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80.白狐(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狐狸抖了抖耳朵, 专注地看了一会儿板着毛爪子好认真的毛团子。

    它还记性不错,一个都没有漏掉。

    幸亏……凌风仙君没有给过这毛团吃的。

    不然备嫁名单之中必然也有仙君一份儿。

    年幼的白狐一下子没有勇气叫这团子“只能挑一个”了。

    这想一想……

    大概这有奶就是娘的毛团子得挑红姨。

    形势十分严峻啊。

    “这样啊,可是嫁是不同的。”见阿曦歪头呆呆地看着自己, 阿君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凑过来低声说道, “不仅是要永远永远在一起,还要一块睡, 还可以亲亲。……你知道什么是亲亲么?”

    毛茸茸的雪白的狐狸露出了一个善良的笑容来,见幼崽茫然地摇了摇头, 凑过去, 拿嘴巴亲了亲毛团子的大脑门儿满意地说道, “这就是亲亲, 是表达我很喜欢你的意思。不过这是只能我和阿曦才能做的事。”

    “为什么呢?”阿曦觉得额头痒痒的,很奇怪的感觉, 可是却并不讨厌,反而希望……

    “再亲亲。”它总是很诚实的, 把毛茸茸的小脑袋探过来。

    狐狸先满意地又亲了一口, 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 “如果亲了其他人,会发生很可怕的大事, 会被人讨厌。”

    “那哥哥会讨厌我么?”毛团子听到讨厌两个字, 胆怯地抖了抖耳朵。

    “我不会讨厌阿曦,阿曦也不会讨厌我, 对不对?”狐狸毛茸茸的尾巴悠闲地在身后摆动, 见幼崽茫然又单纯地点了点头, 这才继续说道,“要记得,以后只能亲我一个。以后要对别人说,你已经是白狐家的阿曦,知道么?”它循循善诱的样子,毛茸茸的小团子心满意足地在白狐的胸前蹭来蹭去舒服得不得了,奶声奶气地叫道,“知道啦。不给别人亲,还是白狐家的阿曦。”

    它这样乖巧,阿君心里小小地吐出一口气来。

    还好儿毛团年纪小,真的很好骗。

    它都听前辈们十分忧愁地说过,狸猫们对狐狸天然有对抗情绪,特别不好骗,远远地见了就嗷嗷地冲过来打架。

    一旦打不过,嗷嗷嗷地又一阵风地逃走……怎么能叫逃走呢?人家那叫屡败屡战,大战斗种族!

    一只毛爪子搭在阿曦毛茸茸的小脑袋上,阿君故作慈爱,目光温柔,见毛团子哼哼唧唧地撒娇,把它拐到窝里去睡觉。

    它的窝很精致漂亮,上面还点缀着漂亮的会闪光的小石头,据说这叫做各种稀罕的灵石,还有很多香喷喷的小花,灵气逼人不说,瞧着也赏心悦目。大大的狐狸窝里还放着柔软的野兽的皮毛,睡起来软软的。阿曦一下子就被这狐狸窝给迷住了,仰头垂涎地看着。

    昨天它和阿君睡的地方可不是这么漂亮的窝。

    “喜欢么?”阿君垂头舔了舔它的尾巴问道。

    “舒服的呀。”毛团子跳进了窝里,打滚儿,露出小肚皮心满意足地说道。

    睡了几天在森林里的那枝叶腐烂的泥土,现在的生活简直像是幼崽在梦中的样子。

    白狐优雅地跳进来,舒展自己的身体,把阿曦放在自己的肚皮上,两只爪子把它抱在怀里。

    “喜欢就好。以后给你更好看的窝。”它看见阿曦眼睛亮晶晶地对自己点头,笑了一下,这才把它护在怀里,大尾巴盖在它们两只的身上一块儿睡了。

    阿曦觉得自己嗅到了香香的香气,又温暖又安全,睡在阿君的怀里的感觉叫它一下子就入迷了。它一觉睡到天亮,大清早上的时候看不见狐狸,扒在窝的边缘往下看,却见雪白的毛茸茸的狐狸正在重新回来想要跳进窝里来。

    它的嘴巴里还咬着一只小瓶子,里面的味道很熟悉,是蜜糖的味道。

    “又找到一窝灵蜂,你尝尝这种蜜糖的味道。”阿君把瓶子吐到张大了眼睛的毛团子的面前。

    团子翻身爬起来,一只爪子压在了瓶子上。

    “蜜糖。”它叫了一声,想到昨天甜滋滋的味道,顿时口水就要流下来了。

    见面前的狐狸微微点头,它急忙把瓶子抱在自己的爪子上,仰面翻倒在了狐狸窝里,鼓着小肚皮开始吧唧吧唧往嘴巴里倒一滴滴滚出来的蜜糖的糖汁。这个习惯可不怎么样,一点儿都不爱干净,这要是有口水还是蜜糖的掉在窝里,不是叫小窝都脏兮兮的了么?然而阿君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

    “不,不在窝里吃。”阿曦的眼睛突然看见一旁的漂亮的小花,急忙翻身要爬出来。

    “没关系,我每天都喜欢收拾自己的窝。”白狐一只毛爪子压在毛团子软乎乎的小肚皮上,目光慈爱地说道,“你太瘦了,多吃点才会胖。”养胖了才好吃进肚子里。

    它这样慈爱,阿曦感动得眼泪吧唧的,急忙凑过去蹭了蹭它哥哥的耳朵小声说道,“喜欢坐着吃。”它到底叼着瓶子跳出了小窝,就美滋滋地岔开两条后腿坐在了小窝旁吧唧吧唧吃,一边吃一边还高兴地举起蜜糖分给阿君,一点都不吃独食的样子。

    “你可以自己吃,不需要分给我。”阿君不客气地舔了两口小瓶子,这才对阿曦说道。

    “只给哥哥吃,别人不给。”阿曦很护食地抱着瓶子认真地说道。

    白狐微笑起来。

    “……母亲,红姨,红玉……一点点……”毛团子又开始板自己的毛爪子数数儿。

    白狐脸上在笑,心里的滋味真是格外郁闷。

    “好。下次多找来一些再分给它们。”它心里一笔一笔小黑账默默地记好,在阿曦天真无邪的目光里一副善良好狐的样子,格外地大方温柔,阿曦被感动得一塌糊涂,恨不能抱着狐狸把自己当成狐狸身上的挂件儿。

    它急忙点了点小脑袋,把瓶子里的蜜糖又吃了两口才收好,却见白狐慢吞吞地靠过来,把它毛茸茸的小脸上的蜜糖都给舔走,微笑地看着它。阿曦觉得黏糊糊的小脸儿顿时舒服了,仰头哼哼唧唧。

    “亲一口。阿曦,早上好。”毛茸茸的白狐狸温柔地说道。

    阿曦不好意思地扭动了一下自己的小身子。

    “去找红姨吃奶。”阿君看了看阿曦的小肚皮,见……竟然也没啥起伏,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很怀疑自家这毛团子小小的身体里大概蕴藏着星辰大海,垂头把它叼起来就去了红姨的住所。

    今天红姨的窝里很早就有一只未雨绸缪为口粮奋不顾身的小火狐出现了。红玉在昨天遭遇到了一只强大的毛团子之后,决定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早就潜伏进了红姨的窝里,看见火红的大狐狸优雅地在睡,急忙夹着尾巴去看一旁的大碗。

    大碗里满满的,都是奶。

    小火狐眼睛亮了,先转过毛茸茸的小身子对睡着的红姨拜了拜,又双爪合十感谢了一下上苍竟然赋予幼崽们奶水这种叫狐欲罢不能的口粮,又真诚地把尾巴垂在地上,感谢了一些这森林里给自己贡献出了这样好喝的奶水的各路野兽灵兽啥的,最后虔诚地坐在大碗边儿上又感谢了一下那只离得老远的奶友,这才美滋滋地探头……

    它僵硬地回头,目光落在自己在地面上铺开了大尾巴花儿的尾巴上。

    一只雪白的狐狸爪优雅地摁在这火红的尾巴上。

    小火狐努力往大碗边缘探了探身,被压住了尾巴,距离大碗总是只有一步之遥。

    它奋力回头,仇恨地看向身后的白狐。

    三岁就知道横行霸道,狐性呢?

    这怕不是天生恶狐吧?!

    白狐偏了偏头,用最优美的姿态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红玉,你不吃奶了么?”它的头上,一颗毛团子探出一颗小脑袋,见小火狐龇牙咧嘴却对碗里的奶视而不见,眼睛顿时亮了,叫道,“你不吃,我就吃光啦。”

    它飞鼠扑,一下子就扑到了大碗的碗沿上去,两只后爪在光洁的大碗边缘奋力扑腾了两下,固定住,埋头猛吃。小火狐的眼睛顿时直了,眼睛里又有大颗大颗的眼泪在酝酿,白狐欣赏了一下它伤心欲绝的样子,见它吃不到奶仿佛狐生从此黯然失色,这才满意地笑了。

    叫它想和白狐抢毛团。

    欣赏了一会儿红玉跳脚,白狐这才慢吞吞地放开自己的爪子。

    小火狐顾不得跟这恶狐战斗,先跟离弦的箭一般扑到了碗边,跟着大口大口喝奶,毛茸茸火红的尾巴奋力甩动表达内心的激烈愤慨。

    两只幼崽趴在碗边吧唧吧唧吃奶,一旁合着眼睛的红姨微微张开眼睛,露出一点微笑。

    难得红玉竟然会和阿曦投缘。

    它在一旁化作了风情万种,体态妖娆的艳丽美人,一袭大红的裙子,只端坐在那里就是烈焰一般的风情。阿曦轻轻松松和红玉一块儿解决了大碗里的奶水,恋恋不舍地舔了舔最后的碗底,吧唧了一下嘴儿,转头看见嘴边糊着一圈儿奶渍的小火狐对自己怒目而视,它想了想,怯生生地凑过去,探身就去舔走了小火狐嘴巴毛儿上的奶渍,含含糊糊地吧唧嘴儿小声说道,“不浪费……”

    作为一只饿肚子过的幼崽,一滴奶都不浪费。

    小火狐惊呆了,捂着自己的嘴巴看了看着对自己露出天真无邪笑容的毛团儿,又回头看了看自家红姨。

    美艳多情的大美人垂头做沉思者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

    雪白的狐狸坐在一旁,笑容里充满了杀气。

    “你,你!”红玉的毛爪子抬起,用力地指着面前的白毛儿团子尖叫道,“你怎么可以……”它嗷嗷地叫了两声,见阿曦歪头讨好地看着自己,仿佛还想要靠过来,顿时捂着自己的嘴巴嚎啕道,“我的初吻!”

    竟然交给了这么一只刚出生的幼崽儿,一百年,它可是守护了初吻一百年了!别以为一百年很短,对于没什么节操,总是喜欢各种开后宫的火狐来说,这一百年代表的是她坚定吃奶决不搞事的决心娜!

    “也给我亲一口!”觉得不能白吃亏,小火狐向着毛团子扑过来,非要也把这便宜占回来不可。

    一只毛爪子凌空抽在它的身上,小火狐嗷嗷叫了两声,吧唧,滚在了一旁。

    阿君慢慢地走到了一脸不明所以的阿曦的面前。

    “也不可以舔。”狐狸对毛团子循循善诱地说道,“也会被讨厌。”大意了,实在是从前没有养团子的经验,造成了如今竟然要一点一点地教导,雪白的狐狸眯了眯眼睛,觉得团子很糟心,然而见它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又觉得心软起来。它又教自己这个样子,毛团子很无辜,又觉得很茫然地问道,“和哥哥亲我是一样的么?只能给哥哥亲,只能给哥哥舔?”

    它刚刚吃蜜糖的时候,阿君不是也这样舔了舔自己么?

    原来都是不可以的么?

    “对的。”白狐道貌岸然,一本正经地说道,身后的尾巴优雅地拍打了几下。

    它这样庄重,阿曦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原来除了对阿君做这样的事,都会被讨厌,也大概是表达讨厌的情绪吧?

    不然,为什么它奶友气得嗷嗷叫呢?

    “什么?”小火狐正想扑到阿君的身上去找回场子,冷不丁听到这些对话顿时眼睛直了。它觉得自己仿佛发现了什么很大的事,急忙顾不得自己被拍了一爪,悄悄儿地爬过来眼睛亮晶晶地想要偷听一下。它的样子格外地八卦,一双狐媚的狐狸眼都瞪得滚圆儿,白狐转头看了这家伙一眼,没有理睬,反而抬爪摸摸阿曦的小脑袋。

    见毛团子这样乖巧,小火狐也觉得羡慕极了。

    这就是属于自己的团子么?

    养一只……它觉得也挺好的。

    至少它愿意分一点点奶给毛团子们。

    哼哼唧唧了两声,小火狐抖了抖耳朵,趴在了阿曦的身边。

    两只刚刚才吃了奶,这吃得舒舒服服的,小肚子圆滚滚的,靠在一块儿打了一会儿瞌睡,红玉急忙转头对阿曦说道,“我们出去玩儿。”

    其实它还是很喜欢有阿曦这个玩伴的,毕竟它这一只只喜欢吃奶的小火狐在火狐一族也算是格格不入,人家都去谈情说爱,谁跟它玩儿什么见了狸猫了的捉迷藏过家家啊,红玉一直都只能跟其他的狐狸幼崽儿们混在一块儿。

    如今来了一只奶友,红玉只要不是吃奶这样的时期,那都是很友好的。

    “好的呀。”毛团子眼睛也亮了,回头看了看阿君。

    “去吧。我和红姨说几句话。”阿君温和地说道。

    这整片整片的山脉还有森林都是狐狸的地盘,就算没有它跟着,也没有任何存在敢伤害红玉和阿曦,

    一红一白两只毛团欢呼了一声,撒开小短腿儿就跑了。

    阿曦这两天吃得饱睡得香,早已经不是之前惨兮兮没有力气闭眼等死的毛团了。它和红玉在森林里打闹翻滚,嗷嗷叫着在大大的森林里撒欢儿。不大一会儿两只就滚在了一块儿大大的花草之中去扑腾那些纷纷飞起的灵蝶。玩耍了一会儿,红玉气喘吁吁地仰面朝天翻着肚皮躺在了草地上,看见毛团子还在开开心心地扑腾,就好奇地问道,“我从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既然阿曦是白狐一族,那为什么从前白狐一族没有把阿曦放出来跟它们一块儿玩儿?

    “哥哥刚把我带回家。”阿曦仰着小脑袋认真地说道。

    “这么说,你从前是住在外面么?”也有狐狸是不住在狐族的聚集地的,可是红玉却从来都没有出去见过世面,纯碎一只土狐狸,不由好奇地问道,“外面是什么样子的?”

    “我也不知道。和这差不多。”阿曦想了想,觉得应该带自己最重要的奶友一块儿去看看自己曾经居住的地方,幸亏它的记性不错,想了想那天阿君带自己在森林里飞跃的路线,就甩着尾巴转头对红玉叫道,“我们一块儿去!”

    它要带自己去曾经住过的地方,这简直就是奶友程度更上一层楼呀,小火狐急忙跟着它一块儿在森林里飞奔,过了很久,直到两只毛团儿都累了,阿曦这才转头四处看了看,趴在地上嗅了嗅,指着不远处一处还有一些自己存在的味道的地方开心地叫道,“那就是我……”

    它话音未落,就只觉得天空之上突然灵光轰鸣,一道流光从天顶直冲而下!

    “小心!”红玉一把就把阿曦压在了肚皮底下,两只毛团儿滚进了一旁高高的草丛后面,一动不敢动了。

    那样强大的灵压,叫它们生出无力抗拒的畏惧。

    那灵光轰然落下,砸落在不远处,暴起四射的风呼啸着向着四面八方震荡,两只毛团儿紧紧地抓着被吹得东倒西歪的高高的茅草往外艰难地看。

    阿曦觉得自己都不能呼吸了。

    它看见不远处,自己曾经住过的那个小窝旁,巨大的一只毛茸茸,垂头嗅了嗅那里,仰天发出了一声怒吼。

    那只巨大有着蓬松皮毛的毛茸茸,它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