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82.白狐(七)

382.白狐(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火狐目眦欲裂, 看着自家红姨竟然被一只毛团子给哄得眉开眼笑的。

    如果不是两碗奶不偏不倚,那小火狐一定不会吝啬三字经的。

    看在口粮充足的份儿上, 小火狐决定放过竟然敢抢自家红姨的毛团子。

    两只幼崽挤在一块儿, 喝各自面前的小奶碗。

    每只一碗, 这一回红姨真的很大方了。

    小火狐埋头吧唧吧唧幸福地吃奶的时候,却感觉到身边的毛团子轻轻地动了动。

    它和自己挨在一块儿, 一旦有风吹草动当然会被察觉, 红玉一抬头, 一边吧唧嘴儿一边看见白毛儿团子正用毛爪子捏着一只很眼熟仿佛被曾经装过蜜糖的小瓶子来, 嘴里念念有词, 把小瓶子瓶子口儿朝下悬空在小奶碗里,不大一会儿,几滴香甜的蜜糖就落进了奶水里。

    看见有了蜜糖, 毛团子幸福地收起小瓶子, 捧住了小奶碗晃了晃。

    它这才埋头, 香甜地吃了起来。

    放了蜜糖的口粮,口感就是好极了呀。

    毛团子幸福地卷着尾巴, 小身子一扭一扭的。

    小火狐都惊呆了好么。

    这也太会吃了!

    它呆呆地看着身边的小奶友, 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从各个方面都输掉了。都喝了一百年的奶, 竟然都想不到参合点蜜糖进去,这做狐狸都不合格的呀。

    油光水滑的小火狐垂了垂自己的大脑壳儿,哼哼唧唧了几声决定明天去抢点蜜糖回来也尝尝味儿, 阿君端坐在一旁含着笑意看着这只不怕死的毛团儿吃完了口粮, 礼貌地把小奶碗儿给送到了红姨的面前, 点了点头。

    白狐先转头对红玉微微颔首,轻声说道,“今日,多谢。”

    红玉在危机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阿曦,甚至愿意在那样无法断定是危险还是平安的时候挺身而出保护阿曦,这都叫阿君感谢极了。

    它从来都不正眼看族里的小辈的,别说道谢,哼一声瞥一眼都少,红玉被它这样的道谢给惊呆了,许久之后,露出了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跳起来指着阿君叫道,“叫你还敢不敢在我的面前摆谱儿!”

    它兴奋得尾巴都竖起来了。

    俗称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哥哥从来不……摆谱的。”阿曦奶声奶气地叫道。

    虽然不知道摆谱是什么意思,不过它觉得红玉的得意一定是欺负阿君了。

    红玉的耳朵抖了抖,一言难尽地看着这只白毛团子。

    这毛团怕是对白狐有什么误解。

    见毛团子滚在自己面前,仰着小脑袋守护自己的样子,阿君狐狸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不去理睬一脸惊呆的红玉,垂头舔了舔阿曦的小脑袋瓜儿。

    “跟红姨说再见。”它对毛团子说道。

    完全没有感觉到危机的阿曦仰头乖乖地叫道,“红姨再见。”

    它红姨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它。

    ……阿君显然都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好么?

    还嫁给红姨……

    面对红姨意味深长的笑容,阿君却并没有说什么。它只是垂头叼起了小毛团儿放在自己的头顶,飞快地回到了自己的狐狸窝里。

    见自己的母亲没有在山谷,应该是被族长请去议事,这小世界里有句话说什么来的……当面要给毛团面子,背后才要好好儿教导自家毛团儿。把正心满意足地舔着自己小爪的毛团子放在自己的面前,阿君顿了顿,对阿曦沉声说道,“今天我很生气。”

    “生气?”毛团子歪头,懵懂地看着自家哥哥。

    “好团子是不可以随随便便把嫁给谁放在嘴边的。”阿君顿了顿,郑重地摸了摸阿曦的小耳朵轻声说道,“阿曦已经说过要嫁给我,那么以后不可以,就算是为了甜言蜜语,也不可以说嫁给其他狐狸,明白么?”

    它很认真,似乎对这个问题非常严肃,阿曦瞪圆了眼睛看着一脸正经的阿君,许久之后试探地拿毛爪子碰了碰阿君的爪子小声说道,“再也不会啦。”它觉得自己很不好意思,竟然叫阿君不高兴了。

    “想要吃奶的话,以后我也会多带给你,红姨那里你喜欢去,可以经常去。”阿君虽然严防死守的,可是也不会因为自己微妙的小嫉妒就叫阿曦没有朋友。

    它希望阿曦过得自由自在,而不是被自己关在山谷里孤孤单单,除了自己没有任何朋友地长大。

    那样的话,它太自私,对阿曦也是不公平的。

    “好,我听哥哥的话。”阿曦乖乖地蹭过来,见白狐的狐狸眼里露出几分笑意,急忙很讨好地和它拱在一块儿。它软乎乎的,阿君便低声叹息了一声,把它塞进自己的皮毛里,两只毛团儿蹭了蹭。

    它很享受这样只有两只毛团在一块儿时的感觉,见阿曦总是瘦瘦的,便从母亲的宝贝鸡舍里偷了一只最肥的,据说是经过某个小世界认证的金牌皇家御用肥鸡,血统十分高贵,相传十八代的祖先一直都是皇家肥鸡直接送到皇帝桌子上去的。

    它母亲珍惜得不得了,把这肥鸡当成宝贝,天天守着。

    当然,关于一只肥鸡每天见到一只大狐狸趴在对面看着自己流口水的心情,就不描述了。

    这只肥鸡是阿君母亲最喜欢的一只,从前没舍得吃掉,没想到今天一天不在家,遭了儿子的毒手。

    雪白优美的白狐矜持地把肥鸡给从鸡舍里拖出来,利落地没有触动半点禁制……在狐狸窝里弄了个鸡舍,那必须得上禁制不是?不然岂不是鸡入狐口?它轻轻松松地叼走这只奋力扑腾的肥鸡,转眼就去了自己的狐狸窝里满意地给炖成了一锅香喷喷的鸡汤。

    每一只狐狸都是做鸡汤的绝顶高手,阿曦正见白狐来来回回地在山谷里折腾,咬着尾巴尖儿歪歪扭扭地跟在后面,就见白狐不大一会儿,蹲坐在了一口锅前,尾巴愉悦地摇来摇去,毛茸茸的背影,叫阿曦忍不住凑过去,趴在了白狐的背上。

    “这是什么呀?”

    “这是鸡汤,最滋补,最好喝。”白狐一边拿爪子往里面丢了很多滋补的灵草,一边转头笑眯眯地说道。

    它的狐狸眼里都是笑意。

    阿曦懵懂地点了点头,嗅了嗅,觉得味道一般……

    不过既然是珍惜的食物,那么就不能浪费,它决定还是要全都吃掉。

    也不知炖了多久,整个山谷都是鸡汤的味道,阿君这才微微抬爪,灵光闪动把眼前的小石锅用清风环绕着拿下来放在了阿曦的面前。

    鸡汤热腾腾的,香喷喷的,白狐陶醉了一下,只觉得这味道叫狐狸都按捺不住,然而它却还是大方地推了推面前的石锅给阿曦温和地说道,“都吃掉,很好吃。”它的爪子搭在石锅的边缘,阿曦看了看,犹豫了一下试探地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如自己喜欢的奶水,胡乱地点了点头。

    “不喜欢吃?”阿君见它有些勉强,迟疑地问道。

    “不好吃。”阿曦垂头有些不安地说道。

    阿君忙忙碌碌这么久,可是它却……

    挑食的毛团不是好毛团。

    “没关系,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勉强。只喜欢吃奶是么?”阿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年幼的白狐一下子就想到了红姨的劝告。

    它抬爪摸了摸阿曦的小脑袋,正准备帮毛团子吃掉这份鸡汤,却看见山谷的禁制微微一动,竟然走进来一位白衣黑发,眉目秀致的美人。见这美人陌生,阿曦一下子夹着尾巴躲到了阿君的身后,怯生生地看着,却见阿君抬眼微微颔首说道,“母亲。”

    “母亲?”阿曦眨了眨眼睛,歪头看着白衣美人。

    这美人清艳妩媚,微微一笑,眸光流转,虽然不及红姨艳光四射,然而却是另一种仿佛带着几分仙气的美好。

    它慢吞吞地从阿君的身后爬出来,仰头看着垂头对自己微微一笑的白衣美人。

    想了想那毛茸茸的大白狐狸,再看看眼前的白衣美人,阿曦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大白狐狸。

    没有毛,不好看呀。

    阿曦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和红姨都喜欢把自己变成这样奇怪的样子,完全叫它无法体会到漂亮的感觉。它翘了翘尾巴,又摇了摇,见它乖乖的,白衣美人笑着垂头把它抱在怀里,嗅了嗅,忍不住笑着问道,“怎么有鸡汤的味道?你给阿曦炖鸡汤了?”

    见儿子正抖了抖耳朵,守着面前的一锅鸡汤不吭声,毛爪子还压在石锅上呢,白衣美人顿时笑着说道,“怎么还不好意思起来,对妹妹这样用心是很好的事。……你出去捉野鸡了?”

    阿君仰头,狐狸眼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娘亲。

    白衣美人笑着笑着笑不出来了,沉默了一下,放下了歪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毛团子,化作一道匹练般的白光消失在了远处。

    不大一会儿,远处鸡舍的方向传来了一声愤怒的怒吼。

    一只巨大的白狐从远处飞扑而回,优雅从容全都不见了,怒火简直能够燃烧天际!

    阿君叼起幼崽转身就跑,顺便拿尾巴卷住了石锅一块儿跑。

    巨大的白狐杀气腾腾,为了自己的口粮大概也是可以大义灭亲的了。

    追着自家儿子跑出了八里地,这才在儿子许诺会分给自己一半儿的鸡汤之后气哼哼地停了下来和儿子一块儿分享这只肥鸡。不过说起来这肥鸡还真的挺香的,肉嘟嘟肥滋滋,鸡汤也清润可口。巨大的白狐才不承认自己是被口粮气得变回了原形呢,矜持优雅地吃掉了一半儿的鸡汤,这才化作白衣女子,靠在一旁的一颗树旁,抱着正埋头吃蜜糖的毛团子说道,“天庭的银月仙子来狐族了。”

    “哦。”阿君对银月仙子和她的无情道没兴趣,点了点头。

    “她想见见你。”

    “为什么?”白狐优雅地嚼碎了鸡骨头,一点渣渣都没有吐出来。

    这年头儿,哪只狐狸吃鸡还吐骨头啊?

    “她觉得你很聪明,也有难得的见解,这是她见过的天才里很少见到的。”阿君能说出那些话,实在是叫银月仙子刮目相看。只不过阿君却没什么想见银月仙子的意思,摇头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不想和无情道有牵扯。”

    这些仙子仙人的,先是看起来没有觊觎,只不过是“见见面”,等见了就各种忽悠年幼的幼崽跟他们混,那真的超级烦的。阿君哼笑了一声,拿爪子扒拉自己的耳朵淡淡地说道,“她应该去狸族,不应该来狐族。”

    “她还在考虑要不要去和狸族提这件事。”

    阿君点了点头,见阿曦在一旁,就和它趴在一块儿,拿爪子在白毛团子的头上放了一朵小花儿。

    它的眼睛里充满了柔软的笑意。

    “狸族的族长来了我们这里,母亲知道么?”它一边见阿曦咿咿呀呀地扭着小身子扑过来,顿时和这只毛团子滚成一团,两只毛茸茸在草地上翻滚嬉闹,可是也不妨碍阿君在和自己的母亲提起狸族的事。

    白衣美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族长还过去问候,只不过狸族的族长心情不大好,骂了族长两句就跑了。”她想到自家族长欺负人家狸族族长的样子都觉得太坏了,听说还提起想跟狸族族长来个指腹为婚……

    族长家即将诞生一只小狐狸,据说狸族族长夫人也有了。

    “指腹为婚?”阿君嘴角抽搐了一下,一不小心,顿时就被嗷嗷叫的毛团子扑到脸上来。

    它翻身把毛团子压在地上,伸出舌头舔它的大脑门儿,嗤笑了一声。

    还指腹为婚……

    人家能跟世仇指腹为婚,做梦呢?

    还是准备养出个败家闺女嫁过来,败坏一下狐族的家底?

    “狸族族长拒绝了。”白衣美人优雅地说道。

    那不是拒绝,简直就是跳脚儿骂街,狼子野心啥的都往狐族族长头上扔呀。

    真是世仇。

    “它心情不好我倒是知道一些事。”现在阿君不爱听从前被母亲还有很多长辈挂在嘴边的狸族,烦得很。那种抛弃了阿曦的种族简直叫它厌恶透顶,冷哼了一声,它把今日的事原原本本地对母亲说了,见白衣美人若有所思,便冷冷地说道,“幸亏有红玉在。”

    如果没有红玉跳出来遮掩住了阿曦的存在,那狸族族长还不一定要对阿曦下怎样的毒手。

    它狐狸眼里露出几分不悦,白衣美人却皱了皱眉。

    “不应该啊。”

    “母亲?”

    “狸族族长一向头脑……心胸单纯。从前我怀疑阿曦是被狸族其他的狸猫丢掉,所以才会觉得有些可能。可是若是狸族族长,它不像是做这样的事的狸。”

    她手指尖儿上灵光闪动,化作一个漂亮的灵气罩罩住了阿曦叫它不要听到自己方才与阿君的对话。见儿子抖了抖耳朵,她想了想便缓缓地说道,“不过这件事我先记下,来日见到狸族族长,我问问它。若它当真不想要阿曦,就将阿曦留在狐族。若是它想要阿曦……”

    “想要也不给!”

    “那就叫阿曦自己选择。”白衣美人笑着问道,“难道你觉得自己还比不上狸族?”

    “当然不会。阿曦只会和我在一起。”阿君骄傲地说道。

    见它这样自信,白衣美人微笑起来。

    “阿曦,你哥哥说要和你在一起,你觉得呢?”她打开了灵气罩,见毛团子滚着滚着滚到自己的面前不由笑着问了一句,毛团子歪头想了想,诚实地对母亲叫道,“哥哥和阿曦说以后要嫁给哥哥,只能亲哥哥,舔它一个,以后和哥哥永远在一块儿。”它叫一声,白衣女子嘴角微微抽搐一下,片刻之后,她沉默地看着对面正襟危坐一脸道貌岸然的虚伪的儿子。看见它仰头看天,哼了一声。

    “别听它的,阿曦喜欢谁,才可以嫁给谁。”

    “可是我喜欢哥哥的呀。”毛团子歪着小脑袋懵懂地说道。

    白衣美人微微挑眉,看着面前乖乖的阿曦。

    “那阿曦喜欢母亲么?”

    阿曦想了想,回头看了看阿君,点了点小脑袋说道,“喜欢。可是不是要嫁给母亲的喜欢。喜欢母亲,可是想和哥哥永远在一块儿。”

    它认认真真地说着话,明明还一知半解,可是却仿佛是本能一样地知道,自己的确在心里最喜欢的是阿君,而不是其他的母亲红姨还有红玉。如果他们都在它的面前要它选择,它是真的只会选择阿君。见白衣美人微微点头笑了起来,它摇了摇尾巴。

    它的眼睛此刻亮晶晶的。

    阿君要勉强忍耐,才不要露出得意洋洋的嘴脸。

    它趴在一旁,拿大尾巴把小东西卷到自己的身边,仿佛是在保护。

    “对了,你想变得强大,对么?”

    突然,白衣美人对儿子问道。

    见白狐警惕地看过来,白衣美人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来。

    “有一位上仙看中了你的资质,想要收你为徒。”

    “谁?”白狐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道。

    “凌风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