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85.白狐(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只毛团撒泼打滚儿, 合起伙儿来抵抗坏蛋。

    它们嗷嗷直叫,把凌风仙君这抢食的当成最大的敌人,挥着自己的毛爪就扑过去了。

    凌风仙君在红姨笑吟吟的目光里默默地忍受着这两只倒霉毛团。

    这要不是红姨家的毛团,早就叫仙君大人给往死里打了。

    此刻,他一边忍受着这两只崽子在自己的怀里撕咬打滚儿, 一边目视自己的爱徒。

    作为弟子看见师尊受难冷眼旁观, 不地道吧?

    白狐满意地看着师尊吃瘪。

    它慢吞吞地爬起来, 拱了拱爪子,对凌风仙君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很生动。

    也很叫仙君生气。

    “今日你对我见死不救, 来日,我也不会为你出头。”凌风仙君眯着眼睛威胁,却见白狐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他冷哼了一声, 顿了顿对红姨轻声说道, “我……给你时间……慢慢……考虑。”

    两只在他身上扑腾的胆大包天的团子叫他说一个字就默默地忍耐一会儿,直到忍无可忍,红姨才忍着笑轻轻点头温和地说道,“好, 我会考虑。”她这痛快地答应会考虑,就是因为见到仙君大人实在苦逼。

    可是再苦逼也没有动两只毛团一根小爪子,就叫红姨眼里露出几分笑意。

    她觉得凌风仙君面前还算是个长辈的样子。

    至于凌风仙君的心性,她与他相交千年,自然也是了解的。

    而且不得不说, 凌风仙君生得英俊。

    狐狸们都是颜控, 生得漂亮的人物总是会叫狐狸们生出好感和耐心。

    就跟小火狐似的, 初见仙君大人不是也默默地被电了一下的么?

    “那我以后再来。”凌风仙君才不承认自己被两只哭得眼泪吧唧的毛团给挠得落荒而逃,他一道灵光消失在了天外,两只毛团依旧不依不饶哭着追出去,同时人立而起,奋力叫道,“不要再来啦!”

    它们觉得自家红姨这样受到欢迎真的蛮惨的,抽抽噎噎,垂着尾巴一块儿回来,却见红姨已经笑吟吟地坐在那里看着它们打滚儿。阿曦毛爪子抹着眼泪哽咽地爬到红姨的裙子上,在她的腿上盘起来,小声说道,“红姨是我们的。”

    “红姨不要离开我们。”红玉也哭着说道。

    是不是红姨就要不要它们了?

    “胡说八道,就算是以后我和旁人相恋成亲,可是你们在我心里的位置永远都不会变。”见自己的誓言一出口,两只毛团都不哭了,竖着耳朵在听,红姨不由露出几分笑意。

    这些幼崽儿们总是会把长辈当做最重要的存在,长辈有个风吹草动就局的不安得不得了,可是只要有了承诺,它们又开开心心的了。倒是阿曦,贴心地拿毛茸茸的小身子蹭了蹭红姨的手腕儿,好奇地问道,“什么是相恋?”

    “就是爱情。”红姨干巴巴地解释说道。

    别看狐狸们都能说会道的,不过对于爱情的解释,狐狸们也就这点认知了。

    “爱情是什么?”阿曦继续好奇地问道。

    “是一种感情。”红姨觉得自己很快就要解释不出来了。

    “感情?”毛团歪了歪小脑袋。

    “就是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喜欢得不得了,每天心里满满的都是他,想要和他在一起,想到他就会很幸福。这样的感情是彼此相互的,你对他这样,他也对这样。”

    红姨顿了顿,觉得务必不能再叫毛团问下去了,却见白毛儿团子垂头思索了一下,仰头,踮起了小爪子眼睛亮晶晶地抓着她的手腕儿开心地说道,“那红姨一定要和仙君有爱情。因为会很幸福,对不对?红姨会很开心,是不是?”

    “是呀。”红姨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那红姨嫁给仙君呀。阿曦希望红姨的每一天都开开心心,和仙君每天都在一块儿不独单。”阿曦认真地说道。

    它的眼睛圆滚滚地,红姨微微一愣,目光柔软了起来,把哼哼了一声,躲在阿曦尾巴后面跟着点头的红玉也捞起来。

    “可是如果这样,以后不能给你们吃很多的奶水了怎么办?”她笑眯眯地问道。

    两只毛团眼睛里蕴含着大颗大颗的眼泪,却伪装大方地挥了挥毛爪子哽咽地说道,“以后,以后自力更生啦。”

    它们可怜巴巴的,红姨不由笑了起来,叹了一口气挨个儿顺毛,温和地说道,“放心。就算以后红姨嫁人,也不会少了你们的口粮。而且若是我与仙君有缘,日后仙君也可以给你们收集口粮。”

    她毫不犹豫地就把凌风仙君给卖了,两只毛团眼睛都亮了,顿时就感受到了仙君不一样的美好,并深深地懊悔刚刚对仙君太冷酷,决定明日仙君到来就用温暖的皮毛来感动他为毛团的口粮大业做牛做马。

    阿曦却叼着自己的尾巴尖儿,仿佛在努力地想什么。

    阿君仰头看到,觉得有些奇怪,又有些好奇。

    难得……自家毛团儿竟然学会了思考……

    “今天在想什么?”它们从红姨那里出来,阿君决定和阿曦一块儿在森林里感受一下两只的单独的世界,却见阿曦咬着尾巴尖儿歪歪扭扭地跟在它的身后。

    它这幅样子很久了,阿君不由露出几分好奇,毛团听到它开口询问,眼睛眨了眨,凑过来蹭了蹭它的耳朵小声说道,“阿君,红姨说爱情是很重要的感情。可是我却不明白。”它觉得这些感情不是和自己和阿君的感情差不多么?

    它的心里也全都是阿君,看见它就很开心快乐,想要和阿君永远在一块儿。

    “还是不一样。你长大了就会明白。”

    “长大是什么时候呢?”红玉都一百岁了,可是也似乎并没有明白,那是不是在说红玉也没有长大。

    阿君想了想。

    “爱情是一种天赋。”

    “天赋?”

    “有的狐狸一百年都是个呆瓜,有的狐狸三岁就会谈恋爱。”阿君一本正经地探过头去舔了舔阿曦毛茸茸的大脑门儿,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它甩了甩毛茸茸的大尾巴,觉得自己真的捡到自家毛团是很幸运的事情,也很有耐心,愿意等阿曦长大。

    阿曦懵懂地点了点小脑袋,也舔了舔阿君的嘴角,两只毛团在森林的角落坐在一块儿玩耍了一会儿,才一块儿回了它们住的山谷。

    才走进山谷,阿君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了。

    几只皮毛油光水滑的大狐狸正坐在它娘亲的对面,白衣美人无奈地揉着额头,一脸的头疼。

    看见阿君带着阿曦回来,一只漂亮的,眼角眉梢都充满了魅惑风情的大火狐优雅地起身,走到了阿曦的身边。

    “还记得我么?”它一双狐狸眼任是无情也动人,微微弯起,拼命放电。

    年幼的白狐突然弓起了身子,跳到了阿曦的面前,对大狐狸发出了低低威胁的嘶吼。

    混了个蛋的!

    竟然是来挖墙脚的!

    “真是个小孩子,很沉不住气啊。”大火狐优雅地笑,又对从白狐身后探头探脑的毛团子挤眉弄眼风情万种,嘴里温柔地说道,“少年意气,不过这狐狸啊,还是成熟一点的好,对么?”

    它炫耀地甩了甩自己毛茸茸又漂亮的火红的大尾巴,又全方位地展示了一下自己身上油光水滑的皮毛,那漂亮的身材,叫阿曦犹豫了一下,抬爪碰了碰紧张起来的白狐的尾巴小小声地问道,“阿君,为什么这大叔眼睛在抽筋?”

    正在侧头展现自己优美侧脸的大火狐僵硬了。

    它沉默地转头,默默地看着懵懂的毛团儿。

    “小家伙儿,谁,谁是大叔?”

    祸国殃民,曾经祸乱整个天下的狐狸精,怎么可以叫大叔这样土鳖的称呼?

    叫一声漂亮哥哥能怎么着啊?

    大火狐忧郁了,看着阿曦忧伤地说道,“我才两百岁。”

    它这还是狐狸里的半大小子呢,凭什么就当大叔了?

    见阿曦茫然地看着自己,它坚强地打起精神……实在是这年头儿狸猫们都知道狐狸们坏,不仅抱团儿,还对狐狸充满警惕太不好骗了。这遇到一只流落在狐族之中的团子,不伸爪试探一下那还叫狐狸么。它狐狸眼里桃花泛滥,眨了眨眼睛问道,“我的皮毛……你不觉得很美么?”

    它才两百岁,正是狐族最漂亮的年纪,没有衰老得皮毛黯淡,也没有幼崽们虽然蓬松却不水润,反而光滑又颜色艳丽,时常叫它临水照影时暗自自恋一下。

    “好看。可是不如阿君。”阿曦耿直地说道。

    正在自我仰慕的大火狐又沉默了一下。

    “不如谁?”

    “不如阿君。白毛儿最好看!”阿曦自己是白毛,就觉得这世上最漂亮的就是白毛儿了。

    它还扒着回头对自己微微一笑的白狐认真地说道,“阿君最漂亮。”

    它奶声奶气地和阿君凑在一块儿,大火狐看了看得意洋洋的白狐,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小毛团儿,翘起来的大尾巴无精打采地垂落在了地上,默默地走了。它被打击得不清,余下的狐狸们也都沉默了,纠结地看着挑眉微笑起来的白衣美人。

    阿曦它狐狸娘也没有想到这群难缠的被毛团一句话给打败的家伙全都耷拉着尾巴,皮毛黯淡地走了,这才对阿曦招了招手。

    “今天你维护了阿君呢。”白衣美人笑眯眯地说道。

    “维护?”阿曦歪了歪小脑袋。

    “这就叫维护。你虽然不明白,可是你刚刚本能地选择了阿君,对不对?”

    阿曦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是的。”

    它能感觉到大火狐对阿君的挑衅,也觉得在这一刻,自己一定要站出来,和阿君站在一块儿。

    它不想阿君被人欺负,也不想阿君会有不开心,甚至隐隐地,它仿佛是在对阿君表达自己莫名的很奇怪的心情。它希望阿君知道自己只会和它站在一块儿,反正就是不要对其他狐狸很善良。

    一想到这里,它转头就扑到了趴在一旁舔爪子的白狐的怀里去,小脑袋在它的皮毛上蹭来蹭去,小小声地说道,“也可以保护阿君。”它说不明白自己的心情,只觉得阿君转头亲了亲自己的大脑门儿就开心得不得了。

    红姨说爱情是很美好的。

    那它觉得自己想要和阿君有爱情,然后永远都不分开。

    “阿君,我们有爱情对不对?”它歪头问道。

    阿君想了想,狐狸眼里都是笑意,抬爪拍了拍阿曦的小脑袋。

    “你刚刚已经问过一次。”它有些无奈,在阿曦茫然的目光里轻声说道,“等你再长大一点。”

    它对阿曦是充满了耐心的。

    阿曦会长大,会明白很多现在不明白的感情,它不急,也希望阿曦不要急。

    它希望阿曦会慢慢地明白什么叫做真真正正的爱情,而不是和任何感情混淆在一起。

    至于对爱情的领悟,阿君想了想,觉得可以带着毛团围观凌风仙君和红姨,一块儿学习,一块儿进步。

    阿曦可以在看见这两位的感情的时候,慢慢地理解爱情。

    为了自己日后的幸福,阿君努力带着自家毛团天天往红姨的狐狸窝里跑。

    作为它的师尊,凌风仙君自然理直气壮地出现在红姨目光所在的范围内,在红姨无奈的目光里很正义地指着在远处舔爪子的白狐道貌岸然地说道,“我说过会给你时间。你放心,你可以慢慢想,我不会逼你。今天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阿君在这里,我是来教导它修炼。”虽然凌风仙君这回答无耻了一点,不过看在他对阿君的确十分用心,红姨还是默默地同意了。

    凌风仙君就坐在红姨的狐狸窝外面教导阿君和一群狐狸幼崽。

    那群狐狸幼崽叽叽喳喳的一堆毛团子,颜色各异,毛茸茸遍地,纷纷仰头看着仙君大人。

    凌风仙君不会将自己真正的衣钵传给它们,却会指导它们一切修炼的法门还有一些法术。

    狐狸们都很聪明,学得很快,嘻嘻哈哈打闹的时候都学得非常快速。

    叫凌风仙君吃惊的是,阿曦虽然看起来呆呆的傻乎乎,可是学习起修炼的法门却快得叫人吃惊,很快就成为了幼崽之中的佼佼者。

    仙君大人都在默默地怀疑了一下阿曦的种族,顺便怀疑这阿曦的确不是什么狸猫,这根本就是一只狐狸。

    变异了一点的狐狸吧?

    狸猫有这么聪明,任何法术一学就会?

    他心中惊讶,然而英俊的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只是不着痕迹地给嘻嘻哈哈跟伙伴儿们打闹的阿曦加了几样儿自己从前在游历三千世界时得到的有趣的修炼法门。

    他对阿曦格外耐心起来,不过却并未忽略阿君。阿君修炼的速度比阿曦还要快,它在狐族号称很多年不见的天才自然不是全然没有道理,虽然为狐可气了一点,不过这样优秀的弟子叫凌风仙君还是很有面子的。

    他耐心地留在狐族,一教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时光对于凡人来说或许是沧海桑田一样的时光变换。

    然而对于修炼仙法的仙人与精怪来说却不过是弹指一般的时光。

    一眨眼,二十年过去,可是其实大家都没有改变。

    仙君依旧是仙君,白狐依旧是白狐,幼崽依旧是幼崽。

    只不过是二十年的时间,足够阿君将凌风仙君真传的那一套修炼的法门全都修炼成熟。

    它每一天都觉得充满了紧迫地修炼,希望在自己很快就强大起来可以保护自家毛团。

    阿曦当然开开心心地接受了阿君要保护自己的信念,它这一天美滋滋地和红玉吃奶回来,准备出门儿逛逛消化一下。

    “也不知道阿君什么时候出关。”红玉心满意足地舔着嘴边的奶渍歪头对身边依旧小小一团的毛团子说道。

    胖嘟嘟软乎乎的白毛团子打了个奶嗝儿哼哼了两声。

    据说阿君是修炼的关键时期,这一次闭关竟然已经一个月了,它没有和阿君一块儿睡,想念得很。

    “很快,很快啦。”它奶声奶气地叫道,“我知道!”

    “你能知道什么。”红玉撇嘴哼了一声。

    “没有阿君的第三十天,想它!”毛团子垂下了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抽了抽自己的小鼻子。

    一个大大的窝里没有和自己相依相偎的毛团,那是多么的冷呀。

    阿曦觉得自己的皮毛最近都不光滑了。

    没有阿君,吃奶都不香了。

    “不过阿君这次闭关真的很久。”

    “因为有大突破。”毛团夸张地对自己的小奶友挥着小毛爪很得意地说道,“师尊说啦,阿君会变得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啊?”小火狐挖了挖毛茸茸的耳朵尖儿哼哼了一声。

    “就是,就是……”小毛团扭着小身子说不出来,急得哼哼唧唧的,正努力回想凌风仙君对自己说过的话,却陡然听到一旁传来了清越的笑声,它霍然转头,却见禁制晃动,缓缓走进来了一个纤长优雅的白衣美少年。

    他生得俊美绝伦,慵懒的狐狸眼挑起来,眼角氤氲潋滟,勾唇一笑,薄唇嫣红已经是无边的风情。看见他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白毛团子陡然僵硬了小身子,只觉得这生得俊美逼人的少年俯身,把它从地上捞了起来,亲了亲它的大脑门儿。

    “我好看么?”他举着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毛团挑眉问道。

    红玉一愣,只觉得这少年一双眼睛眼熟,霍然惊呆了。

    “阿君。”阿曦已经呆呆地叫了一声。

    美少年依旧微笑,探身过来,凉薄的呼吸都环绕在毛团的周围。

    “我好看么?”

    红玉见他如此执着地问阿曦个明白,不由嗤笑了一声。

    别傻了。

    毛团怎么会觉得没有皮毛的人形好看……

    毛团已经更快地叫了起来。

    “好看!”

    “阿君最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