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61.现世(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胖闺女被捏着后颈皮, 心满意足地在狐狸精的怀里舔爪子。

    就算是被抵债,仿佛也很开心呢。

    巨大的狸猫族长一脸扭曲地扑到了白君意的面前,用力地嗅了嗅。

    满鼻子的血腥味儿。

    可是不能够啊。

    它, 它没用力啊。

    怎么可能会内伤?

    狸猫族长不敢相信一夜之间自己就变成可以脚踏狐君的绝顶高手。

    可是事实证明,的确它打伤了白君意, 还叫人咳血了。

    “我, 我……”

    “真的很伤。”白君意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对狸猫族长温和地说道,“不过我的伤与族长无关, 我不怪你。”他这样善解人意,狸猫族长更加愧疚了。这多么善解人意的狐君,就算是被它打伤,可是唯恐自己因此内心受到谴责, 竟然还会劝它不要担心。这份温煦顿时就叫狸猫族长心里受到了巨大的触动,感慨地说倒闭, “狐君,你真是个好人。从前……都是我错看了你!”

    它怎么也想不到,狐君竟然是这样善良的狐狸。

    白曦嘴角抽搐,毛爪子捂着自己的眼睛不忍直视。

    真是太惨了。

    “真的不关族长你的事。是方才他与师姐之间有争执, 触动了契约内伤的。”

    “你也是个好孩子啊、”狸猫族长用感慨的声音说道。

    白曦不吭声,叼着尾巴砸吧嘴儿,哀怨地看着自家族长。

    “不过族长既然来了, 我还有事与族长商量。”白狐君身残志坚……反正就算内伤也活蹦乱跳的, 见手下的那漂亮男人已经眉开眼笑地抱着族长家的胖闺女去洗澡, 他垂了垂眼睛,勾起了一个和气的笑容对点了点头,心虚地端坐在自己面前的巨大狸猫和声说道,“如今人间界灵气稀薄,修者修行越发艰难,灵草灵药已经慢慢凋零断绝。我只恐怕在这人间界,不出两百年,就要断了灵气。”

    “这倒是无所谓,虽然人间界灵气匮乏,不过反正建国之后都不让成精了,我们日子其实过得不错。”

    虽然灵气断绝,可是大家的境界还在,寿元也都还在,只不过是不能够进行到更高的修为而已。可是对于已经习惯了这个五光十色,到处都是新鲜玩意儿的人间界的修者们来说,还是人间界更叫他们感兴趣。

    他们对于前往上一层次的修真界已经兴趣不大,这灵气断了也就断了。

    能享受人间的美好也挺好的。

    狸猫族长很宽心,白君意不由笑了。

    “我与族长说的就是这个问题。想在人间界过得好,钱是最重要的。”

    狸猫族长哼哼了一声,趴在了白君意的面前不置可否。

    与聪明机灵的狐狸精不同,狸猫们都笨笨的,想赚钱都找不着门路,找到了一点门路,比如白曦她爹娘那样儿的,还得跟人竞争。

    自家那么多的幼崽,还要挤在白曦与银月的家里。

    “就……我也想想些办法,这不是从林子里带出来了点人参,去外海扒了一点燕窝,听说人类都喜欢这些,赚点钱,叫大家过得好点。”

    堂堂狸猫一族的族长竟然亲自去扒燕窝挖人参,说起来也蛮凄凉的。白曦摇身一变顿时变成了黑发的小姑娘,坐在紧紧揽着自己腰肢的白君意的怀里急忙说道,“族长,我现在会炼丹了。以后咱们也学那些修者似的,多用药材做些药丸子什么的,以后卖钱花花。”

    她对自己很有信心,丹药一定可以大卖,以后买了大房子,住一半儿空一半儿,一个屋里只住一只狸猫……

    “你!不行1”狸猫族长惊喜,却突然摇了摇头。

    “你还没长大呢。”怎么可以叫一只小幼崽养整个狸族呢?

    “这样,咱们狸族的叔叔伯伯都去给我找各种草药,比如人参鹿茸灵芝什么的,都拿给我,我收了就给叔叔伯伯按市价付钱。我如果做出丹药,卖钱了都算我自己的,这里面的价钱不分给叔叔伯伯好不好?就当我收药材的。”白曦觉得自己去找很多的药材太麻烦,不如交给在深山老林很有办法的狸猫们。到时候她也赚,狸猫一族的叔叔伯伯也赚,还不担心会被无良的商家欺骗,多好啊?

    那么多凡人的有钱人,都是大好钱途。

    她想想闭门家中持续炼丹,药材不必自己操心源源不断送上门来,眼睛都亮了。

    狸猫族长犹豫了一下,微微摇头。

    “不行。”

    “为什么?”白曦觉得这是双赢,诧异地问道。

    “如果你的丹药卖不出去呢?到时候损失就都压在你的身上。”巨大的狸猫缓缓站起来,慢慢地走到了坐在白君意的怀里就如同小小的娃娃的白曦的面前,抬爪,在她的小脑袋上按了按,带着几分无奈地叹气,又仿佛带着几分纵容与溺爱,和声说道,“阿曦,你还小。”它的声音很温和,白曦却觉得自己的心里一下子酸涩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或许还没有长大,可是却不想总是被人维护,总是任性地享受一切的理所当然。

    “我见多识广,族长你不懂的。”她梗着小脖子说道。

    “就算你能上天,你也是幼崽,应该无忧无虑地生活。”

    毛爪子在她的小脑袋上按了按。

    “不如这样。”白君意温和地侧头,看着自家的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笑了笑说道,“阿曦制作的丹药,我保证都可以卖出去。如果不能卖出去……就当做是她闲来无事的玩耍。这点小事,我还是养得起她的。”他修长的手抬起来,也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瓜儿。,狸猫族长肉麻死了,飞快地放下了自己的大爪子,想了想把之前交给白曦的储物袋又拿出来,塞给了白曦。

    “这是什么啊?”白曦急忙问道。

    “这里面就是人参灵芝,还有一些燕窝鱼翅的……给你做丹药材料。如果你卖出去了,再把其中材料的钱……给这些孩子花吧。”

    “那我拿走了。”白曦必须证明自己是能干的狸猫,急忙说道。

    “拿走吧。不要担心浪费材料,咱们那大山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参灵芝,天天吃都不打紧。”见白曦对自己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狸猫族长复杂地叹了一口气,有些复杂的目光落在温柔地看着白曦的白君意的身上。

    它动了动嘴角,仿佛想要说点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好起身,不敢再看着两个正亲亲抱抱就要凑在一块儿的家伙,转眼冲出了玻璃,跑了。

    白君意弹指,将那些碎裂的玻璃化作了尘埃,免得明天来个高空坠物的新闻叫狸猫族长上社会版头条。

    白曦的目光看着族长仓皇巨大的背影,一下子严肃起来。

    “族长对你很好,你不必担心会辜负它。”

    “不是。只是它忘了小七十啊。”

    狸猫族长走得太快,显然忘记自家胖闺女还在狐狸精的怀里被抵债呢。

    这年头儿……如此一根筋的族长也不多了。

    怪不得这么多年不愿意出深山老林,原来是有自知之明。

    白曦心中感慨了一番,目光落在了白君意的身上。

    “有我可以为你做的么?”白君意似乎比从前多了几分鲜活的气息,仿佛是契约被他打破之后,他就不再顾忌很多的事,此刻露出邪魅的笑容,把白曦揽着一块儿倒进了松软的沙发里,看见这小姑娘抱着自己哼哼唧唧的,目光扫过此刻猫在桌子底下的那几只刚刚从族长头上跳下来的小狸猫身上,狐狸眼笑意潋滟,哼笑了一声说道,“比如,洗洗那几只狸猫?”

    他当然不可能亲自动手,而是很熟练地拿出了一部手机,拨通。

    “五只狸猫需要洗澡。”

    “别,别在叫狐狸们来了。”白曦痛苦地说道。

    这到底是狸猫窝还是狐狸窝。

    “你以为你我都在小世界轮回的时候,这些狸猫都是谁在照顾?”狸猫崽儿们显然都圆滚滚,油光水滑,皮毛光亮,这可不是疏忽地照顾就能达到的标准。在白曦震惊的目光里,白君意笑眯眯地说道,“一切饲养与清理都是狐狸们在做。”他明显很得意,可是白曦却发现在这突然之间,狐狸们成了狸猫的保姆,任劳任怨,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那真的是辛苦了。”

    “为狸猫服务,就像我为你服务。“白君意任何时间都不忘勾引一下怀里的小姑娘。

    白曦突然眨了眨眼睛,伏在了他的怀里,勾起了他尝尝的头发。

    “你……在小世界的时候,真的很辛苦了。”她小小声地说道。

    “不过是等待你而已,这算什么辛苦。”

    “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有所有的记忆么?”白曦好奇地问道。

    “没有。我和……天道第一管理者约定过,就算是进入小世界也绝对小心不会破坏小世界的法则封存本尊记忆,所以每一个世界我的存在都是真实,却没有我和你之间任何记忆。”

    白君意想到自己和白曦在小世界里轮回,笑了笑,眼底露出几分愉悦轻声说道,“可是我不后悔。阿曦,”他捧着白曦的脸温柔地说道,“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是为了你,我都不后悔。”他没有说为了进入他本不应该进入的小世界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可是都惊动了第一管理者,这说明白君意要跟着自己降临小世界这事儿不小。

    “既然天道都知道,那你在小世界为什么还要贿赂零零发啊?”

    “不贿赂个系统,怎么叫你注意到我?”白君意反问。

    虽然他与天道负责人们都有约定,可是也只是到这里为止,想要和白曦相遇相爱,就要在隐瞒住这些管理者的情况之下,暗中贿赂一只贪财没下线的系统,神不知鬼不觉……

    因此,当发现垃圾零零发收了贿赂不干活儿,白狐君深深地愤怒了。

    他顺手举报了垃圾系统,没想到迎接了一只博爱党系统。

    如果不是这垃圾博爱党上头有人,是他动不得的,他就不是揍一顿这么客气的了。

    “系统们到底是个什么来历啊?”这些胖光团儿陪伴宿主无怨无悔的,难道它们又被称作雷锋系统?

    白曦觉得这天道系统现在想想怪怪的,白君意也不在意泄露什么,反正这都对于管理者们不算什么机密,白曦是他心爱的小姑娘,那以后不就是管理者家属?那就更不需要隐瞒。他心情很愉悦,薄唇微微勾起,挑眉说道,“它们其实是器灵。”

    万物都会成精,万物也都会有灵,特别是这修真界之中的灵器灵具,很容易产生菱智。只是与成精的各种精怪不同,它们只是器灵,却无法变化,也无法长时间地脱离禁锢。

    见白曦露出几分诧异,白君意哼笑了一声。

    “怎么,吓到了?”

    白狐君决定敞开自己宽阔的胸怀还安慰害怕了的狸猫。

    “如果灵器灵具,那大多是有主儿的,怪不得你说灵灵八上头有人,莫非就是它的主人?”白曦就想到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零零发了。

    这么一只严肃紧张,谨慎活泼的年度十佳系统,那主人不也得是严肃内敛,一本正经的人么?她一想想主人与器灵都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恶寒无比,却见白君意抱着自己,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头挑眉说道,“如果它的主人当真是那样严谨,它还能当上年度十佳系统?”

    这句话简直细思恐极!

    白曦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明摆着灵灵八的主人与灵灵八是截然不同的性子呀。

    “那零零发呢?它的主人呢?”

    “还有一部分器灵是机缘巧合,没有主人的时候自己诞生。它们的路子野,百无禁忌,只要给贿赂,什么都愿意做。天道执法队里大部分关的都是这样的系统。”

    白君意侧头亲了亲白曦嘟起的小嘴巴心情很好地笑着说道,“不过它的罪过不算重,还有一些真正恶贯满盈,甚至叫小世界都险些破碎的器灵被镇压在执法队。”他沉默了片刻含糊地说道,“从前十八层关着一个器灵,这家伙前些时候被放出来,我们所有的管理者都签了字。”

    “为什么都签字?”

    “如果小世界因它再次发生动荡,我们管理者都要连坐。”白君意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冰冷。

    “那它干坏事儿了么?”白曦担心自家狐狸精,急忙问道。

    “挺好的,没做坏事。”

    “那就好。”这莫非是弃恶从善投奔光明了?

    “坏事都叫它宿主抢着做了。”白狐君慢条斯理地说道。

    “……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失去我的?”白曦面无表情地问道。

    “怎么可能。我绝不会再失去你一次。”白君意笑了起来,把气得哼哼的小姑娘压在了沙发里。沙发松软,两个人的体重压下来,白曦顿时就淹没在了软乎乎的沙发里。

    见她小脸儿通红,一双眼睛水光潋滟,还拿白生生的小爪子羞涩地去扒拉自己胸口的衬衫纽扣,白狐君微微挑眉,知道这狸猫坏啊,不定在心里憋着什么坏主意呢,可是就算是再坏,还能怎么样呢?

    当然是爱她啊!

    他俯身下去,亲了亲白曦柔软的嘴唇。

    “阿曦。”他的声音里有些嘶哑。

    “我还是幼崽。”白曦仰头接住了这个吻,却在男人闷哼了一声用力禁锢住她的肩膀的时候,突然笑眯眯地把他推开。

    狸猫的报复心很重,能不拖到第二天,那就晚上赶紧报复回来。

    “……那我就只有三岁。”

    “……零零发说狐狸三岁就谈恋爱,那说的不会是你吧?”

    “我对你是初恋。”白君意笑眯眯地说道。

    白曦咳嗽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见男人还压在自己的身上,扭动了一下,想要从他与沙发之间的缝隙里爬出来。

    俊美风流,一向智珠在握的白狐君,突然僵硬了一下。

    扭,扭什么扭……

    黑发小姑娘正一边黑心地坏笑一边嘿咻嘿咻从沙发里爬出来,转头,见白君意眼中黑沉,顿时得意了起来,只觉得原来自己这不大丰满的身材果然是最招人喜欢的。

    白大小姐从来都不知自卑的,只觉得自己魅力无边倾国倾城,还给俊美的狐族狐君飞了一个不知道在哪个小世界里学会的媚眼儿,这才得意洋洋地抱着自己刚刚翻出来的白玉炉子仰头回去了自己的卧室。

    她走进去,沉默了。

    卧室里乱七八糟,公主床惨遭狸猫族长毒手,碎成了渣渣。

    “缺床吧?”门口,俊美的男人一只手撑着门框,挑眉笑着问道。

    白曦哼了一声,“那又怎样?”她可不敢去睡银月的床,那还不得揍成狸猫馅饼啊?

    “那睡在我的身上。我可比床舒服多了。”

    门口的男人挑眉,带着几分愉悦地感激了一下做好事不留名的狸猫族长,霍然一变,一只皮毛蓬松的巨大白狐步履优美地缓缓走进来,趴在地上,侧身,狐狸眼露出了一点笑意。

    “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