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87.白狐(十二)

387.白狐(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慢吞吞地抬头、

    师徒之间竟然走到这样的程度,可见是不能情深了。

    不翻脸就不错了。

    弟子抬头, 清冷地看着自己亲过就来折腾徒弟的倒霉师尊。

    师尊垂头, 冷冷地看着差点儿叫自己初吻都没送出去的倒霉弟子。

    两人同时冷笑了一声。

    毛团儿在美少年的怀里探出一只小爪子,歪头看看阿君, 又看了看凌风仙君。

    “师尊,这么晚了,你找弟子何事?”阿君弹了弹衣角站起来,一只手轻轻地给怀里的毛团儿捏小脖子, 这是阿曦最喜欢被捏来捏去的位置,一边带着凌风仙君走到了一旁。

    他看起来十分温和, 凌风仙君顿了顿, 这才与阿君一同走到了一旁坐下,看着阿君给自己端茶倒水,许久之后方才冷淡地说道,“我要与阿红成亲。”这位仙君大人想娶媳妇儿的迫切心情这么二十年里几乎所有的狐狸都知道了,实在不需要重复一次。

    阿君耐心地听着,顺便在凌风仙君的面前变成一只大狐狸, 蹲坐在阿曦的身边垂头给她舔毛。

    它舔得很认真,从毛茸茸的大脑门儿开始, 一直舔到尾巴尖儿。

    毛团儿幸福得恨不能打呼噜。

    凌风仙君默默地忍耐着这狐狸的挑衅,继续说道,“顺便你也可以带阿曦一同前往天庭。你是我的弟子, 我希望令所有人都知道你的身份。”

    这其实是对阿君的疼爱, 白狐抖了抖毛茸茸的耳朵, 点了点头,却见毛团儿挣扎着从它的身边探出一颗小脑袋对凌风仙君问道,“师尊,可不可以带着大家一块去?”据说天庭可美了,比狐狸的聚集地漂亮多了,那阿曦觉得吧,就应该和小伙伴儿一块儿分享。

    “我们都是你的弟子,你不能厚此薄彼呀。”它歪头奶声奶气地叫道。

    凌风仙君沉默了。

    他的脑海里只出现了美丽严肃的天庭给各色毛团占据的恐怖。

    “可以。”他觉得也该叫天庭知道自己过的是什么苦逼日子,冷着脸微微颔首,答应了下来。

    见他竟然答应了,毛团儿顿时打滚儿欢呼,两只毛爪合在一块儿对凌风仙君拱了拱,蹦着高儿叫道,“师尊,你是最好的师尊!”

    它毛茸茸一团在凌风仙君面前打滚儿晾肚皮的,仙君大人觉得自己的眼睛疼,满眼都是白毛儿,又艰难地忍耐了片刻,这才对笑吟吟舔爪子的白狐继续说道,“还有东君也即将成亲。我决定在他之前迎娶阿红。就算是被抛弃,也是他被阿红丢弃,一个弃夫而已。”

    “他还不算是夫。”白狐提醒说道。

    “那就更丢脸。被阿红不要了的男人。”凌风仙君冷笑了一声说道。

    “我以为他舍弃红姨,正合了师尊的心意。”

    “我的确爱慕阿红,可是我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她的心。就算如今有我的陪伴,可是曾经他令阿红等待,伤心,这都决不能原谅。”凌风仙君冷冷地开口,阿曦仰头看着自家师尊急忙点着小脑袋同仇敌忾地叫道,“对,不能原谅伤害红姨的坏仙!不放过他!”

    它这小菜鸟竟然还敢口口声声不放过东君……东君乃是天庭之中掌控东方群仙的强者,很少会有人能与他并肩,不过凌风仙君显然是不把东君放在眼里的,微微颔首,满意地说道,“阿红倒是没有白喂养你一场。”

    “师尊,记得去了天庭也要准备我们的口粮呀。”毛团子被提醒了,急忙竖着尾巴叮嘱,“不然,你也会变坏。”

    凌风仙君充耳不闻,坚决不肯回应这句话。

    “要红玉和红姨在天庭也一块儿睡么?”毛团子奶声奶气地威胁。

    “你这跟谁学的?”

    看起来呆头呆脑一只傻乎乎的团子,其实这毛团真的是格外狡猾,凌风仙君真是奇了怪了,这毛团怎么能这么狡猾看起来还如此天真纯良。

    他目光冰冷,阿曦歪头天真无邪地看着他,骄傲地仰头开心地叫道,“大叔们教哒!”狐狸大叔们都喜欢它喜欢得不得了,经常教它怎么怎么祸乱人间当红颜祸水,虽然阿曦没有学明白怎么当红颜祸水,可是一点点精华还会学到的。

    它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

    白狐突然不舔爪子了。

    “你又见过它们了?”那几只总是围着毛团转的大狐狸,简直就是白狐的天敌来的。

    “大叔们下界去了,说一百年都见不到,所以来看看我。”阿曦乖乖地说道。

    “一百年……”白狐满意了,放心了。

    一百年,足够它把这毛团给叼回自己的窝里去生小狐狸了。

    它露出几分放心,不过却见凌风仙君微微皱了皱眉,不由探身过来好奇地问道,“师尊莫非有什么为难之处?”

    它这看起来很关心师尊,不过怎么看都是“有什么憋屈事儿说出来叫狐狸开心一下”的幸灾乐祸,凌风仙君微微摇头,却还是平静地说道,“这几年天地灵气有些不对,你这几个长辈大概是要下界去查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他沉了沉眼睛,白狐却露出几分好奇。

    “天地灵气?”

    “天地灵气日渐浅薄,若是如此下去,恐怕千年之后,这天地之中的灵气就要消失。”

    “怎么可能。”阿君轻声说道。

    “你身在族地之中,族地之外有聚灵阵滋养幼崽因此不能察觉,不过我等仙人长生至此,自然能够感受到。”凌风仙君垂了垂眼睛缓缓地说道,“告诉你也无妨。三年前天庭就已经诸仙汇聚,商讨这灵气的问题。若是灵气再这样消散下去,恐怕我等只能舍弃这一界,开辟新的仙界。”他说得简单平静,然而阿君却微微一愣,想了想轻声说道,“若是重新开辟新的世界,那恐怕会很艰难。”

    “只能冒险开辟一条道路,前往上界。”

    “上界?”

    “你我所在三界下方三千小世界乃是归属于我等之下,可是你却并不明白,我等存在的这三界,也只不过是上界之下的其中一个世界。”

    凌风仙君顿了顿,微微摇头说道,“上界的灵气更加充裕,只不过却没有前往上界的道路。……这件事天庭争论不休,如今还没有结果。不过所幸灵气浅薄尚且可以控制,因此还在慢慢商议。”他们这些仙人当然不可能直到走投无路,灵气完全匮乏再前往上界。

    而是要赶在更早之前,在他们尚且能够聚集更多的灵气有力量开辟新的道路之前就离开这一界。

    想到这里,凌风仙君垂了垂眼睛。

    阿君沉默了下去。

    它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有天赋,并且已经开始强大,可是原来在天地巨变的时候,依旧是无能为力。

    它安静地把身边有些懵懂的毛团收在尾巴里,轻轻地拍了拍它的小身子。

    “灵气消散是很可怕的事情么?”阿曦好奇地问道。

    “一旦灵气消散,你就不可能再这样轻松地修炼。”阿曦修炼的速度很快,然而这时在灵气充裕的情况之下。

    一旦灵气匮乏,那修炼的速度自然会放慢,凌风仙君沉吟了片刻对阿曦轻声说道,“恐怕你的化形会变得很困难。”他说起化形,阿曦歪了歪小脑袋想了想摇头说道,“没关系。就算不会化形也没关系的呀。”它刚刚都和阿君说过这个问题了,阿君说过,化形不化形,阿君都最喜欢它。

    只要阿君喜欢自己,它其实还是更喜欢毛茸茸的皮毛。

    没有皮毛多难看呢。

    “……你放心。你是我的弟子,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保你万无一失。”见两只毛团靠在一块儿仰头看着自己。凌风仙君顿时恶心自己这话了,这充满了师徒之爱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叫人接受不了呢?他觉得自己还是更合适做一个严厉的师尊,冷哼了一声霍然起身冷冷地说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等我带领你们前往天庭,东君那里……”

    他的眼底露出几分冰冷。

    “要打架么?”阿君开口问道。

    “不必打架。他不配。”凌风仙君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只叫他看到,他失去的珍宝是如何被我捧在掌中,叫他明白自己失去的到底是什么。”

    他这就有点儿格外温柔了,毕竟不弄个那什么东君身败名裂的,那在狐狸精眼里都不算是报复。倒是阿曦呆呆地叼着尾巴听着,它看起来也没怎么往心里去,还很懵懂,尚且不明白什么叫做抛弃的样子。

    凌风仙君本来也没有把这毛团儿的战斗力放在心上,冷着脸准备回头给东君难看。

    红姨对于前往天庭成亲没有什么要反对的。

    凌风仙君愿意与她在天庭成亲昭告三界,这又不是坏事,为什么要反对?

    她只是没有想到这场婚礼,凌风仙君已经暗戳戳筹备了快二十年,这都预备齐了,才给她一个惊喜。

    她和阿君带着一群滚来滚去兴奋得嗷嗷叫的各色毛团儿直接去了天庭。

    天庭在阿曦眼里的第一印象就是安静,优雅,雍容,奢华,到处都是漂亮的从未见过的亭台楼阁,高山流水悬浮在天空之中,琼花美玉无数,仙乐飘扬,优雅的仙人们在云空的那些若隐若现的大片广袤的建筑之中穿梭,看起来美好极了。

    毛团儿们亦步亦趋地滚在凌风仙君的腿边到处看,觉得到处都是漂亮的景色,和族地的森林完全不同。不过这里面的气氛叫毛团们不大喜欢。

    都安安静静很矜持的样子,满地打滚儿……不存在的。

    不打滚儿的毛团那还能叫毛团儿么?

    “我还是喜欢家里。”阿曦趴在阿君的怀里叫美少年抱着走路,叼着尾巴尖儿觉得自己不大喜欢天庭。

    “我也是。”阿君纵容地垂头亲了亲它的大脑门儿。

    见他赞同自己,阿曦顿时眼睛亮了,用力地拿毛茸茸的小脑袋去蹭美少年精致的下颚。他们正在后面偷笑,却见前方的凌空仙君突然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条长长的湖面上的浮桥上。

    那里站着一位玉树临风,面容俊秀的青年,这青年腰间悬着一把锋芒毕露的长剑,一双眼中充满了威势,正立在莲花湖面上遥遥地看过来。他的目光扫过凌风仙君,又看住了红姨,许久之后,垂了垂眼睛走了过来。

    “阿红。”他开口淡淡地说道,“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来天庭。”

    红姨笑了笑。

    “你不是曾经说过不愿踏入天庭这样刻板之处,因此当年……才没有来陪伴我。”

    这俊秀的青年自然就是东君,阿曦见他穿得很漂亮,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装饰,不过莫名地感觉郑重。

    凌风仙君沉了沉眼睛。

    阿君却抱着探头探脑的毛团子走到了众人的面前,仰头看了东君一眼,这才侧头对凌风仙君轻声说道,“师尊,恭喜。”

    “恭喜我什么?”凌风仙君反问道。

    “我知道!”毛团子急忙竖爪跃跃欲试,想要抢答。

    “你知道什么?”

    “红姨为了师尊愿意来从前不愿意来到的天庭,当然是因为在红姨的心里,别人的分量不够,可是师尊的分量够呀。”毛茸茸的团子一张小毛脸充满了开心,还拱爪对微微挑眉,嘴角抽搐了一下的凌风仙君叫道,“所以阿君恭喜师尊。因为,因为……”它皱巴巴地憋了一会儿,眼睛一亮急忙叫道,“红姨对师尊才是真爱。”

    它天真无邪地叫得很大声,面前本一脸平静的东君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这岂不是说从前红姨不肯来天庭,是因为没怎么把他当回事儿,对他不是真爱?

    正在红姨身边对坏仙怒目而视的红玉仰头看着毛团惊呆了。

    小奶友突然这么犀利,叫它好震撼呀。

    “没错!”小火狐顿时给奶友摇旗呐喊,和几只毛团儿一块儿蹦蹦跳跳地叫道,“我红姨真爱我师尊哒!别人都是打发时间哒!”

    这几只毛团儿嗷嗷直叫,这安静的天庭顿时寂静都被打破。无数的神识隔空汇聚而来,显然再雍容优雅的仙人也是喜欢看八卦的。东君只觉得四面八方的神识都投下的瞬间,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微微调整了面上的表情,继续沉静地看着红姨说道,“阿红,你能够得到幸福,我为你欢喜。就算你我姻缘不成,我也希望你能安好。”

    “被抛弃的人总是会这样说场面话。”阿君笑着说道。

    东君冷冷地看着他。

    美少年垂头弹了弹衣角,仰头对东君微微一笑。

    “我师尊是凌风仙君。”

    所以东君想要对他出手,敢么?

    东君目光微微一沉,顿时冷哼了一声。

    许久之后,他这才重新对凌风仙君礼貌地颔首,转身就要离开。

    “阿君,这就叫落荒而逃么?”毛团子奶声奶气地问道。

    一群幼崽也仰头看着阿君,等待美少年的回应。

    “不,这叫做丢人现眼,自作多情。”阿君柔和的声音在天庭响起,微微一笑,目光潋滟绝美,一瞬间阿曦仿佛听到空中传来很多倒吸气的声音,仿佛被阿君的美貌给震撼住了。

    它好得意的,仰头看了看似乎空荡荡可是又似乎有很多关注的高空,突然人立而起,两只小毛爪抱住了美少年的脖子幸福地蹭了蹭,奶声奶气地对天庭宣告,叫道,“我哒。阿曦哒。阿君是阿曦一只狐哒!”

    它美滋滋地翘着尾巴,毛茸茸胖嘟嘟一团,顿时倒吸气的声音更大了。

    阿君觉得自己失策了。

    这看起来天庭对毛茸茸天生充满爱与好感的仙人多不胜数。

    他伸手把阿曦扣在自己的怀里,顿了顿,仰头微笑,“阿曦是我的。”

    美少年坚定地宣告一下自家毛团的所属权,觉得这年头儿养团子的都压力很大,总是要抵御各种各样的挖墙脚的坏蛋。

    阿曦却一无所觉,依旧抱着他的脖子,觉得刚刚东君离开的样子叫人觉得心里高兴极了。

    它踢了踢自己的小毛爪,见凌风仙君决定带着红姨和阿君先去自己的仙殿,急忙跳下来和红玉几个幼崽混在一块儿在仙殿的附近玩耍。毛团子们在仙殿附近嬉闹打滚儿,不大一会儿就滚到了仙殿的边缘去。

    阿曦觉得天庭叫自己感到更加舒服,灵气充裕地冲入它的小身子,叫它的修为变快了很多。只是它更在意玩耍,和小伙伴儿们追着尾巴打滚儿,突然一个踉跄,滚成一颗球在地上不停地滚动起来。

    它滚啊滚,耳边还有红玉的笑声,却突然感觉自己被一只大爪子给拍住了。

    它吧唧停了下来,抖了抖身上的皮毛,仰头奶声奶气地拱爪叫道,“谢谢。”

    “哼,这胖的,滚得停不下来……“

    闷声闷气的声音之下,一只巨大的毛茸茸抬爪把狐狸幼崽之一给拍住,正想要讥讽一下这些笨蛋狐狸幼崽,反正天敌的幼崽嘲讽一下没毛病,却猛地顿住了。

    巨大的毛茸茸的目光落在开开心心给自己拱爪的白毛团子身上。

    这崽儿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