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78.白狐(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的饭?”

    毛茸茸的小火狐慢吞吞地爬了起来。

    在发现自己的口粮有被人抢走的危机的时候, 再心宽体胖的狐狸都会炸毛儿的。

    而且还成了“它的”。

    誓死保卫口粮!

    这可是关系到狐生幸福指数的。

    它露出了一个危险的表情,慢吞吞地走到了正蹲坐在地上,仰头友好地看着自己的胖团子。见它毛茸茸的, 却有些瘦弱, 犹豫了一下, 又警告自己千万不能被装可怜的这毛茸茸的幼崽儿给哄骗,龇牙咧嘴地叫道, “那都是我的口粮!”

    狐狸么,都聪明得很,打从红姨说不再给它吃奶,这又冒出来一只古里古怪的毛团子,小火狐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明摆着是有毛团子仗幼行凶, 跟自己抢口粮吃。

    “不是哒, 红姨说, 都是我哒。”毛团子的大尾巴在地上噗嗤噗嗤地甩了两下,认真地说道。

    它对口粮的热情和忠诚, 绝对不比火狐少一分。

    “呵呵……小东西, 我怕你是没有听说过我是谁!”

    “你是谁?”毛团子毫无畏惧, 歪头好奇地问道。

    小火狐沉默了。

    它觉得从前自己说到这里的时候, 已经很可以把狐狸给吓跑了。

    “我是红玉。”

    “我是阿曦。”毛团子抬着爪子指了指自己的小脖子,得意地扬起了自己的小脑袋开开心心地说道, “白狐家的阿曦!”

    它一边说一边转头去看自己的哥哥, 年幼的白狐正矜持地坐在一旁, 看起来狐模狐样的, 然而那压在前方的毛爪子却支出了雪亮锋利的指甲,小火狐看了一眼顿时心里一凉,急忙转头急切地叫道,“红姨,红姨!”它虽然已经一百岁了,可是曾经被三岁的阿君给咬得浑身掉毛……那掉毛的三天时光,简直就是噩梦。

    “哇!”见自己自报家门把这小火狐竟然吓到,毛团子觉得自己非常骄傲。

    原来它是这样强大的存在,自我介绍一下都会把人吓跑。

    “口粮是谁哒?”它往前迈了一步,尾巴高高翘起,奶声奶气地问道。

    雪白的团子身后,年幼的慢慢眯起眼睛的白狐也慢吞吞地往前迈了一步。

    小火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转身咬着尾巴扑进了笑得说不出话的红姨的怀里伤心极了。它看起来那样可怜巴巴的,毛团子也追到了红姨的腿边仰头看着那只尾巴垂下来的小火狐,犹豫了一下,本着善良的心人立而起,小小声乖乖地说道,“不要抢我的饭。多,多给你分一点。”

    它的毛爪子又努力微微扩大一点,伤心得耳朵都耷拉了下来的小火狐哽咽着往下一看,却见白毛儿团子的身后,白狐对自己露出了一个优美的笑容。

    它哭得更大声了。

    “是希望能再每天继续吃一点点,还是一点都没有呢?”红姨修长的手摸着小火狐油光水滑的小身子。

    “想吃独食行不行?”小火狐拿毛爪子擦着自己的眼睛哭着问道,

    “……红玉,你都一百岁了。”人家一百岁的狐狸们都已经去各个下方的小世界去血雨腥风当祸国红颜或是蓝颜搅风搅雨了,可是自己怀里的这只却还没断奶,这都叫红姨怀疑了一下自己的狐生是不是有了差错。

    作为狐族之中最为美艳的火狐,虽然不如黑狐强悍,不及白狐狡黠,也不及青狐清逸,可是火狐却是狐族之中最为美丽妖冶的一支。从火狐之中曾经走错过多少有名的狐狸呀,各个都是万人迷,可是红玉却……

    作为一只火狐,是不是得多一点狐生追求?

    比如收个后宫,祸害几个国家?

    “你看看阿曦妹妹,它这么小,这么瘦,你不把口粮给它,它多可怜。”

    “可是它生得那么怪。”白狐一族红玉又不是没有见过,就觉得下方仰着小脑袋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毛团子看起来不大像是一只狐狸。

    “你在嫌弃它么?”红姨挑眉问道。

    “不嫌弃。”本来这只怪模怪样的阿曦生得就丑,如果它嫌弃了,那这毛团子会不会抑郁啊?小火狐扒着眼睛抽噎着往下看,见这除了白毛儿其他的地方跟阿君完全不像的团子歪头看着自己,动了动自己尖尖的嘴巴哼哼了一声偏头含着眼泪说道,“就给它一点口粮!”

    它才不要说是被阿君给威胁到,那多没有面子呀。

    倒是阿曦正歪头安静地听着,听到这里,又跳起来抓了抓红姨的裙摆。

    “好了,这才是小伙伴儿应该有的样子。”红姨笑着俯身,把红玉给放在了阿曦的面前。

    白毛儿团子慢吞吞地爬过去,亲热地蹭了蹭频频看向自己身后目光僵硬的小火狐。

    “口粮,一块儿吃。”它决定主动示好。

    “到时候再说。”小火狐眼睛一转,突然蹭了蹭阿曦的小身子和气地说道,“我跟你一见如故……”

    “一见如故是什么意思?”

    “下面小世界传过来的,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见了你觉得投缘吧。”小火狐见阿曦连连点头,哼哼了一声不怀好意地说道,“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一块儿吃口粮吃奶的关系。红姨家底儿薄,以后我们一个碗里吃奶,好不好?”

    它都一百岁了,那胃口还有吃奶的速度说起来能吓死狐狸!到时候一块儿在一个碗里吃奶,看这毛团子能不能抢过自己。今天一百岁却依旧没有出门血雨腥风的小火狐决定先欺负欺负没断奶的白狐幼崽。

    反正一块儿吃奶,阿君总不会再欺负它了。

    毛团子歪了歪小脑袋。

    “好的呀。”它甩了甩身后的大尾巴,很乖巧了。

    它这么呆,这么笨,这样说什么都上当,小火狐得意死了,觉得自己计划通,抬起毛爪子捂着嘴才没有笑出声儿来,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那很好,我们以后就是奶,奶友了。”

    它挺了挺自己红毛儿凌乱的小胸脯儿,抬爪。毛团子歪头想了想,也试探地在它示意的目光里抬起了自己的小毛爪,艰难地碰了碰它的。它很高兴自己竟然遇到了一只奶友,这简直是最为亲密的关系,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得上奶友呢?

    “哥哥。”它转头跟白狐炫耀。

    毛茸茸的狐狸垂头舔了舔爪子,看了看一旁红姨留下的那个大碗,再看了看紧张地观察自己的小火狐。

    它点了点头。

    “可以。”

    红玉的尾巴这才放松地垂下来,得意地勾了勾自己尖尖的小嘴巴。

    它虽然少了一顿奶,然而看了看天色,觉得可以等到晚上的饭点儿来和毛团子抢奶吃,因此精神抖擞,还很主动地对趴在地上给白狐翻肚皮,圆滚滚的小肚皮可见是吃得饱饱儿的简直能气死狐狸的这只毛团子笑。

    见阿君抬起爪子压住这只毛团儿给慢吞吞地舔它的大脑门儿,小火狐顿时羡慕了一下,围着白狐转了两圈儿。

    这狐族之中只有最亲近的关系才会彼此舔肚皮和额头,因为这代表着一种信任。

    它还没有被舔过呢。

    可是它是绝对不会把自己的肚皮还有额头这样要害的地方露给阿君的。

    白毛团儿就没有这种担忧了,哼哼唧唧,舒服得摊开,幸福得不得了。

    小火狐默默地嫉妒了一下,追着自己的尾巴在一旁玩儿了一会儿,见白狐还没完没了地舔那毛团,顿时不耐烦了,仗着红姨在,鼓起勇气咬住了毛团子的尾巴尖儿把它从白狐的嘴下给拖出来,见它翻滚了一下滚在自己的面前,急忙挥着毛爪子叫道,“我们去玩儿!”

    它提到玩耍的时候和提到吃奶的时候眼睛里都有星光在闪烁,红姨揉了揉眼角,默默地想到火狐的其他狐狸都是提到祸乱三界的时候眼睛才会这样明亮。

    “玩儿什么?”阿曦呆呆地问道。

    它觉得自己一下子什么都不懂。

    垂了垂小脑袋,它小心翼翼地扒拉小火狐,“不要,不要嫌弃我呀。”

    “怎么会。”小火狐露出了一个善良的笑容,眼睛滴溜溜地打转说道,“我们去掏蜜吃吧?”这灵界的蜜可好吃了,可是灵蜂却厉害得很,就算是它们这样有修为的狐狸都很少能够抵抗这样愤怒起来蜂拥而来的灵蜂。

    不过那蜜糖的滋味儿真的是很香甜可口,特别是里面蕴含的灵气,总是会叫它们这样的幼崽吸收得更加容易,改善它们的身体。见毛团子呆头呆脑地点头,一副无知者无畏的小样儿,小火狐心里哼哼了两声,大摇大摆地带着懵懂的毛团儿走出了结界来到了更远处的一处灵气充盈的森林里。

    高高的石壁冲天而起,巨木依靠着石壁生长,白团子就抖了抖耳朵,听到了一些奇怪的细微的嗡嗡声。

    它学着前方的小火狐撅着小屁股匍匐前进,尾巴紧紧地贴在地面上,回头,看见白狐远远地跟着,放心了,继续抖着耳朵一脸严肃地跟着小火狐。

    两只小团子趴在一处灌木后面,不动了。

    阿曦看见远处一座高高的树木伞冠之下,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沉甸甸的巢穴,那个巢穴很大,它垂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觉得叼不走时,却见红玉转头,一双狐狸眼亮晶晶的,犹豫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去引开灵蜂,你去掏蜜,咱们一块儿分。”那些灵蜂一捅就炸窝,不过愤怒起来的灵蜂会千里追杀敢捅自家巢穴的坏蛋。它本来是想忽悠阿曦去捅人家的窝,趁着阿君在后面一定会带着阿曦飞快地逃跑,自己就可以去吃甜甜的蜜糖。

    可是看见毛团子信任地看着自己,小火狐没剩下多少的良心微微作痛。

    “好的呀。”白毛儿团子想都不想地点头说道。

    小火狐哼了一声,觉得自己这是因为这团子太傻不屑骗它,突然从灌木之后跳了出来,龇牙咧嘴地窜过去,用力地捅了一下有灵蜂进进出出的巨大的蜂巢。这就真跟捅了马蜂窝似的,无数的灵蜂铺天盖地地飞出来杀向转身嗷嗷直叫的小火狐。

    毛团子躲在灌木后面等了等,见红玉逃窜不见,灵蜂追着都没影儿了,急忙滚出去,跑到了那个蜂巢之下,用自己的小爪子勾着艰难地上了树,爬到了蜂巢的面前,小爪子试探地向着那可怕的蜂巢捅了捅,拿出来,看着上面粘稠金黄的蜜汁。

    它舔了舔,眼睛顿时亮了。

    “好吃的呀!”白毛儿团子恨不能把小身子扑过去,扑到一半儿,想到自己和红玉的约定,觉得不能吃独食,垂头求助地看着无声地立在树下的白狐。

    白狐跳起来落在它的身边,抬爪子就挥动了两下,金黄色的蜜汁从蜂巢之中飞出来,源源不断地落入白狐爪子中的一个小瓶子里。

    阿曦歪头看了看,等了等,感觉到蜜汁自己和红玉已经能吃得饱饱儿的了,急忙蹭了蹭阿君的头。

    “不要了,”

    “还有很多。”

    “留给……它们自己的幼崽。”阿曦是知道饥饿的滋味,觉得自己不应该抢走人家所有的口粮,不然这些灵蜂的幼崽不是就会饿肚子了么?它垂了垂自己的小脑袋,毛爪子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小小声地说道,“饿肚子,难受。”

    它年纪小,显然说不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样的话,可是这样淳朴的愿望却叫白狐用一双柔软又温情的眼睛看了它很久。阿曦抖了抖自己的毛耳朵,觉得自己不明白,白狐眼里到底是怎样的目光。

    突然亮起的那一瞬间,仿佛要吃掉它一样。

    毛茸茸的小团子瑟瑟发抖,扭着小屁股贴在树干上,想把自己的小身子遮掩住。

    “快走吧,它支撑不了多久。”见它怯生生地趴在树枝后面,透过茂盛的树叶看着自己,白狐眼睛弯起来,平和又无害。

    毛团子觉得自己一定是看错了。

    它哥哥怎么舍得吃掉它呢?

    “好呀。”它调到了白狐的背上,看它灵巧地从树上跳下来跑远,心里很担心红玉。就在它想要去帮帮自己的奶友的时候,却见远处灵蜂呼啸地重新冲回了巢穴,许久之后,一只哼哼唧唧的小火狐累得半死,从不远处爬了回来。它显然是偷蜜的惯犯,经验丰富,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见阿曦和阿君等在一块儿,小火狐的眼睛亮了,急忙冲过来催促道,“叫我看看!”

    白狐给它看了看它们的收获。

    “这么多!”小火狐震惊地问道。

    它从前单打独斗的时候,那能抢两爪子的蜜糖就不错了。

    “平分。”它兴致勃勃地叫道。

    阿君对蜜糖的感觉很普通,然而见阿曦喜欢,犹豫了一下,却没有抢它们的份额。

    一白一红两只毛团儿坐在地上,开心地平分了这些蜜糖。

    阿曦的留在了阿君的瓶子里,红玉的却自己拿出了一个与阿君差不多的小瓶子分走自己的那份儿。它心满意足,两只后腿叉开坐在地上,尾巴微微摇动,前爪抱着这瓶子吧唧吧唧吃得开心极了,只觉得自己狐生所有的幸福都已经在这儿了。

    狐生最大的幸福是什么?

    吃一爪子的蜜糖丢一爪子的,吃一碗奶丢一碗奶的呀!

    小火狐幸福得尾巴尖儿都炸开了,和同样跟自己对面坐着的白毛儿团子兴高采烈地吃零嘴儿。

    它们又在森林里逛了逛,红玉发现阿曦和自己似乎爱好差不多。

    都喜欢吃甜美的果子,都喜欢蜜糖还有吃奶。

    这可比总是被族人嘲笑自己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狐狸强多了,小火狐决定哪一天把阿曦介绍给其他火狐,叫它们看看什么叫做聪明的狐狸。

    去迷倒男男女女修罗场什么的,能比得上吃奶么?

    没有半点狐生追求!

    “好啦,以后我们还可以在这里捉迷藏。这一大片的地方,都是我们狐族的。”小火狐很骄傲地带着阿曦在森林里玩耍,蹦蹦跳跳,这里是狐族的地盘,就算它们是没有力量的幼崽,也不会有人敢冲入狐族的结界伤害它们,因此狐族的每一代幼崽都是无忧无虑,不需要担心风雨地长大。它虽然只是依稀听人说起过狐族的强大,没有亲身经历过,可是不妨碍它自豪自己的身份。

    “我们哒!”白毛团子也蹦跳着叫道。

    两只团子卖力地跳了一会儿,这才觉得累了饿了,转身一块儿往红姨的狐狸窝返回。

    红玉见自己和白毛团子这么投缘,一块儿回到了红姨的面前,看着笑眯眯的红姨把大碗放在它们的面前,里面满满的都是奶汁,心里愧疚了一下。

    它是不是有点太欺负这只小奶友了?

    要不……多给它留点儿?

    这个念头,在白毛儿团子人立而起扒着大碗的边缘恨不能小身子都埋进碗里时,惊呆了。

    这团子吃奶的速度顶它仨!

    这团子的胃口是它的四个!

    眼看大碗里的奶位直线下降,小火狐哽咽了一下,放声大哭。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太欺负狐狸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