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65.现世(十二)

365.现世(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曾经抛弃自己, 叫自己去死去死的亲爹, 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是见到他倒霉,自己就很开心啊。

    中年男人就呆呆地看着白曦对自己幸灾乐祸。

    “……白小姐!”高大的老者吓出了一额头冷汗, 这要是刚才叫那吊灯给砸瓦实了, 就等着去跟阎王爷报道吧。

    他一想到方才的惊险,再想到刚刚笼罩在自己身上的那淡淡的灵光,再摸了摸口袋里滚烫的黄手纸……护身符,顿时用惊慌却又劫后余生的表情看向白曦的方向。这个时候白曦怎么可能做好事不留名,她对老者露出了一个善良的笑容, 却偷偷眨了眨远景, 老者顿时明白了。

    这是高人不叫他指出身份呢。

    “真是太惊险了。”他喃喃了一声,决定一会儿玩命竞标, 把那些固本培元丹全都买下来。

    高人炼制的丹药一定不会错。

    而且给高人送钱, 那送的都是日后的保命钱。

    看在他这样诚心的份儿上, 以后有点儿啥事儿, 那高人还能吝啬出手啊?

    白曦也觉得很满意。

    这鬼画符就是在小世界学到,她曾经试过蛮好使的, 现在看看,效果的确不错。

    更高级的符箓就算画出来在这灵气匮乏的人间界也用不出来。

    这种护身符需要的灵气不多, 所以才会有用。

    “爸爸!”就在这个时候, 同样穿着一件白色的公主裙的阿芝已经流着眼泪扑到了中年男人的身上含泪说道,“爸爸, 你为了救人, 是不是受伤了?”

    到底那中年男人是一片好心, 黑发少女仰头露出一张美丽的脸,对那微微一愣的高大老者说道,“您没事就好。我爸爸刚刚看到您受到的惊险,于是扑出来救人,没有想很多的。”虽然这人救得不成功,可是有这份心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因此,中年男人收到了很多善意的目光。

    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这……多谢。”老者很感动地说道。

    “没什么,见到危险,当然要救人的。”男人露出了平淡的笑容,浑身充满了圣洁的光辉。

    一时之间,众人都交口称赞。

    他还顺势笑着说道,“或许是医者父母心,我做医药的出身,因此就很见不得有人受伤危机生命。”他拿出了很多的名片来散给这宴会上的很多的富豪,虽然名义上是医药公司,不过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何总隐藏其中左右摇摆,捏住了中年男人的一张名片,迟疑地问道,“能治病么?”他一副就要驾鹤西游的样子,中年男人一眼就看出这人已经病入膏肓,灵丹什么的续命是不好使了,偷个王母娘娘的蟠桃来还差不多。

    简而言之,就是做梦比较快。

    “能!”他笑容满面地说道。

    何总急忙收下了这份名片,躲躲闪闪地走了。

    白君意和白曦手牵手站在那里,看着中年男人一瞬间成了众人的焦点。

    他突然笑了笑。

    狐狸一笑,浮尸千里,白曦默默地给她亲爹点了一根蜡。

    不过能给点根蜡,就已经是做女儿的最后的孝顺了,不然白曦更愿意给他点去火葬场。

    “哪儿有这么巧的,我觉得这就是他的阴谋。”白曦小声说了一句,却见另一侧,百万助理正面无表情地走过来。

    这年轻帅哥脸上冰冷的表情有一瞬间和自家师姐同步了,白曦觉得有点儿哆嗦,莫名的心虚想要抱着这帅哥的腿叫“饶命!”,因此,她就默默地躲在了白君意的身后,却见这年轻的助理给自家老板递过去了一个手机,白君意笑吟吟地接过来,调到最大的音量。

    里面,一个中年男人的脸被拉近,还有一些满意地称赞自家闺女聪明的声音。

    “阿芝,你的主意真的很好,一箭双雕。”

    众人诧异地转身看向白狐君的方向、

    俊美的男人抬眼,勾魂摄魄地微微一笑,把手机的屏幕冲到了他们的面前。

    中年男人正仰头对点灯念念有词,虽然没有啥证据,大家也都是无神论,可是这么看,怎么都觉得仿佛有猫腻,起码那森森的希望吊灯掉下来的恶意,都在他的脸上了。

    果然,吊灯掉下来的时候,男人笑了。

    这可和刚才紧急救人奋不顾身的人设不怎么一样儿啊!

    笑了是什么意思?很高兴有人要没命么?

    刚刚享受了这份风光不过几秒的中年男人顿时僵硬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君意还有白曦,没有想到白君意竟然突然对他赶尽杀绝。

    话说这群狐族对狸族一向都是宽容的。他面对狐族的时候也总是和平使者,从不宣扬千年仇恨啥的,可是这个时候,为啥是他倒了霉?难道白狐君看不出他的善意还有一片真诚么?就算要搞死狸猫,不还有族长上蹿下跳么?

    这样的惆怅与失落之中,中年男人热泪盈眶,差点血泪当场!

    “狐君,你怎么可以……”他哽咽了,痛心了,绝望了。

    阿芝扶着自己的父亲,看了看父亲身上的狼狈,又看了看白君意俊美的脸。

    她犹豫了一下,慢慢走到白曦的面前轻声看着她说道,“阿曦,你为什么要置爸爸于死地?就算爸爸犯了错,可是他也是你的亲生父亲呀。”

    她眼睛里全都是眼泪,不过早年白曦充当小白花儿笑傲白莲花界的时候,这姑娘大概自己还玩儿自己的尾巴呢,白曦哼笑了一声说道,“你真有意思。我姓白,你姓李,怎么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了。就算他是我亲爸,那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自己的女儿却姓了别人的姓氏?”

    李就同狸了,想当初狸族族长想破了脑袋,才想到了这样一个不错的姓氏。

    狸猫一族凡人面前就都姓李了。

    比如族长家的胖闺女,就叫李七十。

    这比姓毛强多了。

    不然胖闺女只能叫一声毛七十。

    “阿曦,爸爸当初是有苦衷的。”阿芝带着几分伤心地说道。

    “那跟我有关系么?”白曦反问。

    她看着面前自己的有血缘关系的姐姐穿着和自己相似的衣裳,露出比自己更加美丽的脸鲜活地站在白君意的面前。

    “想挖我墙角啊?不过你看错狐狸了。我家君君这辈子只会喜欢一只狸猫,就是我了。”这句话,她压低了声音在脸色微微变白的阿芝的耳边小声说道,“而且你爸没跟你说过啊?我心眼儿特别小,想勾引我男人,以后叫你吃不了兜着走。”她抬手拍了拍脸色发白摇摇欲坠的阿芝,因近在咫尺,突然只觉得心中一种无法排解的厌恶,轻声说道,“说来奇怪,可是叫我这样讨厌的,你是第一个。”

    不知为什么,她看见阿芝就觉得满心的愤怒与厌恶。

    恨不能想要当初弄死她。

    可明明阿芝从前与她没有什么交集。

    阿芝听着她的耳语,眼底泪光闪动,颤抖起来,捂着嘴退后了一步。

    这看起来仿佛白曦伤害了她。

    不过想要在有钱人面前摆出小白花的样子,人家更在意的是真本事,高大的老者带头,哼了一声不快地说道,“我看明白了。这是李总你想要骚扰白小姐的意思么?今日这件事,我记在心里,李总,你该离开了。”

    他毫不在意地当场送客,中年男人脸色苍白,见阿芝垂泪不语,看起来可怜极了,便勉强笑着说道,“那我们先告辞了。”他一副脸皮很厚的样子,就算是叫人当场拆穿仿佛也不在意,白曦哼了一声。

    真是给大狸猫一族丢脸。

    战斗种族怎么出了这么一个货色。

    “阿曦,你也不要太过分了。”中年男人临走还要放狠话。

    “等等。”白君意突然开口,温声说道。

    中年男人诧异地看向他。

    “曾经,我与你有过几面之缘,只是一直没有理睬过你。”白君意微笑起来,眼底却露出了冰冷的眼色,见中年男人茫然不已,便温和地说道,“早年,你抛弃了阿曦。如今还要觊觎抢走阿曦所有的幸福,我真的不开心。”

    他抬手轻轻地将修长优美的手压在男人的肩膀上,压了一下,又压了一下,这才抬手就是一耳光抽在男人的脸上!这一耳光就震惊所有人了好么?白曦都震惊地看着竟然还会打人耳光的狐君大人。

    “这一巴掌,是阿曦的利息。还有,日后我名下所有的势力,都和你势不两立。”白君意微笑说道。

    他笑吟吟的,男人满是香槟酒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俊美的狐族。

    白君意的威胁,他听懂了。

    他名下所有的势力,不仅是在这些凡人之中,甚至在修真界之中的那些势力,都和他势不两立。

    狐族势大,若是白君意要对付他,他恐怕死无葬身之地了。

    “狐君,你不能!”

    “放心,不会叫你很快就死。慢慢儿来,拿你杀鸡儆猴,日后谁敢碰我家阿曦一下,你,”白君意笑吟吟,狐狸眼里一片流光璀璨,仿佛温柔多情,然而里面全都是冰碴子,轻声说道,“你就是他们的榜样。”

    白曦刚刚愿意和他一块儿行走在同一片阳光里,无论如何,他都要好好儿地护着她。

    可是这世上总是有自以为是,只觉得自己重要无比的家伙想要踩着别人上位。

    比如白曦,多么好的拉踩对象是不是?

    来路不明,在凡人界不是出身豪门,在修真界……不就是一只金丹期的狸猫精么,这也不算什么。

    多好欺负啊。

    虽然白曦总是会欺负回去,不过为什么叫她费心伤神呢?

    不如一劳永逸,用眼前这个在修真界和凡人之间都算是有点地位的家伙做那只鸡,叫那些蠢蠢欲动的猴子们都看看这鸡之后的下场。

    他的眼睛笑吟吟地扫过中年男人被自己拍了两下的肩膀,挑眉,微微挑了挑下颚,露出几分不屑来轻声说道,“你可以滚了。”

    他完全有恃无恐,中年男人捂着自己被抽得剧痛的脸,仇恨地看了白君意一眼,却不敢和他对抗,不得不转身走了。他离开的那一刹那,阿芝便转头忍着眼睛里的眼泪轻声说道,“我家对您一向尊重,狐……白先生应该明白。当初狸族埋伏狐族,若不是我通风报信……”

    “你把一群狸猫崽子躲在林子里挠木头,叫埋伏?”白君意嗤笑了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与自己隔着还很远的阿芝,声音突然变大了一些,清越优雅的声音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也不要妄图在我的面前矫揉造作。明知道阿曦是我的妻子,你还要勾引我。女孩子轻贱到你这个份儿上的不多,不过我想你没脸没皮,应该不会在意。”这勾引不勾引的,在这些富豪的世界里其实就是一种情趣。

    然而白君意突然挑破,带给阿芝的是无比的羞辱。

    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俊美多金的男人对她说,别那么贱当小三想要挖别人墙角。

    这简直是对她最大的羞辱了。

    “我没有……”她红着眼眶说道。

    “没有?偷偷去我家阿曦买了礼服的店面里询问阿曦买了什么衣服,叫店面做了更精致的同款给你。不过我觉得你穿上不好看,画虎不成反类犬。还是我家阿曦穿什么都好看。”

    白君意的嘴巴很坏,难得的是就算是嘴巴坏的时候竟然还能做出一副温柔和气的样子来,这叫白曦沉默地就想到了温柔善良的神医阿竹。她从前还有点不相信白狐君能在各个世界里分裂出很多的不同的性格,那不成神经病啦?

    不过如今看来,白狐君相当有天赋与潜质了。

    “你,你早就知道?那为什么你不阻拦?”阿芝没有想到那么久之前的事,白君意竟然都早就知道了。

    “因为你也是那只要杀的鸡。”自动送上门来,狐君自然笑纳,哼笑了一声说道,“你不就是非要我羞辱你么?”他当然什么都知道,不然怎么可能压过了银月成为天道系统之中的第三负责人。

    这做管理者的,就没有一个不耳听八方的,见阿芝一张美丽白皙的脸通红,他薄唇轻启,压低了声音露出几分愉悦地说道,“而且,你也不配被称作狸族。”一群狸猫崽子嗷嗷叫着要去埋伏漂亮的狐狸精们,这简直羊入虎口,也算是一点点小情趣了是不?

    不然,族长家的胖闺女能落在狐族的漂亮男人手心儿里么。

    都是那场“战役”的成全。

    只是唯一的不和谐,就是阿芝竟然身为狸族,却跑去给狐族通风报信。

    这完全是只理奸好么?

    因此,狸族不待见他们一家三口,甚至因为他们抛弃白曦,这对族中来说非常无法理解,毕竟都说虎毒不食子,虽然白曦生而是一只变异了的白色的狸猫,可是这夫妻两个也真的太狠了。

    因族中对这夫妻都很不满,因此他们才会离开狸族来到大城市里生活,还混得很不错的样子,现在反倒成了他们看不起总是在深山老林里过日子的狸猫一族了。可是现在……什么看不起都比不上此刻的羞辱了。

    “狐君,我对你的心,和阿曦对你的心是一样的。”

    阿芝哽咽地说道。

    她的眼睛痴痴地落在白君意的脸上。

    俊美温煦的狐族的狐君,强大而且美丽,谁会不喜欢呢?

    她早就把自己的心牵挂在他的身上,可是因为胆小才不敢走近他。

    可是他转身就和白曦在一块儿了。

    若是……狸猫也能成为狐族的妻子,那为什么她不行呢?

    早年她畏惧自己出身狸族是白君意的死仇,因此……

    “看看,就是这样不要脸。这世上的第三者……”白君意侧头对高大的老者笑了笑。

    老者刚刚走过来,见白曦满足地靠在白君意的手臂上,又听到白君意这样的话,哈哈一笑。

    “都当第三者了,怎么可能还要脸呢?”老者犀利地反问。

    还要脸做什么呢?

    他的地位很高,这话说出口,不说友邦惊诧吧,反正别墅里就寂静了一下。

    其实……很多人的家里头都是红旗招展,彩旗飘飘,总之就很多的挖墙脚的。

    “达者为师,我年轻刚刚要提点才明白这个道理,受教了。”白君意很无耻地披着俊美年轻的脸楞装年轻人,白曦肉麻了一下,觉得这个跟自己永恒的十八岁有异曲同工之妙,顿时在心中感慨了一下这就是属于他们的默契与爱情,却一边很大胆地笑嘻嘻地踮脚去亲了亲很给力的自家狐狸精,一边下意识地看向了正仓促离开的中年男人,把迷惑的目光看向阿芝的背影。

    她总是觉得她非常讨厌,看见了就想挠死的感觉。

    难道是因为最近爪子利了,应该剪了?

    白曦就一边考虑自己的指甲问题,一边心不在焉地去参加小型拍卖会。

    这一场拍卖会,当一瓶十粒可以巩固一个年轻人身体康健的固本培元丹被争到了两千万,白曦面如土色,把自家小兜兜里拿来当糖豆儿的一颗固本培元丸子掖了掖。

    发,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