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59.现世(六)

359.现世(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君意只是笑了笑。

    “没谁, 当初大家都有苦衷。”

    他揉着白曦的小脑袋, 仿佛一切都不在意的样子。

    所以,他才会用看似无动于衷的样子, 面对自己每一次询问。

    当她想要从他的嘴里听到答案,他明明已经将一切都压在嘴边, 却无法说出口。

    白曦哼哧了几下,小心地蹭进了这狐狸的温暖的怀里。

    耳边传来狐狸沉稳有力的心跳, 白曦在这一刻觉得一切其实都无所谓。

    他不承认又怎样呢?

    他们经历的那一切都不会被忘记, 那就足够了。

    “既然这样,我就不问了。反正……我知道是你就好了。”她觉得自己其实真的钻了牛角尖, 既然已经确信白君意就是自己爱上的那个人, 为什么还要去问他呢?

    如果白君意并不喜欢她, 就不会要和她谈恋爱,这样纵容她了。白曦不想去触碰这狐狸精不能触碰的东西, 也不想再看到他在自己耳边咳嗽的样子, 仰头眯着眼睛小声说道,“我不想你再受伤了。”他受伤的时候,她会觉得很心疼。

    她雪白的脸仰起来, 白君意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好。”他捧住她的脸,垂头飞快地啄了一下她的嘴唇。

    零零发趴在屏障之上翘首以盼。

    “狐君!”它深情地呼唤了一声, “别忘了我啊!”

    这是不是要带它出局子的节奏?

    白君意抬头,看了看趴在屏障成成了一张光团饼饼的零零发, 笑了。

    “我的确有权限把你放出来, 不过你身后的那只罪过太深, 不能释放。如果你一只统也愿意出来的话,我可以给你通融。”

    他摆明了只会把零零发一只系统给放出来,正软趴趴地趴在屏障上的垃圾零零发呆了呆,从屏障上爬起来转头看了看安静地沉浮的自家亲爱的,沉默了一会儿,发出了深深的叹息,一咕噜就扑进了自家亲爱的的怀里哀怨地说道,“亲爱的,日后你也要保护我啊!”

    它一只统出去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在十六层狐假虎威,称王称霸。

    它厚着脸皮在一声不吭的精致的系统身上打滚儿。

    片刻,白曦仿佛听到了一个细细弱弱,还很羞涩的女孩子的声音。

    “好。”

    声音很柔软纤细,可是行动很豪放。

    她就看见两只系统滚进了阴影里,仿佛不可描述了。

    自家系统成了一个吃软饭的,白曦心情很复杂了。

    她嘴角抽搐地听着零零发“哎呀”“疼”这类的声音陷入了对狸生深深的思考。

    这垃圾系统不会是在女孩子的面前还这么娘炮吧?

    大佬们……原来喜欢这一款?

    她都绝望了,觉得自己的审美都受到了深深的质疑,急忙拉着白君意的手从十六层回到了地面上。这执法队叫白曦总是心里头不自在,可是叫她担心的还有一只灵灵八呢。

    听到白曦担心灵灵八,狐狸精沉吟了片刻拉着白曦从执法队里出来,这才勾着淡淡的笑意温和地说道,“它没有在执法队。你不必担心。”见白曦露出几分茫然,他勾唇笑了笑,挑眉说道,“它上头有人,你懂的。”

    白曦懂了。

    这是靠山大,因此不需要跟倒霉的零零发一样蹲局子的意思。

    “你怎么收买它了?”白曦记得灵灵八对狐狸精很真情实感了。

    这似乎涉及到了不能开口的地方,俊美的男人微微一笑,眼底露出几分腥风血雨。

    白曦就懂了。

    这垃圾零零发大概是被揍得不轻。

    她家狐狸允文允武,对灵灵八走的暴力流。

    “它们没有事我就放心了,不然我心里总是会很不安。”虽然嘴里总是和两只系统拌嘴让让举报,可是如果叫白曦眼睁睁地看着系统们吃苦,她心里也会非常难过。

    下意识地窝进了白君意的怀里,白曦咬着自己的嘴角小声说道,“我都被天道给劈出来了,以后大概不能回到各个小世界,不过这样也好,多点时间,多在现世欺负欺负人类吧。”她失落得耳朵都耷拉下来,白君意不由轻笑出声。

    “你不是最喜欢修炼?”

    “我师姐说我以后不能修炼,大概是功法出了问题。”见俊美的男人眼底波光潋滟,白曦顿了顿,迟疑地说道,“其实,我也觉得我的功法或许练得出了纰漏。我仿佛有很多事记不清,而且……”

    她握了握白君意的手轻声说道,“我一向都睚眦必报的,可是那两个抛弃我的家伙,我却并没有去收拾他们。这是不应该的。”她的心眼儿其实很小,亲爹亲妈把自己给抛弃了,还把自己当成邪恶的东西,白曦肯定不能放过他们。

    可是她却容忍了他们百年千年。

    提到他们的时候,她心底的冷漠还有无动于衷,叫她总是感到十分违和。

    她为什么,怎么会无动于衷?

    他们伤害过她,她为什么不能报复,反而只凭着一些简单的无所谓的理由,就漠然地看着他们过得好好儿的。那一种冷眼看着一切,内心全无触动,甚至只觉得事不关己的冷漠叫白曦陡然有些害怕。

    她仿佛不久之前就是那样冷漠,不把很多事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却似乎重新捡起了本来的性格。

    小心眼儿,睚眦必报,坏心狡狯。

    “奇怪,明明都是我自己的想法,可是我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对不上。”见白君意脸上不笑了,那一瞬间的安静还有异样叫白曦心里一抖,之后这俊美的狐狸精伸手把白曦揽在怀里轻声说道,“从前的都已经过去。你看,现在的你不是很想报复他们?”见白曦用力点头,白君意笑吟吟地说道,“那报复他们就从今天开始。需要帮忙么?”他主动要求帮忙,白曦想了想,摸了摸储物戒。

    “我得去买点儿人参灵芝的,炼丹,卖钱,挤兑死他们。”

    “过几天的宴会就可以拍卖丹药,如果你来得及,我会叫他们给你留个展位。”

    白曦急忙点头,又板着手指头想自己都需要什么材料,不过是一些雪蛤鹿茸,都是俗世的东西。

    修真界的灵草太罕见,而且贵重,虽然白君意的储物戒里多得是,不过白曦却舍不得糟蹋白君意的好东西。她只准备用人类的东西来卖给人类,绝对不要超出他们本身的界限。

    白君意安静地听着白曦的这些对自己未来的计划,嘴角勾起了一个潋滟的笑意。他笑起来的时候俊美得夺目,哪怕白曦嫉妒得胃疼也不得不承认这帮狐狸精们都是美颜盛世,完全不是其他精怪们能比得上的。

    她为了叫自己在宴会上更美一点儿,急忙去买了几条很漂亮的裙子。

    又败家了一下,她开开心心地和白君意一块儿回了自己的家里。

    家中寂静一片,冰冷无比,白曦一进门就只觉得这大房子里虽然灯火通明,可是却寂静得叫自己心里发凉。她急忙探头探脑地往大大的客厅里看去,就见银发银眸的银月正冷冷地坐在大大软软的沙发里。

    她的身边围着几只怯生生的狸猫崽儿,另一侧,三只狐狸精嘴角挂着风流夺目的笑意,手里各自抱着一只胖嘟嘟的狸猫,与银月对视。当白曦进门的动静响起来,三只狐狸精霍然看向白曦的方向。

    白曦就看见这三只心机狐狸精怀里抱着的都是狸猫崽儿里最胖的那几只。

    “回来了,阿曦?”红发美女笑眯眯地问道,很热络的样子。

    “嗷嗷!”她怀里的胖狸猫挺了挺自己圆滚滚的胖肚皮,对白曦挥了挥爪。

    白曦沉默地看着这被狐狸迷得五迷三道,要求跟狐狸一块儿去吃饭的狸猫崽儿。

    从前她非抽它不可。

    不过今天她已经被白君意给告白了,同样栽在狐狸的身上,完全没有立场与理由阻拦,哼了一声,目光严肃地对那只胖嘟嘟目光期待的狸猫崽儿冷冷地说道,“下不为例。”

    她既然都下不为例了,那这一次肯定就是同意了的,狸猫顿时欢呼了一声,回头把小脑袋埋进了红发美女波涛汹涌的胸怀里去。见她松了口,余下的两只狐狸精纷纷站起来,抱着怀里哼哼唧唧的狸猫崽儿礼貌地和白曦告辞而去。

    一转眼,白曦被人骗走三只狸猫崽儿。

    可怕的是,当那个漂亮的男人走掉,白曦猛然想起,被拐走的是她家族长的胖闺女。

    “喂,回来,喂!”

    她追出去,狐狸们早就不见了。

    “完了完了。”黑发小姑娘吓得浑身发抖,顿时摇身一变变成一只胖嘟嘟的胖狸猫,抬爪就跳进了坐在银月对面继续保持对视的白君意的怀里,雪白的皮毛战战兢兢地炸开,使劲儿往俊美的自家狐狸怀里钻惶恐地说道,“族长最仇恨你们狐狸了!这才叫罗密欧与朱丽叶呢!”

    那可是族长家的胖狸猫,亲闺女叫狐狸给拐跑,族长还不把白曦挠成挂面啊?

    白曦吭哧吭哧顺着男人单薄的衬衫,小爪子勾住他的衣料,拼命撅着小身子往他的衣服里蹭。

    它胖嘟嘟一团,养得油光水滑的,一只大尾巴甩来甩去,毛脸上一副大难临头。

    白君意垂头,看着这颗狸猫呼哧呼哧地往怀里钻,哼笑了一声,抬手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衬衫里。

    毛茸茸暖呼呼的皮毛与男人肌肤相亲,贴在一块儿,白曦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从男人的衣领处探出凌乱了皮毛的一颗小脑袋,挂在他的胸前不动了。

    它只露出一颗小脑袋,余下的小身子都藏在狐狸精的衬衫里。

    银月冷冷地看着,在白君意挑眉看向自己的时候冷笑了一声。

    “白曦,过来。”她摊开手掌,对白曦冷冷地说道。

    狸猫左看右看,突然迟疑了起来。

    师姐是不能辜负的,可是狐狸也是不能抛弃的,这个……这样受欢迎,它真的完全没有想到啊。

    “师姐,我和狐狸谈恋爱啦。”雪白的狸猫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很诚恳地对脸色微微一冷的银发美人诚实地说道,“你不要骂他,是我很喜欢他的呀。就算,就算他是一只狐狸,可是我还是喜欢他。我这可是真爱!”胖嘟嘟的狸猫在自家狐狸的怀里挺着小肚皮炫耀了一下,毕竟,如果不是真爱,谁会去和仇人谈恋爱呢?

    它眨巴着一双水润的眼睛,期待地看着沉默不语,目光冰冷的银月。

    “师姐,你不为我高兴么?”

    “高兴?”银月冷冷地问道,“高兴你废了功法,日后跌落金丹?”

    胖狸猫毛脸上一片茫然。

    “就算谈恋爱,我也会勤加修炼,不会懒惰给师姐丢脸,不会辜负了师姐的栽培的。”话说的确会有很多的修士唯恐谈恋爱耽搁自己修炼的时间因此选择斩断情爱,可是白曦从前愿意不对人动心,现在却舍不得极了。

    它纠结地拿毛爪子盖在了自己的小脑袋上,奶声奶气地说道,“我可努力啦。师姐,不要不许我谈恋爱啦。”它的眼睛从毛爪子底下看过去,见银月面容冰冷,不由可怜巴巴地哼哼了两声。

    它也不想忤逆银月的意思。

    因为银月是它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你怎么说?你想叫她废了?”银月冷冷地问道。

    “我不会做那样的事,可是你应该明白,我和阿曦之间已经错过太久。”白君意平静地抬手,摸着胸口的那团毛茸茸的温暖。

    毛乎乎的,柔软又可爱,叫他爱不释手。

    银月冷哼了一声,眼底闪过一抹压抑的冰冷。

    “你的考验我已经全都通过,你已经没有理由。”见银月眼底露出几分杀意,白君意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在银发美人越发肃杀的目光里轻声说道,“你做了那么多,不过是为了证明我与阿曦之间的感情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坚定,可是你已经看到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就算面容不同……”他突然转头咳出一口血来,脸上露出病态的潮红,却只抹去了嘴角的那些血液看着银月继续说道,“就算有人在从中作梗,可是我们的感情却总是不会改变。”

    他说完这句话,把白曦从衣襟里掏出来放在一旁,转头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一口一口鲜血从他的指缝儿里滴落在了豪华的地板上。

    银月依旧无动于衷,眼底空茫一片,可是看见胖狸猫已经哭着扑上去,拿自己的毛爪子去给白君意擦血迹,不由微微珉起了嘴角。

    她抬手,丢了一张玉符在白君意的身上。

    “算你狠。”她冷笑了一声,抬脚走了。

    这王八蛋的狐狸,宁死也要破坏契约,简直为了只狸猫不要命了。

    银月的脸上越发冰冷,眼底泛起的冷色与杀意,叫正从厨房贼头贼脑看情况的几只小狸猫全都不敢出来了。

    “师姐……”白曦一双毛茸茸的前爪捧住了这枚从中间裂开了几道血痕的玉符,看了看白君意与银月之间的冲突,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它觉得心里难受极了,一时联系吐血的狐狸,一边又心疼对自己很失望的银月,抱着这玉符对银月拱了拱毛爪子可怜巴巴地说道,“我不知道师姐和狐狸之前有什么契约,可是我相信师姐不会害我,不会伤害我,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的。”

    银月顿了顿,背影面对胖狸猫。

    狸猫急忙把玉符塞给了虚弱对自己微笑的狐狸,撒开小爪子就跳下了地面,打着滚儿滚到了垂目不语的银月的面前,蹲坐,仰头看她。

    “师姐!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她又人立而起,对银月拱了拱自己的爪子。

    这一副毛茸茸依赖自己的小模样儿,叫银月冷笑了一声,却侧头说道,“我的确从未害过你。”

    她说完这句话似乎对自己很生气,抬脚走了。白曦看见她似乎怒色消散了很多,这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见自家狐狸气息虚弱,就知道这契约当真很伤他的根基,忙滚到白君意的面前,给他引路叫他进了自己的房间。看见男人修长的长腿横斜在自己的小公主床上,狸猫哼哼了两声,心疼地跳了上来,趴在了男人身边的一颗软软的大枕头上。

    它知道银月拿出了那枚契约,狐狸不会有事,因此摆了摆尾巴,心里有点可怜狐狸。

    虽然不要命,可是就光是吐的血也真的很伤了。

    它正心里同情为自己竟然会做到这一步的狐狸,突然感到自己的尾巴被掐住,一只修长的优美的手,掀开了它的尾巴,把它翻了过来,肚皮朝天滚在枕头里。

    “嗷嗷?”

    胖嘟嘟的狸猫眨了眨眼睛,茫然地看着突然悬浮在自己上方那张有些苍白虚弱的俊美的脸。

    另一只修长的手压住了它一只后腿,微微掰开,伸手摸了摸。

    “今天在餐厅的时候我就发觉了。”

    白君意侧头轻轻咳嗽了一声,细细地摸了摸狸猫翻开的皮毛关切地问道,“屁股还疼么?”

    黑发小姑娘慢慢坐下时的纠结与郁闷,他看在眼里,自然回到家里要关心一些。

    迎着泛起几分潋滟的狐狸眼,狸猫沉默了。

    摸,摸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