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92.白狐(十七)

392.白狐(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窒息的沉默在继续。

    天庭的这片空间, 只有一声声剧烈的打砸声响彻。

    不知道的还得以为是天庭拆迁队的。

    阿曦就呆呆地翘着尾巴看着微笑的大红狐狸轻轻松松地捏着曾经真爱的腿,就跟捏着豆芽儿菜似的。

    它抖了抖耳朵, 小小地歪了歪小脑袋。

    “呀!”它红姨这一刻特别帅气。

    “那个什么……凌风, 你……”就在一旁,其他的三方天君看凌风仙君的目光就格外有内容了, 那其中种种复杂的含义不说也罢,只压低了声音低声说道,“到底他如今是天庭东君, 在天庭之中伤害东君,说不得闹大了对你夫人不好。”

    凌风仙君还曾经跟他们说自家未来媳妇儿是最优雅美丽的狐狸, 真是信了他的邪!

    这大红狐狸表现出来的强悍战斗力,简直叫身为男性的仙君们都默默地抖了抖。

    要不咋说千万不要做负心汉呢。

    不知道渣到某个强者, 自己就得歇菜了。

    碰碰声还在继续, 凌风仙君充耳不闻,只抱臂在一旁等着自家狐狸出气。

    他还微微勾起了一个冷酷的笑容, 斜目看正期待地看着自己回应的天君们问道,“你们不觉得阿红很美丽么?”他就是喜欢阿红这泼辣劲儿,喜欢得不得了,那委委屈屈跟小媳妇儿似的不是凌风仙君的菜。

    这为爱瞎了眼的眼神儿叫几个天君都沉默了下去,就在这沉默了一会儿, 巨大的红狐狸甩了甩自己毛茸茸蓬松的大尾巴, 把爪子里已经狼狈不堪的男人丢到了地上, 哼笑了一声。

    凌风仙君上前, 拿帕子给自家狐狸擦爪子。

    “辛苦了。”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狐狸蹭了蹭他的脸颊。

    仙君大人侧头, 亲了它的嘴巴一口。

    ……这就万分过分了啊。

    东君正奄奄一息呢,给谁秀恩爱呢?

    “我也亲!”还有只白毛儿团子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了,还火上浇油,探出小身子回头去亲自家美少年的脸。这年头儿……漂亮的男人全都宠爱毛茸茸去了,简直叫仙人和仙子们这日子怎么过啊?

    一旁一个嘴角抽搐的仙人上前扶起了浑身都是尘土的东君,见这东君的一张英俊的脸已经肿得跟猪头似的,便叹息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东君,这件事说到底还是你不对。联姻就联姻,可是你总得给人家狐族一个交待。”

    “我不是为了他另娶旁人打他。”大红狐狸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笑了,一双大大的狐狸眼里露出几分潋滟,漫不经心地说道,“只不过是一个男人,分开就分开了。狐族最不缺的就是男人,不是么?”它见几个仙君都脸色扭曲地呆呆地看着自己,便温和地说道,“之所以教训他,实在是因他竟然敢威胁我家幼崽。东君,比起你来说,狐族的幼崽比你要紧多了。”

    东君浑身灵光闪动,护甲都自动出来护主了。

    只可惜护住了身子,却没有护住自己英俊的脸。

    几个仙君都不吭声了。

    原来在狐狸们的眼睛里,男人是比不上毛团子们的。

    男人这种生物,狐狸们要多少有多少……

    几只胖嘟嘟的狐狸崽儿就蹲在地上,骄傲地翘起来自己的大尾巴,摇来摇去。

    红玉仰着小脑袋叫道,“我们头上是红姨!”

    它的毛爪子举高高,早就知道这群崽儿比男人重要多了的凌风仙君已经被荼毒二十年,当了二十年的奶爸我自岿然不动,十分有仙君的风范,这等面不改色顿时叫诸仙十分敬佩了。扶着东君的那人就觉得凌风仙君这心理素质不一般,绝对不是一般的仙啊!便笑着说道,“仙子所言甚是。幼崽才是,才是仙界的未来么。”

    “英雄!”就在这虚伪的客套里,一颗鹅黄色的绒球从自家爹爹的大脑袋上滚落,一路滚到了巨大的红狐狸的面前,豆子眼都瞪圆了激动地叫道,“你就是我梦里见过的英雄呀!”

    这样维护幼崽的是它曾经多么万分期盼的英雄呀,别管幼崽是对是错,那在人家的眼里都是对的,都是要爱惜维护的。小麻雀顿时热泪盈眶了,抱住了嘴角微微一抽的大狐狸的爪子,把自己整只麻雀都埋进了人家的大爪子毛儿里去蹭来蹭去叫道,“务必收留我!务必爱护我!”

    “我头上是红姨!”它还腆着胖肚皮振翅叫道。

    凤凰们的脸色都扭曲了。

    那个什么,这倒霉麻雀还有没有记得,它是抢了人家的男人好么?

    挖墙脚之仇,不共戴天吧?

    “凤凰?”大狐狸垂头看了看在自己的爪子上打滚儿,小身子埋进柔软的皮毛里幸福得晾胖肚皮的小麻雀。

    它的狐狸眼弯了起来,柔和地说道,“真是一只漂亮的幼崽。”

    胖麻雀得意洋洋地捧住了自己的胖肚皮。

    几只天君的脸色更加扭曲了。

    他们违心地露出了爽朗的笑声点头笑道,“仙子所言甚是。”

    凤凰一族更沉默了。

    “你可以和红玉一块儿玩。”红姨的确是个十分慈爱的人,见胖麻雀打滚儿歪头看着自己,抬起大爪子在凤族族长紧张的目光里轻柔地摸了摸它的小爪子,叫它去和红玉一块儿玩耍。

    都是幼崽,那还不特别快地就成了小伙伴儿啊,转眼,一颗圆滚滚的胖麻雀就已经骄傲地站在了一只黄毛狐狸的头上,骄傲地,用凤族威严的目光四处逡巡,俨然逡巡自己的领土。

    阿曦正和自家阿君亲了亲,哼哼唧唧地蹭了蹭,从美少年的怀里好奇地往下去看那只胖麻雀。

    “走着!”胖麻雀一挥短短的小翅膀,那只黄毛狐狸很高兴地就甩着尾巴蹦蹦跳跳地跑了。

    “小黄……”阿曦看见自家黄玉狐狸都没有同伴爱,喜新厌旧顶着麻雀跑了,一旁的小火狐都惊呆了,正在那儿咬爪子,不由哼哼唧唧叹了一口气说道,“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呀。”

    远处传来了胖麻雀叽叽喳喳的笑声,这白毛儿团子还蛮应景儿的,几只凤凰悬空在半空呆呆地看着这群拐走了凤族小公主的邪恶的狐狸们,一时无法动作。不过此时倒是东君已经坚强地支撑起了身。

    他靠在同伴的肩膀上,不敢置信地看着红姨。

    他从微末时与红姨相爱,记忆里的红姨,还是一只漂亮可是羸弱的狐族幼崽。

    什么时候,红姨一爪子下去,自己竟然都能被她禁锢?

    他是天庭的东君,本以为自己已经天庭少有敌手,却被曾经以为柔弱需要他保护的红衣给这样摁着打。

    “阿红,你的修为。”

    “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天才,也并不是只有你一个在为自己的前程努力。”巨大的火狐微笑起来,平静地说道,“我从未想过要做一辈子躲在你的身后,只能被你保护而不能与你并肩作战的女子。东君,从一开始就是你彻底否认了我的一切。”

    它垂头趴在地上淡淡地说道,“那一年你说,你要努力变得更加强大保护我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我也要努力强大,成为能和你并肩,成为你的后盾,成为能让你把后背安心地交给我的女子。”

    可是时光就这样千年百年地过去,曾经的誓言,原来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她有属于自己的强大与尊严,而不是听了男人的话安心地当柔弱的需要人保护被抛弃只能无助哭泣的那一个,真的太好了。

    这句话才仿佛一棍子砸在了东君的脸上。

    他青肿的脸微微变色,颜面无存。

    不仅是被凤族退婚,还是被人发现自己弃之如敝履的狐族竟然比他还要强大。

    天庭之上神识汇聚,此刻不知有多少人在沉默地观看。

    他觉得自己的心底发凉,又觉得自己似乎彻彻底底地失去了什么。

    那是一份曾经最美,在年少最单纯的时光里许下的誓言。

    这一生再也不会有一份誓言是比这份誓言还要美好。

    年少倔强的少年在红发少女的面前认认真真地说道,“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成为仙上之仙,叫你能成为最幸福的那个女孩子。”

    他想到这里顿时踉跄了一下,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抿了抿嘴角,最后只是仓皇地走了。他的脚下匆匆,甚至连凤族都没有再理会,那副受创又伤情的模样总是带着几分可怜,然而火狐的眼里却只是漫不经心,还在抖着耳朵去摸自家的幼崽。

    这可真是……幼崽比男人要紧多了啊。

    显然人家狐狸的心里,完全没有把东君当回事儿。

    真的太惨了。

    东君真的太惨了。

    惨得令人唏嘘啊。

    在今日见到这一幕的仙人们都摇头晃脑,眼睛里充满了对今日八卦的满意。

    仙生这样漫长,总是要找点爱恨情仇的乐子。

    然而红姨表现出的强大的战力也令人刮目相看,这绝对不是一位普通的狐族美人,仙人的世界是残酷的,强者被人敬仰尊重,弱者被人看不起踩在脚下。红姨表现出的实力已经令他们刮目相看。

    然而凌风仙君才不需要他们刮目相看,见这几方天君都对自家狐狸露出了笑容,英俊挺拔的仙人沉默着挡在了笑了一声的狐狸面前露出几分警惕。

    这就很尴尬了,几位仙人哼哼了两声。

    这么强大不把男人放在心上的狐狸,凌风仙君真是狗屎运捡到宝。

    也不知道狐族还有没有这样的美人……

    一位天君下意识地把目光扫过了几只狐狸幼崽。

    幼崽儿好啊,能养成,有前途来的……

    “我已经是有狐狸的狐啦!”阿曦见那天君竟然把目光专注地落在自己毛茸茸的小身子上,顿时转身抱住了自家阿君修长的颈子。

    ……虽然外面的诱惑特别多,可是,可是白毛儿团子绝对不会被外面的花花草草迷惑哒。

    它撅着小屁股钻进了自家阿君的怀里去。

    阿君垂头,亲了亲它的胖尾巴。

    仙人们都震惊了。

    “狐狸?”一位天君嘴角抽搐了一下。

    正闭着眼睛由着凌风仙君给自己梳理爪子毛儿的红姨微微张开了眼睛。

    “怎么,它是只狐狸你还有问题?”凌风仙君转头冷冷地问道。

    “……没有。”天君垂头,哼哼了一声,又看了看正无声地站在一旁的银月仙子,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却并未再说些什么,面上笑得格外柔和,心里想着某天下界去骗只落单的狐狸啥的给自己当压寨……天君夫人,各自心怀鬼胎地走了。

    他们一走,凤族也对凌风仙君与红姨微微颔首,凤族族长低沉地说道,“都托付给两位。”

    它毫不犹豫地就飞走了,安安心心地把自家闺女放在了前情敌的地盘。

    银月仙子远远地看见它们撒花儿一样飞走,冷哼了一声。

    “呀!”白毛团子突然合爪叫了一声。

    “怎么了?”

    “它也要占用我们的口粮么?!”阿曦指着远处的那颗在黄毛狐狸头上蹦蹦跳跳的小麻雀问道。

    这个问题顿时叫红玉也紧张了。

    两只毛团毛茸茸的脸上充满了严肃。

    不严肃不行。

    这是关于生存的严峻的问题!

    见到两只毛团开始磨爪子,阿君眼底露出几分笑意,捏了捏自家毛团的毛爪子温和地说道,“就算它要吃你们的口粮,也可以叫凤族为我们提供更多的灵草作为交换,到时候灵草给你们吃,你们不吃亏。”他笑得温柔多情,阿曦埋头想了想,小声说道,“仙草给阿君,口粮给阿曦。”它一副为阿君十分着想的样子,很贤惠了,阿君挑了挑眉,眼底露出几分笑意,把怀里的毛团抱得更紧。

    银月仙子就在一旁冷冷地看着,觉得这毛团她是没戏了。

    这恩恩爱爱的,怎么可能修无情道。

    可是……莫名有点不甘心。

    她摸了摸自己尚且还带着几分毛茸茸触感的脸颊,想到这毛团子趴在自己怀里时的感觉,眯了眯眼睛,冷哼了一声。

    狸猫……就狸猫好了……

    她本也就是来看热闹的,此刻见热闹看完转身就走,完全没有半点留念。

    红姨却看了这位银月仙子一眼。

    “怎么了?”

    “我担心仙子会觊觎咱们幼崽。”红玉阿曦这些幼崽的天资还是不错的,前几十年它身在下界都听说银月仙子漫天地给自家师尊想挑选一个继承人,这叫红姨很担心。她是不大愿意叫幼崽修炼无情道的。

    狐狸天生魅惑,修无情道那不是天生反冲么。只是见银月仙子干脆地走了,她便微微地放下了一颗心。打从东君被她锤了一把,多日都闭门在仙殿之中养伤顺便养自己被大狐狸几爪子就给扒掉的脸皮。

    阿曦和胖麻雀的感情很好了,这一天正好儿是红姨去成亲,它们蹲坐在最好的地方看红姨一身美丽的红衣被天车从遥远的天穹之上接引下来。

    大红奢华的天车轰鸣而下,金光耀眼,凌风仙君站在仙殿之前飘逸超脱。

    它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凌风仙君和红姨的漂亮的红色喜服,又看了看自己胖嘟嘟的小身子。

    “怎么啦?”胖麻雀兴致勃勃地探着小身子看,还给吐几口小小的凤凰真火给人家当烟花,那叫一个开心。

    一只黄毛狐狸拿毛茸茸的大尾巴圈着胖麻雀,特别狡猾了。

    “成亲是这样幸福的事情么?”阿曦长大了一点,已经知道什么是嫁人,什么是成亲了。它咬着自己的毛爪子看着优雅英俊的凌风仙君还有美艳逼人的红发美人手牵手接受很多仙人的祝贺,然后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块儿,大红的喜服那样耀眼,夺目的漂亮,仿佛是一种仪式感,在那一刻,他们彼此都不会再分离。

    这叫它羡慕得不得了,只是这一刻它就发现,自己胖嘟嘟的毛团样儿穿不了漂亮的礼服的呀。

    “不知道。不过爹爹说,嫁了人就可以有人专心喂养我,要绿豆就不敢给红豆哒。”胖麻雀哼哼唧唧地说道。

    红玉就蹲坐在一旁,心里没良心地心疼了东君一秒。

    这凤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那你会化形么?”

    “化形?我不会,我还是幼崽,才一千岁。”胖麻雀骄傲地说道。

    不会化形仿佛很值得扬起小脑袋一样。

    黄玉狐狸得意洋洋的嘴角突然僵硬了一下。

    它板着自己的毛爪子垂头想了想,发现自己的年纪还没有这颗胖麻雀的零头儿大。

    这要是那啥啥了,不成了姐弟恋啦?

    黄玉狐狸决定为爱牺牲,姐弟恋就姐弟恋。

    “那怎么成亲呢?”阿曦好奇地问道。

    胖麻雀豆子眼一转,嫩黄嫩黄的小嘴巴趴在阿曦的毛耳朵边儿上小小声地说了两句。

    白毛团子的眼睛亮了。

    这一天,凌风仙君发现自家狐狸媳妇的大红盖头不翼而飞。

    这一天,美少年嘴角抽搐地看着自己的偏殿里一块整齐的桌子上,一张大红盖头底下,呆呆地探出一条毛茸茸的白毛大尾巴。

    “掀,掀盖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