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68.现世(十五)

368.现世(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天,本来月朗星稀的城市上空, 突然雷光大作。

    白曦趴在窗户上, 甩着尾巴往外很悠闲地看了一会儿。

    黑夜之中雷光乍现, 很刺激了。

    这明显是执法队出动,不知道谁家又倒霉了的结果。

    要说执法队,真不是一般的修士当得了的。

    又要修为高深,又要心狠手辣……

    听说这群执法队的大神们,就算是面对毛茸茸的毛团儿们, 只要敢作奸犯科, 也一样痛下杀手。

    对毛团儿尚且如此冷酷,就更别提对别人的狠辣了。

    白曦就给执法队点了一个赞。

    这年头儿, 不被毛团迷惑的真的不多了。

    就比如狐狸们, 就比如百万助理, 就比如……连凶巴巴老菜帮狸猫族长都收的那对儿老夫妻。

    这可真是……

    “您这回不回去啊?”见狸猫族长趴在自家的地盘上甩尾巴,白曦就觉得这屋子在这一瞬间都窄小了起来。见狸猫族长抖了抖耳朵偏过脑袋装死, 突然绕着自家族长慢吞吞, 若有所思地走了两圈儿哼了一声说道,“如果族长你不走, 我可是要收费的。”收什么费?住宿费来的。这族长又不是崽儿们,想要住在她和她师姐的家里当然要收费。

    现在的狸猫也是一只有狐狸的人了, 不能傻大方了。

    傻大方的下场……看看最近正在吃土的百万助理就知道了。

    她竟然还要收费, 狸猫族长毛茸茸的大脸露出震惊的表情。

    白曦仰头哼歌儿, 当没看到。

    “真是无情的崽儿啊。”狸猫族长充满感慨地发现这个世界原来是一个恶臭的金钱的世界, 人心不古, 狸心也不古了,深深地为自家崽儿们的未来担忧。

    正摇头晃脑想要阐述展望一下狸族的未来,就见遥远的天边,那闷雷滚滚的地方突然向着此地飞快地射来了一道剑光。剑光遥遥地悬停在了窗户外,显露出一位白衣如雪,面容坚毅,手中一把灵剑喷涂锋芒的年轻凛冽的青年修士。

    他白衣翻飞,造型特别好看。

    白曦正趴在窗边,看见这青年,还有那熟悉的执法队的制服,下意识抱头蹲在了地上,“我没有作奸犯科!”

    白君意嘴角抽搐了一下,抬手,揉了揉自家狸猫的毛耳朵。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亏心事最近没少干吧?

    不过现在人家执法队的精英修士没怎么把这只只开了一间小黑作坊也不算啥撑死了有点儿卫生问题的狸猫放在心上。

    人家收拾的都是干大事儿的人。

    狸猫这种,完全不屑一顾的。

    “狐君。”他站在一道灵光上,见房中还有银月,微微颔首,“仙子。”

    他不怎么认识白曦,不过想到最近人间界据说一位还会做固本培元丹还有美容水的狸猫精非常出名,再看看正仰头怯生生地看着自己的黑发小姑娘,沉默了片刻微微颔首致意道,“白小姐。”他这样和气,白曦这才敢打开窗户,就见这修士沉稳地落进了房间里,目光慢吞吞地扫过众人,却直接把目光放在了正歪头舔自己的大爪子与尾巴的狸猫族长身上。

    “怎么了?”狸猫族长问道。

    “贵族今日被我等执法了三个族人,您是族长,我们知会您一声。”青年冷冷地说道。

    狸猫族长的大爪子一抖,抬眼看着面前的执法队修士。

    “死了么?”

    “没有,重伤,被关押在执法队等待审判。”

    “哦。”狸猫族长很冷漠地点了点自己巨大的毛茸茸的脑袋。

    竟然还没死,这真是叫它很失望了。

    叫它说,那种会给狸族带来耻辱的家伙就应该当场给灭了。

    “为什么没有干掉他们呢?”执法队一旦出手非死即伤,白曦听说死亡率百分之八十来的。当然这个死亡率就是作奸犯科的犯人了,要不然执法队也不能凶名在外,连她都这样畏惧。

    她显然想到了,这回被执法的必然是她亲爹那一伙儿的,既然是这样,那被雷电劈得灰飞烟灭白曦也不心疼,反而觉得这没死好遗憾呢。显然执法队修士也有点儿想法,冷硬无情的脸竟然隐隐透出几分遗憾,欣赏地看了白曦一眼。

    “跪得太快。”那三只狸猫没有骨气,都不说反抗一下,见了漫天的雷光顿时就跪在地上投降……

    想给他们一个安一个反抗执法的时间都没来得及。

    “反正都是自家执法队的兄弟,先干掉,回头报告模糊一点不就行了。”白曦不以为然地说道,“春秋笔法一下。能出动执法队一定罪不可赦,含含糊糊的,反正都是要死,审判要死,抗拒执法也要死,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如果那一家三口当真是用邪法来给人续命,死了真是活该,总不能别人的不是命,光他们的是命对不对?她这样钻执法队规则的空子,青年一愣,继而深深地看了白曦一眼。

    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不过如此善于变通……

    “白小姐对执法队有兴趣么?”他冷冷地问道。

    “兴趣?”白曦慢吞吞地歪了歪小脑袋。

    “如果感兴趣,你可以加入我们。”这样的人才,执法队很需要了。

    白曦沉默了,得意地,炫耀地翘起了自己的大尾巴。

    没有想到她最近竟然抢手了起来,连执法队都被自己的才华折服。

    “热情相邀,本不该拒绝。不过如今我正准备结婚,等结婚以后,咱们没准儿有缘。”白曦顿时就觉得自己不害怕执法队了,见这青年微微颔首,笑眯眯地拉住了身边白君意的手,一颗小脑袋恨不能仰到天上去!

    只是她正在和执法队的修士说话的时候,狸猫族长思索了片刻方才对这修士沉声说道,“既然是他们做错事,那无论是怎样的惩罚都罪有应得。狸族会将他们驱逐出去,再也不承认他们是狸族的一员。”

    那一家三口既然被抓,恐怕审判出来的罪过必然一样儿是五雷轰顶。

    它觉得有点羞耻。

    狸族一向安安分分的,在修真界名声好得很,可是却出现了这样的败类。

    “我要去见他们一次。”白君意突然温声说道。

    “狐君?”执法队修士皱眉问道,“狐君与他们有渊源?”

    “有渊源的话,你们会放过他们,对他们法外开恩么?”白曦好奇地问道。

    英俊挺拔的青年修士冷冷地说道,“不会。”

    那问个啥!

    白曦沉默了。

    “寒暄而已,不会叫场面太过无趣。”白君意太知道这群执法队修士了,特别会尬聊,哼笑了一声对这修士慢吞吞地说道,“那个阿芝,我有些问题要问她。”

    他提到阿芝,白曦顿时就想到之前与银月之间的对话,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角,歪头好奇地问道,“你要问她曾经做过什么么?”见白君意含笑点头,白曦紧接着继续问道,“我是不是真的忘了什么?”

    她觉得自己的记忆很完整,可是白君意与银月,还有族长时不时露出的几分信息告诉她,并不是这样。

    她本以为在小世界里慢慢回忆到了自己失去的一切,可是或许并不是全部。

    “如果你想听,我会慢慢告诉你。”白君意温和地说道。

    “可是就算是你讲给我听,那些细节都是你的记忆,我依然是忘记的。”白曦垂了垂小脑袋,想不通自己与白君意还曾经什么时候在一块儿过,似乎还时间不短,甚至连银月都动容放弃的样子。

    她有些失落,觉得自己对白君意真的很不公平,那么久的感情,仿佛这一路走过来,眼前这个风姿俊美的男人一直都没有改变无怨无悔地陪着她,然后为了她一次一次地失望伤心。

    “我想自己想起来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白曦轻声说道。

    如果说从前她觉得忘记什么不可能,可是如果她修的是无情道,那一切都很可能了。

    无情道就是在修炼的道路上,舍弃一切的感情,一切对自己来说会成为牵绊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会阻碍她的记忆。

    “好。”白君意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垂头亲了亲她的眉心,“我等你。”

    这两只小两口还没有结婚就开始黏黏糊糊的。

    公然虐待三位此刻在房间之中的单身人士。

    “那我们也去,如果阿芝不愿意说,我来撬开她的嘴。”狸猫族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见还是黑夜,自家饲主应该还没醒,咬了咬牙决定多陪伴一会儿。

    对于执法队来说,这本来是不符合规定的,不过想要给白曦多看一看执法队的好处,青年修士微微点头,带着他们一块儿星夜回了执法队。

    此刻执法队里安静一片,青年修士送了他们去其中的一个封了无数符箓的单间之后就转身离开,白曦这才看见这个铁栅栏里正关着三个人。

    生了她的女人就别说了,已经吓傻了,所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干净的地面上正躺着一个目光无神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中年男人,这男人的脸上似乎因为被邪法反噬,此刻布满狰狞邪异的黑色纹路,一看就没干好事儿,可以送去被执法了。

    “族长!狐君!你们是来救我们的么?”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阿芝从一旁冲到了栅栏前,紧紧抓住栅栏,看着狸猫族长仿佛是救命稻草。

    “族长,救救我啊,我们知错了。”她美丽的脸上满是眼泪,显然是被雷霆一般的执法队吓得不得了。狸猫族长甩了甩尾巴,慢慢地走近了期待地看着自己的这个黑发女孩儿,端详了她一会儿突然问道,“用邪法给人续命,是谁的主意?”

    它的声音严肃,还带着几分失望,阿芝美丽的脸犹豫了一下,目光闪烁,却努力保持着畏惧的表情来哭着说道,“是父亲和母亲。族长,对不起,我没有阻拦父亲母亲。可是我人微言轻……拦不住他们要做这样的事。”

    本来正奄奄一息几乎断气的中年男人不知怎么听到了这句话,不敢置信,艰难地偏移自己的头看着自己的爱女。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胸口用力地喘息了一下,猛地仰天喷出一口血来。

    血箭破空,白曦顿时心疼得无以复加。

    “这好不容易擦干净的地,又都是血了!”她叹气,觉得中年男人真的太不知道体恤人家执法队整理房间的辛苦了。

    中年男人气得命悬一线了。

    可是就算白曦再气人,他习惯了。

    白曦对他总是冷酷冷血的,也从不在意他的心情,他也并不在意,因为在他的心里,这只生出来就是白毛儿给自己好丢脸的狸猫就是自己的耻辱。

    他爱惜自己的长女阿芝,喜欢得不得了,从小儿好生教养,把自己一切的希望和爱都放在阿芝的身上。

    可是他却亲耳听到了这样的一句控诉。

    爱女把一切的罪过,都推到了他们夫妻的头上,完全没有一点犹豫,也并没有在意他的生死。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男人心中万箭穿心,剧痛莫名,只觉得自己的爱和亲情都碎成了一块儿一块儿的。

    “这么说,原来你很无辜。”白君意勾唇微微一笑,云淡风轻,似乎对阿芝揭发她老爸并没有厌恶……反正都是狗咬狗一嘴毛,白狐君还有什么厌恶不高兴的,谁倒霉他都开心见到。

    此刻他微微一笑,寂静的房间都破开了阴霾一样,阿芝见他开口,眼睛顿时亮了,急忙用力点头流着眼泪说道,“狐君明鉴,我真的是无辜的。父亲和母亲想要做什么,我不敢阻拦,不然,我只怕会步了阿曦的后尘,被他抛弃。我只是害怕了!”

    她哭着跪在地上哽咽地说道,“我知道狐君对我不满,可是我是无辜的呀。当初父亲舍弃阿曦,我年纪尚小,本就与我无关。”她声声泣血,一声声地哭诉,仰头攥紧了面前的栅栏,哪怕一双手被符箓上的灵光劈打得焦黑也不在意,哽咽地说道,“父亲和母亲的确罪无可赦,可是求狐君与族长在执法队面前为我求求情吧。我真的从未做过坏事。”她伏在地上哭得厉害,白曦简直服了她了。

    她幸灾乐祸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

    他都翻白眼儿了。

    “你这么卖了你老爹,有没有想过他这么多年对你如此疼爱啊?”

    “可是父亲犯了错,应该受到惩罚!”阿芝斩钉截铁地说道。

    男人突然悲怆地哀嚎了起来。

    巨大的痛苦还有被女儿抛弃的锥心之痛叫他无法忍耐。

    或许……那个时候被执法队当场击杀才是对他真正的仁慈。

    为什么还要在他临死之前,看到唯一疼爱的女儿竟然会背叛他,恨不能他去死,然后换她的活着。

    这是很聪明的做法,只要有理智的人的确会这样做。

    既然必定会有牺牲,何必牺牲全部人,只牺牲一个,叫其余的人都能逃出生天,这不是很好么?

    可是理智是理智,感情是感情,他痛苦的心谁又能明白?

    “你真不像是狸族的孩子。”巨大的狸猫族长蹲坐在阿芝的面前听着她哭着求情,许久之后方才平静地说道,“狸族一向都有宁死不弯的骨气,可是你,为了想要活着却全都出卖。”

    见这个黑发的,与白曦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子可怜地委顿在自己的面前,它平静地说道,“只是你说你没有参合在其中,是无辜的,我们和你说了都不算。阿芝,你知不知道执法队是怎样执法?”

    阿芝怎么可能来过执法队,不由拼命摇头。

    狸猫族长顿了顿,叹了一口气。

    “执法队之中有修士擅长演算天机,只要抬抬手,就知道过去未来之事,你这点小道行根本遮掩不住属于你的过去,只要他们算一算,你做了什么,是不是无辜,都在他们的心中。”

    这话它说得十分平静,白曦都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听说,阿芝却已经听得傻掉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巨大的狸猫,颤抖了嘴角片刻,脸上的眼泪都呆滞几分。见她这副样子,族长垂头,失望无比。

    干坏事儿本来就是错的。

    可是连坏事儿都干的这么傻缺……真是给狸猫一族丢脸。

    “你把一切都推到你父亲的头上,还有抛弃你的父亲母亲……这都是白忙活。”

    白卖了一遍自己的老爹老娘。

    也白哭了一把。

    只不过这一把别人也就算了,大概要气死自己的老爹呢。

    见阿芝呆呆地跪在了地上,那中年男人在无声地哭泣,曾今亲密的一家人此刻各自分开在一旁彼此厌恶,白君意笑了笑,声音柔和了起来。

    “这都不是大事,不过我的确还有一件事问你。”

    俊美的男人一双含笑的眼睛慢慢地变得冰冷起来,看着瑟缩了一下惊恐看来的阿芝,脸上带了几分杀机。

    “当年银月仙子师尊留下无情道自己参悟的传承,为什么,最后却是阿曦吞下了那枚玉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