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64.现世(十一)

364.现世(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成交!”

    这肥羊……这爽快的顾客, 白曦喜欢!

    “这是我的名片。”这么肥, 当然要慢慢地薅羊毛啦,白曦矜持地从精致的小包包里摸出了一张非常雅致的名片递给了正看着自己眼睛放光的高大的老者。

    白君意忍着笑意,看着自家小姑娘身后的大尾巴迎风招展,仗着这些人类看不见玩儿命地呼扇呼扇, 甩得跟风火轮似的,叫人非常想要一把抓住摸一把。

    显然白曦的心里非常开心。她眼睛都亮了,简直完全没有想到原来卖药丸这么赚, 话说从前白君意天天跟她战斗, 她都来不及知道白君意的家底儿。

    竟然不知道他是这样有钱的狐狸精。

    “不过……我当初为什么对你不感兴趣呢?”

    白君意已经和她接触了百年了, 然而白曦突然想到, 从前的自己对白君意各种战斗,可是却从未想过要去知道他的生活。

    明明也应该知己知彼,可是她分明地生出了几分满不在意的冷漠。

    这种冷漠叫她对白君意的生活熟视无睹。

    见白曦露出几分困惑,俊美的男人不由笑了。

    “大概是从前你很忙。”

    “忙什么?”

    “忙战斗吧。”

    “别提了!”话说这在小世界里积攒的功德,白曦自己没有舍得完全消化……幸亏没消化, 那在空间里的金光一下就劈去了她的修为,真是把白曦给吓坏了。

    她还剩了一些功德, 把这些难得的功德分给了家里的狸猫幼崽们, 此刻有些不乐意地说道, “这群小没良心的……吃了我的功德,转身天天在家里上蹿下跳的。”这就冤枉人家崽儿们了, 明明小狸猫们为了回报白曦的功德, 天天当自动清扫机, 前一阵子还学会了擦窗户。

    高高的二十多层的高层玻璃,正常人谁敢擦到呢?

    小狸猫们贴心地在外趴在了窗户的玻璃上,用自己雪白的毛茸茸的肚皮,为白曦的家带来了清澈的光明。

    白曦整整洗了三只,差点阵亡在浴室里。

    她都要气哭了,哼哼地抱着白君意的手臂,眼底挂着大大的眼泪珠儿,含恨地说道,“这群小崽子,明天就都送走!你公司还有没有百万年薪的正直年轻人啦?”

    她看见白君意的那位年轻的助理正面无表情地走进来,作为一个白先生的随从,他很懂得避开锋芒。白曦看见他站在了巨大的食物的案台后面,举着一杯香槟慢吞吞地喝着,看起来若无其事。只是一瞬间!一条胖嘟嘟的狸猫尾巴从这青年的身后摇了摇,白曦眼睛顿时直了。

    万万没有想到,只不过是几天的功夫……

    百万年薪助理先生已经混到只能带着自家狸猫崽儿在各大就会混吃混喝的程度了。

    老婆本大概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吧?

    没良心反而为自己满满丰盈起来的钱包庆幸的白曦悠然地想着。

    她一双乌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长长的摆满了食物的长案,嘴角抽搐了一下,感慨了一下饲主们的艰辛生活,转头当做没看见。

    那个什么……这些有钱人,摆着这么多好吃的,可是却只专注风花雪夜,这么多的食物都浪费了。

    与其浪费丢掉,不如便宜了狸猫!

    “白小姐,我们现在交易?”老者搓了搓手,见白曦的目光发飘,很担心她临时反悔。

    对于白曦来说,当然是钱更重要,反正狸猫崽子现在吃的又不是自己的吃的,因此点头,对这老者露出了一个善良的笑容,还从自己的小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鬼画符来,递给了这老者笑得很可爱了,说道,“您是我的第一个客户,送您一个护身符。别人……没有咱俩这交情。”她的眼睛带着几分狡黠,老者默默地看了看这黄黄的一小块儿仿佛手纸似的符纸,点了点头。

    这护身符,真的很接地气了。

    有江湖骗子的感觉了。

    “给。”他飞快地填了一张支票给白曦。

    白曦顺手接过,拿着就递给白君意。

    俊美的男人勾唇微微一笑,坦然地将支票收在自己的怀里。

    老者就有点儿看不懂了。

    这怎么仿佛是在在外面赚了钱,在给贤惠的家庭主父交家用?

    “我家里我管钱,阿曦负责花钱。”白君意笑眯眯地说道。

    他看起来很愉悦的样子,老者真是发现这白先生诡异的个人爱好了,点了点头,接过了白曦递给自己的一个绿色的充满了森林风格的漂亮木头瓶子,打开,嗅到这瓶子里的那股子药味儿,满意地点了点头收好。

    他把护身符就挂在了自己的衣袋上作为对骗……白小姐的尊重,这才露出爽朗的表情从白曦的身边走开。当他离开之后,正紧密观察的其他人纷纷围拢了过来,白君意站在白曦的身后,挡住那些心术不正的,只把一些为人不错的放进来。

    就在白曦一个一个地安利固本培元丹的时候,就听到了一旁传来一声带着些疲惫的声音。

    “白先生。”

    白君意侧目,看了看在众人散去之后还是留下来的中年人。

    白曦歪了歪头,脸上丰收一样幸福的笑容还没有散去。

    “这位是白小姐?你好,前些时候你还在我的餐厅用餐,因为担心妨碍你和白先生,所以我没有和你打招呼。”这中年人眼底泛起了淡淡的青色,见白曦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自己,不由露出几分恍然。这就是白君意跟她说的那位连锁餐厅,非常有钱,可是寿命却几乎要断绝了的餐厅主人了。

    她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中年人命不久矣,都不需要相面,就那一副病容,谁看不出来呢?

    白君意脸色平淡地微微颔首。

    “没关系。君君说你家上菜快才去试试菜色。”白曦笑了笑。

    她看起来年纪小,可是却仿佛没有很多的好奇心,中年男人沉默了片刻,没有等来什么好奇的询问。

    他的眼底露出几分不甘,还有几分恐惧。

    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白先生,我想和你谈谈。”

    “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何总。”白君意似乎对这位西装革履,除了有几分病容,可是却依旧英俊斯文的中年男人并没有什么好感。

    白曦一向都很相信白君意的眼光,虽然这位何总看起来蛮叫人心生好感,可是白君意不喜欢他必然有白君意的理由。她无声地站在自家狐狸精的身边不吭声,只看着这位何总低声央求眼前这位比他年轻了很多很多的俊美的男人。

    “白先生,如果你愿意再给我一枚当初的丹药,我愿意让渡我名下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你。”

    虽然事业与钱要紧,可是还是命更要紧,何总苦苦央求。

    白君意俊美的脸上却只露出几分讽刺。

    “何总与你的太太离婚的时候,分给她股份了么?”他一双微微上挑风流无比的狐狸眼看着脸色微微一变的何总。

    “她……白先生是因为她……”

    “当初如果不是你的太太跪在地上求我,看在你们夫妻情深,那枚丹药我不会以八折,用你能够付得起的价钱卖给你。”白君意声音平静,眼底带着一份流光,在这样的目光里,何总只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只听见这位俊美的男人平静地说道,“你当初对我说不想死,是因为你深爱你的妻子,不忍自己死去,却叫她一个人艰难地撑起你和你女儿的那个家,那对一个女人来说太过残酷,你不敢死,舍不得死,哪怕只有十年的寿命,也想护着她们母女安好。”

    那个时候,何总眼底对妻子与女儿的爱与不舍,打动了白君意。

    那一刻,他想到了自己对白曦的感情。

    因为感同身受,因此,他才会卖了那一枚续命的丹药。

    可是时光易变,不过是短短十年已经面目全非。

    曾经同甘苦,彼此扶持的夫妻,却在富有之后变了样子。

    男人忘记了曾经推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和自己一块儿去卖早点的那段时光,也显然忘记当他的家里的钱花光,女人是怎样为了和他拥有一间梦寐以求的可以遮风挡雨的餐厅,去刷盘子洗碗,然后和他拼命地挣出了他们夫妻的第一份家业。也显然忘记了这么多年,是谁陪着他慢慢地扩大了餐厅,然后叫他们的餐厅开遍了每一个城市。

    他只看见了妻子的衰老还有粗俗,只看见了妻子苍白了的头发,然后看见了更多美丽的女人。

    他还想要个儿子,于是在外室生下了儿子之后,赶走了自己的妻子还有女儿,一毛钱都没有分给她们。

    “何总,十年前的你我会救,可是十年后的你,我不会救。”白君意温声说道,“你太贪心。”

    他觉得人类真的是一种叫人感到很困惑的生命。

    最好的女人已经在自己的身边,为什么不去珍惜?

    他这一次没法儿感同身受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对白曦的感情永远都不会改变,当然不会觉得自己再和何总有什么共同语言。

    “白先生,你帮帮我!”何总没有想到叫白君意对自己见死不救,竟然是自己把发妻还有女儿扫地出门。他觉得自己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毕竟……他这样的身家,总是要留给儿子的。

    还有那些功成名就的富豪们,谁不是三妻四妾?他只是做了和世上每一个男人都会做出的选择,可是白君意却用这样的选择来拒绝他,叫他简直委屈极了。他不明白白君意为了什么,可是看见一旁站着的白曦,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

    “白先生是怕白小姐有意见?”女人总是会同情女人,如果这位白小姐从前听说过自己做的事,不愿意叫白君意救他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就是有意见,怎么了?”白曦慢吞吞地开口问道,“你这种货色,死了也是活该,明白么?”

    何总震惊了。

    这完全不是方才笑吟吟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应该说的话呀!

    “白小姐,你!”

    “如果知道你这么恶心,我都不会去你那餐厅吃饭,简直恶心人。寡廉鲜耻,有钱了就出去鬼混不要脸的玩意儿,还生儿子……呸!谁给你当儿子简直倒了血霉了好么?赶紧滚啊,你这种玩意儿我家君君不救。”

    这人也太恶心了,白曦觉得讨厌到了极点,板着一张漂亮的脸冷冷地说话,白君意的嘴角就下意识地勾了起来,见何总失魂落魄地走了,他压低了声音问道,“这么讨厌?你会不会担心我也变成这样的人?”

    “你不会。我知道。我相信。”

    “你相信?”

    “对。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可以相信的男人,那这个人一定是你。”白曦仰头认认真真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抬手捧住了他的脸轻声说道,“君君,多谢你会喜欢我。”她只觉得自己是这样的幸运,竟然会得到白君意的喜欢,可是白君意却笑了,抬手将手心压在她的手背上轻声说道,“不对。阿曦,是我应该感谢你。多谢你终究会回到我的身边。”他的眼底露出几分伤感,却一闪而逝。

    白曦瞪圆了眼睛,觉得那一刻,自己的心疼得无以复加。

    仿佛她明白白君意的话,可是其实却一点都不明白。

    “我本来就在你身边呀。”

    “对,所以我的存在是你的避风港,你总是会回来的。”白君意笑了。

    他站在灯火璀璨的灯光里,对白曦认认真真地说话,就算是那斑斓璀璨的水晶灯投下的光辉,都比不上他眼底的明亮。

    白曦哼哼着靠近了他的怀里,揪住了他的衣襟轻声说道,“你说的对。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儿,我都会回到你的身边。”

    她本以为自己和白君意这恩恩爱爱的别人看不见,可是这太低估白狐君在凡人之中的影响力了,好歹那也是据说出身神秘还据说是什么古老家族的继承人,更是现在庞大的医药集团的董事长不是?这白君意小心翼翼地爱护白曦的样子,就叫人窃窃私语,都非常诧异。

    白君意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

    “都姓白……会不会是白先生的……”

    众人一块儿猜测的时候,非要有人抖机灵,露出几分神秘晦涩的表情,压低了声音。

    众人纷纷靠过去,倾听之。

    “养女?”抖机灵慢吞吞地说道。

    他被人一巴掌抽走。

    怎么可能!

    把养女给养成老婆?当这是狗血伦理三百集电视剧呢?

    不过白曦与白君意都生得十分美丽,站在一块儿赏心悦目,倒是十分好看的风景。助理先生眼瞅着长桌临近自己的一头已经堆满了空盘子,无声无息地抱着自家舔着爪子哼哼唧唧的小狸猫默默躲在了更远处隐蔽的角落里,伪装方才无事发生。

    他垂头给小狸猫挠肚皮,认认真真的,却突然见这懒洋洋晾肚皮的狸猫崽儿毛脸一变,飞快地跳了起来,拱起了皮毛龇牙咧嘴地到处看。

    它似乎发现什么危机,年轻的助理一顿,顺着它的目光看向了另一个角落。

    那里正站着一家三口,正义凛然的中年男人,端庄富丽的中年女人,还有一个黑发黑眼,生得十分美丽的漂亮的女孩子。

    他们站在那里,那个中年男人的目光却落在了别墅顶端的一个吊灯上。

    他的手指微微勾动,用一种叫年轻的助理感到非常玄妙的韵律跳动了几下,看着那吊灯念念有词。

    本着正义路人对科学的谨慎态度,年轻的助理在自家狸猫崽儿愤怒地冲着那三个人嗷嗷叫时,面无表情地打开了手机,录下了对面的那一切。

    包括男人志在必得的笑容,还有那听不懂的仿佛是诅咒一样的咒语。

    中年男人显然不会想到竟然还有人无耻地暗戳戳偷拍……见那吊灯开始摇晃,又看了看那下方的高大的老者,不由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

    那爽朗高大的老者是他们这些人强烈想要争取的大客户,是非常出名的大豪门的家主,只要搭上他,日后在人间界简直坐着都能发财。

    不过怎样才算搭上他呢?

    当然是救命之恩啊!

    “阿芝,你的主意真的很好,一箭双雕。”中年男人满意地对爱女说道。

    这个宴会不仅这高大的老者是目标,白君意也是他们的目标。

    当老者的救命恩人,然后再去当白君意的老岳父……

    在吊灯迅速落下砸向下方一无所知的老者的那一瞬间,中年男人怒吼了一声“小心!”向着老者扑了过去,然而就在半路,只感到一条修长的腿凌空扫过,将他踹进了香槟塔。

    酒水与酒杯碎片砸在中年男人的头上,他狼狈不堪地看白狐君慢吞吞收回腿,一个透明的防护罩在老者的身上闪了闪,吊灯砸在防护罩上碎成粉末,防护罩晃了晃,崩溃了。

    一颗漂亮狡黠的小脑袋从白狐君的身后探头眼脑,看见摔进了碎片与酒水里的中年男人,笑了。

    “疼吧?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