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86.白狐(十一)

386.白狐(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美少年的表情十分满意。

    他修长的手指在毛团儿的下巴颏儿上挠了挠。

    胖嘟嘟一团的白毛团子一下子就翻过肚皮, 四爪朝天。

    “挠挠。”

    美少年从善如流,给它挠肚皮, 顺便轻声笑着问道, “有没有很想我?”

    他的眉眼秀致, 还带着一点点的媚, 阿曦仰头,就觉得抱着自己的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呢?急忙拱爪很认真地说道,“想啦。每天都想阿君。”

    它想阿君想得不得了,从前的二十年总是在一块儿, 这一次阿君闭关是他们第一次这样长久的不见面。毛团子哼哼唧唧地在少年的掌心里撒娇说道,“可想可想,觉得心都空了。”

    小火狐木然地蹲坐在地上, 仰头看着那毛团在美少年的手心儿地打滚儿。

    怎么就这么叫狐狸不高兴呢?

    怎么啦?

    有它这个奶友在, 竟然心还空啦?

    它眼睛一转,突然毛爪子指着一旁大声叫道, “有奶吃!”

    小火狐打着如意算盘, 可是从前一向逮着口粮玩儿命吃, 这短短二十年大小没有啥变化,可是却胖嘟嘟成了一颗球的毛团子却看都没看,反而只是在依恋地抱着美少年的手指蹭来蹭去。

    这巨大的打击叫小火狐都惊呆了, 这眼瞅着是即将失去自己最爱的小奶友的节奏,它急忙扑到了阿君的脚下仰头对阿曦叫道, “咱们快去玩儿!还去掏蜜糖去!”它这急的, 眼巴巴地看着阿君手心儿的小奶友。

    毛团子哼哼唧唧, 垂头看了看期待地看着自己的红玉,从阿君的掌心里跳下来。

    见它果然还在意自己,小火狐顿时洋洋得意,尾巴高高翘起。

    “哼!怎么,还是觉得我好是么?”它傲然地问道。

    “晚上可以和阿君一块儿睡觉,所以先和你玩儿。”毛团子很诚实地拿小身子拱了拱嘴角抽搐了一下的红玉,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那什么吃奶都不香了绝对就没有了。

    它叼着小火狐的尾巴就要去一块儿玩儿。

    凌风仙君这家伙是一个十分严厉的老师,就算是对于记名弟子这样本不应该十分在意的小幼崽们也十分严厉,好不容易今天放假,红玉咬着自己一嘴小奶牙……什么?一百二十岁的狐狸没有奶牙?这是诽谤,是嫉妒,是看不起小火狐怎么地?

    反正红玉就咬着自己的奶牙,心里恨恨地记了阿君一笔,跟着阿曦一块儿去森林里玩耍。

    几只幼崽正等在森林里,见它们两只来了,顿时五颜六色的毛团子在森林里疯狂撒花儿。

    阿君坐在高高的树枝上,感受着这清风与清香的草木的香气,俯瞰自家的毛团子。

    它小小一颗,可是却醒目得厉害,总是叫他能够在第一时间见到。

    因小毛团今天见到了想念得不得了的阿君,因此越发生龙活虎,嗷嗷直叫。这么多年吃的饱饱儿的口粮叫它已经再也不是从前那个瘦巴巴皮毛干枯的小毛团,它一身皮毛油光水滑,漂亮得不可思议,更何况白狐一族对它精心喂养,叫它胖嘟嘟一团,充满了玩耍的力气。不大一会儿,一群毛团儿就觉得光是玩耍挺没有意思的,它们你咬我的尾巴,我咬你的爪爪,总之一群滚在一块儿,慢慢地往狐族的深处移动。

    这明显是想去更加浪了。

    阿君微微挑眉,跟在后面,却见前方的几只小毛团儿突然停住了,鬼鬼祟祟地躲在一处十分茂盛的灌木头面,对前方探头探脑,彼此用尾巴捂着嘴不要发出声音。

    见它们这样鬼鬼祟祟,阿君眯了眯眼睛,无声地变回一只毛茸茸的白狐,也跟在它们的身后探头探脑。这搭着自家毛团儿往外一看,白狐沉默了一下。

    森林的深处很少会有狐狸出没,因此一向是十分隐蔽的。

    此刻,红姨与凌风仙君彼此相依相偎,坐在一块儿,美艳多情的红衣女子依靠在面容冷峻英俊的仙君怀中,仰头看他微微一笑,目光潋滟多情,那一瞬间的风情顿时就叫凌风仙君的目光微微暗沉了几分。

    他一只手扣在心爱的狐族美人的腰间,微微垂头,要将薄唇压在那叫自己期待了千年的红唇上……

    “为什么要去咬红姨的嘴唇?”一个好奇的声音在灌木之后小小声地问道。

    凌风仙君沉默了。

    红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转头,却见几只五颜六色的毛团儿在灌木之后若隐若现,那小身子一个个拱来拱去的,都十分好奇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如果笑出来有点不厚道,不过不笑出来也是蛮艰难的,只能飞快地笑了两声,在凌风仙君扭曲的目光里对那几只毛团招了招手。

    她对毛团总是很温柔慈爱,哪怕其他几只毛团从前也不在她这里混吃混喝,可是却对她依旧十分亲近,急忙从灌木后滚出来,滚到了红姨的左右,嗷嗷叫着都往红姨的怀里拱。

    凌风仙君沉默地被两只黄毛儿狐狸给联手挤到了一旁。

    他就看着这两只胖嘟嘟的黄毛狐狸。

    这俩记名弟子是完全没有把仙君大人放在眼里啊!

    逆徒!

    这一群都是!

    仙君大人的目光冰冷,被挤到一旁,死死地忍耐,不然非把这群幼崽给摁在地里好打不可,

    “怪不得师尊今日给我们放假,原来是和红姨在这里咬嘴唇。”红玉是这群幼崽里年纪最大的,都说了,一百二十岁还在吃奶的狐狸也不多了,作为最大的那只,它露出几分若有所思地摇着尾巴对红姨问道,“这不就是亲亲么?红姨,你们是在亲亲是不是?”它顿时就想起了想当年为了点口粮丢失在白毛团子那里的初吻了,犹豫了一下,毛爪子放在了红姨的膝盖上仰头问道,“亲亲真的会很舒服么?”

    红姨笑得直抹眼泪。

    她摆手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亲过。”

    想当初她和东君恋爱的时候那当真叫发乎情止乎礼,那曾经最优秀的少年仙人每一天都在认真并且刻板地和她进展着感情,誓言倒是发了不少,不过亲一口就真没有了。红姨从前也想霸王硬上弓来的,只不过没有人家少年仙人那样强悍,当然摁不倒东君。

    这群天庭中的仙人就跟做过恋爱培训似的,恋爱的时候从来都这样磨磨唧唧,亲一口都得沐浴更衣啥的。

    就她这二十年前答应与凌风仙君在一块儿,竟然直到现在还没亲上呢。

    “师尊,你说呢?”小火狐本着对这些恋爱的家伙的嫉恨,不怀好意地问道。

    都,都谈恋爱去了,谁跟它一块儿玩儿?

    “闭嘴,不然抽你。”凌风仙君冷冷地说道。

    废话!

    当然初吻还在啊!

    不过这么丢脸的事如果叫弟子们知道……

    第二天恐怕三界都得流传一下天庭那凌风仙君苦逼得修炼万年却依旧是个初吻都没送出去的老光棍儿的传说了。

    他冷冷地站起来,见小火狐委屈地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顿时冷哼了一声,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看了这群幼崽一眼儿,突然慢慢地从自己身侧的虚空劈开一道裂缝,修长的手指探入虚空之中,盯着这群毛茸茸,慢慢地,慢慢地抓出了一个巨大的玉碗来,俯身放在了歪头茫然地看着他的毛团儿的面前。

    这巨大的玉碗在他手指微微凌空一点,顿时化作了九只更小的玉碗。

    玉碗里乳白色的奶水发出了香甜的味道。

    毛团们惊呆了。

    凌风仙君的心情真是……

    为了谈恋爱,还得先贿赂这群毛团儿。

    “吃吧。”他冷冷地说道。

    “给我们的么?”阿曦抬爪,惊喜地问道。

    “对……吃完了口粮如果再叫我见到你们中的任何一只,下一次就不会再给你们。”凌风仙君用口粮来作为威胁,小黑小黄小小黄的都还勉强能保持克制,可是对于口粮有着奋不顾身的热情的红玉和阿曦顿时激动了。

    它们急忙扑到了各自一只小奶碗儿的前面吧唧吧唧扭着小身子飞快地吃,那吃得香甜极了,顿时几只幼崽也爬过来吃口粮。直到吃得肚皮圆滚滚的,阿曦这才代表自己的小伙伴儿们仰头对凌风仙君拱爪。

    “师尊,你真是个好仙。”它甜言蜜语。

    完全忘记想当年还骂人家仙君是个坏仙呢。

    “走不走?”凌风仙君勉强忍耐地问道。

    “走掉就还会再给么?”阿曦继续问道。

    “嗯。”

    毛团子圆滚滚地蹲坐在地上想了想,仰头看了英俊凛冽的仙人很久,突然抬起了一只小毛爪。

    “什么意思?”

    “击掌为誓,师尊要记得每天都要有口粮,不可以忘记。”毛团子庄重地举起了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见凌风仙君嘴角微微抽搐地看着自己,急忙扭着小身子小小声地说道,“如果师尊忘记给口粮,那,那红玉就跟红姨睡!天天霸占红姨的窝!”

    这毛团儿已经为了口粮不择手段,进行非常可怕的威胁勒索,小火狐顿时眼睛一亮,蹦着高儿地叫道,“对!阿曦说的对!没有口粮的每一天,我都和红姨一块儿睡!”

    凌风仙君简直要被毛团逼死。

    他沉重地怀疑了一下自己的仙生。

    那曾经在天庭叱咤风云,万仙畏惧的自己,竟然如今已经在狐族幼崽的面前再也不能翻身了么?

    “你怎么不和阿红一起睡?”他讥讽地问阿曦。

    白毛团子顿时理直气壮地叫道,“因为要和阿君一起睡!”

    凌风仙君可以发誓,自己听到不远处传来少年清越优雅的笑声。

    他垂头死死地看着两只同仇敌忾的毛团,再看看一群在一旁摇旗呐喊的幼崽,目光落在那只一直举在半空的小毛爪上,沉默了很久,俯身,修长的大手轻轻地和那只还有软软的肉垫的小毛爪拍了三下。

    他这就十分叫阿曦满足了,见以后的口粮可以吃一碗放在一旁一碗当零嘴儿,阿曦和红玉欢呼了一下,非常有诚信地带着幼崽儿们烟尘滚滚地跑了。它觉得自己今天格外地聪明,因此得意洋洋。

    完全不知道在自家师尊的心目中,那简直能被扒八百次皮了。

    到了晚上,满足地去红姨那里吃饭,回到了家里。

    阿君能够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化形,这在狐狸们之中也是顶尖的佼佼者。

    今天来给阿君贺喜的狐狸不少,每一只都对阿君日后的路充满了期待,甚至连一脸冰冷的凌风仙君都在夜晚的时候拍了拍阿君的肩膀称赞了几句。

    他是眼高于顶的天庭上位仙人,能这样夸奖阿君显然是因为阿君格外争气的缘故。阿曦与有荣焉,把自己缩成一只小毛团儿歪头趴在阿君的怀里,和他一块儿看山谷上空明亮璀璨的星辰。这样安静又静谧的气氛里,阿曦突然觉得很开心。

    只有它和阿君在,这是多么幸福的事。

    就仿佛繁华喧嚣它很喜欢,可是与阿君这样相依相偎,什么都不必说,就叫它心生欢喜。

    “阿君,你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么?”毛团儿抖了抖耳朵,抬爪在少年细腻的手背上轻轻地摸了摸。

    它觉得爪感很好,不好意思地扭了扭小身子,又贼兮兮地摸了摸。

    “还好。”说起来,人形在阿君的眼里当然是很喜欢的,如果不化形,那永远都只是一只毛茸茸的样子,漂亮虽然漂亮,却永远都不能进入到更高的层次去。

    他靠在树上,把仰头看着自己的毛团颠了巅笑着问道,“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他笑起来的样子好看得不得了,阿曦仰头呆呆地看着,不一会儿小小声地说道,“我还不能化形,我觉得笨笨的。”它垂下了自己的小脑袋。

    都二十年了。

    可是阿曦却还是学不会化形。

    “这有什么,红玉都一百二十岁,照样没法化形。”阿君顿了顿,摸着阿曦毛茸茸的小身子微笑说道,“无论是现在的你,还是化形的你,只要是我的阿曦,我都只会最喜欢。”他垂头,薄唇压在阿曦毛茸茸的脑门儿上轻轻亲了一口。

    阿曦眼睛瞪得圆滚滚的,这亲吻本是很平常的动作,可是它莫名想到了今天在森林里见到的凌风仙君与红玉之间那嘴唇碰嘴唇的动作。

    它知道那也是亲亲。

    一想到这里,它就有点羞涩起来。

    “我,我可喜欢阿君啦。”它仰头突然奶声奶气地叫道。

    美少年挑眉,看着仰头看着自己的毛团儿。

    星光倒映在它的眼睛里,它的眼睛明亮得叫人无法抗拒。

    “然后呢?”阿君笑眯眯地问道。

    “亲一口。”毛团嘟着嘴巴哼哼唧唧地说道。

    “只亲一口?”

    “以后每天都要!”阿曦眼睛亮了,顿时叫了一声,却见阿君纵容地笑了起来,垂头亲了亲它的小嘴巴。那一瞬间的亲吻仿佛有一道电流传入了阿曦的小身子里去。它觉得自己的皮毛都炸开了,浑身发软,莫名地快乐,只觉得眼前都是小星星。哪怕只是一个一掠而过的小小的亲吻,可是阿曦却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是它从前从来都没有的感觉,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做一只毛团可以这样幸福。

    “这,这就是爱么?”它仰头呆呆地问道。

    “对。”阿君俊美精致的脸上也露出了无法压制的笑意。

    他觉得自己的心里柔软甜蜜得一塌糊涂。

    或许,这是有等待了这么多年,怀里的小毛团终于开始明白什么是爱情的缘故。

    “那我很爱很爱阿君,只爱阿君一个。”阿曦认认真真地说道。

    见阿君垂头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它突然有点害臊,庆幸自己的脸毛茸茸的,可以掩饰自己的小脸儿的热度。

    “阿曦,你要记得今天的话。只爱我一个,也只会爱上我一个。”爱情是不能分享的,是比口粮还要重要的,阿君看着一脸开心的毛团莫名心里生出几分危机,一想到这狐族那么多黑心狐狸暗中觊觎自家毛团,那群狐狸没节操的……有节操也不能留下那么多血雨腥风的传说是不是?他再三叮嘱,握着阿曦的小毛爪轻声说道,“你既然已经有了我,就不可以再喜欢其他人,知道么?”

    “好的呀。”阿曦飞快地点头。

    “那现在分得清爱情和亲情了么?”阿君笑吟吟地问道。

    阿曦哼哼唧唧扭了扭小身子,扑进了他的怀里摇尾巴。

    “对母亲和红姨是亲情,对红玉是友情,对你是爱情。”它巴巴儿地说着,阿君脸上的笑容越发地表得耀眼了起来。

    “你这样说,我很欢喜。”他柔声说道。

    “那再亲一下。”毛团子急忙仰头嘟嘴。

    它这样积极,阿君自然只会欢喜,正嘴角含着一点柔软的笑意微微垂头,陡然听到一旁传来一声冷哼。

    凌风仙君的冷哼。

    美少年悬空在眼睛亮晶晶的毛团的小嘴巴上空,沉默了。

    这是……报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