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77.白狐(二)

377.白狐(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幼崽睡得喷香。

    完全不知道睡一觉就有狐狸给自己取了名字。

    它咬着尾巴尖儿, 毛爪子缩在肚皮上,觉得自己安全无比。

    大大的毛茸茸的尾巴盖在身上,松软又温柔, 它的这种安稳的感觉,叫它恨不能一辈子躲在尾巴下面算了。

    只是它刚刚醒过来本想继续装作没有醒来继续窝着,却因轻轻一动, 大尾巴就放在一旁, 露出一张毛茸茸的脸。

    “哥哥。”它立刻叫了一声,哼哼唧唧地去蹭眼前白狐的脸。

    “饿。”

    这吃了睡, 睡了吃的。

    阿君甩着尾巴不吭声, 看着一边眯着眼睛一边往自己的怀里拱的小幼崽,叼起来走到一旁舔舔它毛茸茸的大脑门,轻声说道,“你,白曦。”

    见幼崽歪头看着自己, 呆呆笨笨的, 它一字一顿地重新说道,“白狐家的阿曦。”它一遍一遍地告诉它,毛茸茸的小幼崽点了点头, 觉得自己明白了, 竖起爪子指了指自己的毛脸跟着学, 张开一嘴小奶牙叫道, “白狐家的阿曦。”

    “乖啊、”阿君抬爪摸了摸它的头。

    阿曦记住了, 默默地想, 原来自己是一只白狐,是白狐家的阿曦。

    它点了点小脑袋,又仰头期待地看着自家的哥哥。

    重要的事很多,可是对它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吃饭。

    白狐沉默了,片刻,叼着它走到了山谷里的一处从外面流淌进来的小溪旁,把呆呆地垂头往下看去的小毛团放进了浅浅的不会淹到它的溪水里。

    这毛团子软软乎乎却瘦瘦的,皮毛被打湿之后瘦骨嶙峋,看起来只有自己的爪子大小。它瑟缩地躲在水里,觉得有些不安挣扎着想要爬走,阿君想了想,也跳进了小溪,把这毛团给拉到自己的面前,用尾巴圈住,抬爪给这小毛团清洗。

    乌漆嘛黑的水蜿蜒着流淌去了溪水的下方,毛团儿露出了本来的颜色。

    纯粹的雪白,湿漉漉地搭在小幼崽的身上。

    和阿君一样的颜色。

    年幼的白狐只觉得心生愉悦,奖励地探身舔了舔小东西的耳朵。

    果然白色的阿曦最好看。

    阿曦急忙仰头,希望多舔舔。

    它喜欢这样的亲近,阿君微微挑了挑自己的狐狸眼,露出了一点柔软的表情。它飞快地把这小幼崽给清洗得干干净净,叼着它上岸放在一旁的草地上,抬爪,一道道的清风环绕在好奇地东张西望,仰着一颗小脑袋对什么都很好奇的幼崽的身边,不大一会儿就叫它身上的皮毛蓬松了起来。

    它干燥之后的皮毛松软,一下子看起来变胖了很多,毛茸茸一团的白毛团子在阿君的面前滚动起来,又时不时地去咬自己的尾巴。

    这么小的一只,阿君想了想,没有再去叼她的后颈皮,只是抬爪,把它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毛团子急忙打着滚儿往上爬,直到坐在了哥哥的头顶,只觉得一览众山小,下意识地竖起了自己的尾巴,很骄傲的样子。

    “去吃饭。”阿君顿了顿,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驮着这只毛茸茸却轻飘飘的小毛团跳出了山谷。

    这山谷之外的世界非常安静,仿佛是野兽都畏惧白狐一族的威势,因此不敢来这片森林出没,不过也幸亏这样,不然毫无自保力气的幼崽早就被野兽吃到了也说不定。

    阿君风一样掠过了无数的树木,灵巧地跳动,浑身充斥着一道道的灵光,把头上的毛团子护得好好儿的。阿曦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多的景色,才发现原来除了自己从前饿肚皮的那单调的绿色之外,这里还有更多美丽的颜色。

    大片大片的野花,还有各种闪烁着光彩的灵药,它小小地惊呼,一双眼睛瞪圆了。

    “哇!”它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开心得不得了。

    阿君听到小毛团没见过时间的惊呼,哼了一声却没有理睬,而是带着它冲入了一处与众不同的开阔的极大的地方。这个地方外面有巨大的流光笼罩,白狐却并不在意这道屏障,带着阿曦一下子就冲入其中。

    它似乎经常会来这里,因此路线很熟悉,在大片的土地上奔跑,直到遇到了一个巨大的狐狸窝,看着这高耸的树木之下隐藏的狐狸窝,这才哼了一声,毛爪子一挥,地上出现了一只小碗。

    它垂头叼起了这小碗,慢吞吞地走进了狐狸窝,看见狐狸窝里正窝着一只巨大火红的母狐狸。

    母狐狸看见它走进来,露出笑意,抬了抬爪子。

    “劳烦前辈给我一点奶水。”阿君礼貌地微微垂头轻声说道。

    它总是很傲气,看不起其他狐狸的,像现在这样对狐狸长辈如此尊重,实在是难得一见。

    小孩子么,才三岁,因为力量强大因此自视甚高,犯一点中二病,在狐狸长辈的眼里不算什么。

    不过一夜之间阿君变得礼貌又和气,母狐狸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它微微点头,抬爪把一个很大的碗变出来放在阿君的面前笑着说道,“你娘昨天就对我说过这件事,没想到你竟然会……”

    它下意识地看了看正趴在阿君头顶怯生生地看着自己的毛团子,见它毛茸茸一团,雪白雪白的,不由愣了愣皱眉说道,“这个小东西很像……”它不知想到什么,微微摇头没有再说,可是阿曦却怕得不得了。

    它战战兢兢地拿尾巴盖住自己的小脑袋。

    这一只毛茸茸和它的颜色不一样。

    虽然叫它感觉到也很漂亮美丽,可是却叫它莫名感到害怕。

    这是对陌生与未知的畏惧。

    “多谢红姨。”阿君顿了顿,微微仰头叫趴在自己头上的毛团子滑到背上,熟练地转头把它从背上叼了下来,见毛团子小身子僵硬,呆呆地看着美丽的红色的狐狸,它拿毛爪子轻轻摸了摸它的耳朵轻声说道,“叫红姨。”

    “红姨。”阿曦歪了歪小脑袋,小声唤道。

    “红姨给你奶水,要说谢谢。”虽然阿君不是个礼貌的狐狸,可是却希望阿曦很礼貌,狐见狐爱的才好。

    “谢谢红姨。”阿曦乖乖地说,见面前的大碗里是自己有点熟悉了的味道,顿时想到了昨天叫自己喝得很高兴的奶水。它扭了扭小身子,转头看阿君,虽然很饿,却在等待阿君的话。

    白色的幼年狐狸安静地看了它一会儿,推了推它轻声说道,“可以吃。”它话音未落,毛团子的眼睛就亮了,扭着毛茸茸一团的小身子就趴在了大碗的边缘,努力地大口大口进食。它吃得格外香甜,也食量很大,不大一会儿,就见它从大碗的边缘慢吞吞地滑坐在了地上。

    毛团子张开小嘴巴,打了一个饱嗝儿。

    它转头,看了看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的母狐狸,努力摊开自己的小肚皮拿爪子拍了拍,奶声奶气地叫道,“饱饱的。谢谢红姨。”

    它似乎无师自通,很知道怎样会叫人喜欢自己,果然,火红的母狐狸很有趣地看了看这只摊开小肚皮,就在自己面前晾肚皮的毛团子笑了。它点了点头,大爪子摸了摸毛团子的耳朵尖儿温和地说道,“你可以每天都来,我这里有你喜欢的食物。”

    “阿曦,白狐家的阿曦!”毛团子听明白了,这是以后都继续可以吃饱,急忙指着自己做介绍。

    母狐狸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看了蹲坐在一旁埋头舔爪子的阿君。

    “白狐家的阿曦。”它喃喃了两声,突然哼笑了起来。突然摇身一变,就见本窝在狐狸窝正中的那只巨大的母狐狸消失不见,原地却站着一个红发的美人。

    她生得妖冶逼人,微微一笑,勾魂摄魄,整个人仿佛神魂都被她摄了去。她一笑生艳妖娆,连有些昏暗的狐狸窝都变得亮堂了起来。毛团子被吓了一跳,惊呆了地看见这个奇怪的生物缓缓走到自己的面前,垂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

    毛团子僵硬了,片刻,转身踉踉跄跄地钻进了阿君的尾巴里。

    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暴露在外面瑟瑟发抖。

    “红姨。”阿君皱了皱眉。

    “没有想到我养了红玉一百年,现在又多出一只……白狐家的阿曦。”红姨一双妩媚潋滟的眼里生出几分复杂的笑意,却转瞬即逝,见阿君沉默不语,便轻声说道,“你母亲在想什么,我都明白。只是我想叫你母亲知道,若是我想走,就算是塞再多的孩子留给我,我也不会留下。之所以留下来,是因为我想留下来,懂了么?”见阿君的耳朵尖儿轻轻地抖了抖,美艳万方的女子哼笑了一声。

    “奶汁是从森林里生产的动物那里抢来的,你以为我没生过崽儿,还能有奶啊?”

    阿君不吭声了。

    “最近一年白虎家的奶水不少,我已经都要了来,留给你。”

    “多谢。”

    “我不会轻易离开狐族,你不必担心。”见阿君一本正经,装模作样地微微颔首,还真的有几分翩然的风姿,红姨却只是笑吟吟地捏了捏年幼的白狐的毛耳朵,带着几分感慨地轻声说道,“我只是……放不下……”她眼底的光彩有些黯淡,毛团子从尾巴下面偷偷往外看,看见那个陌生的奇怪的人有些黯然失色,它歪了歪小脑袋,嗅了嗅,觉得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和方才母狐狸身上的一个味道。

    “乖乖的,阿曦在。”它探出一颗小脑袋,紧张得看起来随时都能迅速地把小脑袋缩回狐狸尾巴里,轻轻地蹭了蹭红姨的指尖儿。

    红姨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目光柔和了几分,心情愉悦地摸了摸阿曦的小脑袋瓜儿。

    虽然红姨现在没有皮毛,可是手心的温服却暖洋洋的,叫阿曦喜欢得不得了。

    两根雪白的手指搭在它的下颚上挠了挠,毛团子顿时被引诱了,忘了刚刚的害怕钻进了红姨的怀里,两只小爪子抱着红姨的手指好奇地问道,“红姨为什么变样了?”

    它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红姨也不觉得它傻,笑吟吟地解释说道,“这叫化形。可是褪去皮毛,变成人类。你看,是不是比从前漂亮?”她笑吟吟的,然而阿曦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认真地摇头说道,“没有毛。不喜欢。”

    它呆呆地竖着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小声说道,“应该是这样的。”

    应该是毛茸茸,为什么要没有毛呢?

    其实一点都不好看。

    阿曦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毛茸茸,皮毛丰美,就像是自己羡慕的哥哥阿君一样,油光水滑,漂亮充满了光泽。

    它看了看自己有些干枯的皮毛,哼哼了两声。

    “你不觉得我很美么?”红姨挑眉问道。

    毛团子叼着尾巴尖儿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小奶碗,又看了看期待地看着自己的红姨。

    “哥哥,漂亮。”它指了指阿君叫道。

    它明摆着不大认同人形,红姨怔忡了片刻,不知会想到了什么,嘴角噙着一点笑意轻声说道,“早年,我也不喜欢人形。可是后来才明白,原来那才是最美丽的样子。”

    她的眼底生出了几分妩媚多情,阿曦觉得这种笑容怪怪的。它已经吃饱了,又和红姨说了很久的话,顿时觉得自己困了,张嘴巴打了一个哈欠。见它犯困,红姨不由回神笑着问道,“要不要和红姨一起睡?”

    “尾巴。”阿曦拿毛爪子指了指阿君的大尾巴。

    “我也有。”红姨笑吟吟地说道。

    “只要哥哥的。”毛团子不大,可是要求真不少,连尾巴都要挑挑拣拣,不知道的一定想不到这样一只竟然挑剔尾巴的毛团子昨天之前还饥寒交迫几乎饿死。

    阿君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瞬。

    它很满意阿曦不理会别人只选择自己,矜持地蹲在地上,一副很装模作样的优雅从容的姿态,仿佛对毛团子会不会选择自己完全不放在心上。

    这白狐幼崽儿的臭毛病很多狐狸都知道,红姨的嘴角微微一抽,哼笑了一声伸手把在自己手上打瞌睡的毛团子放在阿君的面前,见这年幼的白狐依旧不动声色,却以最快的速度一下子就拿大尾巴盖住了打哈欠的毛团子,不由露出几分戏谑来说道,“我劝你不要带阿曦在狐族的族地到处走动。它这么小,被别有用心的狐狸骗走就遭了。你知道它的身份,对于狐狸来说,它的种族一向都是觊觎的对象。”

    阿君矜持地颔首,平静地说道,“阿曦还小,体弱,本就应该放在家里好生调养,再长大一些,可以明辨是非再与族人们一同玩耍。”

    他能把养毛团子防贼说得这样清丽脱俗,红姨觉得自己也很佩服了。

    “你的运气真好啊。”红姨轻声说道。

    这竟然还能从林子里捡到一只毛团子,这叫其他兢兢业业想要骗一只毛团子的狐狸情何以堪呢?

    “这是我和阿曦之间的缘分。”阿君垂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淡淡地说道。

    它看起来稳重又矜持,只不过到底还年幼,总是露出几分掩饰不住的愉悦神色。红姨哼笑了一声平和地说道,“这缘分很好,总是比……”她突然压低了声音勾起一个苦笑轻声说道,“比我好得多。”她压低了声音感慨,阿君却已经叼着睡得哼哼起来的阿曦转身往外面走。

    见它吃了饭就无情离开,红姨哼笑了一声。

    正在这个时候,一只油光水瓜,狐狸眼多情骄傲的小火狐火急火燎地钻进了狐狸窝。

    “红姨,快给我奶喝!”她看起来比阿君还大了三四圈,皮毛光亮,从头到尾巴尖儿都打理得格外顺滑,明显是经常精心保养的。

    它一进门就要喝奶,声音不小,白曦被打搅醒来,揉着眼睛探出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却见到那只漂亮的火狐正人立而起,挠着红衣的衣袖在讨要食物。它吧唧了一下嘴儿,觉得自己又饿了,下意识地哼哼了一声,却见阿君探头过来低声问道,“饿了?”

    “一点点。”毛团子小声说道。

    “红姨,阿曦又饿了。”阿君对正与火狐说话的红姨说道。

    风情万种的美艳女人微微挑眉,充满遗憾地看向正拼命挠自己衣襟的火狐,摊开手。

    “红玉,你该断奶了。”

    “为什么?!“火狐毛茸茸的脸上顿时天打雷劈,显然被这个回答给吓坏了。

    红姨不由轻笑了起来。

    “饿了。”阿曦已经不怕红姨,为了吃的不要命的,从阿君的尾巴底下爬出来,越过了正蹦着高儿抗议,此刻已经满地打滚儿毛茸茸的皮毛都凌乱肮脏了的火狐,顿了顿,见它很可怜的样子,扭了扭小身子蹭到了这火狐的面前,见它正仰头从眼睛缝儿里偷看自己,急忙拿小爪子戳了戳火狐暖呼呼的毛肚皮,小声说道,“你的毛不好看啦。”

    皮毛不再水润,叫阿曦觉得很可惜的。

    它转头看了看自己的白毛儿,又戳了戳火狐的皮毛。

    “我的毛好看!”它骄傲地扬起了小脑袋。

    满地打滚儿的火狐看着这毛团子不吭声了。

    见它为了一口吃的满地打滚儿,很想吃奶,毛团子犹豫了一下,决定善良地分享食物。

    “我的饭给你吃……”毛团子伸出爪子比了比,“一点点。”

    火狐更加沉默了。

    ……哪里不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