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94.白狐(十九)

394.白狐(十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把人家狸猫族长给气的。

    就算是有了一个好机会,可是也不能用自家的崽儿来换啊。

    它嗷嗷叫着, 尾巴卷起几只狐狸就追着银月仙子的方向去了。

    途中, 巨大的狸猫就遇到了正出来散散心的阿君。

    阿君最近流传在天庭各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好事儿, 反正最近天庭的仙君天君的,都特别喜欢跟白狐少年唠嗑儿。

    人美心善温柔还总是会把话说到人家的心坎儿里,大家都觉得这白狐少年非常可爱。

    就比那几只天天祸乱天庭却没人敢招惹的幼崽可爱多了。

    虽然这几只崽儿不大干坏事儿,比如去偷这家的仙草去□□那一家的仙兽什么的, 这几只崽儿才不会做这样没品的事儿,不过几只毛团擅长卖萌,常常躲在角落, 看见仙人出现就跳出来甩尾巴打滚儿用圆滚滚的大眼睛凝视并且拱爪作揖……仙人们被刺激得天天一脸鼻血, 颤巍巍地心甘情愿地拿自家的宝贝来关照这几只毛团儿。

    本一天两天的没啥,谁还没有个萌宠爱好啥的, 可是突然有一天南方天君数了数自己的小金库, 突然贫血了。

    少了好多的宝贝哦。

    他努力想了想最近节省资源甘冒被属下偷着骂“抠门儿”的风险少赏赐了几次属下,可是怎么宝贝却越来越少呢?

    再一想想,南君震惊了。

    这都到了狐狸崽儿们的手里哇!

    因此最近这几只毛茸茸, 连带那只凤族的小麻雀, 已经成为群仙警惕的目标, 看见这群毛茸茸哪怕鼻血横流也得撒腿就跑。相比而言白狐少年就真诚很多了,从不讨要礼物, 还为他们分忧解难。

    这样温柔缱绻的美少年谁不喜欢啊?因此最近阿君在天庭的声望不错, 仙际关系好得不得了, 顺便不得不接受了几位仙人对自己的示好给了不少的灵草灵水灵花儿的,准备往后喂养自家毛团子。

    他今日刚刚从北方天君的仙殿出来,就见一阵地震,一只巨大的狸猫狂奔而来。

    “前辈,你这是……”

    “不好了,银月仙子把阿曦抱走了!”狸族族长气得大大的晶莹的眼泪都挂在眼角了,大声控诉银月仙子的不地道,“趁我不留神就抢崽儿,这简直是强盗!”

    虽然毛团子招仙喜欢,可是做仙不能这个样子的呀,仙与仙之间的信任呢?巨大的毛茸茸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创伤,特别伤心,阿君微微一愣,沉默地想起了银月仙子那一天带着阿曦回到仙殿时恨不能把眼珠子都挂在毛团子身上的样子。

    他皱了皱眉,觉得银月仙子等闲不会突然对一只毛团儿这样刮目相看。

    “她与阿曦还有什么渊源么?”美少年太知道自家毛团招蜂引蝶了,侧头问揪着狸猫族长的大耳朵紧张得不得了的红玉。

    小火狐想了想,想到了,点了点头叫道,“阿曦亲了仙子一下!”

    那吧唧的一声,哪只狐狸听不见啊。

    “……亲了一下?”

    “仙子要阿曦去修什么无情道,阿曦就亲了她一口说它有你了,不修无情道。”小火狐甩了甩尾巴,这可是阿君从前没听说过的,虽然欣慰于自家毛团儿好歹还记挂自己都不愿去修无情道,可是亲了一口……白狐少年俊美精致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他伸出手,一缕清风在他的指尖环绕,之后化作流风而去,直入远处,美少年直奔那清风而去的地方,毛茸茸的大狸猫呆了呆,也急忙跟着去。

    美少年行动飞快,转眼就出现在了一处灵花灵草无数的灵花园子里。

    一只毛茸茸的毛团儿嘻嘻哈哈地在灵草之中穿梭,雪白的小身子若隐若现,把一株株成熟的灵草咬断,叼在嘴巴里扭着小身子回来放在正闭目坐在一旁的玉石栏杆的银发美人的脚下。

    它辛辛苦苦,勤勤劳劳地在园子里干活儿,小身子灵活得不得了,银月仙子也不看它,可是它规规矩矩的,对那些灵草一点都不动心偷吃,反而都一点一点放在银月仙子的身边,过了一会儿,它干完活儿了,蹲坐在银月仙子的面前甩了甩尾巴。

    “做好了?”

    “做好啦。”毛团儿仰头很骄傲地说道。

    银月仙子看了看脚下的灵草,弹指,将灵草都弹到胖毛团儿的面前。

    “给你了。”她淡淡地说道。

    这些能够长在天庭之中的灵草都是三界之中很稀罕的灵草,阿曦仰头惊呆了。

    “都,都给我么?”它没见过这样多的灵草,呆呆地问道。

    虽然狐族族地也有很多的灵草,可是跟天庭的比,那差距可大了。

    “看在你老实。”这些灵草十分稀罕,放在下界会叫修士趋之若鹜,可是毛团儿却一根都没有拿走,可见是十分规矩的。

    银月仙子自然会奖赏一下这样规矩的毛团,见它合爪跟自己道谢,胖尾巴伸过来嘿咻嘿咻拿尾巴把这些灵草都圈好,挑眉问道,“你这是做什么?”它竟然还不吃这些灵草,反而在等待什么。阿曦听了她开口问自己,很老实地仰头说道,“阿君一会儿会来找我,这些灵草都先给阿君看到,我们一块儿吃。”

    “你可以先吃。”银月仙子挑眉。

    “不要,我要和阿君一块儿吃。还有红玉小黑……大家都有份儿。”

    都说了,只要不是吃奶的问题,那毛团是这世上最大方的一只毛团儿了。

    敢抢奶,那毛团顿时变身战斗种族。

    “这灵草并没有多少,你如果分给旁人,自己就会少得到很多,这样也可以?”银月仙子微微挑眉,面容却依旧冰冷,显然并没有看起来那样好奇,然而阿曦却规规矩矩地把胖爪子放在软软的小肚皮上乖乖地说道,“虽然我得到的少了,可是大家都得到了,这不是很好么?”它仰头露出天真无邪的目光,呆呆的,有点愚蠢,银月仙子冷哼了一声,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这只愚蠢的毛团。

    “你确定你的阿君会来?他最近忙得很。”

    “我相信阿君。”阿曦认真地说道。

    阿君就在一旁安静地听着,迎着银月仙子冷冷看来的目光,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他的心里柔软一片,又甜蜜得不可思议。

    目光也无法从阿曦的身上转移。

    明明看背影只是一只雪白的小毛团,可是阿君却觉得这是这世上最美丽可爱的小姑娘。

    “相信……”银月嗤之以鼻,只觉得这人间的情感都是最无用可笑的东西,她无情道已经修炼到了巅峰,本就七情不动,六欲不生,然而见到这小毛团却觉得心里莫名被勾动了一下。

    垂了垂眼睛,她弹指从一旁的花园里拿灵光带出了一捧香喷喷的雪白的灵花丢在阿曦的面前冷冷地说道,“这是冷焰,只有最强大的无情道修士的修炼之地才会生长这种灵花。佩戴一朵,可避心魔,万劫不生。”

    心魔就不过是一个“情”字。

    这冷焰生在在无情道修士的修炼之地,融入的是无情道的法则,佩戴之后可以断绝妄念,自然可以躲避心魔。

    这是修士们都趋之若鹜的奇花。

    只不过当今三界能有力量在修炼之处孕育出冷焰的强大无情道仙人,也只不过银月仙子一人,谁敢在银月仙子面前讨要东西。

    阿曦不知道冷焰这样难得,凑过去,拿小鼻尖儿抽动着闻了闻,仰头开心地叫道,“谢谢你。”

    它毛茸茸的小脸儿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银月目光冰冷地冷哼了一声,却眯起了一双冰冷的银眸看着眼下这颗毛团,果然这毛团儿有奶就是娘,吭哧吭哧滚过来扒拉着仙子的裙摆就往上爬。它爬得卖力极了,银月仙子冷眼不动声色地看着它爬到自己的肩膀上,正撅着嘴巴要亲一口表示感谢……

    一双纤长的手掐住了这到处亲人的垃圾毛团儿,毛团儿撅了撅嘴巴没亲着美人,转头,看见美少年对自己温柔一笑。

    莫名的,毛团儿尾巴就爆炸了。

    它心虚地扭了扭小身子,垂下小脑袋一副有罪的样子。

    “阿曦叨扰仙子,实在是抱歉。”阿君笑容满面,把这只竟然敢公然爬墙……混蛋那几只狐族族地的大狐狸也不知道教了自家毛团什么,眼瞅着这是要学坏的节奏。

    阿君顿了顿,在银月仙子冰冷的目光里说道,“阿曦顽劣,不过此举乃是对仙子赐灵花十分感激的缘故。阿曦,和仙子说谢谢。”他抖了抖软绵绵挂在手上的毛团儿,阿曦就急忙拱爪做老实毛团的样子细声细气地说道,“多谢美人仙子。”

    它回头,讨好地对阿君笑了一下。

    俨然是爬墙被捉到的心虚样子。

    阿君心里哼了一声,捏了捏这毛团儿尖尖的耳朵尖儿,随手把灵草灵花卷起,对银月仙子微微颔首走出了这片全都是禁制,走过来的时候差点儿吓死狐狸的花园。

    他走出花园就见外面巨大的狸猫正呆若木鸡地看着那无数凶横冷酷的禁制战战兢兢,笑了笑,抬手把灵花灵草放在狸猫的大爪子上,柔声说道,“阿曦说了,见者有份。”他本也不是一只小气的狐狸,狸族族长一愣,哼了一声说道,“我堂堂族长,怎么会要小辈的东西。”

    “就当做阿曦送给您的礼物。”

    狐狸这次这样温柔,狸族族长惊呆了。

    那言辞刀刀见血仿佛还是昨天的故事呢。

    “这段时间,前辈照顾阿曦真的辛苦了。”阿君对狸族族长微微施礼,见它摆了摆尾巴没有吭声,便柔和地说道,“阿曦从小十分公平,如果您不要,它会觉得遗憾。”他都劝说到这份儿上,狸族族长方才慢吞吞地随便收藏了一些冷焰灵花,淡淡地说道,“我明日就要离开天庭。银月仙子愿意给狸族一个机会,叫我送一只狸族幼崽来接受传承。”它对这件事充满了期待,阿君勾了勾嘴角。

    “希望族长能得偿所愿。”

    “谁不这么希望啊。”狸猫哼哼唧唧了一会儿,见阿曦歪头看着自己,沉默了下去。

    “过几天我回来看你。”

    “好呀。“阿曦点了点小脑袋,看着小伙伴儿们开开心心地啃咬灵草,觉得这样儿不行,仰头拿毛爪子扒拉美少年的手臂对阿君说道,“阿君,我听说仙人们都会炼丹,可以叫仙草里的灵气更轻松地被我们吸收,还可以炼制很多奇怪的灵丹,是真的么?”它们这些兽族都是更在意修炼自身不大凭借外物,不像这些仙人又是仙器又是仙丹的,不过阿曦觉得这些仙人发明的东西真的还蛮有用的。

    阿君勾了勾嘴角,挠了挠自家阿曦的下巴颏儿。

    “对。”

    “那我们可以学么?”阿曦眼睛亮了。

    “我已经学会,回去族里就好好儿教你。”阿君温柔地说道。

    “你学会了?”狸族族长震惊地问道。

    炼丹这种工作特别难,它,它曾经也想叫族中小辈试试炼丹,谁知道天天炸炉,整个狸族差点儿被炸上天啊。

    “很简单。”白狐少年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会被套麻袋的讨厌的话。

    这样恶劣,狸族族长发现,这家伙还是讨厌的狐狸精那一伙儿的。

    “等回去族里我再慢慢儿教你。到时候两颗灵丹,吃一颗丢一颗,当糖豆儿吃。”阿君微笑起来,在阿曦亮晶晶憧憬的目光里柔软了眉梢的一缕薄情,见红玉歪着小脑袋看着自己,对这只被自己欺负了二十多年的小火狐生出几分戏谑,挑眉问道,“怎么,你有话要说?”他一问自己,红玉顿时哼哼了一声,把自己的灵草拿毛爪子往少年的面前推了推偏头说道,“你先保管,以后能炼丹了,我都炼成灵丹再吃。”

    “好。”阿君点头收起来。

    他这样痛快,狸族族长想到自家族里的那些榆木脑袋,迟疑了一下。

    “若是狸族有需要我传授炼丹之法的心意,晚辈愿意辅助狸族学习炼丹。”阿君这样善解人意,巨大的狸猫顿时不好意思了。它扭了扭自己毛茸茸的爪子想要说点什么却没有成功,哼哼唧唧地点了点头飞快地说道,“那就都拜托给你了。”

    它转身把幼崽们都背在身上,破天荒叫阿君也坐在了自己的背上,把他们送回了凌风仙君的仙殿这才飞快地离开了天庭准备回族里寻摸一只最有天赋的漂亮幼崽儿给银月仙子。

    倒是阿君,回到了自家住的偏殿,把阿曦放在地上。

    乖乖装死的毛团子一落在地上顿时就慌不择路妄图逃窜。

    美少年化身白狐狸,窜过去,一尾巴把这毛团给捆住,笑了。

    “知道自己做错了么?”

    “知道啦。”毛团子垂头丧气地说道。

    “哪儿错了?”

    “不该被逮到……不,不是,是不应该亲仙子的脸。”阿曦哼哼唧唧地扭着小身子装可怜,显然知道自家白狐最心软什么,阿君哼笑了一声,见它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看起来非常和气地说道,“没什么,谁家的狐狸尾巴不爱招摇呢?我原谅你。”见毛团儿小小地吐出一口气,白狐下一刻就压了过来,把呆呆的毛团子一把摁在毛茸茸的地毯上,一口就叼住了这毛团子的大尾巴。

    它叼着尾巴动了动,垂头,张嘴就是几口。

    毛茸茸的大尾巴顿时雪白的毛纷纷落下。

    阿曦挣扎,看见自家毛茸茸的大尾巴秃掉,顿时惊呆了。

    “尾巴,尾巴。”它呆呆地抱着少了大半漂亮松软的白毛儿的尾巴,又看了看放开自己,坐在一旁舔爪子微笑的狐狸。

    “还招摇么?”白狐微笑问道。

    毛团儿抱着尾巴,抽噎了一下,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白狐凑过去舔它的脸。

    “没有办法,只能叫你变得不漂亮。”自家的毛团,打也舍不得打,骂又舍不得骂,那一旦爬墙可怎么办呢?白狐觉得也只能用这样不疼不痒的方式来叫自家阿曦明白自己内心燃烧的嫉妒的小火苗了。

    它见阿曦委屈巴巴地缩成一颗球,露出几分无奈地轻声叹息,尾巴圈在它的小身子上轻声说道,“揍你我的心疼,骂你我的心里难受。阿曦,我也没有办法。”它哄着自家可怜巴巴的毛团儿,阿曦也知道自己爬墙叫狐狸的嫉妒心发作,哼哼唧唧往狐狸的怀里钻。

    “再,再也不能这样子啦。”它委屈地叫道,“不漂亮。”

    “下次还爬墙么?”

    毛团儿拼命摇头,做忠贞状。

    “我只喜欢阿君一个。”

    “那我给你舔舔。”狐狸亲了亲它的大脑门儿。

    刚刚还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夫妻反目场面的偏殿又轻风细雨了起来。

    两只毛团儿在亲亲蹭蹭里很愉快地和好。

    然而第二天,阿曦本心情很好地从白狐的怀里钻出来,想要出去浪,才摇了摇自己的尾巴,突然沉默了。

    掉了一半儿的毛,怎么感觉……凉飕飕的?

    尾巴被咬秃,爬墙需谨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