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90.白狐(十五)

390.白狐(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狐狸崽儿们呆呆地看着飞奔的那颗圆滚滚的小身影。

    小麻雀胖嘟嘟的, 腿儿短,飞奔到了一半儿顿时在地上打滚儿。

    它哭得更大声了。

    狐狸崽儿们都沉默了。

    红玉叼着自己的大尾巴犹豫地问道,“不是说, 凤族的公主是凤族出名的美人么?”

    这胖嘟嘟一团的小麻雀……凤族的这审美……

    阿曦却呆呆地问道, “毛茸茸的, 不是很漂亮么?”它虽然觉得那些正在远处仙殿外飞舞的凤凰很漂亮, 那羽毛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可是还是毛茸茸的团子更漂亮。

    它歪了歪小脑袋,见自己的小伙伴儿都呆滞地看着自己,抽了抽自己的小鼻子认真地说道,“它好看!”它觉得胖麻雀好看得很,几只狐狸崽儿正呆呆地被扭曲着自己的审美, 陡然就见鹅黄色的小麻雀滚进了人家的仙殿。

    片刻,仙殿动摇, 凤凰尖锐的叫声,顿时响彻天际。

    一把忽然升高的大火, 将美轮美奂的仙殿全都包括了进去, 疯狂地燃烧,火苗儿拔高万丈,遥远地站在这里,都能感觉到灼热的热度。

    狐狸崽儿们惊呆了。

    巨大的凤鸣刺耳, 片刻之后, 刚刚还十分祥和, 歌舞升平什么孔雀仙鹤凤凰一块儿飞的仙殿怒气冲冲的冲出了几只羽毛无比华丽的凤凰, 双翅展开,遮天蔽日。

    “跑啊!”小黑在一旁嗷嗷叫了一声转头就跑。

    狐狸崽儿们撒花儿一样嗷嗷叫着转身就跑。

    那个什么……眼瞅着这一把很给力,竟然遇到了凤族公主,人家公主仿佛受伤很严重呀。

    想必东君这婚事大概是要够呛。

    那个什么,有句古话说的什么来的?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它们给凤族与东君这婚事搅黄,自己掐去吧,还找什么始作俑者呢?

    狐狸崽儿们慌不择路,咬着一口小奶牙拼了命地往凌风仙君的仙殿跑,唯恐先叫愤怒的那几个坏仙人把自己给扒了狐狸皮。只是阿曦就觉得身后似乎有什么在锁定,回头一眼顿时一颗小心都要吓裂了。

    那一只巨大的凤凰竟然直扑此地而来。它嗷嗷叫了两声,恨不能长八条腿地往回跑,慌不择路,就和几个小伙伴儿一路沿着那被凤凰之火给灼烧之中,一条格外清凉些的道路而去。

    路的尽头,是一座霜雪一般的仙殿。

    仙殿前方,正立着一位银发银眸的绝色美人。

    她一身白衣,银发银眸,浑身都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冰冷,此刻立在仙殿前,一双漠然无情的银色的双眸看向长在燃烧着凤凰之火的仙殿,却一副无动于衷的冷漠的样子。

    阿曦正带着一群小伙伴儿一头冲出来,只觉得此地冰冷寒凉,正好儿将那叫自己皮毛都要被烧焦的狐狸皮凉快一点,撞上了这美人的衣角。它一下子就扑腾在了这银发美人的脚边,吧唧滚了一下,晕头涨脑地仰头,拱爪叫道,“对不起,阿曦不是有意哒!”

    它回头看见那凤凰杀气腾腾地过来,急忙抬爪推了推这被自己牵连的大美人。

    “快跑!我掩护你!”

    它觉得都是自己的错,把危险带给了这本无辜的大美人,也不跑了,转身拿胖嘟嘟的小身子横在了美人的面前,抬爪做保护状。

    几只小狐狸也看见这美人,顿时也围了过来,把大美人保护在身后。

    “和它拼了!”红玉嗷嗷叫。

    阿曦甩着尾巴也跟着嗷嗷叫,小身子弓起,随时随地准备做攻击状。

    它毛茸茸的小皮毛都炸开,显然已经进入了战斗准备。

    那个什么……战斗种族么,战斗的本能都深深地埋藏在血脉里的来的。

    它这样充满勇气,一点都不像是平时软乎乎软绵绵的,几只小狐狸也跟着撅着尾巴弓起了小身子,紧张地看着那气势汹汹扑过来的凤凰,准备这凤凰要是想对它们这说实话的狐狸崽儿们动手,就已经弄个鱼死网破。

    就在那凤凰向着这个地方飞过来的时候,阿曦却只感到自己胖嘟嘟的小身子被一只脚尖儿点了点,它回头,嗷嗷叫了一声竟然被直接扫动到了一带着几分冰雪冷香的裙子里去。

    它趴在裙子里,蒙了。

    就在这个时候,几只毛茸茸的狐狸崽儿同样被扫了进来。

    一道强烈的风声降临在此地。

    “见过银月仙子。”这声音毕恭毕敬的,阿曦拱了拱小身子,在这裙子里默默地转了一下,从裙子边儿探头探脑,却见将自己给收容到了裙子里的那位美人姐姐面前,正在半空飞舞着那只刚刚还杀气腾腾的大凤凰。

    然而此刻这凤凰的一双凛然的凤眸之中却露出几分谨慎与小心,甚至带了几分畏惧与恭敬,一点都不敢发火儿的样子,反而十分礼貌地没有做出失礼的举动来。

    原来这位大美人叫做银月仙子。

    真是人美心更美。

    毛团子一双小爪子捂住小嘴巴,呆呆地继续偷看那只凤凰。

    银月仙子一声不吭,身周却更加冰冷,几只毛团儿在她的裙子里冻得直打寒战。

    “凤族冒犯仙子,实属无意,请仙子见谅。”那在天地之间都十分强势的凤族,在这位银月仙子的面前却露出几分示弱,见那银发美人并不理睬自己,凤凰也不恼怒,继续恭敬地说道,“我等正在追捕几只狐狸,这几只狐狸胡言乱语,动摇我凤族公主心神,因此我等必须要对这几只狐狸问个明白。”自家小公主回到仙殿就哭着叫嚷不嫁给负心汉王八蛋了,好吧,若是东君当真如那几只狐狸崽儿所说骗了凤族,那这王八羔子凤族不能饶恕。

    不过若是狐族刻意诬陷,它们当然也要还人家东君一个公道。

    一切都在那几只狐狸崽儿上。

    如今凤族已经准备好了,当真是东君骗婚,它们可要火烧天庭了。

    “不知仙子有没有见过这几只狐狸。”

    凤族这样恭敬,一句话不说似乎也不大好,因此那一声不吭冷若冰霜的银发美人冷冷地开口,“没见过。”

    凤凰沉默了。

    它悬空飞舞在半空,看了看银月仙子的脚下,又看了看银月仙子。

    几条颜色各异,胖嘟嘟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正拖在银月仙子裙子外,不时紧张地甩一甩。

    凤凰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仙子,几只狐狸幼崽,黑的,黄的,红的……”它都不用背那几只狐狸的颜色,这尾巴都在外面露着呢。

    “没有。滚。”银月仙子还是只崩出三个字。

    凤凰在陡然变得冰冷肃杀的气氛里沉浮了一下,咬着牙坚持了一下轻声说道,“仙子,不过是几只狐狸。”虽然狐族在三界赫赫有名,那血雨腥风的传说无数,然而在自视甚高的凤族眼中,狐狸算是个啥啊。

    那不就是仗着一点狐媚之术在三界博一个虚名么,这凤凰没想到想抓几只狐狸幼崽都这样艰难,正想要继续劝说一下这位三界有名的银月仙子,就只听一声冰冷的剑鸣,一道剑光自这位美人的身后轰然而起。

    凤凰下意识地退出了三丈。

    “仙子你!”

    “东君有没有骗婚,与狐族何干。你们欺软怕硬不敢去寻东君要个公道答案,反来欺负弱小。凤族何时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银发美人声音冰冷,还带着几分厌弃,凤凰都要气哭了。

    这银月仙子从前可真不是路见不平的好人,那从前都是见人快死在身边都能目不斜视抬脚跨过的存在,怎么这一次竟然公然庇护几只与自己无关的狐狸幼崽?就算是要自己扒皮当围脖儿,这几只狐狸也不够格儿啊。

    它迟疑了一下,然而却无言以对。

    现在想想,的确是有些欺软怕硬的哦……

    “可是我等不知东君这事到底是不是……”

    “与我无关。不必解释。滚。”银月仙子冷冷地说道。

    凤凰被她一道剑气逼出了老远,遥遥地看了一眼那躲在银月仙子裙子里的狐狸们,露出几分不甘。

    阿曦见它要飞走,唯恐它为难狐族,急忙从银月仙子的裙子里爬出来叫道,“我们没有说谎!”见那凤凰诧异地转过身,拍打着燃烧着火焰的翅膀看着自己,白毛儿团子抖了抖自己的小身子仰头继续叫道,“东君可坏!他和红姨在一块儿,转头却娶你们的公主。我家红姨不愿和他计较,可是我们看不惯!红姨人可好,东君特别坏!”它顿了顿,蹲坐在地上对那只巨大的凤凰拍着小胸脯儿叫道,“我们狐狸都不说谎哒!”

    说完,它认真地摇了摇自己的大尾巴。

    凤凰,凤凰惊呆了。

    它拿翅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那个什么……正说话的这只……不是一只狐狸吧?

    “东君若否认呢?”它眼角抽搐地问道,“不能光听你们一面之词。”

    “他如果否认,正说明红姨不嫁给他才是正确的。对自己的感情还有做过的真相不敢承认,那这样的人品,嫁给他也只会不幸。”

    阿曦仰头呆呆地说道,“反正真相我们已经说啦,凤族愿意嫁,那嫁好了。谁年轻的时候还没有嫁过几个渣渣呢?”它歪头,还老气横秋地说话,也不知道跟哪只狐狸的嘴里学来的,凤凰一下子下坠了一下,觉得现在的狸……狐狸……反正就是毛团真是不得了。

    它的目光柔和了几分。

    “你说得有些道理。……谢谢你。”

    它并不是不讲理的凤凰,对阿曦微微颔首,竟然转身利落地飞走了。

    见它竟然没有纠缠而是很快地飞走,阿曦这才眨了眨眼睛,转身叼着自家小伙伴儿的尾巴把它们一只一只地从银月仙子的裙子里给拖出来。

    这差点儿被凤凰烤熟真的是很惊险了,它和几只小伙伴儿擦了擦自己的大脑门儿,就急忙一块儿摇着尾巴给这位银月仙子拱爪子。

    这天庭里的强大仙人无数,时不时撞见一个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只是看见这银发银眸的美人垂头,无情地看着自己,阿曦不由歪了歪小脑袋,总是觉得自己仿佛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它叼着自己的一只毛爪儿想了一会儿,没有想到,就对银月仙子再三地拜拜,小嘴巴念念有词地叫道,“感谢,感谢仙子。”

    “不知死活。”银月仙子收剑,冷冷地说道。

    几只毛团儿对救了自己的漂亮仙人天然地生出好感,歪头,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不知死活?”

    “坏东君的好事,你们不会有好下场。”银月仙子冷漠地说道。

    她也说不清刚刚为何要多管闲事,把这几只狐狸崽儿给收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或许,是这白毛儿团子不自量力想要保护她……

    打从修了无情道,她对天地万物都少了几分爱心还有感情,漠然以对才是她一贯的作风。此刻见几只毛茸茸歪头看着自己,她就看一旁的阿曦,冷冷地哼了一声,“狐狸。”这要是只狐狸不是一只狸猫,银月仙子自己就把手里的剑给吃了。然而见这狸猫仿佛真情实感地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只狐狸,银月仙子沉默了一下。

    狐狸这么会骗人……她刚刚莫名其妙多管闲事怕不是管错了。

    没准儿真的是这几只狐狸崽子在骗人家凤族也说不定?

    “我没有说谎。”阿曦不知道银月仙子在想什么,却能敏锐地感觉到,顿时叫了起来。

    “狐狸们都不说谎哒。”红玉也叫道。

    这天底下最会骗人的就是狐狸精,狐狸们竟然自己还觉得自己不会骗人。

    银月仙子嘴角慢慢地抿紧,露出几分冰冷。

    她垂头,捏住了白毛儿团子的后颈皮,把它胖嘟嘟的小身子给提到自己的面前来仔细地端详,翻过来看了看,又倒过来看了看,掰开这毛团儿的小爪子看了看肚皮,又捏着耳朵看了看小脑袋,最后又撸了一把毛团毛茸茸的大尾巴,怎么看都是一只狸猫。

    她本今日心情不好因此不能修炼……无情道修炼的时候都不能生出七情六欲,今日不宜修炼来的。因此她出了仙殿散散心,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与东君凤族狐族有争端的事。

    想到自己的闹心事,银月仙子在看看正歪头乖乖地叫自己翻皮毛,显然很习惯被人摸的毛团子,心中莫名一动。

    她想到了十几年前,仿佛有人与自己提议过,将她师尊的传承寻一只狸猫来继承。

    若是从前,她必然嗤之以鼻。

    狸猫这种毛茸茸天天嗷嗷叫跟狐狸打架头脑简单的笨蛋,她真心没看上。

    她师尊乃是曾经无情道之中的翘楚,就算是在天庭漫天仙人之中也是佼佼者,那强大与高贵,甚至碎裂了虚空离开此界,是无情道到如今都无人可以比肩的巅峰强者。

    这样强大的仙人留下的传承叫一只既不血统高贵,也没有什么天赋异禀,在三界泯然于诸族声名不显的狸族继承,怎么也叫她接受不了。因此这些年她还是没有去想过狸族这个问题,反而遍寻三界强大又有天赋的种族与人族。

    只可惜每一次继承都失败,她心中烦闷不已。

    不能为师尊这留下的传承找到继承人,都是她的过错。

    心境的动摇,已经叫银月仙子困扰并且停留在现在的境界很多年。

    不过看着自己手上的这只白毛儿团子,银月仙子冰冷的银眸之中微微闪烁了一下。

    这看起来……其实狸猫也是还不错的样子……

    “叫什么名字?”她突然开口问道。

    “阿曦。”

    白毛团子乖乖地把尾巴垂落在这漂亮姐姐的掌心,歪了歪小脑袋讨好地扭了扭小身子拱爪,“白狐家的阿曦。”

    “白狐……”银月仙子突然想到的是曾经在二十年前凌风仙君带给自己提议,说是出自一年幼的白狐之口,本想“见见”那只白狐没准儿骗来继承一下自家师尊的传承,谁知道那只叫她充满了兴趣的白狐竟然见都不肯见她,狡猾敏锐无比。看着此刻这毛团儿也自称白狐,银月仙子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也不是什么好狐狸。”

    明显这毛团儿是叫那狡猾的白狐也骗了。

    阿曦茫然地歪了歪小脑袋。

    “愿意修无情道么?”银月仙子懒得兜圈子,直接了当地问道。

    “无情道?”毛团儿歪了歪小脑袋,顿时就想起来银月仙子是谁了。

    想当年它听凌风仙君和阿君提起过,断绝七情六欲的无情道,越是斩情,越是修为高深,直到最后万法不侵,七情六欲断绝……

    “不要。”它摇了摇头,奶声奶气地叫道,“不要修无情道。”

    “为什么?”银月仙子皱眉。

    “有母亲红姨师尊还有很多很多大叔,还有红玉小黑好多好多小伙伴儿,还有阿君。最喜欢阿君啦……不要修无情道。”

    见银月仙子这样热情地邀请自己修无情道,还是很真诚的,毛团子拒绝了她觉得不好意思,为了弥补,决定安慰她。

    它扭了扭胖嘟嘟悬空的小身子,抬爪,小爪子印在了银发美人那张冰冷如玉的脸颊上,摸了摸,傻笑了一下,凑过去,把毛乎乎的小嘴巴盖在美人的脸颊上。

    吧唧。

    它亲了一口,在银发美人陡然冷冷看着自己的目光里诚恳地道谢。

    “谢谢仙子,你是个好仙。可是我有阿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