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71.阿曦(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报仇也挺好的, 她觉得宋家的确很坏。

    不过难道能解决自己记忆问题的东西在宋家?

    不然银月为什么把她踹到宋家来?

    白曦转了转眼睛。

    那个什么……如果三小姐想要报仇一下的话,她愿意在背后摇旗呐喊,然后趁乱去宋家的库房逛一逛呀。

    到了现在,她就觉得自己想得差不多了。

    目标,宋家倒台。

    最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宋家的库房或者密室什么的了。

    这就很贴近银月要把自己踹进这小世界的意图了。

    看着这婢女还期待得到三小姐称赞的样子,白曦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高兴啥啊?

    没准儿这三小姐就是要灭了宋家全家的好人儿呢。

    不然从前遭的罪三小姐还能当做无事发生, 当一切都过去的话,这么圣母, 白曦反倒不敢跟她混了。

    这种圣母死得快的, 好么?

    “到了,没想到家主与长老都在。”那个对白曦科普了一路,叫白曦总算是有点儿清晰的宋家这些人的思路了的婢女带着白曦走到门口, 顿时眼睛微微一亮,期待地看向白曦。

    见她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这婢女微微不屑,还是拉着白曦走进了巨大宽敞,四处透风不怎么暖和的房间。白曦和她一块儿行礼, 就听见坐在最上面的宋家家主对他对面一个似笑非笑,生得美貌惊人的少女笑着说道,“阿伊, 你想着的丫头给你带回来了, 家里照顾得很好, 你不必担心。”

    白曦慢吞吞抬头, 去看那美貌得叫自己心跳加速的少女。

    “三小姐!”她眼眶湿润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之中情真意切。

    少女微笑起来,对她招了招手,眼底带着几分戏谑,又带了几分有趣,仿佛小侍女在她的面前像是一只小宠物。

    白曦乖乖地走过去。

    “过得不错,嗯?”这名为阿伊的少女抬手摸摸白曦的脸颊,飞快地缩回手,笑得带了几分莫名的意味。

    修长的带着一点薄茧的手触及她的脸颊的时候,白曦发誓,仿佛有电流在她的脸上掠过。

    就那个什么……这么来电的感觉,如果不是知道白君意肯定也是真身上阵,她都得觉得这是她家狐狸了。

    不过明显不是。

    这少女看起来慵懒而随意,靠在椅子里,眉目之间风情流转,却对上方对自己微笑的宋家家主置之不理。

    她一副看谁不顺眼就看都懒得看一眼,甚至完全不给半点面子的样子,那真是很帅气了。特别是见她翻看自己纤细却仿佛握着强大力量的手,白曦都忍不住把目光专注地落在她的手上。

    这少女虽然脸上有笑容,可是眼底却充满了冷酷,此刻浑身的气势叫这大厅之中的人都觉得不自在,特别是那位家主,见到宋伊竟然对自己置之不理,眼底露出几分怒色与阴郁。然而就算他再不高兴,可是宋伊似乎也半点不把他的心情放在眼里,随心所欲。

    这不是一种莽撞的不给面子。

    而是因为充满了强大的力量而拥有的绝对的自信。

    白曦默默再次决定帮阿曦抱住这三小姐的粗大腿。

    那以后还不横着走啊?

    “不过阿伊,你在天斗门修炼得好好的,我听说很快就要升任执法堂首领……这样繁忙,怎么会突然有时间回家?”宋家家主面容僵硬,又带着几分警惕防备地问道。

    他这个女儿从小不得他的喜爱,因此如同杂草一样长大,和他之间也没有什么父女情分。

    谁知道这丫头竟然还是一个天才,短短十几年,在天斗门就跟吃了灵丹妙药似的,如今的修为甚至超过他这个做父亲的。

    这个时候,她携着即将升任天斗门执法堂首领的威势回到家族,无论是要和他争夺家族族长的地位,还是想要夺取日后宋家的权力,这对他来说都无法接受。

    宋家是他的,也是他心爱的儿女的,如果宋伊要抢夺,他是绝对不能同意的。而且宋家家主更加不寒而栗的是妻子在枕边对自己说的那些担忧。如今宋伊小小年纪就已经是天斗门这样强大的宗门的实权人物,她的人生刚刚开始,武者的寿命可以延伸三百年,这三百年的修炼,她的境界会更加高深。

    到时候,如果她想要报仇,报复宋家曾经给予她的羞辱,想要灭了宋家,杀死他心爱的儿女,又该怎么办?

    一想到这里,宋家家主就忍不住闭了闭眼。

    他的脸色阴郁了起来。

    宋伊却撑着自己的脸颊,哪怕小小年纪,可是慵懒地撑着脸颊坐在椅子里漫不经心的样子,叫人只觉得心生凛冽。

    “正是因为忙,所以才回来。”她哼笑了一声,目光扫过一旁很乖很乖的白曦,揽着她的腰肢叫她靠在自己的身边。

    很昏君了。

    白曦在这一刻真诚地感谢她师姐帮了她一把,踹进黑洞的时候送她一点灵气,叫她收回了自己的耳朵还有尾巴。

    不然……

    白曦更谄媚地往宋伊的怀里拱了拱。

    “阿伊你这是何意?”

    “我明日会给母亲开棺。她的尸骨不会留在宋家。”

    “为什么?”宋家家主诧异地问道。

    他没想到宋伊回到宋家,竟然是为了移坟。

    “因为一想到日后她要跟你埋在一个坟墓里,身边还带着一个下贱的妾侍,我恐怕母亲不能安枕。”宋伊显然不是一个说话圆滑的人,挑眉,见宋家家主勃然变色,便欣赏了一下这中年男人脸上愤怒与难看的脸色笑了笑,愉悦地说道,“你已经在她活着的时候恶心她一辈子。如今母亲都死了,做个人,不要再恶心她。”

    如果这是在普通的古代,说这种话真是大逆不道要叫人骂不孝子的。

    不过武者的世界强者为尊,宋伊如今是强者,因此宋家家主也只能默默忍耐。

    白曦就看着宋家家主那一副憋屈到了极点的样子,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满足了。

    她不知道阿曦应该做怎样的表情,可是却觉得自己起码得给阿曦留一点退路,因此垂头忍耐,不要笑出声儿来。

    如果只是白曦自己,恐怕已经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儿了。

    “你,你不要太过分!”宋家家主挤出了一句话。

    “强者为尊,这是宋家交给我的生存之道。弱小的时候要跪在地上那是迫不得已。如果成为强者还要跪在地上,那叫犯贱。”宋伊一只手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的酒杯哼笑了一声说道,“如果觉得我做错,欢迎宋家的任何人和我挑战,只要赢了我,我当然会闭上我的嘴。不过如果没有人敢挑战我,”她一双充满了笑意的漆黑的眼睛看住了慢慢咬紧牙关的宋家家主,轻声说道,“那就在我的面前闭上嘴。”

    白曦默默思考自己可不可以抱着她的腿叫爸爸。

    “你母亲嫁入宋家,就是宋家的人,就算是死了……”

    “我说可以就可以。”宋伊淡淡地说道。

    她完全没有给眼前的男人留下半点面子的样子,站起身,似乎懒得再敷衍,揽着白曦的肩膀就往外走。

    “阿伊,不论如何,你的妹妹还有弟弟是无辜的!”宋家家主急忙说道。

    “当年踩在我的头上时,他们开心得很。挑唆我禁闭暗室五日不吃不喝的时候,他们也没说自己无辜。”宋伊怡然地站在门口,侧头看了看身后就跟挨了一棒槌似的的中年男人,挑眉说道,“自己不中用,只能在家族称王称霸,却没有天分叫大宗门看上,说起无辜二字,不觉得丢脸么?”她轻笑了起来,压了压腰间的佩剑往外就走。

    白曦被她揽着,悲怆无限地觉得自己跟大腿捆在一块儿,阿曦看来没法爬别的主子的墙了。

    “您为什么不直接打他?”想明白自己的处境,白曦顿时化身狗头军师,撺掇宋伊赶紧灭了赵家家主。

    反正宋家家主一定会迁怒宋伊喜欢的婢女,那还客气什么?

    她在阳光之下仰着小脑袋乖乖地问自己这样犀利的问题,宋伊美貌惊人的脸上却不露出半点诧异,反而愉悦地挑眉笑了。

    “因为今天人不多。”

    “人不多?”

    “人多了打他,那才好看。”

    “可是……”白曦信任地点了点头,觉得宋伊说得不错,却纠结了一下扭着自己的手指小声说道,“谁也没有规定只能打一次呀。”

    人少的时候打,人多的时候也打,天天打夜夜打这才叫有意思的是不是?她一副认真地思考的小模样,宋伊微微一愣,继而脸上戏谑的笑意褪去了几分,垂头安静地看了白曦一会儿。她的目光十分专注,就仿佛要把白曦看进心里似的,白曦顿时扭捏了一下。

    “不打他自己心里会憋闷,打了他心中就会畅快,虽然家主大概心里会有些苦闷,可是……请他牺牲一下吧。”

    她不好意思地说道。

    美貌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刚才更加好看的笑容。

    “阿曦,你真是和从前不一样了。”

    “从前是怎样?”白曦没有系统开挂,哪儿能摸得准这些原主们的性格,更何况连肉身都是自己的了,顿时紧张起来。

    “比从前聪明了。”宋伊慢条斯理地说道。

    “斗,斗智斗勇的结果。”白曦不好意思地说道,“三小姐你在天斗门忙碌,我在家里也没闲着。”她胡乱地吹嘘了一下,厚着脸皮说道,“未尝有一败。”

    听见少女低低地笑了,她抖了抖,又急忙狗腿地问道,“三小姐要为夫人移坟,那移坟之后是不是就要回天斗门了?宋家亏欠小姐你这么多,若是没有补偿,我觉得这是对小姐你的伤害。宋家的宝库之中据说好东西有的是,不要白不要。”

    宋伊眯着眼睛看着她。

    “我都是为了小姐你呀。”白曦深情款款地说道。

    宋伊笑了。

    “是么。”她目光变得戏谑了几分,却允许白曦跟在自己的身后。

    白曦开开心心,狐假虎威地跟在大腿的身后,就觉得自己在宋家似乎更加威风。宋伊显然也毫不保留,似乎非常看重曾经她们经历过的那段艰难的岁月,因此对她十分和气,对白曦一些小小的任性十分纵容。

    当她们回了宋伊的房间,宋伊拿了宋家送给她的首饰随意地都丢在了白曦的怀里,还挑眉给她插了一根金簪在头上。白曦虽然爱美。美滋滋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摆手把这金簪给拿下来了。

    “不喜欢?”美貌的少女歪在一张白虎皮上挑眉问道。

    “我只是个侍女,戴这么贵重的首饰不合适。”出门还不被抢啊?就算是被人嫉妒,白曦觉得同样麻烦,很小心地把金簪放进了自己拿在手里的首饰盒里。

    她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美貌的少女却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翻看自己手中的一个有些陈旧的本子。她垂头不笑的时候,细腻的脸颊却带出几分刀锋一样的锋芒,显然宋家人都畏惧她的强大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见她专心地看书,白曦小心地退出房间,之后蹦着高儿地把首饰都塞在了阿曦的房间。

    等她离开,这些都物归原主。

    只不过这样漂亮的首饰,多看几眼养养眼也是好的,白曦捧着一匣子金子幸福了一下,就听见门外传来了细微的敲门声。她一愣,想了想去打开了房门,却见门外正站着一个芝兰玉树一样俊秀温柔的青年。

    他很好看,一双眼睛温柔得仿佛是春水一般,此刻带着几分温柔站在白曦的面前,微微俯身,充满了柔和的声音轻声问道,“阿曦,你等了多久?”他生得俊秀,气质斯文,又穿得十分矜贵,白曦就觉得这小子的身份绝对不普通。

    帮自己认人的婢女不在,白曦沉着小脸儿冷冷地看着他。

    她的沉默,叫青年露出几分苦笑。

    他伸手向握住白曦的手,不过狸猫精高贵的手是他能摸的么?

    白曦下意识地避开了。

    “阿曦,你不要生我的气。我不是有意失约。”见白曦转头安静地看着自己,青年眼底露出几分苦涩,对白曦轻声说道,“我也想去咱们的小院子里以解相思之苦,可是阿伊回来了。你明白,阿伊与我到底有婚约在身,她回到宋家,如果我还和你那样亲密,是害了你。你应该发现阿伊变了,变得心狠手辣,也变得六亲不认。若是知道你我之间的事,阿伊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我。”

    他苦笑了一声。

    白曦正扣着门准备把大门拍在他脸上的手都僵硬了。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青年。

    阿曦挖了自家大腿的墙角儿?!

    如果不是身经百战,什么都见识过了,白曦都要尖叫了好么?

    “你胡说!”白曦忍不住冷冷地说道。

    她什么都可以留给阿曦,甚至愿意充当一个小婢女的样子来,可是却容不下阿曦去勾引宋伊的未婚夫。

    虽然宋伊或许并不会在意这种勾三搭四的男人,可是只要有婚约在,那阿曦就不应该抢。

    甚至……她怎么可以就为了这么一个男人,就背叛对自己很好的宋伊呢?

    就算不是宋伊,是另有其人,可是阿曦也不该去破坏别人的感情。

    “阿曦……你别怕。”

    见白曦的脸色冷冷的,青年一顿,咬了咬牙,带着几分破釜沉舟地看着白曦,轻声说道,“你知道我的心,我一直都想要娶你进门。可是阿伊那样霸道,自己得不到的就算是毁掉也不叫别人得到。”

    他好看的一张脸露出几分失落与绝望,见白曦沉着脸看着自己,不由露出几分柔情来对白曦说道,“阿曦,我不在意你是主子还是婢女,也不在意你能不能练武成为武者,可是……我想保护你。”

    “保护我?”白曦挑眉,声音嘶哑地问道。

    “这是……断魂散。”青年仿佛挣扎了一下,从自己的衣摆里摸出了一个胖胖的小瓶子来,见白曦不接,又叹了一声收回手,把小瓶子收好。

    “我知道你心里还把阿伊当做最重要的人。可是阿曦,如今已经是你我的生死,若是阿伊不死,死的就是我们。我不怕死,可是我舍不得你,明明我们可以很幸福地过这一生。”

    他的眼泪落下来,白曦眨了眨眼睛,就听见他继续说道,“阿伊在家主面前都敢那样放肆,她怎么可能把你一个小婢女放在眼里,只不过是当你取乐。阿曦……”他摆出十二分的柔情来与白曦游说,如果是寻常的没见过好男子的小姑娘,一定会被他骗的五迷三道的。

    不过白曦带着几分审视地看了这青年许久,想到自己好歹还算是个金丹期的狸猫精,又看了看青年单薄的身板,笑了。

    她抬脚,一脚揣在青年的小腹,见青年闷哼了一声飞起,撞进了走廊的红木柱子上,疼得抱着肚子瑟瑟发抖顿时大喜。

    弱鸡!

    她喜欢!

    狸猫精开心地跑过去,把这青年捆成麻花儿,一头拿绳子在手里牵着,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拖着那个激烈挣扎起来的青年就往宋伊的房间走。

    投名状,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