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83.白狐(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君沉默了。

    凌风仙君很帅的。

    它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快乐打滚儿的毛团子。

    毛团子之前是不是也多看了凌风仙君几眼?

    它垂头不吭声, 在默默地思考, 见它一副好生凝重的样子,白衣美人笑了笑。

    “我不修无情道。”狐狸婉拒。

    “凌风仙君修的也不是无情道。”不能人家长了一张漠然无情的脸就当人家是修无情道的好么?而且凌风仙君在天庭里的地位很高,修为也十分强大,素日里也十分骄傲,对于弟子挑挑拣拣的,这不是真的看重了狐狸,本也不会开这个口。

    不过凌风仙君突然张嘴说要收阿君做弟子, 白衣美人就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露出几分思索来。

    她看起来似乎在怀疑什么, 又似乎已经确定了什么。

    “我想见一见仙君。”

    “过几日仙君回来与族长议事。”白衣美人微微颔首,见阿曦已经趴在儿子的身边想睡了, 便起身走了。

    她走得十分潇洒, 阿君垂头, 那毛爪子轻轻地摸了摸阿曦的小脑袋。

    毛茸茸的小脑袋跟熟练地蹭了蹭它的爪子, 小小地叫了两声。见它软乎乎一团, 阿君的眼底多了几分温柔,它低低地叹息了一声, 趴在了这团子的身边也闭目养神,顺便想自己的心事。

    这天庭的凌风仙君的确在三界之中赫赫有名, 是十分强大的仙人,可是对于阿君来说却有很纠结的事。既然凌风仙君叫它去做弟子, 那它是不是就要跟随凌风仙君前往天庭呢?一旦它要离开, 那阿曦怎么办?

    它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带着阿曦一起去天庭。

    都说天庭禁卫森严, 是不允许有多余的人存在的。

    阿曦……它留在狐族的话,那就要与自己相隔甚远。

    那样的话,它就不能守在阿曦身边,专程拜师又有什么意义呢?

    狐狸的心里纠结得不得了,可是阿曦却没心没肺,完全没有把阿君就要去拜师这件事放在心上。她这两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和红玉一块儿玩耍,在森林里已经学会了欺负野兽,咿咿呀呀打滚儿追着野兽们跑,去抓它们的尾巴。

    这俩熊孩子就把一片森林给折腾的……野兽们全都搬了家,叫它们两只毛团组成了独孤求败毛团组合,纵横森林之中很少有对手了。不过这就叫它们觉得很没有成就感。

    这一天,翻遍了整个森林都没有找着一只野猪什么的,毛团子很失望地垂着小脑袋跟同样失落的小火狐并肩一块儿走。

    它的皮毛最近油光水滑的,明显是营养很好。

    “不行了,这儿是没有什么给咱们欺负的了。”红玉断奶晚,尚且也处于中二熊孩子的阶段,见阿曦歪头期待地看着自己,转了转眼睛慢吞吞地说道,“其实这片是红姨的领地。除了这处领地还有其他狐狸在,咱们还可以多见些狐狸。”狐族的幼崽也不少的,只不过红玉最近和阿曦玩儿,因此忽略了其他的小伙伴儿。

    它一向是只大方的狐狸,既然有了新朋友,就觉得应该一块儿分享友情。

    哪怕是奶友呢,也得分享,叫大家都喜欢阿曦。

    别看阿曦弱弱的,软软的,怯生生的,可是真的是个很给力的小奶友。

    只要别提口粮的问题,阿曦是这世上最可爱的毛团子。

    “其他狐狸?”阿曦偏了偏自己的小脑袋,呆呆地问道,“那也会喜欢阿曦么?”它可怜巴巴的,似乎是觉得自己会被欺负了,红玉爽快地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大声说道,“你怕什么,还有我呢!”

    它骄傲地扬起了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见阿曦点了点头,感谢地抬起两只前爪合爪在一块儿多自己作揖,顿时又感觉到了几分得意。它哼哼着把阿曦给带着,阿曦很听话地跟在它的身后。

    今天阿君去给它挖灵草了,没在,因此一心一意地跟着红玉。

    “阿君给你挖灵草去了?”

    “哥哥说我的身体虚弱,要好好儿补补。”

    “你还补啊?”这才几天,已经胖成一颗球了好么?

    “哥哥说我胖嘟嘟的最好看啦!”阿曦得意地摇了摇自己的大尾巴,尖尖的小牙齿都乐出来,傻乎乎的。红玉哼了一声,觉得这年头儿真是审美不一样,它咋没看出来阿君那点这么叫狐喜欢呢?

    它内心觉得阿曦是一只眼神儿不怎么样的狐狸,哼哼了两声,甩着尾巴快活地钻出了红姨的结界直接去了其他狐狸的地盘。这漫山遍野都是狐狸的,说起来谁的地盘也没什么大的意义,不过阿曦沿途就见到了几只大狐狸,若有若无,交头接耳地停下来往自己与红玉的方向看。

    小火狐也感觉到了,停住了脚步,左看看右看看。

    阿曦跟它站在一块儿,仰头,看着几只毛茸茸的大狐狸慢吞吞地围了过来。

    它们拦住了幼崽们的去路,几只毛茸茸的大脑袋就在阿曦与红玉的头上相聚了。

    狐狸们彼此威胁地对视了几眼,又忍不住都把目光落在了瑟瑟发抖的白毛儿团子的身上。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皮毛柔软顺滑的大火狐就垂头,一只爪子抬了抬,又不好意思地落下来,狐狸眼紧紧地看着躲到了红玉身后探头探脑的小毛团笑眯眯地说道,“这是谁家的啊?如果还没有住的地方,来我家好不好?”

    它笑起来的样子很漂亮,红玉见是自家的一位据说曾经祸国殃民的堂兄,顿时紧张地抬爪龇牙咧嘴地叫道,“你想做什么?!”它护着阿曦的样子叫大狐狸笑了,它摸了摸自己毛茸茸的下巴颏儿笑眯眯地说道,“红玉,我只是问问这小东西的来历。”

    它的眼睛在放光。

    阿曦抖了抖,想到阿君的叮嘱,哼哼唧唧地说道,“阿曦,我是白狐家的阿曦。”

    “白狐家的阿曦?狐狸?……哦哦,对,你确实是一只狐狸。”大狐狸们一愣,顿时眼睛都亮了,围在这只小团子的身边,迟疑了一下,一只乌漆嘛黑的玄狐便率先开口问道,“有狐狸了么?”

    这是什么话呢?

    阿曦歪了歪头觉得自己不明白,小爪子抓了抓同样一头雾水的小火狐红玉。

    那个什么……叫两只正在吃奶的毛团子去想这样复杂的事,真的很为难的。

    “我啊!”红玉听见玄狐问阿曦的归属,顿时仰头骄傲地说道。

    大狐狸们顿时彼此露出了一个心有灵犀的笑容。

    几只狐狸一块儿凑过来,毛茸茸的皮毛颜色都有很大的不同。它们笑眯眯地看着歪头有些懵懂的毛团子,点了点头,其中那只大火狐就微微点头说道,“正好儿,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它慢吞吞地伸出一只大毛爪子来就要去摸摸阿曦的大尾巴,阿曦记得阿君跟自己叮嘱过不可以随便叫狐狸摸自己的尾巴,顿时把尾巴缩进了自己的小肚皮下。紧张地看着这只和红玉与红姨都不大相像的大狐狸。

    大狐狸却主动自己缩回了爪子。

    “非礼勿动,非礼勿视,是么?”它左右看了看几只狐狸笑眯眯地问道。

    “各凭本事吧。真是没有想到族里竟然还有这么一只小宝贝儿。”大狐狸们都笑了。

    它们又围着红玉和阿曦转了两圈,一步三回头地走了。阿曦觉得它们看向自己的目光特别垂涎,就仿佛自己见到蜜糖时的样子。它怯生生地抖了抖自己的皮毛,垂头看了看,见自己现在油光水滑,早就不是那只皮毛干枯的毛团子,有些战战兢兢地拿爪子戳了戳红玉问道,“是不是因为我胖,要吃了我、”

    它听说有的坏蛋会在幼崽胖了之后就吃掉幼崽儿,顿时觉得自己不想变胖了。

    “不可能。它们敢。”红玉哼了一声,没怎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在幼崽的心中,除了口粮就只有玩耍了。

    虽然红玉一百岁了,可是一天没有断奶,就一天都不能把它从幼崽的队伍之中清除出去。

    它不大一会儿就找到了自己的小伙伴儿们,虽然其他的狐狸幼崽儿都觉得阿曦生得跟大家不大一样儿,可是阿曦一只软乎乎呆呆的毛团儿,油光水滑的还很可爱,顿时就叫狐狸们接受了它。

    这些幼崽里有皮毛黑黑总是一副很有心计……据说也的确很有心计的小玄狐,还有两只皮毛姜黄据说自称黄玉狐狸的小幼崽,阿曦一整天都跟小狐狸们泡在一块儿,顿时漫山遍野都是幼崽们的快活的玩耍声。

    如果不是狐族外还笼罩着强大的结界,这几只要上天的幼崽都敢跑出去浪。

    当然,现在也已经浪得不得了了。

    阿曦虽然初来乍到,可是狐狸幼崽们却没有想过要欺负它,反而见它虽然圆润,可是体力不足,两只黄玉狐狸还自告奋勇地背着它在山上乱窜。

    胖嘟嘟的白毛团子开心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和小伙伴儿们依依不舍地告别,说好了明天继续浪,这才开开心心地叼着今天在山上得到的几株灵草回了家。它今天在外面吃好吃的吃得饱饱儿的,也没有去红姨的家里蹭奶喝,叼着灵草回到家,就见阿君正走出来似乎要接自己。

    “哥哥。”毛团子欢快地叫了一声,却另一侧,走过来一位高挑凛冽的青年。

    它见到这有些熟悉的青年,顿时想起来这就是凌风仙君了。

    “仙君。”阿君也看见了他,恭敬地行礼。叫阿曦躲在自己的身后抬眼,见这英俊冷漠的仙人正在垂目看着自己,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抬起了自己的眼睛,平淡地说道,“若你要拜师,我可以收你为徒。”

    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阿君却并不在意,反而这些能叫自己变成强者的上位者会叫自己的心底多几分耐心。

    这就是狐狸的看人下菜碟了,不过它还是很耐心地问道,“我可以带着阿曦么?”

    “什么?”凌风仙君微微皱眉,似乎想不到它竟然问自己这样愚蠢的问题。

    “我若是追随仙君学习修炼,恐怕就要前往天庭。”年幼的白狐仰头露出柔和的笑容来轻声说道,“若是那样的话,我希望能带阿曦一同前往天庭。如果不能的话,那我与仙君之间,恐怕没有师徒之缘。”

    他这样直截了当,凌风仙君本不是一个十分耐心的人,闻言便冷哼了一声。他一身白衣凛冽淡漠,腰间一柄长剑,看人的目光也多几分冷淡的味道。说得不好意思一点,如果不是他自己开口否认,阿君真的觉得他才是修了无情道。

    “你以为我会带你去天庭?”凌风仙君问道。

    这多余问呀,不然呢?

    白狐微笑,没有吭声。

    “你不必前往天庭,我会每隔三日前来狐族指导你的修为。”凌风仙君这样的话顿时叫一向喜欢不动声色的阿君露出几分诧异,这世上只听说追随老师的,还没听说过有追随弟子的。

    奔波在天庭与狐族之间,每三日就来一次,这是先累死仙君还是怎么地?它有点不明白为何凌风仙君对自己这样优容,毕竟,虽然它天赋绝伦,乃是这三界狐族之中数一数二的天才,可是也不至于叫凌风仙君珍惜到这个地步。

    “仙君,我不明白。”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阿君眯了眯眼睛,甩着尾巴看着眼前这个目光冰冷的仙人。

    如果凌风仙君没有一个好解释的话,它竟然不敢拜师了。

    由此可见,狐狸们想得多真的并不是一句假话。

    阿君这怀疑的姿态,令凌风仙君顿时冷冷地哼了一声。

    “你不必明白。只需要记得你是我的弟子,日后不要堕了我的声名就是。”他说得这样简单,阿君眯了眯眼睛,却听见凌风仙君冷冷地问道,“怎么,你不相信你自己?”

    它这种话完全不能叫阿君热血上头,它越发一声不吭,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阿曦在一旁等得花儿都谢在地上一地,哼哼了两声爬到了阿君的身后去,叼着它的尾巴,表示自己和阿君共进退的。它小小一颗,凌风仙君冷哼了一声。

    “如何?”

    “还是我去天庭请仙君指教。”

    “不必,我来狐族。”

    “我去天庭。”

    “我来狐族。”凌风仙君更加面容冰冷了。

    阿曦看了看哥哥,又看了看这位据说很强大的仙君大人。

    它一副没有断奶天真无邪的小模样儿,凌风仙君垂目看了看它,见它脖子的皮毛下蕴含着灵气,隐隐露出一个小玉碗的样子,目光一闪抿了抿嘴角,垂头对阿君缓缓地说道,“我想在狐族多收几个弟子。虽然亲传弟子非你莫属,除你之外不会再有人得到我的衣钵,不过寻常的听我修炼的体悟的旁门弟子,也可以有两只。这一只……你觉得怎么样?”他看向阿君,阿君回头却在看阿曦。

    它遇到大事,总是要阿曦自己先确定心里想法的。

    “可以变得和哥哥一样厉害么?”阿曦好奇地问道。

    “当然。”凌风仙君断然说道……反正先招弟子,能不能那么厉害以后再说好么?

    “那可以再加几只幼崽么?”阿曦叼着自己的毛爪子继续问道,

    凌风仙君沉默了片刻,缓缓点头说道,“可以。”他见毛团子欢呼起来,便皱眉问道,“你要加上谁?”

    “都是我今天刚认识哒,还有红玉,我不要吃独食。”小毛团儿骄傲地表示就算是拜师也是不可以吃独食的,见凌风仙君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它蹦蹦跳跳地围着凌风仙君绕圈子称赞道,“仙君……师尊,你真是个好人。”

    它开心地给凌风仙君拜了拜,这才转身准备跑去给红玉传递这个好消息。只是它正美滋滋地想着自己对红玉说了这一切之后幼崽们在一块儿欢呼,却见那目光冰冷的仙君大人已经缓缓走过来。

    “你要去火狐的住所?”

    “我红姨的窝。”毛团子举着毛爪子幸福地说道。

    “你先等等。”

    就在毛团子想要炫耀一下红姨是多么的慈爱善良,怎样用心喂养幼崽,却见面前凛冽如同天上霜风的凌风仙君俯身,一把捞起它软乎乎毛茸茸的小身子捏在掌心里。

    他的眼底陡然发出了一抹骤然的光彩。

    看看他拿到了什么。

    一只狐质。

    他转身,在阿君骤然瞪圆了的目光里把胖嘟嘟却不大重的毛团子在它面前抖了抖,抬了抬自己冷然的下颚,冷冷地道,“拜师。”

    白狐利落地抬爪给他磕头。

    “是你去天庭,还是我来狐族?”凌风仙君用冰冷的目光与神色问道。

    阿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外表英俊内里是个傻瓜的仙君大人,尖尖的嘴巴抽搐了一下。

    “师尊你来。”

    乐于跑腿儿,还为了能够跑腿儿挟持了一只毛团子的仙君,真的是在它三岁的生命里前所未有。

    听说凌风仙君是天庭高层。

    看这样子,天庭这是吃枣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