

    叫小伙伴儿见到它的尾巴, 那岂不是一辈子的黑历史?

    “怎么回事儿,怎么这回睡得这么沉?”小火狐摇了摇尾巴, 眼睛转了转叫道,“有奶吃!”

    毛茸茸的白毛团子吞了吞口水, 回头心酸地看着自己的尾巴哽咽了。

    原来爬墙的代价是这样惨痛。

    再也不敢啦。

    它抽抽搭搭可怜巴巴地缩进了狐狸的爪子里, 白狐微微张开眼睛飞快地笑了一下,听见红玉哼哼唧唧地走了, 这才翻身把自家毛团放在一旁, 从自己的空间里挖出从前储藏的口粮喂给阿曦。

    见秃尾巴毛团子扑到了小奶碗上吧唧吧唧吃奶, 它柔和地说道, “下次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它的声音一点都不严厉,明显是虚的,毛团子扭着小身子当做没有听到, 吃饱了自己的肚皮,回头又默默地看着自己白毛稀稀落落的尾巴。

    它转头又看自家狐狸。

    “无事,过几天就会重新长出来。”白狐微笑了一下, 化身美少年把毛团子给揣好, 见它老老实实地窝在自己的怀里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尾巴严严实实地藏好,不由心中十分愉悦。他垂头亲了亲毛茸茸的脑门儿, 这才笑吟吟地走出来, 径直去了凌风仙君与红姨的正殿。

    此刻红姨正慵懒地靠在一旁的一张软垫子上, 看着凌风仙君任劳任怨地给幼崽儿们喂饭。

    毛茸茸的团子之中混杂着一颗胖麻雀,和黄毛狐狸拱在一张小奶碗儿里吃饭。

    “你怎么才来?”红姨挑眉问道。

    “阿曦今天有些不舒服,不能出去玩耍。”阿君抱着乖巧可爱,僵硬地坚决不露出尾巴的毛团子坐在红姨的身边,就听见红姨轻声笑着问道,“你最近在天庭可十分勤奋,怎么,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她目光潋滟妩媚,大概是成亲之后滋润得不得了,爱情甜蜜婚姻幸福,美艳的容貌越发艳光四射,叫人看一眼都只觉得心神摇曳。然而都是狐狸精,狐狸的那点美丽在同族面前都是白给,阿君无动于衷,轻柔地说道,“总是想要多知道一些天地异变。”

    “你知道什么了?”

    “南君都已经在打包包裹,恐怕他是支持离开此界。北君尚且犹豫,不过我见他应该也有些想要脱离此界的意思。东君那里我没去。”东君那混蛋玩意儿狐族都当他是仇人似的,阿君自然也不会去东君那里,此刻便缓缓地说道,“西方天君倒是与我说起天地灵气的时候想到一个法子。”

    见红姨侧耳倾听,美少年便轻声说道,“这三界之内所有的修士与种族,都留一些种子在此界之中。更多的修士前往上界。若是上界可以立足,便下界来接应留守的修士。若是上界凶险,诸仙不小心……”他顿了顿,便轻声说道,“尚且在此界之内,各宗各族还有一线生机,还有一点种子可以延续。”

    凌风仙君不知何时坐在红姨的身边安静地听着。

    “西君倒是想到了一个平衡之法。”

    凌风仙君顿了顿,垂目说道,“这是如今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不会留下来一同见证末法时代,也不会一同前往生死未卜的上界或许全部陨落,无论是哪一方的力量可以保留下来,总是保留了一点最后的根基。”他靠在红姨的身边闭目沉思,红姨也露出几分思索,对阿君柔声说道,“你提到的这件事我会回去狐族说明,狐族长老们如何决议,到时候我们自然知道。”

    “我明白。”阿君轻声说道。

    “你呢?你赞同西君么?”

    “西君的方法是最充满生机的路。只不过若是留在此界,天地灵气散去太快,恐怕留在此界之中的修士仙人都要十分艰难。”

    “你的意思是……”

    “三界之下还有三千小界,其中不乏灵气充裕,只不过是因与我等距离过远,如今吸纳小世界的灵气并不划算因此无人在意。可若是当真有末法时代,那三千小界之中的一点灵气,又何尝不是留在此界之中修士的一线生机?”

    阿君平和地说道,“我与西君进言,若是能用强大的道法将三千小世界在诸仙离去之前与此界捆绑好,当末法时代来临,我等将手中天资优秀的修士投入其中,总是能够保证这些优秀的小辈的修炼。”

    “可是三千小世界世界各自不同,这些修士未必会知道如何在小世界之中生存。你该知道,小世界与我等世界隔绝太远,肉身若是下界恐怕会伤及肉身,只能俯身在合适的身体上。”

    红姨见阿君说得头头是道,便温和地说道,“总是需要有人引导。只是这引导之人……总不能每一个小辈的身后都跟着一位前辈。罢了,这件事以后再说,不过是一个想法而已。不过西君之言倒是有些叫我心动。”

    阿君也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

    他垂目,给竖着耳朵呆呆地听着的阿曦梳理小脑袋上软乎乎的白毛儿。

    “阿曦是怎么了,今日怎么格外沉默?”红姨好奇地问道。

    “今天不舒服。”阿君平和地说道。

    一向生龙活虎在天庭上蹿下跳的毛团儿竟然会不舒服?

    红姨意味深长地看了阿君一眼。

    “阿曦还小,你节制一点。”

    狐狸……没节操的,别管看起来多么优雅雍容,其实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阿君哼笑了一声温和地说道,“不是红姨想的那样子。”他修长的手指压在毛团子的小脑袋上给它挠耳根,舒服得毛团子眯着眼睛打呼噜,却没有忽视红姨眼底的几分忧色。

    显然来到天庭才会知道,当三界尚且在歌舞升平,还没有人察觉到灵气那开始慢慢衰弱下去的威胁的时候,天庭的强者已经敏锐地知道这其中的凶险并且开始筹谋日后。阿君想到几位天君还有天庭其他强者和自己看似漫无边际实则都能叫他听出几分蛛丝马迹的话就知道,灵气的消散,恐怕已经越演越烈。

    所谓仙人与天同寿,可是那不过是最美好的奢望。

    天庭的仙人是更倾向抛弃此界的。

    他们强大,所以对前往上界总是多了几分自信,可是他们可以利落地离开,是因为他们在此界羁绊不深。

    然而如狐族这样的大家族,在此界已经生存了万年甚至更多,这三界的每一寸土地,都叫它们充满了感情。

    怎么可以离开故土。

    都说落叶归根,这一界才是属于它们的故乡。

    失去故乡,哪怕活下去,可也不过是无根的浮萍,仅此而已。

    阿君是不大愿意放弃此界的,可若是灵气匮乏,恐怕留在此界的他们或许并无所谓,然而之后族中生下的那些孩子,就再也不能修炼,慢慢地退化重新成为只灵气十足的兽。

    他年轻俊美的脸上多了几分忧虑。

    阿曦仰头看见,抖了抖尖尖的毛耳朵,艰难地抬起一只毛爪子盖在他的手背上。

    “阿君。”它仰头,奶声奶气地叫道,“我和你在一块儿。你去哪里,我就在哪里。”它仿佛是在安慰他,又仿佛是在说着属于自己的誓言,正垂目沉思的阿君微微一愣,目光不由柔软了起来。

    他垂头点了点阿曦的额头,雪白的指尖儿轻轻接触那额头上细密的小绒毛含着笑意说道,“我当然知道。有我在的地方,才有阿曦。对么?”见毛团子认真地点头,阿君不由露出柔软的笑意轻声说道,“不对。”

    “不对?”阿曦歪了歪小脑袋。

    “应该是有阿曦的地方才有我,这样才对。”他轻笑了一声说道。

    阿曦呆呆地仰着小脑袋看着自己最喜欢最喜欢的阿君。

    它小小地应了一声,拱在阿君的手里忍不住偷偷地笑了。

    红姨目光柔和地看着两个孩子。

    “这也是我对你要说的话。”凌风仙君对红姨轻声说道。

    红姨微微一愣,微笑起来。

    “那是自然,你我夫妻,自然如影随形。”她握紧了凌风仙君的手,才发现这么多年兜兜转转,原来自己的缘分并不在当年那个自以为深爱的少年的身上。

    谁是愿意陪着她到最后的那一个,只有亲身经历之后才会明白。将额头抵在凌风仙君的额头上,她轻笑一声,夫妻俩安静地靠在一块儿。几只毛团儿就在一旁羡慕地看着,看看两个长辈,再看看阿君与阿曦,红玉就格外惆怅了。

    春天来了,幼崽儿们可怎么办啊?

    “这就是爱情么?”小麻雀探头探脑地问道。

    黄玉狐狸狐狸眼一转,点了点头问道,“要试试么?”

    “试试?”小麻雀呆呆地问道。

    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已经飞快地圈住了它,黄玉狐狸对小麻雀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哄骗的笑容低声说道,“可以天天在我的肚皮上做窝,暖暖呼呼的,还可以天天分我的口粮,想吃绿豆,绝不给红豆的……”

    “成交!”胖毛雀亟不可待地叫道。

    还有这等好事,口粮都愿意分给它,那必须是真爱的呀!

    黄玉狐狸得意洋洋地圈着胖麻雀去继续喝奶了。

    阿曦歪了歪自己的小脑袋,发现胖麻雀被黄玉狐狸给叼走,一时尚且不明白原来闷骚的狐狸最危险,不过也觉得素日里不声不响的小黄竟然对胖麻雀心怀不轨怪怪的。

    它呆呆地转头看了一会儿,这才小心翼翼不要露出尾巴地拿毛爪子去探向阿君白皙的下颚,小小声地问道,“阿君,你的心里很担心么?”它能够感受到当阿君这几日在天庭到处游荡之后,虽然脸上是在微笑,可是仿佛心情却并不怎么样。

    “没什么,有我在,你都不必担心。“

    “好呀。”阿曦信任地点了点头。

    若是阿君的话都不能信任,它还能信任谁呢?

    它放下了心,拿毛爪子捂着嘴小小地打了一个小哈欠,窝在阿君的怀里睡着了。

    只是它这几日尾巴尚且在长毛,因此拖拖拉拉不肯和大家出去玩儿,过了几天在偏殿闷着长毛的生活,觉得自己格外想念在天庭玩耍的时候。

    虽然天庭一开始给它的印象十分冰冷高贵,然而从下界上来的狐狸们已经把那片高贵与寂静全都打破,天庭现在是它们的游乐场,而且还能卖萌赚很多的好东西,何乐不为呢?它趴在偏殿里回头看了看自己已经慢慢重新变得蓬松的大尾巴,哼哼了两声,叼着毛爪子想等好了该去哪儿玩儿。

    这一想就想到了狸族族长。

    也不知道自己离开天庭之前还能不能见到这位前辈。

    红姨已经与凌风仙君说好,三日之后就带着它们离开天庭了。

    虽然日后还是会回来度个假,不过那位好大只的毛茸茸是不是也不会见到了呢?

    阿曦觉得自己很喜欢那只巨大的毛茸茸前辈,一时充满了离别的惆怅。

    然而它却不知此刻天庭之外的灵气飞溅的星海之中,一只巨大的狸猫正叼着一只安安静静看起来十分温顺的小狸猫飞快地直奔天庭而来。它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玩儿命唯恐银月仙子改变主意随时被别人截胡。

    那只小狸猫很漂亮,也很安静,看起来乖乖的,然而一双微微张开的眼睛里却充满了恐惧。

    它时不时畏惧地看一看自家族长直接蛮横撞碎的无数的细碎的星辰碎片,抖了抖。

    它闭上了眼睛,很久之后感觉到身边风平浪静,这才松了一口气,感到自己被放在了踏实的地面上。

    张开眼睛,它看见的是一片无比光辉美丽的天庭的世界,那无边的仙气缭绕,是在狸族之中从未见过的美景。

    小狸猫的眼睛亮了。

    “阿芝,”狸族族长累得舌头都吐出来了,呼哧呼哧喘气儿,好不容易把这口气给顺下去,这才挥着自己的毛爪子对战战兢兢转头看向自己的小狸猫认真地说道,“这次的事对狸族非常重要。你是族中最优秀的小辈,天赋卓绝,所以,我才会把这份机缘留给你,希望你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学你爹娘,为狸正直才是正道,明白么?”它看起来很严肃了。

    名叫阿芝的小狸猫瑟缩了一下。

    “阿芝,阿芝明白。”它压低了声音说道。

    “还有,无情道的传承都十分霸道,听说强者残存的神念会将继承者本身的关于一切情字相关都拔除,并且无情道的修炼信息众多,导致众多天才爆体而亡。”

    狸族族长正慢吞吞地说着自己听说过的从前传承的事,就见阿芝一双眼睛已经惊恐莫名,便安慰说道,“你不要怕。只要你努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坚持下来。”它觉得阿芝的胆子有点小,不过这都是大好机缘,想必阿芝应该明白得不能更明白。

    “族长。”阿芝突然叫了一声。

    它恐惧无比。

    没有任何一个存在会不畏惧死亡。

    它活得好好儿的,为什么要为了所谓狸族的兴衰去与死神做抗争?

    然而它也知道,若是自己拒绝,那族长就会十分失望。

    它的爹娘因为犯了罪过被赶出了狸族,它不想跟着爹娘颠沛流离因此留在狸族,一旦拒绝,会不会被赶走?

    家族是那样的安逸,它一直是族中最骄傲的天才,荣誉还有一切都唾手可得。

    怎么才能不去继承那枚玉简?

    阿芝一双眼睛里藏着几分畏惧还有思虑,它虽然小小年纪,可是显然因孤身一只留在狸族比旁人都要更聪明一些,见它垂头不说话了,狸族族长这才满意地微微点头,重新拿爪子捞住了它匆匆去了银月仙子的仙殿。

    银月仙子偏安一隅,此地荒凉冰冷,到处都散发着冷血的味道,阿芝进入此地就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胆战心惊地被族长捏着一直到了仙殿的前方,才见前方正坐着一个银发银眸,目光漠然冷酷的美人。

    它一个哆嗦,唯恐银月仙子一言不合就把传承玉简塞进它的嘴里。

    可是想到若银月仙子能成为自己的师姐,成为自己的靠山,它心底又充满期待。

    银月仙子是三界赫赫有名的天庭强者,若是有她做靠山,它的日子就会过得更加轻松。

    它被狸族族长放在地上,急忙凑过去,漂亮优美地伏在地上恭敬地说道,“狸族阿芝,见过仙子,仙子永寿无疆,天地同辉。”

    它这样恭敬有礼,狸族族长觉得起码有一小半儿没听懂,却还是火急火燎地对银月仙子说道,“仙子,这是狸族如今最出色的小辈。”

    银月仙子冰冷的目光落在急忙垂头不敢看自己一眼,僵硬又充满畏惧,明明畏惧却充满了莫名渴望的阿芝的身上,片刻,哼了一声。

    “这只不行。我要白毛的。”

    族长:……

    这是在为难它胖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