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75.阿曦(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有趣么?

    白曦动了动白生生的耳朵, 客气地说道,“马马虎虎吧。”

    她已经捏着宋家家主父女的储物戒翻看了一圈儿, 没有发现能叫自己恢复记忆的东西。

    话说到底是什么能够叫自己恢复记忆, 狸猫精自己都不知道哇!

    银月让她随缘……这真是太高看她了。

    她忧愁万分, 见宋伊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淡的笑容, 试探地问道,“这两个怎么办?”

    “没用了。杀了吧。”宋伊笑了笑说道。

    “冤有头债有主, 你自己动手吧。”白曦吭哧吭哧半晌哼哼唧唧地说道。

    杀人越货,她越货, 宋伊杀人好了。

    “好啊。”宋伊点了点头。

    她咳嗽了一声, 见白曦嘴里嘀嘀咕咕“出去找吃的”扭着小身子就跑了, 看似强悍其实十分胆小, 哼笑了一声转身去处理宋家家主父女。当白曦提着一些山间的野果走进山洞的时候, 宋家父女的人影都不见一个了。

    她眨了眨眼睛也不去问宋伊把那两个人给整啥地方去了, 只把手里提着的一只野兔拿给宋伊。看见宋伊给野兔扒皮上了篝火去烤,自己就啃着香甜的野果吧唧吧唧吃。她埋头吃果子吃得很开心,宋伊透过了燃烧的篝火, 想了想, 突然轻声问道, “你喜欢的那个人, 是怎样的人?”

    “是最好最好的人。”白曦眼巴巴地说道。

    “可是你不记得他了?”

    “我被人陷害了,所以不记得了。”

    白曦和宋伊都没有提关于白曦到底是谁的话题。

    宋伊不问, 白曦乐得不要说。

    仿佛是一种默契。

    她想到白君意到现在还不知在何处, 总是心里不自在。

    在小世界的时候, 她从未和白君意有这么久的分离。

    见白曦不安地扭了扭小身子,宋伊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笑意含笑问道,“你在等他来找你?”她笑起来的时候充满了锐气的凌厉,又仿佛对于等待二字不以为然,哪怕是受伤,可是那种气势却依旧是白曦很少能够见到的。

    白曦迟疑了一下,慢慢地点了点头,宋伊垂目想了想突然说道,“或许他去宋家找你去了?”她带着几分关切,白曦眨了眨眼睛想了想才说道,“如果他去了宋家就应该从宋家人的嘴里知道我们逃进了山里。他会来找我的。”

    “男人真的那么可靠?”宋伊悠然地靠在山壁上笑吟吟地问道。

    “分人吧。如果不是我喜欢的男人,我也不相信别人。”

    “做女人的,还是得靠自己。”宋伊看着白曦轻声说道。

    她脸上带着笑,眼底却是认真,白曦想了想,觉得这句话没毛病。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女人的确应该靠自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你却在靠你的男人。”美艳的少女的目光锐利了起来。

    白曦愣了愣,看着脸色平静却露出几分威势的少女,觉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又小声挠着头发轻声说道,“你说的没错。”

    这些小世界里赚取功德,其实她真的大多数都是在依赖白君意给自己的帮助。可是虽然有点丢女子的脸,可是白曦却觉得满满的心里都是幸福。她抿了抿嘴角垂头认罪说道,“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他不在的时候,我总是会自己照顾自己。可是有他在的时候,我想要靠着他,被他宠着护着,把我当成掌中宝。”

    她露出大大的笑容,坦然地对对面的宋伊弯起眼睛来说道,“我很没有出息的。不过我很高兴,我爱上的是那样的男子。”

    她很高兴自己遇到的是白君意。

    世上的好男子那么多,她遇到了最好的那一个。

    所以,她的心变得软弱了,她其实什么都知道。

    可就算是明知道这样……她也不愿意放开白君意的手。

    “如果有人想要抢走他怎么办?”见白曦一张白嫩嫩的脸红扑扑地,眼睛在篝火的映照之下明亮得吓人,宋伊突然挑眉笑着问道,“总是被人依靠,就算是再强大的男人都会疲惫。如果有人想要夺走他……如果我想要抢走他,你会难过么?”她生得美艳,身材又好,凹凸有致的,关键是行事鲜明果断,这样的女子当然是世上男子最喜欢的那一种类型。

    白曦呆了呆,弯起眼睛说道,“君君不会。”

    “君君?”

    “我,我男人。”虽然没领结婚证,不过也不会耽误白曦给白君意的脑袋上盖戳儿。

    宋伊挑了挑眉尖儿。

    “你那么相信他?“

    “因为君君已经遇到我了。三小姐,我知道你很好,比我好得多。可是爱情并不是完美的女人就能得到一切,而是一种遇见,一种缘分。我有很多的缺点,还做错过很多的事,可是他遇到我,和我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就算别人再好,君君也不会心动了。”白曦想了想轻声说道,“爱情本来就应该是这样。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爱人,那么无论外面的景色多么繁华,对于相爱的人来说,那也只不过是属于别人的风景。”

    宋伊看着她不说话了。

    许久,她拿了篝火上烧得香喷喷的野兔,扯下热气腾腾的后腿让给白曦。

    “我不吃,我喜欢吃果子。”狸猫精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素食。

    宋伊哼笑了一声,垂头吃肉,突然问道,“你不喜欢吃肉,为什么还要带一只野兔回来?”

    “可是你需要吃的呀。”白曦小小声地说道。

    她说完这句话,宋伊不再说什么,而是安安静静地吃着烤兔肉。她吃得很慢,很珍惜手里的食物,当吃了所有的烤肉擦了嘴,她就见白曦已经靠在一旁睡过去了。

    黑发小姑娘白生生的小脸儿圆滚滚的,看起来就不像是一只吃素的。她一边睡一边吧嗒嘴儿,宋伊想了想,拿了储物戒里的衣裳盖在白曦的身上,俯瞰她,眼底复杂莫名。仿佛是觉得暖和了,小姑娘微微张开眼睛看了一下,哼哼唧唧地就往宋伊的怀里滚。

    “君君怎么还不来?”

    宋伊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君君……那么好,睡觉都梦见?”她小声问道。

    狸猫精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滚到一半儿,突然不滚了。

    宋伊伸到半路的手僵硬了。

    “不是君君,不给抱。”狸猫精哼哼唧唧说梦话。

    宋伊的嘴角微微抽搐了。

    她抬手,似乎想要抽这小姑娘一下……就算不是什么君君,可是能叫她抱一下……

    那么人求她抱她还不愿意呢。

    哼了一声,她又从储物戒里摸出长长的一条被子来丢在小姑娘的身上,也不去帮她整理,就看着这黑发小姑娘自己就把自己滚成了一个球,这才转身回到了自己方才休息的地方闭目养神。

    当第二天白曦醒过来,看见自己躺在草堆儿上,怀里抱着一堆草。她觉得这草晚上抱着睡觉很暖和的,不由摸着自己的小下巴蹲在这些草前若有所思,靠左在山壁上的宋伊抬头看过来,挑眉问道,“你在看什么?”

    “我觉得抱着这草睡觉,晚上特别暖和。莫非这是一种奇异的灵草,抱着睡会散发火系灵气什么的?”白曦目光深沉。

    宋伊凉薄的嘴角突然抿紧了,许久之后看着白曦缓缓点头说道,“没错,非常罕见,你赶紧多收一些。”

    “先放在这儿,明天晚上还得继续抱着睡呢。”白曦继续说道。

    真当她傻啊?

    宋伊揉了揉眉心,想要说点什么,却觉得自己说不出来。

    真是……奇怪的小姑娘。

    “三小姐,你在做什么?”见宋伊坐在石壁前,修长的腿舒展,正用锦缎擦拭手中的一把长剑,白曦顿时就想到她佩戴在她身上的那炳剑了。

    只不过这剑是宋伊第一次在她面前出鞘,白曦急忙靠过去,却见这长剑剑身一片的不祥的血色,仿佛在鲜血之中浸透了一般,透着一股子粘稠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然而这气息之中,却隐隐又透出几分浩然荡荡的正气来,实在叫白曦感到诧异。

    她觉得见到这长剑就有一种想要拜拜的冲动。

    非常……叫人畏惧。

    而且她就是莫名地觉得,这长剑似乎对她很不友好的感觉。

    那种刺骨的锋芒之气透进了她的骨头里。

    白曦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别担心,它不敢把你怎么样。”见白曦谨慎地看着这柄气息诡异的血色长剑,宋伊突然伸出手指一指头弹在长剑的剑身上,一瞬间白曦听到一声暴戾尖锐又格外阴郁邪异的剑鸣,之后这长剑就老实了几分,多了几分……愤愤不平?

    她顿时就觉得这长剑内心戏很多的样子,这种情况俗称戏精,点了点头说道,“有三小姐你在,我就不担心了。不过……它为什么不高兴?”

    她救了它主人,它起码也应该保持感谢吧?

    宋伊哼笑了一声,轻轻拿最华美的锦缎来给长剑擦拭,平静地说道,“大概因为我觉得你很有趣吧。”

    “哈?”

    “醋精么。”宋伊勾唇笑了笑。

    哦。

    原来是对主人的独占欲,白曦觉得明白了,又觉得冤枉。

    “我又不会和它抢你!”

    “为什么不会?”

    “我有君君了呀。”

    “大概是……它更担心我和你的君君抢你吧。”宋伊继续擦剑了。

    这个玩笑其实没什么有趣而的地方,白曦矜持地说道“那你来晚了,我不是见异思迁的人。”

    她见宋伊的精神不错,眨了眨眼睛就好奇地问道,“你擦剑做什么?”她一歪头,宋伊便哼笑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解毒了。杀回去。”她霍然抬眼,一双眼底充斥了几分血色,白曦还没有想庆祝她解毒不会危及生命,却见这美艳的少女已经缓缓起身走过了自己,走出了这个山洞。

    她回头霍然看了一眼在山洞口探头探脑的白曦,眼底露出几分笑意。

    “我先走,你慢慢跟上来。”

    她话音刚落,脚下微微一点,顿时化作了无数的流光向着宋家的方向去了。

    白曦看见她杀气腾腾,又非常自信,知道自己面对强大的武者没准儿就是送菜的,也不着急,正要慢吞吞地跟上,却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狸猫精吓得炸毛。

    白曦:“灵灵八!”

    灵灵八满身都是疲惫与沧桑,漂浮在白曦的身边尚未说话,突然嗅了嗅问道,“你身上是什么味道?”它围着白曦打转,白曦就眼角抽搐地看着这光团猥琐地凑在自己的面前,不由有些不善地问它:“你做什么?”

    这光团是要上天啊!狸猫精的愤怒垃圾灵灵八顿时感受到了,它顿了顿,在白曦的面前载沉载浮了一会儿迟疑地蹭了蹭白曦的脸表示歉意:“你身上血腥味怎么这么重?”

    “怎么可能。”白曦最近又没有杀人放火……就算干了也是迫不得已,绝不是狸猫精穷凶极恶。

    灵灵八若有所思:“这么重的血腥味,我仿佛在哪里闻到过。”

    白曦不吭声了,见灵灵八冥思苦想想不出来的样子,突然板着脸问道,“找到阿曦了么?”

    其实她突然对找到阿曦一点都不迫切了。

    那样一个……会伤害宋伊的女孩子。

    白曦可以保证,若不是阿曦突然消失,如果那个时候那青年见到的是阿曦,把□□瓶子递给的是阿曦,阿曦一定会收下。

    从她不惜一切和那青年在一起,她就会一直一直地背叛下去。

    既然挖了墙角,那下个毒又算什么?

    白曦都可惜自己放在阿曦房间里的那些宋伊给她的金银珠宝。

    她觉得阿曦不配得到宋伊给她的那些东西。

    灵灵八突然叹了一声:“找不到。”

    白曦:“找不到?那扩大一点范围找。”

    灵灵八沉默了片刻方才轻声说道:“她在这个小世界没有存在的痕迹。”见白曦的眼睛慢慢张大,它想了想轻声解释:“或许是仙子给你偷渡的时候就先把阿曦给驱逐出了这个小世界,以免你的身份和来历会被人怀疑,防止她出现给你捣乱。”这样粗暴的风格还真的蛮符合银月仙子的行事作风的,别以为银月仙子长得清冷孤傲,又生得美丽就是个温柔型的美人了。

    咋不看看它和零零发是怎么被抓出小世界差点儿塞进局子第十七层的呢?

    还有据说这狸猫精……银月仙子一击就击碎了她的修为,如今只能混个金丹……

    白曦呵呵了:“你知道的还挺全面的,上头有人吧?”

    这不应该都是内部消息么?

    灵灵八一提到上头有人这个话题,机敏地不吭声了。

    不过白曦还是摸了摸下巴,“这么说阿曦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也好,等我走了,我可不希望自己和宋伊相处的这段时光再被阿曦利用。”

    她救了宋伊一命,可没想过是叫阿曦回来当宋伊的救命恩人的,那还不把白曦给恶心死啊?现在更好,银月把阿曦驱逐出这个世界,那必然会给她安排去其他的世界不会再叫她回来。她心满意足,决定等记忆回来就跟宋伊相忘于江湖留下一个值得回忆的记忆,这才慢吞吞地追去了宋家。

    她一路飞一路顺手去揪各种这个世界的灵花灵草,胡乱地全都粗暴地塞进储物戒里。

    虽然自己带来的储物戒打不开,不过这个世界的却能够使用,这时候不多带点儿好东西回去现世,那白曦哈不如自己吊死算了。

    她挑挑拣拣,把自己能见到的有年份的很多的灵草灵药,天才地宝都塞得储物戒满满的。

    幸亏宋家家主拥有好几枚储物戒,她美滋滋地都戴在手上,充满了爆发的味道。

    这一次狸猫精是真的丰收了,驾着一道灵光恨不能摇尾巴回到了宋家。

    宋家已经乱七八糟,荒芜一片。

    无数的宋家人四散奔逃,一道道血色的剑光在云空之上劈下,白曦看见曾经追杀过自己和宋伊的武者一个个惨叫着被剑光劈成了碎片。

    天空之上仿佛下了一场血雨,她略等了等,却并没有露出反感。

    都要将宋伊置于死地了,那宋伊反手杀人也并不是不能理解的事。

    直到将最后一个跟随宋家家主的武者斩碎,云空上,那持剑微微一笑的美艳少女脚踏虚空,慢慢地走到了白曦的面前。

    “阿曦,你愿不愿意跟着我?”她轻声问道。

    白曦正垂头看哪儿是宋家库房呢,茫然抬头,“哈?”

    “跟着我,在我的身边,你可以看到更多从未见过的风景。”宋伊温和地说道。

    她的眼底泛起血色,手中长剑不高兴地尖锐叫了起来。

    又对白曦很不友好了。

    “不行。我要去找君君。”白曦顿了顿认真地说道,“找到回忆我就和君君在意不分开了。”她认真地说话,宋伊突然笑了起来,她伸出手,冰冷的指尖儿搭在白曦的脸颊上,许久之后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轻声问道,“阿曦,你叫什么?”

    她的眼底泛起的光叫白曦浑浑噩噩的,充满了魔气,此刻灵灵八陡然尖叫:“白曦,退后!”

    宋伊露出绝美的笑意。

    “原来你叫白曦。”

    白曦一下子从迷蒙之中清醒过来,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宋伊。

    “你听得到灵灵八……”她能听到灵灵八的声音?

    “白曦,只因为你是白曦,所以……我成全你。”宋伊却没有回答,反而越发靠近了白曦,近在咫尺,红唇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白曦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突然只觉得心口一痛。

    血色的长剑不知何时化作了尖锐的利爪覆盖在美艳少女的手上,深深地探入了她的心口。

    剧烈的疼痛,白曦动了动嘴角,不明白地看着面前对自己微微一笑的少女,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在失去。

    她从云空跌落,模糊的视线里,看见那少女微笑着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轻轻一握。

    那似乎是她的心脏,又或者是什么,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她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