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74.阿曦(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掉马了可怎么办?

    难道要直接告诉宋伊, 自己不是阿曦?

    也不知道宋伊会不会把它这个冒牌货给那啥啥了。

    阿曦就算是曾经挖过宋伊的墙角,不过这主仆两个曾经一块儿生活了那么多年, 如果说一点感情都没有的话, 白曦是不会相信的。那曾经在最艰难的时光相互取暖, 是最不会被人轻易忘记的回忆。

    更何况自家的身份见不得人, 偷渡来的,这跟人家土著怎么说呢?牵连到了银月和它家君君就不好了。胖狸猫咬着尾巴尖儿纠结得不得了, 毛茸茸的脸皱成一团很忧虑了。它变成人形的脸那是跟阿曦一模一样,这怎么看怎么像是对人有阴谋的样子。

    还是……继续伪装当做无事发生吧。

    反正就算掉马, 可是自己没发现的话, 就不算是掉马。

    胖狸猫吭哧吭哧给自己加持了自欺欺狸光环, 小嘴巴咬着尾巴尖儿摇头晃脑, 觉得自己勇敢又无敌, 建设了一下心灵, 这才默默地搓了搓胖爪子。

    那个什么……灵灵八这去找阿曦找到什么地方去了?

    它都等了这么多天,灵灵八仿佛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啊。

    垂头叹了一口气, 狸生的艰难叫胖狸猫觉得好生郁闷, 这也不知道宋伊的伤什么时候好, 回头灭了宋家。

    它耷拉着尾巴垂着毛茸茸的小脑袋, 整只狸猫都陷入到了阴沉的气场里慢吞吞地在大山里到处逛。一边啃了几只给宋伊解毒的灵药来叼在嘴巴里,一边又往毛茸茸的背上背了两只硬壳的烤了之后味道很好的大大的果实, 顺便跳起来拿毛爪子欺负了一下这森林里飞舞的飞虫什么的, 丰收的狸猫这才慢吞吞地叼着灵药往回走。

    只是它刚刚走到半路, 就见头上一道极为暴虐的气息传来,这样的武者灵气的震荡叫狸猫警惕地一下子趴在地上不敢强烈动作,不着痕迹地钻进了一旁高高的茅草里。

    它把身上背的嘴里叼的这些东西都甩到一旁,趴在地上伪装自己是一只天真无邪狸猫崽儿,却感觉到头上那道灵光一下子落在了她不远处,灵光散去,露出了两个人来。

    胖狸猫一声不吭地趴在地上,慢吞吞,慢吞吞地拿毛爪子小心翼翼地扒拉开茅草,往外看了看,顿时眼睛直了。

    那不是宋家家主还有他那个红衣爱女么。

    此刻这两位都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情绪非常激动,显然还不知道自己正被一只心怀叵测的胖狸猫围观,那红衣少女眼眶都红肿了,声音嘶哑地尖声对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我能感觉到,这小贱人一定就在附近!她,她指使阿曦那个贱婢杀了我的男人,我一定要把这两个贱人碎尸万段!”

    她痛哭起来,哭得可怜极了,胖狸猫眨了眨眼睛,欣慰地知道原来那个欺骗了阿曦的渣渣死掉了。

    这有什么可怜的。

    若说杀了那青年那青年十分可怜,那若是宋伊被毒死,谁又为她哭一哭呢?

    胖狸猫保持僵硬动作,透过了微微摇晃的茅草看向对面。

    父女俩都没有想到还会有人在一旁,毕竟这地方他们选择得比较谨慎,只有一些杂草,空旷也没有什么树木,一切一目了然很不容易隐藏。

    可是谁能想得到这世上还有一只狸猫可大可小机灵可爱呢?

    “只不过是一个男人,死了也就死了。死了这个,下一次父亲给你挑一个好的。”宋家家主就强悍多了,他完全不在意一个青年的死……想当年宋伊定亲的时候正好是她最不得宠的时候,深陷泥塘,能有了什么好的未婚夫,不过是败落的要抱宋家大腿的小家族一个光脸好看的废物点心而已。

    他冷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一个不能习武,只知道与女人厮混的废物,你要这种东西有什么用!”

    狸猫赞同地点了点小脑袋。

    那废物点心一脚就被自己给踹墙上去了,的确没什么用。

    “可是,可是他好看呀!”红衣少女哭着说道。

    见惯了武者的强势粗俗,那样温柔小意的男人是多么的难得。

    “下一次父亲再给你挑一个更好看,更懂事的。”宋家家主一边温声安慰,一边突然垂头用力地咳嗽了几声。他一只大手捂住了嘴角,胖狸猫就见那手指缝里一滴一滴地滴落了止不住的鲜血。

    那中年男人的脸慢慢地变得苍白,神色也萎靡了几分,仿佛是受了内伤的样子。胖狸猫小心翼翼地甩了甩尾巴歪头想了想,想到自己送了这宋家家主那么一个手榴弹,那这中年人当时可是就握着那玩意儿来的……

    那样巨大的威力,别说宋家家主,就算是狸猫所在的世界,也算是很强大了。

    原来是受了伤。

    胖狸猫的眼睛亮了,毛脸上一片阴险。

    这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送到狸猫眼前的内伤患者,不收白不收。

    趁人之危什么的,狸猫精最喜欢了。

    “父亲,你没事吧?”红衣少女被宋家家主给劝说动心了几分,想了想,也觉得天涯何处无芳草,这才关心地问道。

    “阿曦那个小畜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法器。”宋家家主用力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见爱女关切地看着自己,缓和了面容安慰地说道,“不必担心,我没事。”

    他虽然说着自己没事,可是看起来却完全不像没事的样子,红衣少女迟疑地点了点头,又急忙说道,“可是父亲,你为什么不叫家中的药师给你看看?”宋家家主隐瞒自己受了内伤,这对自己的身体也不好是不是?

    “现在形势严峻,阿伊在宋家也有几分威望,她已经跑了,一旦折返,宋家必然会有人恐惧。若是我受了内伤的事被他们知道,恐怕他们都要对阿伊俯首帖耳。”

    这中年正说着话解释自己的苦衷,胖狸猫已经夹着尾巴慢吞吞匍匐在了地上,一双圆滚滚的眼睛微微眯起,整只狸猫都无声地蹭在地面,一点一点慢慢地蹭到了这中年男人不远的地方。看着宋家家主背对着自己一无所觉,胖狸猫一只爪子微微抬起,闪动起了尖锐的锋芒。

    它伏低了胖身子片刻,骤然起跳,一爪子就抓向了中年男人的后脑!

    宋家家主也是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的人,察觉到背后有杀气袭来,霍然转身,却见一道白光避开了他凌空一击,灵活地在半空翻滚了一下,又扑了过来。

    这白光小小的一团,宋家家主还没有看清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就感觉到一颗毛团啪地就拍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浑身升起了金色的灵气化成的甲胄保护自己的心胸丹田气海,这样强大的灵甲防御牢不可破,就算是高阶武者也不可能撼动他的分毫。

    作为宋家的家主,他怎么会没有一点保护自己的手段……

    “啊!”一声惨叫在山林之中响起。

    这白乎乎的毛团不走寻常路,一爪子抓在了中年男人的眼睛上。

    就算灵甲防御强悍,可是眼睛却依旧是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没有专门修炼果眼睛防御术的,挨了那雪亮的一爪子都得惨叫。

    一道血泉从宋家家主的脸上飞射而出,他捂着自己两只眼睛哀嚎了起来。

    就在这时,胖嘟嘟的狸猫摇身一变变作了黑发少女,在那红衣少女尖叫的声音里也不客气,运足金丹之中的灵气,一脚就飞踹在了这宋家家主的要害部位。

    她的修为本来就比不上宋家家主,虽然受了内伤,可是如果一旦失败那搭上了就是她与宋伊两个人的性命,因此当然是怎么凶残怎么来。看见宋家家主又是一声惨叫,因要害部位被踹,身上灵气化作的灵甲都轰然破碎,白曦冷笑了一声。

    论战斗经验丰富,谁比得上天天和狐狸们战斗的大狸猫?

    她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在宋家家主的丹田上,踹得他的丹田霍然震动,抬手两道灵光在丹田动荡不稳的时候,禁制住了这个叫自己头疼的家伙。

    把比自己强大的宋家家主禁制住,又随便抬起一脚把这家伙给踹得晕死过去,白曦慢吞吞地拿出了一条绳子把已经和凡人无异的男人给捆住,这才看向正在转身要跑的红衣少女。

    她的目光落在红衣少女那浑身灵气盎然的装备上,急忙抹去了嘴边垂涎的口水,扑过去就把这少女给摁在了地上。这少女显然是养尊处优惯了,有靠山的时候欺负欺负人还行,遇到了大事,顿时软成了一团泥。

    白曦哼哼了两声,把这少女同样给禁制起来捆好,扭了扭自己运动过后非常激动的小身子。

    战斗种族的战斗从不拖泥带水。

    比如开打之前还要整几句“投降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出招吧!”这样的废话那是不可能地,一言不合闷头开片儿才是战斗的精髓。

    她满意地看着面前这两个家伙,缩了缩小脑袋鬼鬼祟祟地四处看了看,见四周左右也没有宋家最近来巡山的人,顿时得意洋洋地走到茅草堆儿里把果子还有灵草全都拿起来,又拖着这两个人往回走。

    山路崎岖,白曦拖着这两个沉重的人类简直累得连尾巴都要冒出来了,她吐着舌头,一路回到了山洞。

    山洞里,宋伊正坐在篝火边托腮,嘴边带着莫名的笑意。

    她今天的心情不错的样子,白曦急忙拖着两个人直奔她。

    “你在笑什么?”

    美艳无比的少女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宋家家主父女。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有趣的事。”她顿了顿,指了指白曦身后的这两个人笑着问道,“你打败的?”她的眼底泛起了一道道光彩,白曦哼哼了两声仰头默念自欺欺人,反正掉马就掉马,等找回记忆,她就跟宋三小姐拜拜,谁管她是不是在心里怀疑自己呢?因此她厚着脸皮点头说道,“这两个不大行,我一根手指头就打败了。”

    她骄傲地仰着小脑袋等待表扬,等待了一会儿,看了看宋伊。

    “你真棒。”宋伊果然笑吟吟地夸赞道。

    “一般般吧,仁者无敌么。”狸猫精恨不能翘尾巴,谦虚地说道。

    宋伊的目光含笑落在了昏迷的宋家家主的身上。

    白曦也看着宋家家主流口水。

    就……都是家主了,应该很富有吧?随身是不是应该携带一些天才地宝?

    “你看看他的储物戒,看看有没有解药啊?”白曦把宋家家主给提回来就是为了这个的,见宋伊点了点头从中年男人的手指上抹下了一个储物戒,急忙期待地看住了她。

    白曦现在最在意的就是宋伊会不会痊愈,之后打回宋家给她开个宝箱,一双圆滚滚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只是宋伊垂目感受了一会儿,便微微摇头,抬头对白曦温声说道,“没有。”她一说没有,白曦顿时失望地点了点头,“哦。”

    “这里面有些东西很有趣,送给你。”宋伊把储物戒丢给白曦。

    “行吧,那我不客气了。”这是自己的战利品,当然都归自己,白曦一把抓住储物戒完全不会虚伪地推脱一下,反倒叫宋伊脸上的笑容更加深刻了起来。她靠在一旁,并没有因为自己不能解毒就大喊大叫自暴自弃,就这份大将之风就叫白曦佩服得不得了了。她感慨了一下,一边慢吞吞地蹲到了昏迷的宋家家主的身边。

    此刻这个男人非常狼狈,一双眼睛血肉模糊一脸鲜血,看起来狰狞到了极点。

    “……你在做什么?”宋伊见白曦去扒宋家家主的衣裳,开口问道。

    她的嘴角轻轻地抽搐了一下。

    “这衣服是件灵器啊,护身效果其实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宋家家主还没来得及开启这灵器就叫白曦一下子奔在了要害上……就算是灵器制作的时候,想必制作灵器的各位大师都绝对不会想到武者厮杀的时候还会有这样的一群战斗种族,那战斗起来就一定要往人家要害上踢打的。因此白曦飞快地扒下来这见灵器衣裳,又从宋家家主的身上拽下来的一根吊着一块灵气翻滚的紫色水晶的项链,两个护手,三个戒指外加一双靴子。

    她又犹豫着看向宋家家主千年冰蚕丝裁剪的内衣。

    宋伊总是云淡风轻,被追杀,被下毒,被背叛都无动于衷的脸微微变色了。

    “你这……靴子,你自己能穿么?”

    “不能穿,以后拿去卖也是天价儿呀。”白曦心说这群在灵气旺盛小世界修炼的家伙们真是太不懂得人间界的辛苦了。这么好的还带着一个小防御阵外加一个加速阵法的靴子,就算是穿过的,拿到人间界去贩卖,那还不得叫人抢破头啊。

    白曦这就明白为什么这些小世界是绝对封闭,谁敢偷渡一定叫天道管理者往死里抽了。

    这要是有后门儿偷渡成风一下,那只光从这些小世界就能赚取到无数的财富。

    比如这些灵器拿回人间界去卖,或者那人间界的东西去各个小世界去贩卖……

    万一她带着一储物戒的压缩饼干去了末世换点儿金银珠宝……

    白曦想想都觉得放飞了。

    一边想,她一边理直气壮地扒光了宋家家主,只留给他一个裤头。

    “家底薄,一个铜子儿都不能少。”她在宋伊刮目相看的目光里顿了顿,很正义地说道,“这是我的战利品。”她眉开眼笑地把这些东西都收好,毕竟这是她的战利品,不是属于阿曦的东西,等偷渡回去人间界的时候顺手就带回去发财。

    因为扒光了一只会叫自己一夜暴富的宋家家主,白曦看向那昏迷的红衣少女的眼睛格外明亮。

    这父女俩简直浑身都是宝,穷酸的狸猫精简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收获这样丰富。

    其他小世界的东西不能带走,可是这个世界能的呀!

    因为这回真身上阵呀。

    她飞快地动手,不过看在红衣少女是女子,慢吞吞拿走了她身上所有有灵气的东西,又从自己的包包里摸出了自己曾经穿着来到这个世界的衣裳给这姑娘换上。

    她虽然厌恶这个少女,可是却不愿意用赤身裸/体这样的方式来羞辱她。

    因为这样羞辱别人的时候,同样是在羞辱自己。

    “你竟然对她网开一面。”宋伊见白曦撅着自己的小屁股嘿咻嘿咻给那少女穿好了衣裳,不由挑眉说道。

    白曦给那丫头穿了衣裳系好了衣带,这才转头认真地说道,“我可以杀死一个女孩子,也可以打她耳光骂她下贱,可是那种扒光了丢在外面去给人看的做法,我无法认同。”

    她圆滚滚的大眼睛里都是认真,美艳无比的女子坐在石壁前,在安静的山洞里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轻笑了一声,慢慢地扶着一旁的墙壁起身走到了白曦的面前,抬手将黑发小姑娘额头上辛勤劳作之后的汗水抹去,嘴角勾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那一瞬间,宋伊的眼底闪过一道晦涩的黑暗的流光。

    “阿曦,你真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