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72.阿曦(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狸猫精脸上挂着丰收的喜悦, 恨不能翘尾巴,拖着仿佛要跟自己海誓山盟天崩地裂的家伙去了宋伊的院子。

    只是宋伊没在。

    她眨了眨眼睛,有些迷惑地到处看了看, 见自家三小姐的确没在房间,急忙把那个正在呕血的青年给塞进了角落里。

    唯恐他吵闹,狸猫精左看右看, 贴心地从角落里摸出一块儿脏兮兮的抹布, 塞进了这青年的嘴巴里。

    看他没声儿了,白曦这才笑眯眯地走出去,抓住了一个走过自己的婢女好奇地问道,“三小姐呢?”她是宋毅最喜欢的婢女,因此虽然有点看不起她这个什么能耐没有只知道抱着三小姐的金大腿在宋家混吃等死的小丫头片子,可是那婢女还是不开心地说道, “三小姐回来是大喜事,家主今天在大殿举办了大宴, 家族里修为高一点的都去了,你这都不知道?”

    话说三小姐这大宴,很久之前就在筹备。

    阿曦到底对干活儿是多么不用心,连这都不知道。

    白曦心说那不是正忙着挖自家小姐的墙角儿的么。

    都风花雪月了,谁还想去大宴不大宴的呀。

    “谢谢。”她一笑, 露出浅浅的两个很和气的酒窝,目送那婢女走了, 这才回到角落, 把用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自己的青年撅着屁股又给拖了出来。

    “小子, 遇上我算你倒霉。”她一笑,邪恶得叫青年不寒而栗,又任劳任怨地拖着这个已经放弃了挣扎的青年一路去了大殿。

    虽然她不认识宋家的地形,不过机智的狸猫精已经在刚刚和热心路人问过路了。她闷头,吭哧吭哧,就如同最辛劳的农民伯伯一样拖着身后越来越沉的青年,过了一会儿,慢吞吞地把绳子搭在了肩膀上一步一步脚印儿地拖着他走上了高高的三百多级的台阶,那上一下,青年就虚弱地闷哼一声,白曦仰头看了看上面就要见到的大殿门口,吐出一口气来。

    这地方的灵气虽然她同样能够吸纳,不过打从叫银月揭破,她不敢再修炼无情道,因此……走到这透出了好几道强烈威压的大殿门口,还是很艰难的。

    “阿曦?”她羸弱的小小只的身影慢吞吞,突兀地出现在大殿门口的时候,上首的宋伊微微挑眉。

    她此刻,手里正握着一枚酒盏,斜斜地靠在一旁的垫子上,眉目慵懒,眼角带着几分凛冽与笑意。

    她的下方坐着几个年轻人,看起来很怨恨她,可是却又很畏惧她。

    “一个婢女,来这里做什么!阿伊,你这婢女太不像话!”见白曦就这样毫无规矩地走进来,这满堂中的高级武者都放下了酒杯,宋家家主不由有些不悦,只觉得宋伊过于嚣张,如今竟然连一个婢女都带来与他们平起平坐。

    然而白曦却一点都不害怕……想当年狸猫精干大事儿见大场面的时候,这群武者还玩儿泥巴呢。她仰着小脑袋走进门,转身先把身后鼻青脸肿,在地上被碰撞得头破血流的青年给拖进正中,这才快步走到宋伊的面前。

    “三小姐,我来揭露这奸人无耻的嘴脸!”她大声指着那青年喝道,“身为三小姐的未婚夫,他竟然阴险狠毒,妄图毒死三小姐!”

    “哦?”宋伊美艳绝伦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抬手把手中的酒仰头饮尽,带着几分探究地看着面前义愤填膺的小姑娘。

    “你说他想对我下毒?”她一笑,却在用重新认识的目光看着白曦,笑吟吟地问道,“你有什么证据?”

    那青年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可是都叫白曦给揍成那样儿了,宋伊却似乎完全没有兴趣多看他一眼,也对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口的样子无动于衷。

    真的是狠心得……太叫白曦喜欢了。

    她咋觉得宋三小姐这么合自己的胃口呢?

    可是不行呀……她已经是有狐狸的狸猫了。

    狸猫精在肚子里默念道德真经,希望自己充满道德。

    “证据就是这小子的毒。”白曦快步走到了这青年的面前,看见他在地上扭曲得跟丑陋的虫子一样,完全没有刚刚见面的温柔俊秀,便不客气地走过去,在他惊恐的目光里探身下去就要去摸他藏东西的地方。

    只是刚刚将手指搭在青年的身上,她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嚷,“住手!”白曦一转身,就看见一个生了一双杏眼,粉面桃腮的红衣少女霍然从座位上站起,指着白曦就骂道,“好一个无礼的贱婢!主子也是你能诬陷的?”

    “你才是贱婢,你们全家都是贱婢!”白曦顿时反唇相讥,见那红衣少女震惊地看着自己,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敢骂她,便冷笑问道,“你又是哪根葱,这武者大人们都没有说话,你张个屁的嘴!”

    反正既然阿曦是个挖人墙角,背信弃义的人,那白曦就决定不给她留什么在宋家的好印象了。见那红衣少女被自己骂得呆呆地看着自己,便唾了一口回身揪住了青年的衣领骂骂咧咧地说道,“我找我的证据,碰一个跟你没关的男人,你跳出来作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你有一腿!”

    这话说得很泼辣了,那红衣少女竟然不知该如何反驳。

    “你,你!”

    “怎么,叫我说中了?不要脸,呸!”白曦眼尖地看见自己责骂那少女的时候,青年的眼底露出几分慌乱。

    她一顿,眯起了眼睛看着这个频频将关切的目光看向那少女的青年,许久之后霍然什么都明白了。

    “混账!”这王八蛋,不仅踩了阿曦一条船,看样子还踩了那红衣少女啊。

    一想到那少女竟然能坐在宋家家主的下首,白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就是宋家家主的“爱女”,曾经欺负过宋伊的中的一个。

    这青年和这红衣少女有情,为什么要勾引阿曦?

    心怀叵测,这是想骗阿曦上当毒死阿伊,然后自己上位啊。

    “贱人!”这青年竟然将阿曦玩弄股掌之上,这也就算了,可是明明竟然勾搭了阿伊的妹妹,却想毒死阿伊,这简直叫白曦给气坏了。她一把从青年的身上把那个瓶子给拽下来,抬手就给了这青年几耳光,抬脚踩了他的胸口几下。

    见青年疼得呜咽,却因嘴里塞着抹布无法出声,白曦顿时冷哼了一声。她这揍人揍得开心,那红衣少女简直要气急败坏了,抓着宋家家主的衣摆尖声叫道,“父亲,你要看着三姐纵容贱婢嚣张么?!”

    “看你心疼的,你这肯定是跟他有一腿。我说,你叫着三姐,却一心一意想勾引姐夫,不好吧?”白曦转头问道。

    “大胆!”

    “我头上可是三小姐!”白曦洋洋得意,高声宣告自己上头有人儿。

    宋伊笑着又喝了一杯酒,却没有呵斥白曦叫她闭嘴的意思。

    “三姐,这也是你的意思么?”那红衣少女激烈地问道。

    “关你屁事。”宋伊挑眉,笑吟吟地说道。

    红衣少女惊呆了。

    “好了,阿曦,你说他想给我下毒,可知道理由?总不能无缘无故就想弄死我这个未婚妻吧?”宋伊看向下方洋洋得意的白曦,白曦急忙提着这青年跑到宋伊的面前很认真很认真地说道,“这不是明摆着呢么。这小子和三小姐你妹勾搭上了,你是他们的踏脚石。如果你不死,未婚夫被人夺走这么丢脸,恼羞成怒弄死他们怎么办?就算不弄死他们,这抢了姐姐的未婚夫,起码也是个身败名裂吧?”

    “你说的有道理。”宋伊摸着下颚若有所思地说道。

    她微微一笑,明艳逼人,白曦觉得这青年绝对是瞎了眼。

    不然也不能放弃宋伊这样的大美人,去吃她妹那样的清粥小菜呀。

    “然后呢?”

    “如果三小姐你死了,那他们无须刻意顺理成章重新联姻,到时候谁都不会想到他们早就勾搭在一块儿了。”白曦顿了顿,转着手里的小瓶子对宋伊说道,“这小子就想用这里面的东西毒死你,被我发现了。这就是证据。不然好好儿的大家族的子弟,闲着没事儿身上备着毒/药做什么。”她把玩的那个精致的小瓶子一拿出来,顿时令宋家众人变了脸色,那红衣少女的脸色都变了,尖声叫道,“我们没有!”

    白曦见他们的态度似乎十分凝重,怀疑地看了看这瓶子。

    “这瓶子底部印有宋家私藏密毒的印记,这种瓶子非常罕见,乃是保管最罕见的□□专门的瓶子,可见这瓶子之前的存放地点不寻常。”

    如果不是宋家的核心,一定不可能拿到这种瓶子,因此这瓶子一出现,宋家人的目光都不对劲儿了。

    宋家家主脸色惨白,看了看宋伊,又看了看自己的爱女。

    “不过是个瓶子,我见这瓶子好看,送给姐夫一个。不过姐夫这个瓶子里没有□□……”

    白曦不客气地转身,把青年嘴里的抹布给挖出来,捏住了他的嘴巴,啪地一声打开了瓶子,利落地把里面的液体灌进了青年的嘴里,又用力合上了他的嘴。

    青年一声吞咽之后,惊呆了。

    红衣少女也惊呆了。

    “有毒没毒的,实验一下不就知道了么、”白曦耸了耸肩膀笑嘻嘻地说道。

    还有什么,比实验一下更来得叫人相信呢?

    宋家武者们看向白曦的目光真的是……

    这年头儿,小婢女都这样犀利了?

    “你,你好狠的心!”红衣少女脸色惨白,霍然站起指着白曦尖声叫道。

    “是你说的里面没有毒,现在又骂我狠心?”见这少女一声哀叫扑到了青年的面前,那青年此刻已经口吐鲜血,皮肤一寸寸地裂开,白曦顿时心惊这毒的厉害。这种剧毒落入人的口中,没有喘几口气的时间就能将人置于死地。

    那如果是宋伊饮下,会怎样?她下意识地把这瓶子给塞进了自己的一袋袋里,顺便郁闷打从偷渡到了这个世界,白君意给的储物戒就打不开,却见那青年一双手抓住了红衣少女的手臂露出几分央求。

    “父亲,救救他啊!”红衣少女转头对宋家家主叫道,“这药是你给我们的,你一定有解药才对!”

    这话一出,殿内哗然。

    “胡说八道!”宋家家主的脸色都不是人色儿了。

    他骂道,“失心疯了你!”

    这是能随便叫出口的事儿么?

    若是叫所有人都知道,想要弄死宋伊的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他日后在宋家的威望……

    若是想要安定地弄死宋伊,就要堂堂正正地打败她,这样才不会有人以宋伊这件事来反对他。

    下毒这种手段太卑劣,会成为他的黑历史。

    “原来是家主想要杀死三小姐,三小姐,你没事就太好了。”白曦见自己阻止了一场对宋伊的大阴谋,转头,却见那美貌无比的少女正撑着下颚戏谑地看着自己。

    她觉得这个姿态好看,等回去现世一定要摆一摆在白君意的面前好看一下,却见这少女慢吞吞地将修长的手指掩盖在了嘴上,垂头,猛地吐出一口黑色的鲜血!这鲜血刺目,持续不断地从宋伊的手指缝儿里滴落出来,一眨眼的功夫,在小案上布满了血迹。

    锋芒毕露的美貌少女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拨开了面前的小案,垂头看不清神色,可是身上那副强大的气势却在慢慢消失。

    白曦,白曦都惊呆了好么?

    这宋家家主到底多想弄死女儿。

    这下毒还好几波啊?

    “三小姐。”她上前,扑在了小案上看着小案对面,脸色陡然惨白,嘴角勾起了一个虚弱笑容的宋伊。

    “没想到……我竟然也有中毒的一日。”宋伊挑眉看向对面脸色变换的宋家家主,见他眼中的神色变换,许久之后,犹豫和警惕怀疑之后化作了下定决心的破釜沉舟,不由努力撑住了面前的小案,就算是中毒依旧不减自己的淡定沉稳,漫不经心地哼笑了一声说道,“宴无好宴,看来宋家是真的想要杀我安心了。”

    宋伊打从进入天斗门之后修为一日千里,如今已经成为远超过宋家任何一个人的顶尖强者。

    可是偏偏宋家却曾经那样对不起她,给了她一个不堪回首的童年。

    如何才能叫宋家人安枕无忧,不再担心宋伊回头清算?

    自然是先下手为强,拼着天斗门震怒,也要将宋伊彻底斩杀。

    更何况只要宋伊死了,宋家只要说她是为家族抵御强敌时战死,天斗门也无话可说。

    “既然已经被你看破,那么,阿伊,你还是死在这里为好。”宋家家主霍然起身,随着他的动作,这大殿之中顿时就有半数的高阶武者起身走到了他的身后作为他的同盟,杀气腾腾地看向宋伊的方向。

    这么多强大的武者,就算白曦是个金丹期的狸猫精都觉得要完。她深知三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自己的修为在众多高阶武者面前就不大够看的。另一些武者犹豫了起来,却听见宋家家主森然地说道,“不愿与我一同击杀阿伊的族人,尽快退出大殿,我不会勉强。只是若是谁敢帮助她,就是宋家的敌人,杀无赦。”

    他这样冰冷的声音,看见宋伊已经有撑不住的架势,那些武者迟疑了半晌,飞快地离开了大殿。

    宋家家主的目光这才看向宋伊的方向。

    白曦急忙站起来,张开了一双手臂把宋伊护在身后。

    她知道自己也应该跑路的,毕竟她跟宋伊并没有什么感情,也没有朝夕相处的经历。

    可是……

    她就是没办法放下宋伊不管。

    在这样的情况,哪怕换了任何一个女孩子,白曦觉得都不能把她丢在这里一个人跑掉。

    她一定蠢得要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想,蠢就蠢一下吧。

    “你叫阿曦?”宋家家主见白曦护在宋伊的面前,眯起了眼睛。

    “刚刚还召见过我,你这就忘啦?记性这么坏,还当什么家主,养老去好啦。”白曦嗤笑了一声。

    她的尾巴都憋不住要跳出来了,紧张得浑身紧绷。

    “我当然记得你。阿伊身边最亲近的婢女,情同姐妹。”宋家家主见宋伊摇摇欲坠,就知道她这已经完了,却突然生出了几分带着恶意的戏谑,对白曦的冒犯宽容地饶恕,看着她挑眉,轻声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不过是她的侍女,没有必要和她一起死。今天只要你让开,我既往不咎,允许你在宋家平安老死。”

    一个弱小的没有修炼果武技的婢女,他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拦在宋伊面前的举动幼稚得可笑。

    他一根手指头就能碾碎她,可是却偏偏不要。

    他要看这小婢女认错逃跑,叫宋伊在临死之前看着自己唯一在意的人抛弃她……

    “既往不咎啊。真是大方。”白曦客气地点了点头,一笑,笑得可爱极了,慢吞吞地从小衣兜兜里摸了摸,摸出了一个黑乎乎的椭圆形。她震惊地看了看这个不知啥时候被自己偷渡带入的小东西,之后横下心,拉开,嗖地丢给了对面的宋家家主。

    这肯定是她师姐偷偷拿给她的。

    高大强悍的家主大人茫然又警惕地捧住了这个椭圆形,谨慎垂头。

    一声巨响,大殿顶端,一道白光带着房顶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