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79.白狐(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如此能吃的毛团子,红玉敢怒不敢言。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它主动邀请毛团子跟自己一个碗里吃奶的。

    这要是敢反悔, 一旁虎视眈眈的白狐阿君还不把自己抽到天上去啊?

    小火狐抽抽噎噎地看着白毛团子心满意足地从碗边趴下来, 自己往碗里一看,见它还挺讲究, 真给自己留了一小半儿,这才伤心地趴在碗边也埋头吃了起来。

    只是这简直不够吃的好么?小火狐一边吃一边哭,吃得碗里一滴奶都不剩下, 滑落在地上哭着抱着蜜糖瓶子默默地啃,只觉得自己的心都伤得偷偷儿的了。这种受创的心别说是奶了, 就是鸡……十七八只的也没法儿弥补它心里上的创伤。

    年幼的白狐垂头给心满意足舔爪子的毛团子叼起来, 对笑着看着的红姨微微颔首,这才真的准备走了。

    阿曦趴在白狐毛茸茸的头顶,软软地, 满足地吐出一口气来。

    原来吃饱的感觉是这样幸福呀。

    “回家。”它奶声奶气地叫道。

    阿君一愣, 狐狸眼弯了起来。

    它微微抬头似乎想要摸一摸头顶的白团子,只是想了想却没有动作, 只是对红姨微微点了点头,优雅从容地在红玉的哭声里跳出了红狐的结界, 直奔白狐的山谷而去。

    此刻白狐的山谷依旧十分寂静, 因为路途有些远, 阿曦已经趴在阿君的头顶睡着了。它睡得迷迷糊糊的, 就感觉到很熟悉的灵气冲入了自己的身体, 舒服得哼哼唧唧地醒过来, 却看见自己已经身处在白狐一族的山谷。

    远远的, 巨大优雅的白狐安静地窝在地上晒太阳。

    阿曦歪了歪小脑袋,看见白狐的对面,似乎正坐在一个很奇怪的人。

    他高挑冷峻,眉目之间的冷漠仿佛隔绝了人世一般,微微看过来的一眼,叫阿曦只觉得透心凉。那是漠然无情的眼神,一点温暖都没有,虽然阿曦年纪小还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可是它却本能地畏惧,并且从那双眼睛里什么都看不到。

    倒是阿君,感觉到头顶的小团子正在微微颤抖,抬起尾巴覆盖在毛团子的身上,叫自己的气息笼罩住下意识地缩起爪子,抓得它皮毛好疼的小东西。

    它用最优美的姿态走过去,从容淡定,很能装模作样了。

    “这是天庭的凌风仙君。”巨大的白狐对儿子笑着介绍道。

    三界之中,号称掌管天道轮回的就是这所谓的天庭,虽然不过是一些强大的仙人因为掌控了一些天道之下的法则而建立起来的,可是时间久了,还仿佛真的大家都开始信服。

    只不过虽然天庭的势力很大,然而这三界之下无数的小世界,三界之上据说还有更加广阔的上届,这些世界里的各路强大的种族与强者与天庭也不过是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就比如说狐族,虽然与天庭的关系不错,却并未臣服天庭。

    该合作的时候合作,该翻脸的时候翻脸,狐狸本就善变对不对?

    “仙君。”能在天庭混成仙君的,大部分都是绝对的强者。

    虽然阿君是只很骄傲的狐狸幼崽,可是它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与凌风仙君之间的差距。

    它很客气地点了点头,趴在地上闭目不动了。

    见它看起来有些冷淡,凌风仙君却并不是十分在意的样子,平淡地微微颔首,这才对正笑着看着自己的巨大白狐冷冷地说道,“希望狐族可以考虑天庭的提议。”

    他顿了顿,看了看趴在地上的年幼的白狐,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若是狐族相信天庭,也可以将优秀的小辈送到天庭教导。天庭仙君无数,总有更多的机会。”他说完这句话便冷冷起身,却见那雪白的白狐的头顶,蓬松的大尾巴被偷偷掀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露出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

    一颗毛团在大尾巴之下若隐若现。

    凌风仙君愣了愣。

    这怎么狐族还有一只……

    不过他本性冰冷,并不是一个多事的人,扫过一眼也不在意,浑身闪过一道道灵光,眨眼就消失不见。

    见他走了,白毛团子才敢从阿君的尾巴下爬出来。它呆呆地仰头看了一会儿那什么仙君消失的方向,只觉得那仙君的风姿好看极了,虽然没有皮毛不太好看,不过却叫它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看见它似乎对凌风仙君恋恋不舍的样子,阿君眯了眯狐狸眼,一口咬在这团子的后颈皮上,见它哼哼唧唧扑进自己的怀里撒娇,这才对自己的母亲问道。“母亲,凌风仙君来狐族是有什么事?”

    “天庭的银月仙子开口代师收徒,拿出了一枚她师尊太上尊者留下的玉瞳简。”巨大的白狐优雅地在地上翻了个身,摆出了一个更加好看的姿势来。

    只是这姿势一好看就未必舒服,连毛都舔不了,阿曦看了一眼觉得这姿势自己不喜欢,依旧缩成一颗团子藏在它哥哥的肚皮下。

    “太上尊者?修炼太上忘情,走无情道那个?”阿君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竟然知道太上尊者。这可是很多年前就已经消声灭迹的大能者,据说已经破碎这一界前往了上一界修炼。”

    巨大的白狐漫不经心地笑着说道,“他这样的大能者留下的玉瞳简里都是属于他的传承还有体悟,若是有缘人得到,一夜之间飞升成仙也说不定。只不过无情道太过霸道,太上尊者这玉瞳简仿佛有什么问题,银月仙子已经昭告三界,不少年轻的天才都前往天庭实验这枚玉瞳简。”

    “结果不大好。”阿君冷淡地说道。

    “没错,的确不大好。你该知道,这样的大能者最后留下的玉瞳简力量与体悟太多,很容易叫年轻的小辈承受不住巨大的传承爆体而亡。”巨大的白狐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显然是很惋惜那些死去的天才的。

    毕竟如同太上尊者这样能够飞升到下一界的大能者,又有天庭的银月仙子在一旁挑选,能够入眼高于顶的银月仙子法眼的都是最出众的年少的俊杰。它轻轻地摇头,见儿子似乎不大在意的样子,便温和地说道,“凌风仙君应银月仙子之托前来狐族,希望狐族的小辈也可以去看看。”

    “然后呢?”

    “他们听说狐族出了一只万年难求的天才白狐,希望你可以考虑那份传承。”

    “我不合适。”阿君舔了舔自己的尾巴平静地说道。

    “为什么?”它的母亲好奇地问道。

    “如果玉瞳简中信息这样巨大,那所有心思多的都不合适。”见巨大的白狐一双漂亮的狐狸眼里充满了震惊,阿君漫不经心地说道,“只有单纯的人才不会质疑深思那些感悟,可以在短时间内一切传承冲入脑海的时候全盘接受而不是一点点细细地思索。只要会思考的人,接受传承的那一瞬间本能地就会开始参悟思考,当然会被蜂拥进入脑海的信息撑爆,我想,这份玉简不合适所有的狐族。”

    狐狸们的心眼儿那么多,真的很不合适。

    这肯定是去一个灭一个,想活都活不了的呀。

    巨大的白狐被儿子的话说得呆住了。

    “原来……如此。”她喃喃地说道。

    银月仙子挑选的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这样的年少俊杰,显然会更加在接受传承的时候想太多。

    “可是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头脑简单的天才?”白狐诧异了一句,却见儿子突然轻轻地哼笑了起来。

    阿君一向聪明得令人畏惧,它的母亲不由压低了声音轻声问道,“莫非还真的有?”傻乎乎会全盘接受毫不排斥,也不会想太多,而是脑海里一片空旷简单,能够叫那些传承直来直去……这三界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存在。然而阿君却只是垂了垂毛茸茸的脑袋,耳朵尖儿微微折了折。

    “有的。笨笨的,非常简单的头脑……”

    雪白的大狐狸突然抽了抽嘴角。

    它突然仿佛明白想说什么了。

    “狸族应该很合适,它们多……直率。”阿君想了想,决定用夸奖的语言送给与狐族对峙了千万年的狸猫一族。

    传说中的狸猫一族在当年刚刚天地初开的时候就与自家狐族结下了梁子,这么多年一直战斗在仇视狐族的第一线,不仅自称战斗种族,还自认狐狸的对家每天蹦跳战斗个不停。狐狸们都觉得狸族真的可爱极了,折了折耳朵,阿君便对自己的母亲平静地说道,“当然,我不会告诉天庭。”

    “你不希望狸族去修无情道。”

    “狸族去修无情道,狐狸们怎么办?我记得白狐家的二叔,黑狐家的堂兄,还有……”

    “好了。”巨大的毛爪子压过来,叫儿子嘴里的那些和狸族不得不说的故事全都消失。

    巨大的白狐想了想,对哼笑了一声无动于衷的儿子轻声说道,“这样,我会去给银月仙子传话叫她知道玉瞳简的收服奥秘,不过不会和她提到狸猫,只希望她选择传承弟子的时候要更加谨慎,不要再叫无辜的孩子们陨落。”

    它的心胸充满了开阔的气魄,年幼的白狐满不在乎地点着头表示自己明白。它的一颗心都扑在了肚皮下的毛团子的身上,对天庭的传承完全不在意……天庭的强大的仙人多了去了,几乎个个都有传承,听多了也就不当一回事儿了。

    “单凭母亲之言。”他叼着舒舒服服要睡的毛团子就走。

    见它叼着阿曦的后颈皮就要走回他自己的小窝里去,巨大的白狐突然挥爪说道,“等等!”

    见毛茸茸雪白的白狐转头,无声地叼着毛团子看着自己,巨大的白狐动了动嘴角这才问道,“你愿意叫阿曦去住你的窝,长年的?”自家儿子龟毛得很,还格外孤僻顺便有各种各样的洁癖却死不承认坚决地认为自己和其他狐狸完全没有不同。

    它的那个小窝是除了它袭击谁都不能涉足的。

    想要进去住是别做梦了,就算是有狐狸挑衅想要蹭蹭皮毛,迎来的也必然是年幼的白狐狂风暴雨一样的重点打击。

    见它问自己的竟然是这个,阿君歪头想了想,抖了抖嘴里叼着的毛团子,从嘴角微微张口问道,“这有什么不对?”

    “你不是最不喜欢和其他人睡在一块儿?”

    “不可能,我平易近人,一向好客,怎么会舍不得叫狐狸与自己同住。”阿君听了便微微摇头,顿了顿,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轻声说道,“我很好客,母亲,从前你误会我了。”

    它一脸诚恳的样子,巨大的白狐都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记忆里那只因为其他狐狸住了自己的小窝追着那只狐狸欺负了半年的自家儿子都是自己的幻觉。它呆呆地看着一本正经叼着晃晃悠悠的毛团子的儿子,许久没有说出话来。

    原来它的儿子竟然是一个如此善良的狐狸呢。

    “我可以走了么?”阿君挑眉问道。

    “走吧。”大白狐狸叹了一口气。

    见自己终于可以回去窝里睡觉,阿曦轻轻地吐出一口气,越发晃晃悠悠地吊在阿君的嘴上,还很熟练地抱住了大尾巴。

    它觉得自己真的很困了,对于幼崽来说,吃了睡睡了吃才是长大的秘诀,因此打了一个哈欠,回头蹭了蹭阿君的耳朵。

    年幼的白狐默默地把它带回了自己的小窝。

    虽然说是小窝,可是这个窝一点都不小,哪怕没有红姨的狐狸窝大,可是只凭着两只毛团子,住在那占地很广的狐狸窝里的时候都觉得叫阿曦很心慌。

    它觉得窝太大了,大得不可思议,有点叫它仿佛回到了那时自己在森林之中张开眼睛却没有人会来救自己时的惶恐。这种惶恐叫它下意识地抱住了自己的尾巴和小肚皮,习惯地把尾巴尖儿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去。

    不过它又仔细地嗅了嗅,又眼睛亮了。

    全都是阿君的味道。

    狐狸的味道。

    “这是我们的家。”阿君把阿曦放在地上温和地说道。

    “是我和哥哥母亲的家么?”

    “我已经分家,这是我和你的家。”狐族分家其实有早有晚,就跟红玉似的一百年还没断奶的,自然不可能分家。

    然而比如阿君这样的天才,很早就学会了所有的生活下去的手段,那母亲就会给它分家叫它单独生活。这并不是很残酷,因为这三界之中比这更加残酷的幼崽的境况更多。就比如远远的万里之外的山头儿金翅雕,幼崽生出来还没有睁眼,就叫亲爹亲娘从悬崖峭壁上往下踹。

    学会飞翔就能活下去。

    学不会的下场也只有一个。

    所以,阿君不觉得自己分家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它居住在狐族族地里,就算分家,和与母亲之间的关系依旧没有改变。

    “只有我和哥哥的家么?”白曦撅着尾巴在窝里蹦跳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这心里头莫名的满足还有开心。它也不叫困了,蹦跶了一会儿就亲亲热热地扑进了阿君的皮毛里打滚儿。

    它小小一颗,阿君其实也并不大,可是它却很习惯地伸出爪子来护住了在自己的皮毛里蹭来蹭去的小毛团。见阿曦心满意足,它忍不住去拿自己的嘴巴拱了拱这毛团子的小身子,拱了一下,见团子差点儿被拱远了,又慢吞吞地捞回来。

    “未来很长很长的时间里,是这样的。”

    阿曦觉得似乎有什么叫自己很担忧,却说不出来。

    想要跟上狐狸的脑袋瓜儿,太难为它了。

    “不懂。”它耿直地歪头说道。

    白狐看了它一会儿,突然轻笑了一声,微微挑起了狐狸眼露出几分戏谑。

    “如果你以后长大了,就会出嫁,到时候就要从这个家里离开,和其他人生活在一起。”

    年幼的白狐突然心生不悦,眼底的愉悦与戏谑都消失了。

    毛团子明明是它捡到,怎么可以跟别人跑了?

    “不要离开哥哥!”毛团子嗷嗷地叫了起来,毛茸茸的小脸儿上都是恐惧。

    她被兄长展望的未来吓坏了。

    有一天要离开哥哥和母亲,嫁给……

    “嫁是什么?”毛团子突然好奇地歪了歪头。

    “是和另一只公狐狸永永远远在一块儿。”阿君转了转眼睛轻声说道,“到时候,阿曦要被接走再也不能和我们一起住。”它说得一本正经的,毛团子的毛脸都皱起来了,只觉得未来更加可怕。

    它没听懂什么嫁不嫁,只知道嫁掉之后,就要离开母亲和哥哥了。它拼命摇着小脑袋叫道。“不要,不要嫁。要是嫁,就,就嫁……”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四处看了起来,见它紧张得缩成一团炸毛儿,雪白的狐狸满意地探身过来问道,“嫁给谁?”

    “就嫁给哥哥……”

    毛茸茸的白狐满意地舔了舔自己的毛爪子,耳朵愉快地抖动了起来。

    毛团子却还在继续,板着爪子奶声奶气地叫道,“还嫁给母亲,嫁给红姨,”它想了想,决定加上自己的奶友,“还要嫁给红玉。”

    微微笑着的白狐狸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