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84.白狐(九)

384.白狐(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曦软乎乎的一团,被扣在凌风仙君的手心。

    它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觉得凌风仙君是个好仙。

    对它多温柔呢。

    就算是把它捏起来, 也捏的不是命运的后颈皮。

    而是掐着毛茸茸的小身子就给举起来了。

    它缩成小小一团,亲亲热热地在很帅气的仙君大人的手心儿蹭了一下, 很讨好地仰头, 乖乖地叫道, “师尊。”

    这样单纯无辜的大眼睛的注视之下,凌风仙君觉得自己的良心受到了一点冲击。然而作为仙人, 那啥没见过,必须在岁月的流逝之中已经变得冷血无情。仙君大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嫌弃地想要把毛团子给丢到地上去,然而想想, 沉默, 俯身, 慢慢地把这毛团子放在了阿君的面前。

    白狐甩着尾巴把阿曦叼到自己的面前, 用尾巴圈好,仰头看着凌风仙君。

    凌风仙君垂头,和狐狸对视。

    毛茸茸的毛团急忙也探出小脑袋来,仰头看他。

    “怎么了?”见白毛团子抬起两只小爪合在一块儿给自己拱了拱爪,凌风仙君冷冷地问道。

    “给师尊拜拜。”毛团子虔诚地说道。

    他又没有驾鹤西去, 拜什么拜。

    仙君大人继续冷哼, 觉得这个外门弟子有点傻。

    他的目光都漂移了一下。

    据说银月仙子最近想要找个头脑简单天资根骨良好的小辈继承一下自己师尊的传承……

    这小毛团儿倒是傻乎乎, 也天资不错, 不过凌风仙君想了想银月仙子修的那无情道, 再看看仰头用天真无邪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幼崽。

    他想了想银月仙子的冰冷无情脸,又把这张脸安在毛茸茸的身上,许久,不忍目睹地转过头去。

    冷漠无情又高冷的毛茸茸,想想都叫仙感到恐惧啊。

    “走吧。”

    “走?”

    “作为师尊,我送你去见阿红。”凌风仙君,好师尊来的。这刚刚拜师就已经开始把作为师尊的义务放在了心上,不放心弟子在狐族之中的安全,就算是看望一下同族也要跟着一块儿去。

    白狐抹着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毛团子却眼睛亮了,它觉得这便宜师尊是个好人,急忙去抓凌风仙君的衣摆仰头叫道,“师尊,好人!”它奶声奶气地叫了两声,阿君顿时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忌惮地仰头看了一眼英俊挺拔的仙人,沉默地凑过去,蹭了蹭毛团子的小身子。

    毛团子还是更喜欢阿君,急忙和阿君凑在一块儿。

    “师尊来了,阿曦的眼里就没有我了。”白狐还会装可怜。

    “眼里都是哥哥。”阿曦急忙叫道。

    “阿曦是更喜欢师尊么?”白狐微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正板着脸看过来的凌风仙君。

    “怎么会……师尊没有毛,我更喜欢哥哥。”阿曦觉得自家师尊其实也不是很好看,没有毛,光溜溜的,摸起来完全没有爪感,哎呀,不过红姨说做狐狸要有礼貌,不能嘲笑别人的缺点,没有一身油光水滑的皮毛,那是仙君师尊自己愿意的么?如果能够选择,谁不愿意毛茸茸的呢?

    它决定安慰一下自家师尊,急忙凑过去,小爪子继续扒拉凌风仙君优雅的衣摆认真地说道,“师尊,师尊,虽然你不好看,可是我不嫌弃你。”

    它仰头,露出自己真诚的大眼睛。

    凌风仙君迎着狐狸那双得意洋洋的眼睛,也不知是想往死里抽白狐狸,还是抽这毛团子。

    都想打,竟然叫他没法在它们之间选择。

    “可笑!”他突然觉得这俩小混蛋简直是来克自己的。

    阿君伸出爪子来摸了摸阿曦的尾巴,低声说道,“不要伤害师尊。”它见阿曦急忙抬起爪子捂住自己的小嘴巴,勾了勾嘴角叫阿曦学着“懂事”。

    只是顿了顿,它抬爪就摸着阿曦的小脑袋温和地说道,“日后我就是仙君的弟子,阿曦,以后要叫我阿君,这才是对师尊的尊重。”虽然就连凌风仙君都没想明白,拜师和阿君之间的称呼有什么对自己尊重不尊重的,然而他还是勉强忍了。

    白狐微笑,眼底一片水色潋滟。

    它似乎发现了很有趣的事。

    “那,阿君。”毛团子很快地就接受了。

    它还凑过来蹭了蹭阿君。

    见它乖乖的,阿君点了点头,把毛团子叼到自己的背上去向红姨的方向而去。红姨见到阿君和阿曦并不意外,然而见到了凌风仙君却微微一愣,脸上露出笑容来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有空来见我。”

    她看向凌风仙君的目光很温和,仿佛看见了经年不见的老友,凌风仙君也微微颔首说道,“许久不见,你的气色比从前好了许多。”他与红姨这样熟稔,毛团子咬着尾巴尖儿左看看,右看看,露出呆呆的表情。

    一只小火狐在红姨的裙子边儿上若隐若现,仰头看着凌风仙君。

    “这是红玉,时常陪着我。幸亏有它,现在还有阿曦,我的日子过得也并不孤单。”

    红姨把凌风仙君给迎接进了自己的狐狸窝里,请他坐下,自己坐在这英俊的仙人的对面笑着问道,“你怎么会频繁来狐族这里?我听说天庭十分繁忙。”

    “再繁忙,若是想见一个人总是能找到空闲。”凌风仙君顿了顿,见红姨看着自己微笑起来,那张美艳逼人的脸上完全看不出异样,垂了垂眼睛继续说道,“阿君的天资很好,我已经将它收入门下,希望它可以继承我的衣钵。还有我应阿君与阿曦所求,会时常前来狐族教导它们的几个朋友,与阿曦一般,或许不能成为我的真传弟子。不过能得到我的几分指点,想必也已经足够。”

    “经常来狐族?”红姨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凌风仙君在天庭的地位很高,应该忙得厉害,突然空闲起来,竟然还能时常来看望弟子,这怕不是天庭药丸?

    “没办法,太过宠爱阿君,希望它虽然成为我的弟子,可是还能得到狐族的照顾。”凌风仙君面不改色,一副师徒情深。

    年幼的白狐趴在一旁悠然地甩着尾巴,抖着耳朵听这便宜师尊瞎吹。

    “这……也好。那阿曦的朋友……”

    “红玉,小黑,小青,小黄,小小黄……”毛团子就在一旁板着小爪子一个一个数跟自己玩耍过的毛团儿。

    红玉的眼睛亮了。

    “我,我也可以么?”它羞涩地看了看凌风仙君。

    凌风仙君很帅气来的,有这样的师尊,出门多么威风,和旁人打架,也可以高喊“我师尊是凌风仙君!”这个样子了。

    “当然,红玉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最最重要的奶友。”

    奶友大过天的,对于毛团儿来说,没有什么友情是在经历过口粮之后还这样坚定的。作为奶友,这样的友谊永远都不会褪色,至少比什么传说中的三界好闺蜜瓦实多了。它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儿,和红玉挨在一块儿彼此感动,红姨见了忍不住笑了,俯身把两只毛团都给抱在自己的怀里,摸摸这只,又摸摸那只,十分喜欢。

    “对了,喝茶。”她抬手给凌风仙君倒了一碗奶。

    凌风仙君看着这碗奶沉默了。

    两只毛团的目光也霍然看向这碗奶,同样沉默了。

    “我哒。”白毛儿团子跳出来,一点儿都不讲师徒情深了。

    “我哒!”小火狐也挑上了桌面,尾巴用力地圈住了这碗奶,对心怀叵测的凌风仙君怒目而视。

    好啊!原来是骗奶喝的!

    再也不觉得这仙君帅气了。

    它的尾巴都炸毛,和白毛儿团子同时用毛茸茸的小身子挡住了只应该属于它们的口粮。

    面对这两只护食的团子,红姨尴尬了,勉强地笑了两声,这才每只都摸摸尾巴温柔地说道,“拿错了,仙君怎么会抢幼崽的口粮。”

    她安慰了一下两只炸毛的毛团,把差点儿引发一场血案的这碗奶放在一旁叫两只毛团加个餐,看着这两只吃一口回头警惕地看凌风仙君一眼,那警惕又谨慎的样子在毛茸茸的小脸上显露无疑。这叫她轻笑了起来,抬手把一杯香茶倒给凌风仙君,带着几分感慨地说道,“你如今的脾气倒是缓和了许多。”

    “……我怎么会和幼崽计较。”

    “是么。”红姨微笑了起来,带着几分怀念地说道,“想当初,你的性子可十分暴躁。”

    别以为凌风仙君看起来孤冷傲慢就是个性格不错的仙。

    那是没见过从前他年轻时暴跳如雷的暴躁样子。

    “我一向都很温和。”凌风仙君嘴硬,冷冷地说道,抬手喝茶,坚决不承认诋毁。

    他一边努力掩饰自己的黑历史,一旁的白狐狸却心情很好地默默记着等着以后互相师徒大战的时候作为戳自家师尊心窝子的证据。这弟子显然被逼上岗没良心极了,凌风仙君却并未知道,只是抬手就把手里的茶盏放在面前,看着悠然温柔的红姨直言不讳地说道,“东君即将大婚,会迎娶凤凰族长之女,你……我只是想要叫你知道。”

    红姨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沉默了下去。

    阿曦突然从奶碗里抬头,莫名地觉得难受。

    它不想吃奶了,扭着小身子和同样不吭声从奶碗里抬头的小火狐一块儿蹭到了红姨的手臂边。

    虽然红姨脸上的笑容最终没有消失,可是阿曦和红玉却觉得她一定伤心极了。

    “红姨。”毛团子呆呆地叫了两声,把暖呼呼的小身子蹭进了红姨的手心儿里去。

    红姨垂目,突然一滴眼泪落下来,之后又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原来东君即将大婚。这也好,我等了这么多年,原来终于见到了最后。”她笑了起来,把担忧地看着自己的阿曦和红玉都抱在怀里,对对面沉默不语的凌风仙君柔和地说道,“很多年前,当他对我说要努力在天庭修炼成为天庭的最强者才能保护我,慢慢地繁忙再抽不出时间见我,我就明白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没有我的位置。”

    她靠在了身后的椅子里,美艳的脸露出几分自嘲,平静地说道,“我本可以早就去找他,只凭着我们当初的种种誓言和他在一起。可是勉强来的感情没有意思,这么久,哪怕我知道他在天庭,可是我也没有离开狐族。”

    她抬手摸着怀里的毛团子笑着轻声说道,“我拿着喂养红玉做借口,可其实只不过是我不想去见他。”

    “你一定很伤心。”

    “我从年幼时见到他就爱上他,和他这么多年的相爱,当然会伤心。不过这样也好。他的心里最重要的永远都是他在天庭的位置,被人尊敬,被人敬畏,也没什么意思。”

    红姨笑了笑。

    她在狐族虽然出众,可是却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她曾经的爱人只想得到最好的,曾经少年的心意纯真无暇,所以他们的爱情美好得令人流恋。然而时光辗转,这许多年,早就变了模样与心情。

    她的爱人开始流连天庭的权位,而她也没有那样为了爱情奋不顾身想要和他在一起,无论怎样没有尊严与骄傲都心甘情愿的心。

    既然爱人做出选择,用这样无声却直白的表达告诉她一切都从此断绝,那她自然也不会纠缠。

    就叫他在天庭要风得风,成为一方仙尊,一方帝君,而她也可以彻底把这份感情放下。

    “你不去找他问个明白?”

    “和他分辩为什么要背弃我们的感情?太掉价了。”红姨悠然地将一切的黯然都收在眼底,微笑起来,对微微皱眉的凌风仙君温和地说道,“我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也不会哭哭啼啼非要去找人要个说法。狐族还没有这么丢脸的存在。”

    狐族那都是自己开后宫的,谁还为了个男人哭哭啼啼,那还叫狐狸么。虽然这场爱情有点儿伤,不过红姨觉得这样儿也就足够了,哼笑了一声,挑了挑自己火红的长发漫不经心地说道,“他总是会后悔的。”

    失去她,对于任何一个人都会后悔。

    不过狐狸精从不吃回头草。

    见凌风仙君不说话了,红姨眼底有些酸涩湿润,不过却觉得有些安心。

    她本以为这一天来到的时候会痛彻心扉,可是原来时间久了,她也没有那样难过。

    甚至还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轻轻地摸着毛团儿,红姨就觉得心情慢慢地平复下来。

    两只毛团儿感到自己的重要,更加卖力地扭着小身子蹭来蹭去,用来叫红姨的心里快乐。它们这简直孝顺得不得了,红姨笑了起来,伸手掐了掐两只毛团儿的大尾巴,正想要说点儿什么,却听见对面的凌风仙君突然开口问道,“这么说,你已经彻底放下?”

    他英俊的脸上充满了严肃,红姨一愣,便笑着点头说道,“当然。我不是纠缠不清的狐。而且天下男子那么多,漫天仙君无数,就算他身为东君掌管天庭之东,地位显赫,可我也对这种仙没什么兴趣。”

    她说得很轻松,凌风仙君点了点头。

    “那你现在心里没有旁人?”

    “还没来得及。”红姨正想出去转转,去下面那个小世界去血雨腥风一下。

    “那嫁给我。”凌风仙君突然开口说道。

    他的面容冷酷,可是如此单刀直入,顿时叫红姨吓得把两只毛团儿都给掉了。

    “你说什么?”

    “我说嫁给我。”凌风仙君平静地说道,“我喜欢你,会好好爱惜你。不会如东君一般伤你的心。”他抬起一双凛冽的眼继续说道,“我恋慕你许多年,不过那时你有东君在侧。如今他已经另娶旁人,他自己不惜福,那我何必客气。”他虽然在天庭的位置不及东君显赫,然而也是天庭数一数二的上位仙人,就算是东君在他的面前也会谨言慎行,不会与他结仇。因此,他完全不在意自己娶了红姨就和东君翻脸。

    翻脸就翻脸。

    娶一个媳妇儿和东君翻脸,多划算啊。

    红姨不吭声了。

    哪怕是从前的爱人要成亲都没有凌风仙君的表白叫她震撼。

    两只毛团儿滚在桌面上,也呆呆地看着这两个长辈。

    “嫁给仙君?”红玉抖了抖耳朵。

    阿曦却想到了阿君对自己曾经说过的关于嫁的含义。

    “阿君说啦,嫁给他,就是以后都和他永永远远在一起,别人都不如他重要,在一个窝里睡觉,亲亲只能给他一个,彼此才是最重要哒。”阿曦一边说,凌风仙君和红姨的嘴角就全都抽搐一下,下意识地一块儿看向趴在地上一脸虚伪的正直的白狐。只是两只毛团说着说着,顿时露出了大事不妙的表情。

    对视了一眼,想到以后红姨的心里它们两只不是最重要,以后都不再给它们摸毛儿,不再亲亲,不再给口粮……

    吃奶才是最重要的狐生大事的呀!

    凌风仙君这坏仙,竟然要和它们抢口粮!

    两只毛团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天都要塌了,滚在桌子上嚎啕大哭。

    “坏蛋!红姨不要嫁给他!”

    凌风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