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69.现世(十六)

369.现世(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问题, 叫阿芝浑身发抖。

    “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个时候, 明明是挑了你去继承那枚玉简。”狸猫族长不耐烦地说道。

    它那个时候一心也是为了阿芝好。

    能叫阿芝得到玉简的传承,从此成为银月仙子的师妹得到庇护, 这是它对族中晚辈最大的照顾了。

    可是最后继承那枚玉简断绝七情六欲的却成了白曦。

    然而狸猫族长却并未将这种事放在心上。

    在它的心里,这并不代表白曦吃亏, 而是一种机缘。

    风险与好处相辅相成, 想要得到最顶尖的修为, 自然就要伴随最大的危险。

    白曦只不过是失去了一点记忆, 可是却成功的继承了那枚玉简,对于狸猫族长来说,其实是阿芝没福气。

    可是它没有想到阿芝竟然在其中使坏。

    “现在你把当初的事都说出来,或许我还会饶恕你。”巨大的狸猫脸色冷峻地看着单薄的少女冷冷地说道,“看在你曾经是狸族的一份子, 我给你这个机会。若是你不肯说……”

    它顿了顿, 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可以危险阿芝的了。不过却还是平静地说道,“你会成为狸族最大的耻辱。”它的话叫阿芝完全不能动容, 她一双眼睛惊恐地在银月和白君意的身上打转, 战战兢兢地轻声说道,“不是我……是阿曦自己嘴馋, 她本来就嘴馋。”

    “杀了吧。”银月转头对白君意说道。

    “好啊。”白君意微笑点头,看了看吓得瑟瑟发抖的黑发少女温和地说道, “执法队死一个罪人, 不会为了这小丫头找我们这样身份的人麻烦。”

    他的话音刚落, 银月的手中已经金光闪动,一道道锐利的金芒在她的手边旋转,冰冷的气息几乎能隔断人的喉咙。阿芝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忍不住尖声叫道,“是我!仙子别杀我,是我!”她叫出这一句就哭着伏在地上呜呜地说道,“是我叫阿曦吃了那枚玉简。族长,我,我只是不想死……”

    “你说什么?!”狸猫族长大声问道。

    “为了那枚玉简,修真界死了多少天才,族长难道不知道么?为什么还要送我去死?!”

    银月师尊留下的那枚传承玉简,包涵的是无情道最深刻的一切的法则还有银月师尊对于这些法则的领悟,就算是最天才的修真者,也不能完全继承。

    可是一旦无法继承那枚玉简,下场就是爆体而亡。

    她早就知道那枚玉简的凶险,那玉简的传说之中伴随的是一条条天才的性命,怎么可能愿意继承?

    可是狸猫族长却把那玉简当做最好的东西,还挑选了她这个那时在狸族最出众的晚辈去继承。

    她十有八九会死,为什么要这样辜负自己的生命?

    而且那个时候白曦回到族中,她……

    “既然你害怕,怕死,来我这里告诉我不想继承那枚玉简就好,为什么给阿曦吃下去……你想叫阿曦死?”狸猫族长巨大的声音愤怒地在房间里回荡,想到阿芝这些心机,它只觉得浑身的皮毛都在炸裂,在阿芝委屈的目光里高声质问道,“阿曦是你的妹妹,你竟然要把她置于死地!”

    阿芝的心真的太狠了。它真是想不到,虽然阿芝不像是族里的其他幼崽儿一样活泼跳脱,可是也总是安安静静的当一只美狸猫。

    可是安静本分的小狸猫,竟然那时候拥有那样的心机。

    明知道传承玉简会叫人爆体而亡,于是拿给了妹妹。

    “我真的是一时糊涂,族长大人。”阿芝哭着央求说道,“我,我只是嫉妒了。阿曦回来以后,族人都喜欢她,心疼她从前给父亲抛弃受了罪。可是她其实受了什么罪?不是过得好好儿的么?”

    她想到那时,本来自己才是族中最被人看重的小辈,可是一转眼,白毛儿狸猫横空出世,因为她的遭遇,大家都心疼白曦恨不能把她丢失的那么多的疼爱全都弥补回来,甚至忽视了当时很多很多的同族。

    那个时候,她嫉妒妹妹有什么不对呢?

    “而且,阿曦不是好好儿的么?她得到了这样好的传承,还得到了仙子的庇护。”阿芝哭着说道,“阿曦得到了一切,族长,为什么你还是不能原谅我?”

    “我活下来是我命大,跟你害我有什么关系?”白曦犀利地反问。

    她看着在自己面前哭得一塌糊涂的阿芝。

    下意识地,她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只觉得心里冰凉。

    原来,她遗忘的是这样的过去。

    怨不得当她修为倒退,再也无法在无情道上更进一步之后,见到阿芝会那样厌恶。

    那是从内心的本能的厌恶,是因为她的的确确伤害过她。

    “你可真够能隐藏的啊。”其实阿芝之所以能隐藏这样久,不过是因她太过弱小。没有人会留意一下那时还很弱小的小辈会掀起什么风浪,有没有能力害人,因此她的存在就仿佛是个盲点,不会有人在意。

    白曦一想到阿芝干的这些坏事就心里恼火得不得了,她咬着牙,想到自己或许因为阿芝当年做的事遗忘了和白君意之间的很多的回忆,就认认真真垂头看着绝望抬头的阿芝轻声说道,“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阿曦,你什么都有了。”阿芝哭着说道,“如果没有那枚玉简,你怎么可能进入小世界修炼,怎么可能得到那么多的照顾还有偏心?我也是个天才,可是没有玉简……”她不敢继承那份无情道顶尖大能留下的修炼玉简,所以不得不在这灵气匮乏的人间界里挣扎沉浮,这么多年辛辛苦苦,还没有白曦的修为高深,还要努力去讨好人类赚钱过日子。

    这样的生活本来也是白曦的不是么?

    如果不是那枚玉简改变了白曦的一生,她和她是一样的命运呀。

    “怎么可能一样。如果没有继承玉简,阿曦会和我在一起,绝对不会像你一样混得这样下贱可怜。”白君意平静地说道。

    他风姿绰约地站在白曦的身边,带着几分讥讽与蔑视。

    阿芝颤抖了一下,泪流满面。

    “可是我也喜欢狐君的呀。”那时候白狐青年风度翩翩从云端而下,她仰头看去心生倾慕。

    那时候她就想,如果没有妹妹就好了。

    如果没有那只胖嘟嘟的狸猫崽子带走了他所有温柔缱绻的目光,他其实也会爱上她的。

    因为她是狸族之中最漂亮天才的小辈。

    “恶心。”白君意对她这份感情唯一的回应,只有这两个字。

    阿芝呜咽了一声,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哀求。

    “你们用邪法给人续命,罪大恶极,我救不了你们。”狸猫族长看都不想看面前这一家子了,见中年男人只剩下一口气,只知道流泪的样子,叹息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白曦有什么不好?这小崽儿是它见过的最有良心的孩子,从小儿乖乖的,还总是会记得每一个族人对她哪怕一点的善意。她记得那曾经给予她的一切的温暖,所以在自己能够在凡人之中立足之后,就把族中的那些狸猫们都给接出来一心一意地照拂。

    这样有良心的孩子,如果好好儿地疼爱,如果是它的闺女该多好。

    不知道珍惜,如今一场空,原来什么都没有得到。

    “族长,族长你救救我……”阿芝见他们要走,顿时慌张起来尖声央求。

    “自作孽不可活。”族长没有请求银月和白君意出手相帮,叹了一口气转身,却见执法队的修士们已经等在门口。

    看见他们手中捧着凌冽的长剑,长剑之上杀气凛然,它微微点了点头,从里面走出来。

    修士们没有再和他们说一句话,而是奉剑一脸冷峻地走进了房间。

    白曦就知道,这一家三口是死定了。

    她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着白君意出了执法队,回头眨了眨眼睛。

    “不必再想她,她日后神魂俱灭,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不会有。”白君意轻声说道。

    夺无辜人的性命是罪无可赦之事,执法队一向都只会将邪法的使用者连神魂都给一块儿灭了,免得转世一下,再成了祸害。

    可是就算是阿芝死了,对于白君意来说,他和白曦这么多年的回忆的失去,都是遗憾的。

    “我,我一定会想起来的。”白曦认真地说道。

    白君意抬手摸了摸她认真的雪白的脸。

    “我相信你。”其实他并不大抱有希望。

    白曦继承的那枚玉简夺走了她所有的曾经与自己相关的记忆,那是无情道出现的最强大的一位仙人,就算是银月也不过是那仙人麾下一个小小的弟子。

    那样仙人留下的传承,怎么可能会被白曦找到漏洞。

    “我一定可以。师姐不是说,只要我能够进入下一个小世界就有机会想到从前的事么?”其实人家银月没这么说,不过白曦却充满了期待地看向了银月,银月微微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可以试试。”

    她一副很无情很冷酷的样子,可是就冲着她从不阻拦白曦和白君意在一块儿,甚至愿意给她机会,叫她从此以后脱离无情道,白曦就觉得银月并不像是外表那样看起来无情。

    “我觉得师姐可暖了。”白曦压低了声音对白君意说道,“就跟温柔的春天似的。”

    这真是师妹眼里出西施啊。

    这要是被广大遭受过银月仙子严冬一样凛冽摧残的可怜人听到,非当头一口口水不可。

    白狐君也想吐口水,艰难地忍住了,虚伪地微笑说道,“你说的对。”他一副白曦说什么都是对的的样子,银月斜眼冷冷地看着他,冷笑了一声抬脚就准备离开。

    “师姐,回家吃饭。”小爪子用力揪住了她的衣摆。

    银月顿了顿,转身,看着对自己露出很可爱善良笑容的胖狸猫。

    “嗯。”

    她冷冷地应了,这才伸手扒拉开白曦的小爪子,冷冷地说道,“我要去天道系统之中给你做准备,你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她一副要给白曦开后门儿的样子,白曦顿时眼睛亮了。

    这胖狸猫熟练掌握蹬鼻子上脸技能,急忙探头探脑地凑过去问道,“师姐,是个什么样的小世界?你跟我说说呗?”她兴奋得身后的大尾巴跟风车一样呼啦啦地摆动,那翘的,比狐狸还要风骚,银月仙子见了都觉得恨不能一剑把这活泼的尾巴给剁了当围脖儿,冷哼了一声说道,“自己去了就知道。”

    “跟我说说吧。是不是又是恩怨情仇的啊?”

    “走开。”

    “师姐我爱你。”胖狸猫深情款款地说道。

    这还能不能讲究点儿了?

    银发仙子冷冷地看向眼角乱跳的白狐君。

    “管好自家狸猫!”她一把掐住叫自己看了发晕的尾巴,用力一掐,就听小姑娘哀叫了一声抱着尾巴哭着滚进了白君意的怀里,这才冷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她走得很潇洒了,然而白曦却觉得自己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那尾巴是能随便掐的么?她抱着自己这漂亮的连狐狸都嫉妒的尾巴躲在家里三天三夜,除了搓药丸熬美容水,都不好意思见人的。直到再三确认自己的尾巴一根毛都没掉,这才欣慰地走出了黑作坊,带着一群一块儿放假的狸猫崽儿们出去吃饭。

    鉴于最近又卖出了很多的美容水,狸猫精白曦有钱,任性,带着自家欢呼的崽儿们包场了一个口碑最好的饭店,随便儿吃。

    这一天,笑眯眯的狐族漂亮男人抱着族长家的胖闺女来了。

    百万助理也有福同享地抱着自家狸猫崽儿来了,各自付了饭钱,坐在一旁一块儿交流养狸猫的心得。

    白曦被毛茸茸的毛团儿淹没,只觉得自己的狸生格外幸福了。

    只不过对面一家饭店的门口传来男人愤怒而绝望的怒吼,就叫白曦很八卦地趴在饭店的玻璃上往外看。

    毛团儿们也趴在窗户上一块儿看八卦。

    对面的餐厅白曦觉得眼熟,想了想就想起来了,正是那时候和白君意在宴会上遇到的那位抛弃妻女的何总的饭店。想到那位何总命不久矣,显然日子不好过,白曦心里就格外安心了。

    她甩着尾巴幸福地扒着窗户看那个已经瘦成一把骨头,看起来格外萎靡的何总站在自家的酒店门前却进不去,被保安拦住激烈地挣扎。他对面的饭店里,一个漂亮年轻的女人正抱着一个小孩子得意洋洋地看着他。

    那是他新娶的妻子,还有他心心念念的儿子。

    可是这一刻,他却已经一无所有了。

    他的妻子知道他命不久矣,一分钱都不肯花给他叫他治病,只希望他赶紧死掉,还得到他所有的产业。

    这个年轻而野心勃勃的女人早就在和他柔情蜜意的时候拿到了他的很多的产业,就算是他现在想要留下遗嘱,可是他的这个妻子也并不害怕。

    她就等着他赶紧去死,仅此而已。

    何总恍恍惚惚地看着自己曾经得意而炫耀的美丽的妻子,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曾经,前妻为了他能活着,倾家荡产也要为他治病。

    原来……这就是他真正失去的东西。

    被保安完全没有尊严,仿佛对待乞丐一样毫不在意地丢到了大街上的男人哭嚎了起来。

    可是白曦却眨了眨眼睛,觉得有点不高兴。

    “他的一切都是他前妻拼搏来的,凭什么要留给小三啊?”虽然小三对何总的态度叫人解气,可是这不是小三就可以继承一切的理由是不是?

    “你放心,无论是他还是他现在的妻子,都无法得到他的一切,也没有资格。”白君意顿了顿,见白曦感动地看着自己,不由笑着说道,“我来办这件事。”

    仿佛是临近小世界越近,白君意对她就越发温柔,言听计从,什么都愿意答应她。白曦知道他其实是在紧张,因为这个世界或许会很特殊,或许白曦……会因为那枚玉简再次失去和白君意的记忆也说不定

    她转头,踮脚亲了亲男人的嘴角,轻声说道,“我一定一定,不会忘记你。”

    她这样认真地对他许诺,俊美的男人嘴角露出一抹柔软的笑意,轻轻点了点头。

    “好。”

    “更何况,还有你陪着我。”

    “你说的对。”他们低声说话,想要冲散那一点忧虑,不过白曦在来到天道大厦去了自家师姐的办公室,嘴角抽搐地看着面前一个开启得很不规则的黑洞,震惊了。

    “什么意思啊?”

    “这一次你真身进入这个小世界,”银月冷冷地对白曦说道,“因为是违规操作,所以这个通道简陋了一点。”

    这岂止是简陋,简直比狸猫精的家庭黑心小作坊还要敷衍,白曦哼哼唧唧,很担心地趴在这黑洞洞口往里面探头探脑,嘴里叽叽歪歪地说道,“师姐,我觉得这有点儿危险呀。违规操作什么的,都违规了,咱索性安全性高点儿不是更好么?师姐,你可就我这么一个师妹……哎呀妈呀!”

    屁股上传来一道冰冷的力量,狸猫精惨叫了一声,一头栽进了黑乎乎的三无通道。

    银月仙子冷冷收回自己踹在狸猫精屁股上的脚,冷笑了一声,弹了弹自己的衣摆。

    “聒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