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66.现世(十三)

366.现世(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林子里出来的狸猫哪儿见过这世面呀。

    两千万的支票收好, 白曦晕乎乎的,大尾巴都软软地耷拉在了自家狐狸的手里。

    “真的,真的有钱呀。”这些人类真的很有钱!肥羊!她捧着支票眼睛亮晶晶的。

    “就跟你从前没见过两千万一样。”白君意不由带着几分愉悦地摇头轻笑。

    “那怎么能一样!那是小世界,现在是真身, 这是我凭真本事赚到的。”白曦认认真真地把支票揣进自家狐狸的西装口袋里,举目四望, 只觉得纵横捭阖, 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这世界上跟她一样儿能这么赚钱的姑娘能有多少呀。这狐狸真是捡了大便宜了。她的心里为狐狸的幸运还有眼光称赞了一下,这才仰着自己的小脑袋很骄傲地跟白君意准备退场。反正这该吃吃该喝喝的都差不多了, 该回去睡狐狸了。

    是真的睡在狐狸的身上来的。

    正激动地想要回去翻滚狐狸的皮毛, 白曦就发现自己被一道倔强又沉稳的身影拦住了。

    百万助理面无表情地站在她的面前,怀里还抱着一只埋头舔肚皮的狸猫崽儿。

    “哦哦,手机还你。”白曦很热情地把手机还给了这青年。

    年轻人接过手机却没有让开路, 依旧面无表情地看她。

    白曦茫然了, 歪了歪自己的头, 跟那只狸猫崽儿一块儿看向百万助理的方向。

    “怎么了?”白君意温声问道。

    这助理一向都很能干, 并且从不抱怨兢兢业业任他奴役, 现在这副“我有话说”真的叫白君意很好奇了。

    百万助理沉默地抿了抿嘴角。

    “……涨工资。”他的嘴唇里慢吞吞地蹦出了三个字来。

    白君意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了。

    “你说什么?”

    “涨工资。”下意识地摸了摸怀里仰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狸猫崽儿,想到自家已经被吃得家徒四壁的窘迫, 年轻的助理觉得自己必须要涨工资了。

    为了不露出十分贪心的样子,他还轻声提醒说道,“我已经五年没有涨工资。”从前他不大在意工资多少, 反正够花就行, 不过现在不行了, 他是养狸猫的人了。这一养狸猫深似海,从此工资是路人……想想家里的各种小窝玩具猫粮,年轻人的眼底露出了几分迫切。

    那个什么……他还给自家狸猫崽儿看中了一辆小汽车,狸猫蹲在车子里,车子动起来,特别有意思。

    不过很贵,进口货。

    “你还年轻,涨工资不必着急。”白君意想了想笑眯眯地说道。

    百万助理面色冰冷,许久之后冷冷地说道,“涨工资!”黑心老板信不信他曝光了他?!

    他就跟只会这三个字一样,狐狸都怕了他了,在这样一个毫不动摇的坚定的年轻人面前,白君意微微抬手压住了嘴角抽搐的痕迹,微微点头含糊地说道,“那就涨一点,百分之十吧。”看见这年轻人埋头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还去挠他怀里崽子的胖肚皮,白君意突然有点不寒而栗,觉得自己万万不能听白曦的话,把那一屋子的狸猫崽儿介绍给自家旗下的员工。

    不然都来问他涨工资,那就是狐狸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了。

    “败家货。”这助理真是个败家助理,白君意见白曦还很满意,觉得助理是个大大的好人,哼了一声,带着白曦回家去。

    家里面一片安静。

    隔壁,狸猫崽儿们正热火朝天地搓着一颗颗药丸,丸子在毛爪子里翻滚,圆溜溜的,跟狸猫崽儿们一双双圆溜溜的眼睛似的。

    白曦先去看了这狸猫崽儿们一眼,把在宴会上打包的好吃的拿给它们吃,看见一颗颗毛团儿簇拥在自己的腿边嗷呜嗷呜,吃好吃的吃得头也不抬,尾巴呼啦啦地摆起来,不由露出了几分慈爱的表情。

    她用狼外婆重用童工的表情摸了摸崽儿们毛茸茸的小脑袋,叫它们吃饱了就赶紧干活儿,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此刻,她哼着歌儿走进来就看见白君意已经坐在沙发上,第一百次地和对面的银月对视。

    银发银眸的美丽女子抱臂,冷冷地坐在沙发里,看起来很不好惹。

    “师姐?你回来了?”

    这房子是银月买的,银月当然也会住在这里,不过是她从前总是住在天道大厦里,白曦就一个人霸占了整个房子。

    银月眯着眼睛看她。

    黑发黑眸的小姑娘紧张心虚地摇了摇自己的大尾巴,转身从自家狐狸的衣兜里摸出支票,摇身一变变化成自己最可爱的狸猫形状来努力用毛茸茸的样子博取自家师姐欢心,顺便把支票双爪举过头顶,奶声奶气地叫道,“给师姐收着!”它胖嘟嘟的小身子胖成一颗球,恨不能满地滚动,此刻用胖胖短短的小爪子举着支票很虔诚地仰头,乖乖地说道,“我乖乖的,赚钱养师姐!”

    它还努力在毛脸上挤出一个诚恳的表情。

    银月一双银眸微微垂下,冷冷地看着面前腆着胖肚皮歪头努力卖萌的胖狸猫。

    狸猫紧张得尾巴僵硬,毛耳朵抖了抖。

    白君意嘴角抽搐地坐在一旁看着自家这见异思迁的狸猫。

    好啊,之前还说赚钱养狐狸,师姐一出现,顿时就养它师姐了。

    狐狸的地位……不怎么样啊。

    “两千万?”银月在胖狸猫莫名讨好的目光里信手接过了这张支票,放在手中,又看了看眼前这小毛团儿,却见白乎乎毛茸茸的狸猫已经跟得了圣旨似的起跳,凌空就扑进了她的怀里,努力用毛爪子扒着她的脸谄媚地叫道,“师姐,我爱你!”

    它在小世界历练得久了,各种甜言蜜语已经专业八级,还拿自己热乎乎的小身子去蹭银月冰冷的脸,更加讨好地叫道,“我和师姐永远在一起!”

    它振爪一呼,整个寂静的房间仿佛都在战栗。

    白君意气死了,坐在一旁眯起了眼睛,看着银月再次成为自己爱情路上的绊脚石。

    “爱我?我不爱你。”银月冷酷地说道。

    “师姐总是这样口是心非。”狸猫开心地继续拿小身子蹭她的脸。

    银月顿时冷哼了一声。

    她冰冷的眼神动了动,却发现自己甚至不能再说出第二次拒绝她师妹的话。

    “成什么样子,没有礼仪!”她的师门一向是高贵清冷,令仙人们都仰望的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不通七情六欲的最强大孤冷的仙人,可是这狸猫简直……简直拉低了师门的平均线好么?

    这动不动就甩着尾巴卖萌也太接地气了,银月不高兴,抬手轻轻地拍了这师妹的毛屁股一下,见它没脸没皮,顿时冷哼了一声束手无策,只眯着眼睛淡淡地说道,“过些天,你给我出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白曦急忙问道。

    银月沉默了起来。

    “一个小任务,阿曦……”她的目光突然变得复杂。

    胖狸猫仰头,觉得自己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冷淡的师姐,会用那样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仿佛是不舍,又仿佛是诀别。

    “师姐,你不要为难,无论是什么任务,只要是我能做的,我都帮你做。”它伸出自己的小爪子,一只爪子按在银月的手背上,仰着小脑袋很骄傲地说道,“我可是金牌员工!”

    它毛茸茸的脸上全都是骄傲,银月沉默了一下,抬眼看了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白君意,沉默许久方才对白君意冷冷地说道,“我会把她完完全全地还给你。只不过她能不能找回从前,就要靠她自己。”

    白君意沉默了起来。

    “我不在意过去,只在意未来。”

    “这是我欠阿曦的。”银月冷冷地说道。

    “仙子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叫人诧异。不过仙子不必妄自菲薄,当初令阿曦成为你师妹,也并不是你的过错。”

    “我做师姐的师妹挺好的,怎么还成了过错了?”白曦被这几句话云山雾绕的很茫然,叼着毛爪子歪头看了看银月,又看了看白君意,觉得自己晕乎乎的。

    它胖嘟嘟的小身子今天吃得圆滚滚的,银月垂头很熟练地抬起手指给它揉肚皮,平淡地说道,“做我的师妹不是过错。可是你成为我的师妹,就是错的。”她提起这些的时候似乎最后放弃了什么,白曦哼哼了两声,“没有听明白呀。”

    “蠢!”银发美人顿时露出几分冷酷,更熟练地翻过这狸猫的小身子就往它屁股上抽!

    “两千万,两千万白给了!”狸猫在它师姐的怀里哭着打滚儿。

    看在两千万的面子上,银月死死地忍耐住了,只抽了那胖嘟嘟的尾巴两下,这才冷哼了一声说道,“既然都是错的,那就纠正。你也不该这样混沌地过日子。”

    她目光冰冷,白曦却觉得心里莫名的难过,仿佛是在这一刻,银月的心里其实非常不好受。它哼哼唧唧地蹭进了自家师姐的怀里,正想要说一些安慰她的话,却听见银月问道,“今天在宴会上很风光?”

    “还很开心。“胖狸猫人立而起,眼睛反光,给银月描述曾经怎么欺负它亲爹的。

    银月皱了皱眉。

    “提这种人做什么。”她一向都不喜欢白曦的父母一家三口人,早年与白曦在狸族生活,她亲手养狸猫的时候就特别讨厌,不过白曦的亲爹被狸族排斥,几乎是狼狈地被赶走,在银月的眼里,这完全是不必多在意的蝼蚁,此刻摸着白曦胖嘟嘟的肚皮冷冷地说道,“不喜欢,觉得碍眼的话,就杀了。”她说起弄死狸猫的时候非常寻常的样子,白曦的眼睛顿时亮了,抱着自家师姐的手翻滚问道,“真的可以么?”

    她怕死执法队了。

    不然早就灭了丫一家三口了。

    “可以。”白君意温和地说道。

    他见胖狸猫诧异地转头,不由微笑起来,温声说道,“只要是阿曦想要做的事,都可以。”

    从前白曦对那一家三口十分冷漠,像是现在这样在意的时候不多,白君意的心里却是高兴的,因为白曦的情感似乎在慢慢地恢复,如果说冷漠与漠视是丧失了一些情感的话,那么现在更小心眼儿,更想要一下一下子去把人踩在脚底下,叫他们万劫不复,这才是白曦真正的情感的回归。

    他看了银月一眼,露出几分感激。

    “可是执法队怎么办?”白曦为难地问道。

    它一点都不希望银月与白君意因为自己受到牵连。

    执法队据说有强大的仙人坐镇。

    “你放心,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这真的很简单。”狐狸是用来做什么的?就是用来使坏的,

    白君意笑了一下,十分奸诈了。

    白曦哼哼了两声矜持地点了点头,挥着小爪子说道,“那就弄死吧。”它的毛耳朵都开心地抖动了起来,也不在意银月与狐狸之间的眉眼官司,抱着自己的两只小爪子想了想怎么弄死它亲爹一家就觉得高兴极了,还急忙扒着银月好奇地问道,“师姐师姐,那个小世界你为什么那么重视?”

    “是不是有秘宝?”它的毛脸上挤出了一个神秘的表情。

    这个表情略猥琐,银月慢慢地转移开了自己受到伤害的眼睛。

    “有你需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白曦急忙问道。

    “你进去了就知道。”银月板着脸维护自己天道负责人的尊严,坚决不肯剧透,至于攻略,就更别做梦了。

    她的手压在狸猫温暖的小身体上,垂目,摸了摸它胖嘟嘟的小身子,从脑瓜顶儿摸到了尾巴尖儿,见胖狸猫舒服得恨不能在自己的怀里打呼噜,轻声说道,“你只需要记得,我不会害你。”

    她这话白曦当然是相信的,胖狸猫仰头,一双小爪子勾着自家师姐的衣裳急忙问道,“那君君会不会还陪着我?”这就有点儿过分了啊,这哪儿是剧透和攻略能形容的,简直就是带着满级BOSS去刷低阶副本啊!

    竟然公然妄图在负责人面前作弊,胖狸猫收获的是另一顿好打。

    这把胖狸猫给揍的,已经把小脑袋埋在毛爪子里默默地怀疑自己的狸生了。

    “可以。”就算她阻挠,死狐狸也得偷渡进小世界,银月真是觉得气闷,冷冷地哼了一声。

    胖狸猫顿时精神抖擞!

    它疯狂地亲自家师姐,“我就知道师姐你最疼爱我!”它开心地打滚儿,又想到了什么,急忙勾住了银月的手臂仰头说道,“不过去小世界前,我得先弄死姓李的。还有阿芝。”

    它歪头想了想,小脑袋一点一点的认真地说道,“师姐,我非常讨厌阿芝,这是从前没有过的情绪。”当它对世间万物的不在意都消失,就顿时感受到了对阿芝别样的厌恶。那种厌恶叫它甚至有些忍耐不住。

    “阿芝?”银月努力想了想,冷哼了一声。

    “为什么讨厌她?”

    “我觉得她一定曾经对我做了很过分的事,一定伤害过我。可是多奇怪啊师姐,如果她伤害过我,我一定不会忘记。”

    见银月霍然垂头看着自己,狸猫精拱起自己的小身子小声说道,“我的感觉不会错。她一定做了什么坏事,可是却是我没有印象与记忆的。”它不过是随意地说着心里的话,却见银月的脸色冰冷,而一旁白君意已经探身凝神专注地听着,不由紧张地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

    “怎,怎么啦?”

    “当初仙子见到阿曦得到令师传承的时候,可曾演算天机?”白君意突然问道。

    “她继承我师尊残留的玉简的时候正在我师尊留下的结界里,天机混沌,演算不出。”银月一双银色的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白曦。

    狸猫精紧张地绷紧了自己的皮毛,总是有一种会被扒皮的错觉。

    “我记得当初仙子要狸族出一个继承尊师玉简传承的晚辈,狸族挑的那个天才是……阿芝?”白君意笑吟吟地问道。

    胖狸猫歪了歪脑袋。

    “她还天才呢?”

    “能与你同是姐妹,自然天资极好。不过狸族中人都不愿意继承我师尊的传承,阿芝虽然被挑选出来,可是最后阴差阳错,继承了传承的却成了你。”银月慢慢地说着,眼中闪过一抹冰冷,轻声说道,“莫不是那个时候……是她骗你继承了师尊的传承?”她师尊的传承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也不会当时在仙界被众人敬而远之。他们承认这份传承的强大,可是却又不敢继承这份过于无情的继承。

    继承了这份传承,就要斩断七情六欲,做到太上忘情。

    “太上忘情?”白曦一顿,露出几分惊讶。

    这怎么听起来……仿佛无情道?

    当然,修炼无情道的修士斩断七情六欲,当然无欲无求,没有感情牵绊当然纵横无敌,不过……

    狸猫精陡然惊悚了。

    “师姐咱俩修的是无情道?!”

    胖狸猫一蹦三尺高,发现了华点!

    修什么无情道,它,它,它是要嫁给狐狸的呀!

    “我不干!不要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