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89.白狐(十四)

389.白狐(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狐狸的微笑, 狸猫敢怒不敢言。

    都, 都委委屈屈地指狸为狐了。

    “请前辈记住,并且我想, 前辈一个人知道阿曦的存在就好, 还是不要叫狸族旁人知道。”阿君是不准备叫阿曦回到狸族知道那些不堪的往事的,见大狸猫憋屈地垂着大脑袋答应了, 这才笑了笑, 好奇地问道,“前辈怎么会突然来到天庭?”

    这天庭吧, 听起来蛮高大上的,可是其实内里是个啥大家都知道。

    很多大的种族对于天庭都没怎么放在心上, 比如狐族,和天庭就保持着一点距离, 更不要提战斗种族大狸猫了。

    狸猫族长哼哼了两声。

    “我不说!”它仰头,深沉地说道。

    阿君笑了。

    狸猫族长默默地垂下了大脑袋。

    “据说灵气匮乏, 天庭召集许多种族来商讨这件事。”它哼了一声,见阿君微微颔首,皱眉缓缓地说道, “这件事非常重要,你也要回去叫你们族长细细斟酌。”

    到底要如何做,是离开此界奔赴形势不明的上界, 还是固守在此界静静地等待灵气消散, 对于一个种族来说都是生死存亡的大事。

    一个抉择, 或许就叫种族的前程不同。

    “前辈是在担心狐族么?”阿君温和地问道。

    大狸猫顿时蹦着高儿嗷嗷叫。

    “谁, 谁担心狐族啦?!狐族,狐族和我们可是世仇,世仇!”它激动地蹦跳了两下,天庭顿时微微颤抖了起来,见美少年温柔地看着自己微笑,大狸猫尾巴都炸起来了,骂骂咧咧地叫道,“狐狸崽子,心眼真坏!”

    它转身撒腿就跑,夹着尾巴跑得可快了,恨不能转眼就消失似的。

    阿君看着大狸猫落荒而逃的宽厚背影笑了笑,这才施施然地带着愉悦的心情去见自家阿曦。

    毛团子和小伙伴儿们玩儿得特别开心。

    与狐族的族地不同,天庭里有更多有趣的地方。

    毛团们一瞬间就占领了凌风仙君的仙殿,看着到处都滚着毛团,凌风仙君揉着自己的眼角靠在仙殿里。

    他觉得头昏眼花,到处都是毛团,对自己造成极大的心理阴影。

    “师尊,师尊。”阿曦滚到凌风仙君的面前,蹲坐,微微甩着尾巴很开心地对冷眼看来的凌风仙君美滋滋地说道,“你要和红姨成亲啦,我真为你高兴。”

    它很讨好地拱了拱毛爪,凌风仙君忍着想要揍它的内心想法沉默地给它端来了一碗奶放在它的面前,果然就见毛团不再拍自己马屁,非常认真地大口大口香甜地吃饭。这毛团今天玩耍了一天饿极了,吧唧吧唧吃得很开心。

    一群毛团簇拥在面无表情的仙君大人的周围,都拱爪恭喜他。

    凌风仙君默默地端上了所有的小奶碗。

    红姨慵懒地坐在一旁,含笑看着凌风仙君憋屈得够呛,给毛团们当奶爸。

    阿曦吃得饱饱儿的,见阿君坐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挤满凑过去亲了一口美少年的脸颊,软乎乎地被阿君抱在怀里,见他笑着问道,“阿曦,今日见的那位前辈,你可喜欢它?”

    他这问的当然就是大狸猫了,阿曦歪了歪小脑袋,对这只和自己生得有几分相像的前辈很有好感,乖乖地点了点小脑袋。见它的确对大狸猫感觉不错,阿君便和声说道,“那最近在天庭,你可以去找前辈玩耍。”

    “真的可以么?”阿曦好奇地问道,“会不会被讨厌?”

    “怎么会。阿曦是万人迷。”

    “万人迷?可是红大叔才是万人迷。”阿曦认真地说道。

    红大叔就是曾经觊觎过它的那只红毛儿大狐狸了。

    阿君脸上笑了起来,耐心地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大叔们都这样说,红大叔是只万人迷,蓝颜祸水哒。”阿曦虽然依旧不大明白什么叫蓝颜祸水,可是却很耐心地说着话,板着自己的毛爪子小小声地说道,“那位前辈总是在哭,我觉得很可怜。”

    它不知道那位毛茸茸的前辈为什么总是要哭,可是却总是想,那位前辈哭得叫人难过。那一次仿佛失去了重要的东西的哭泣叫阿曦都忍不住想要安慰它了。见阿君看着自己微笑,阿曦不好意思地依偎在美少年的怀里。

    “既然觉得它还不错,那就去和它说说话。”

    “好呀。”阿曦乖乖地说道。

    它总是很听自己的话。

    阿君垂了垂眼睛,垂头轻轻碰了碰阿曦的耳朵尖儿轻声问道,“阿曦,你会不会觉得我……”他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很霸道,约束了你,对你指手画脚?”

    他也不知道自己不叫阿曦回到狸族到底对不对,可是这是珍重阿曦珍重到一点都不想叫它受到伤害的感情。在这样的感情里阿君患得患失,觉得自己做得对,可是却又觉得自己或许做得不对。他抿紧了嘴角,阿曦仰头看见,急忙蹭了蹭。

    “我喜欢阿君为我做的一切事。”它瞪圆了眼睛认认真真地说道。

    “可是或许会叫你很拘束。”

    “我愿意的呀。”阿曦茫然地说道,“这才是阿君对我好呀。”

    他因为喜欢它,所以对它很用心,什么都为它想。

    它为什么要觉得这样不对?

    毛团子把暖呼呼的小身子依赖地贴在美少年微冷白皙的脸颊上,满足地说道,“要更在意我,更为我着想。我最喜欢这样的阿君啦。”它美滋滋的,显然对于阿君的这些事开心得不得了,阿君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轻声答应了它。

    他们坐在角落里窃窃私语,红玉喝完了奶转头看见,幼小的心灵顿时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它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受到了伤害,急忙去向红姨诉苦,倾诉奶友已经开始爬墙的苦闷,却见红姨已经和凌风仙君靠在一块儿亲上了。

    它哼哼了一声,拖着尾巴惆怅万分。

    原来一只单身狐是如此的空虚寂寞冷。

    ……还是再多喝一碗奶暖暖吧。

    小火狐美滋滋地看见凌风仙君为了避免打搅把小奶碗摆出了更多,急忙去喝奶,只觉得狐生重新幸福了起来。

    倒是凌风仙君见这群幼崽有奶就是娘时心里不由冷哼了一声。

    这大庭广众的,他自然也不会和红姨卿卿我我,只靠在一块儿安静地说话,只见毛团们吃得饱饱儿的都围拢在他的脚下打瞌睡,一瞬间只觉得自己这仙殿成了狐狸乐园,却还是对红姨轻声说道,“我没有想到今日他还敢来见你。”

    东君在没有雨红姨彻底了断的时候转身就去娶了别人,这种行为简直太过恶劣,对红姨造成的伤害也是不能用语言描述的。这要不是红姨魅力无限早年迷住了蹲守多年的凌风仙君,如今恐怕已经被人嘲笑。

    东君却还有脸来和红姨打招呼,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当然,脸皮不厚那当不上东君是不是?

    “他大概想见我对他余情未了为他伤心牵挂,只可惜他不知道,狐族的心一向都冷得很。”

    狐狸都是没心没肺的,爱一个人的时候炽烈得恨不能为爱人付出一切,可是一旦冷下心,狐族是绝不会回头的种族。

    想看红姨为东君黯然失色,那真是别做梦了。

    能得到红姨一句“爱过”,那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他的婚事三界瞩目,凤凰一族已经来到天庭很多族人。”

    “我听说是凤族的公主?”红姨好奇地问道。

    也就龙凤这样高贵的种族还有太子公主的,如狐族这样儿的,平等得很,族长家的毛团儿也没有个公主啥的出来。

    “的确是凤族公主,不过我们尚且没有见过,听说是出名的美人。不过既然能愿意嫁给他,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东君和红姨之间的恋情其实知道的不少,毕竟东君行事万众瞩目,曾经和谁在一块儿恋爱自然也会被人探知得一清二楚。凌风仙君天然对夺走红姨姻缘的凤族公主十分厌恶,抱着她的腰轻声说道,“等你我成亲,东君的婚礼不必参加。日后我陪你居住在狐族,你不必在天庭看人脸色,听人议论。”

    别以为仙人不八卦。

    活了万年千年的,八卦才是仙人的日常。

    凌风仙君烦死那些经常喜欢八卦各种绯闻的家伙。

    红姨见他眼底带着几分厌恶,笑了起来,握住了他的手柔声说道,“好。”

    她的笑柔软多情,充满了对抱着自己的这个仙人的爱意,凌风仙君垂头声音嘶哑地说道,“我不会辜负你。阿红,你可以放心地嫁给我。无论生死,沧海桑田,我都和你在一起。”他的目光坚定,红姨微微一愣,忍不住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我也是如此。日后,你去哪里,我总是会和你在一起。”

    她用力握紧了他的手。

    阿曦躲在不远处阿君的怀里,抖着耳朵听着。

    “阿君。”它抬爪轻轻地拍了拍阿君的肩膀。

    美少年垂头,挑眉看着它。

    “你也会那样么?”

    “怎样?”

    “无论沧海桑田都和我在一块儿,无论我在哪里,你也会在哪里么?”阿曦怯生生地瞪圆了眼睛,阿君微微一愣,不由笑着点头说道,“对。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他沉默了片刻,在毛团子感动得一塌糊涂的雾蒙蒙的目光里轻声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世事变幻,我对你的心永远都不会改变。”他能感受到阿曦的不安,垂目想了想,心中顿时了然,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盖住阿曦的眼睛。

    阿曦见到狸猫族长,或许明白了什么。

    可是它却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说。

    看起来若无其事,可是它最后这样一张口就叫阿君知道,阿曦害怕了。

    “别怕,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两只小毛爪抬爪,紧紧地抱住了他的手腕,毛团子哼哼着小小地答应了一声。

    “我信你。”

    “我爱你。”阿君柔声说道。

    “我,我也爱阿君。”毛团儿不好意思地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软乎乎地趴在心爱的阿君的怀里,觉得自己那瞬间生出的惶恐都烟消云散了。

    它觉得自己的心里满满的都是自己心爱的狐狸的影子,傻笑了一下,抱着美少年的手腕儿睡得香甜极了。它得到了阿君的承诺,顿时就把自己所有的畏惧全都忘记,整日里和狐狸们一块儿玩耍。凌风仙君的婚礼也筹备了起来。

    他到底是天庭出名的强者,因此他的婚礼也是万众瞩目。

    这筹备起来,天庭也十分热闹了。

    大狸猫还装模作样地来恭喜了一下凌风仙君。

    天知道人家仙君要娶一只狐狸,大狸猫是用怎样苦逼的心情来恭喜的。

    不给红姨一口就是……好男不跟女斗。

    所以狸猫族长的战斗对象永远都是那些可恶的长得好看的公狐狸们!

    看见红姨对自己礼貌地道谢,狸猫族长内心那叫一个憋屈,捏着鼻子提前赠送了贺礼。看见红姨拿走打开,看见里面的灵草对自己露出笑容,狸猫族长就觉得这群狐狸精们真的是太过分了。这么和气,叫它怎么撒泼打滚儿呢?

    它闷闷地道谢之后一阵风地冲出来寻找自己嘴想见到的毛团,却见毛团无影无踪,哪儿都没有见到。这就叫狸猫很诧异了,不知道狐狸们到底去了哪里。

    阿曦此刻却带着小伙伴儿们潜伏在天庭的另一个巨大的仙殿外。

    那仙殿之中传来优雅的凤鸣,还有五色缤纷华美无双的巨大的凤凰在仙殿外展翅高飞,高贵的美丽与风仪令人倾慕,还有众多的如孔雀仙鹤等灵禽也在翩翩起舞,环绕着这仙殿将整个这一方仙殿给妆点得无比美丽。

    毛团子们哪里见过这样美丽的景色,顿时眼睛都直了,看得目不转睛,简直都要忘记今天大家来凤族的目的。这还不是因为负心汉要娶的是凤族的公主,它们这些毛团觉得要为自家红姨来报仇。

    然而看见凤族这样优美的风姿,毛团子们屏住呼吸,小身子一动不动地远远地看着。

    “你们是谁?”就在陶醉在凤族的美丽之中时,阿曦听到身边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

    它一转头,看见一颗鹅黄色的小麻雀正歪头,豆子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

    它有一双上挑的凤目,可是太小了,小得完全没有半点威严,看来胖嘟嘟地腆着一颗小肚皮,圆滚滚一颗球。

    这明显是一只凤凰幼崽。

    阿曦趴在地上,看着这小小一只的凤族幼崽,又看了看自己的毛爪子。

    “你们是谁?”小麻雀再一次好奇地问道。

    这样一颗绒球,狐族幼崽们都围拢了过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它。

    小麻雀顿时瑟缩了一下,在狐狸眼的注视之下扇动了一下短短的翅膀,仿佛想要盖住自己的胖肚皮。

    它羞涩了。

    “你是凤族么?”阿曦歪头好奇地问道。

    小麻雀顿时骄傲地扬起了小脑袋,“是哒。”

    它显然为自己的种族十分骄傲,可是红玉却在一旁哼了一声摇了摇火红的大尾巴说道,“有什么好得意的?凤族,凤族也就是挖人墙角,捡了我家红姨不要的男人而已。”

    见小麻雀诧异地看着自己,显然不高兴凤族被人看不起,小火狐顿时翘了翘尾巴认真地说道,“就是这样。口口声声很高贵,可是东君背信弃义,耽误我家红姨那么多年,凤族竟然还愿意把自家的公主嫁给他,不是什么好凤凰!”

    “你胡说!”小麻雀没有想到自己问一问陌生毛团,竟然会问到这样劲爆的事,顿时跳脚。

    它蹦跶了两下,小身子气得鼓起来。

    “没说错,东君就是坏蛋!”阿曦奶声奶气地叫道,“不过我家红姨看清他啦,要嫁给我师尊啦。那样讨厌的男人,凤族收好,不要祸害别人拉!”

    它的大尾巴迎风招展,显然很得意了。

    小麻雀却惊呆了。

    “东君,东君不是……”它豆子眼湿润了,看了看哼哼着点头的这几只毛团,又回头看了看那正凤凰飞舞的仙殿,呆呆地问道,”不是说,东君,东君很早就和狐族没有瓜葛了么?是彼此没有感情和平分手?分手之后还是好朋友……”

    它一副急的要哭出来的样子,红玉顿时翻白眼哈地一声叫道,”怎么可能!这家伙还贼心不死,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红姨刚刚来天庭,他还去跟红姨打招呼,恋恋不舍呢!”它还竖着毛爪子叫道,“可多仙人都看见了,不信,你回去叫凤族去问问就知道了。红姨才不会和他做朋友。”

    这小麻雀没准儿就是那凤族公主的同族,红玉乐得叫那个什么公主郁闷。

    “他,他其实没有和狐族了断么?”

    “反正我就知道,他和凤族公主商议联姻的时候,绝对没有和红姨了断。”红玉哼哼了一声说道。

    小麻雀不吭声了。

    片刻,它仰头,露出一双泪汪汪的豆子眼。

    “骗子……”它突然张开嫩嫩的小嘴巴尖叫了一声,撇开两条细细的小短腿泪奔而去,“不,不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