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76.白狐(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苍翠安静的莽林, 万丈巨木茂密簇拥,绵延数万里的青山, 高耸的苍木直入苍穹。

    一片安静的死寂, 厚厚的一处落叶里, 默默地滚出了一个单薄瘦小的毛团。

    它小小的, 眼睛都饿得几乎睁不开,嘴里发出了细细的小小声的叫声, 四只小爪子在地上无力地滑动,拼命地抽着自己的小鼻子。

    它饿。

    是真的很饿。

    不知道多久没有吃过奶, 它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身在这样的环境里, 明明意识开始的时候, 自己是在一个温暖的地方, 从那个湿漉漉温暖的地方出来的时候, 它仿佛听到有什么在尖叫, 听起来很可怕。

    那个时候幼崽本能地把自己缩成一团,小小地叫了两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却依旧能感觉到自己很恐惧叫自己不喜欢的气息。它装死了好几天, 该吃奶吃奶, 该看这个世界看这个世界, 可是当它有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睡在了这个有着厚厚的叶子的地方。

    四处什么都没有, 充满腐烂的味道。它的小肚皮干瘪, 张开一张露出奶牙的小嘴巴, 小小声地叫唤了起来。

    幼崽的本能叫它想要吞咽一些液体,可是蹭来蹭去,却一无所有。

    幼崽哼哼唧唧地叫了起来,努力撑起自己的四只瘦弱的小腿,张开了自己的眼睛想要看一看四周。

    它抽了抽小鼻子,看见四周除了很高很高的树木,什么都没有。

    它已经在这个气息很陌生的地方趴了很久,可是却什么都没有遇到。

    幼崽的一点唯一的记忆告诉它,它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爹爹娘亲,还有给自己提供保护的强大的存在,最起码不要叫它饿肚皮。

    小小一颗,皮毛脏脏的小幼崽歪歪扭扭地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抬起小爪子走在松软的地面上,一边颤颤抖抖地走路,一边四处抽着小鼻子希望能得到一点可以叫自己变得有力气的食物。

    它可怜巴巴地垂着小脑袋走在无声的森林里,只走了两步就无力地歪倒在了地上,四只小爪子无力地抽搐起来。这无端地叫人觉得十分可怜,可是这寂静无人的森林深处,却没有人回来可怜一只失去了庇护的幼崽。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它活不下去也是它自己的命不好。

    白绒绒的小幼崽歪在地上,觉得自己的力气慢慢地流失,眼前变得模糊。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树枝折断的声音,叫哀叫了两声的幼崽挣扎地抬头看去。

    它见到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生物。

    嘴巴尖尖的,眼睛微微上挑露出几分精明,一双毛茸茸的大耳朵,浑身……颜色和它是一样的呀!

    幼崽的眼睛骤然亮了一下,它垂头看了看自己干瘪没有光亮的皮毛,又看了看对面那生物毛茸茸的皮毛,哪怕再什么都不懂,也能明白那颜色是和自己一模一样。

    面对见到了自己同类的开心叫幼崽突然生出了几分力气。它咿呀咿呀地叫了起来,虽然浑身无力,可是一张小嘴巴却叫个不停。那毛茸茸的漂亮的身影顿了顿,似乎注意到了这里,慢吞吞地,非常优雅地走了过来,垂头,对上了它一双黯淡的眼睛。

    幼崽两只小爪子艰难地抱住了它。

    “爹爹!”它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

    无师自通,它就学会了这两个字。

    毛茸茸的那一团优美的生物沉默了。

    “爹爹,饿!”幼崽委屈巴巴地继续叫着说道。

    毛茸茸继续不吭声,见它似乎不喜欢自己的样子,幼崽觉得心里很委屈,抽抽噎噎,颤抖着小爪子吧嗒吧嗒掉眼泪。它不再去叫它了,只是缩成一团,抱着自己小小的尾巴尖儿咬在嘴里,仿佛这样就会叫肚子不要那么饿。

    它抽抽搭搭地哭着,把小身子都背过去,觉得自己被讨厌了,一只毛爪子艰难地往眼睛上抹眼泪。它眼泪吧唧地挨饿,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掉,却在许久寂静的沉默之后,自己的后颈皮被一下子叼了起来。

    它抽噎地拿两只爪子抱住自己的大尾巴,转头,虚弱地看着有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的生物。

    毛茸茸的团子对它微微勾了勾嘴角,转身,叼着它就走。

    幼崽悬在半空,抱着自己的尾巴乖乖的,抽噎着小身子,艰难地抬头看了看跳动起来的毛茸茸,只觉得它的样子真的好看。

    它也会变得这样好看么?

    它心里莫名生出几分倾慕来,为了不给叼着自己的毛茸茸带来麻烦,它很懂事,一双眼睛红肿着努力缩起爪子叫自己不要成为累赘。那团毛茸茸似乎轻笑了一声,它发现自己被叼着在树木之间飞跃,到处都闪动着美丽的流光。

    那些流光叫幼崽眼睛都瞪圆了,想要伸出爪子来去触碰,可是想到不要任性,急忙缩回爪子。它饿极了,虚弱极了,却在拼命忍耐,直到那毛茸茸的一团突然冲入了一处闪动着奇异光彩的山谷,山谷之中是充斥着叫幼崽舒服得呻/吟的气息,依旧是碧绿的树木,可是这些树木却似乎和外面的不一样。

    幼崽觉得浑身皮毛都要舒服得张开了。

    “阿君,这是……”就在身后叼着自己的毛茸茸灵巧地落在地上,幼崽就听到一旁传来了诧异的声音。

    一只体型很大却优美的毛茸茸优雅而来,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露出几分诧异地落在叼着尾巴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幼崽身上。

    它很瘦,脏兮兮的,身上到处都是泥巴还有树叶的碎屑,皮毛也凌乱。

    见到它仰头呆呆地看着自己,巨大的身影慢慢地垂下了头。

    幼崽感觉自己被放在地上,转身扭着小屁股扑进了叼着自己过来的毛团子的怀里。

    “爹爹!”

    “爹爹?”那优美的声音诧异地问道,“我们白狐一族怎么会生出一只……”

    “叫哥哥。”毛茸茸一团的年幼的白狐垂头,看见已经拼命把小脑袋塞进了它的肚皮下的这只幼崽,抬爪把它扒拉了出来,见小东西还要往自己的肚皮下钻,笑了起来,抬头对那巨大美丽的白狐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母亲,我捡到的,这是只属于我的。”它一只爪子压在幼崽的尾巴上,见幼崽可怜巴巴地蹭着自己的皮毛哀叫起来,细细弱弱的,顿了顿对微微挑眉的白狐轻声说道,“不是我抢来的。”

    “它饿了。”优美的白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垂头看了看从儿子身边探头探脑的小幼崽。

    它看的出来,幼崽仿佛只相信身边的白狐。

    不过它也看得出来,这幼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想了想,它微微抬起了自己的爪子,一道灵光闪过,地面上出现了一只乳白色的小碗,小碗里透出了甜蜜的奶香的味道。见幼崽两只小爪子抱着自己的儿子的前爪,垂涎三尺地看过来,优美的白狐微笑说道,“吃吧。”

    它顿了顿,对侧头看着幼崽的儿子温声说道,“阿君,既然捡到它,它就是你的责任,不可以不负责任任性,知道么?”它的声音很温柔,名叫阿君的年幼白狐抖了抖耳朵,推了推身边有些瑟缩的小幼崽。

    “去吃。”

    幼崽胆怯地松开爪子,一步一步,走一步回头看白狐一眼,最终忍不住自己饿得憋憋的肚皮,扑到了小碗前,把小脑袋埋进了碗里吧唧吧唧吃起来。

    “这还是隔壁红狐家的奶,本想给你留着……”

    “母亲,我断奶了。”年幼的白狐阿君温柔地说道。

    “你才三岁,多吃几年奶有什么不好……隔壁红狐家的小姑娘,都百岁了还在吃奶。”优美的白狐眼里露出几分不怀好意,见儿子并不理睬自己,便露出了一点笑意。

    它美丽的眼睛流光闪动,浑身上下充斥着奇异的美丽的感觉,然而阿君似乎并不在意,只专注地把目光投在了吧唧吧唧吃奶,吃得喷香的幼崽的身上。它垂了垂眼睛,看见幼崽正在努力地吃奶,便轻声说道,“它出现在外面的森林里,很奇怪。”

    “的确奇怪,说起来……狸族从不会丢弃自家的幼崽。”

    “它是我的了。”年幼的白狐轻声说道。

    “儿子啊……”优美的白狐嘴角抽搐了一下。

    “谁捡到就是谁的。而且……它叫我爸爸。”

    这难道是应该很得意的事情么?白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却听见自己的儿子正甩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看着幼崽的方向平静地说道,“我希望养着它,叫它不必挨饿,叫它变胖,也叫它不要知道它是被人抛弃。”它抬眼,小小的年幼的年纪,然而一双眼睛却充满了令人心悸的色彩,华美得不可思议。

    优美的白狐顿了顿,点头轻声说道,“我明白。既然这样,以后你就养它。”

    “红玉该断奶了。”阿君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

    “它都一百岁,该断奶,把奶水留给更需要的妹妹了。”阿君的狐狸眼看向大口大口,很快就吃光了小碗里的奶水的幼崽,见它的小肚皮已经有一点鼓起来,可是这幼崽却依旧在拿小舌头一遍一遍地舔着那已经干净得不得了的小碗内壁,珍惜奶水珍惜得恨不能一点点都不要浪费。

    它这样看过去的时候单薄得仿佛一碰就会死掉,阿君甩了甩尾巴,慢悠悠地走到了这转头,对自己小小地叫起来的幼崽面前。

    幼崽指了指空荡荡的小玉碗,又哼哼唧唧地叫了起来。

    没,没吃饱……

    “你饿肚子很久,不能一下子吃很多。”阿君迟疑了一下,蹭了蹭幼崽的小身子,抬爪。

    幼崽一咕噜翻倒,露出自己毛茸茸却纠结着泥土和树叶树枝碎屑的小肚皮。

    年幼的白狐垂头,揉了揉那微微鼓起的小肚子,又垂头,伸出舌头来给这小幼崽舔了舔沾染了奶汁的毛茸茸的小脸。

    幼崽脏兮兮的,身上还散发着酸酸的馊了的味道,然而年幼的白狐却并没有嫌弃它。

    小幼崽舒服得直打呼噜,下意识伸出两只前爪抱住了自己的衣食父母。

    “爹爹。”它奶声奶气地又叫了一声,这声音就有了几分力气,阿君抖了抖耳朵,歪头,停下了舔毛的动作,见幼崽可怜巴巴地张开眼睛看着自己,依赖地看着自己,它认真地说道,“要叫哥哥。”

    它现在是管饭的那个,幼崽歪头想了想,反正也不明白爹爹到底算什么,只知道自己为数不多看见的一些现在已经想不起来的毛茸茸的幼崽似乎就喜欢地赖在巨大的靠山的怀里叫爹爹。

    它觉得这是讨好的话。

    如果眼前的白狐不喜欢,那叫哥哥也可以。

    原来……它是它的哥哥。

    “这是母亲。”见幼崽抱着尾巴似乎在默默地记住,呆呆的,蠢蠢的,抖着毛耳朵看起来仿佛可以被狐狸一口吞掉,阿君就把它叼起来慢吞吞地放在了自己母亲的面前,见它歪头看着优雅美丽的白狐,轻声说道,“母亲生下你,你是白狐一族养大,我是你的哥哥,记住了没有?”它每说一句话,就从后面舔一舔幼崽毛茸茸的大尾巴,幼崽点了点小脑袋,记住了这些奇怪的话,小小声地重复,“我是白狐一族养大的,我的母亲,我的哥哥。”

    它瑟缩了一下,瞪圆了眼睛,慢慢地蹭到了面前对自己露出一个善意微笑的巨大白狐的面前,仰头。

    “母亲。”它乖乖地叫了一声。

    “好孩子。”优美的白狐微笑起来,抬爪,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瓜儿。

    巨大的爪子看起来凶巴巴的,可是其实很温柔,也很温暖,幼崽在森林里总是觉得很冷,下意识地就滚到了大爪子下面去。

    阿君抬爪把它挖出来。

    “冷。”幼崽黏在一块儿的皮毛黯淡无光,看了看自家母亲还有兄长的柔软的皮毛,抖了抖,觉得有点自卑了。它缩成一团,阿君却漫不经心地蹲坐,把这幼崽儿塞进了自己的雪白的皮毛里,拿大大的尾巴盖在它的身上。

    小幼崽顿时感到暖和得不得了,美滋滋地抱着尾巴缩在哥哥的尾巴下面取暖。它满足得发出撒娇的声音,本来什么都不大懂的刚刚出生的幼崽,可是种族的本能却叫它已经学会了怎样撒娇。

    巨大的白狐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它顿了顿,见幼崽美滋滋地吃饱了躲在儿子的尾巴底下抱成一颗球入睡,便和声说道,“你一向都很孤僻,只不过既然这孩子被你收养,你就要做到一个榜样。不可以叫它染上你的坏习惯。”

    它的儿子它自己太清楚,太过傲气,因为天赋绝伦,刚刚三岁就已经把年幼一代的狐族给揍得全都哭爹喊娘,因此不大在狐族之中与狐来往,看起来有些傲慢,这虽然是强者的傲气,可是白狐却并不希望刚刚收养的幼崽也受到这样的影响。

    儿子的性格是不讨喜的。

    怎么可以叫幼崽也被影响到,或许会被人敬而远之呢?

    “我没有坏习惯。”阿君嘴硬地说道。

    “没有?……不过也好。”

    巨大的白狐突然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容,顿时叫自己年幼骄傲的儿子慢慢地炸毛了。

    在这样异样的目光里,阿君沉默着抬爪舔了舔爪子,谨慎地问道,“母亲你想做什么?”

    “既然这孩子以后是你在养,那每日去红狐一族讨要奶水的事,当然要落在你的身上。”见阿君沉默了,爪子都不舔了,优美的白狐满意地甩了甩自己漂亮的大尾巴弯起一双狐狸眼说道,“你也要学着和族人相处,对不对阿君?”

    它应该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一只清高的如同天上雪山一样冰清玉洁的狐狸……阿君显然自己认为的。可是却叫它为奶水折腰张嘴去讨要,阿君知道母亲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哼了一声,点头。

    “好。”

    “真的可以?”

    “当然,至少要叫它吃饱。”阿君小心翼翼地掀开一点自己的尾巴尖儿,就见下方正盘着一颗团子。

    不毛茸茸,瘦巴巴,脏兮兮,也似乎有点傻。

    尾巴尖儿垂落,盖住了那一点会透风的地方。

    “真是稀奇。”巨大的白狐对儿子顿时刮目相看了,毕竟自家这儿子是头可断血可流清高骄傲不能丢的白狐一族最矫情虚伪的那只狐狸,才三岁就已经学会装模作样了。

    它笑了起来,抬爪点了点地上的小碗笑着说道,“这碗就送给你和……”它突然顿了顿,迟疑地说道。“这个孩子该怎么称呼呢?”它埋头想要给幼崽取一个好听的名字,阿君却抖了抖耳朵,认真地说道,“它是白狐的一份子,自然与我们一般姓白。”

    年幼的白狐沉吟了片刻,又忍不住掀起尾巴尖儿去看一无所知的幼崽。

    “它从前种种都已经与它无关,日后才是它美好的生命,仿佛黑夜与苦难过去,新生的希望与光辉……就叫曦。”

    “白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