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357.现世(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君意挑眉, 看了看白曦。

    这小姑娘一脸坏水儿上脸,绝对没想好事儿。

    不过憋着坏的小模样儿可爱得叫狐狸手痒。

    他伸手又掐了掐小姑娘毛茸茸的大尾巴。

    黑发小姑娘默默运气, 等着一会儿把这狐狸精给败家到破产!

    她隐忍而扭曲的脸, 叫白君意俊美的脸上笑容一片。

    “走吧。”

    他伸手就去揽白曦的肩膀。

    直到现在, 他也并没有承认自己是白曦曾经在那么多的世界里遇到的那个人。

    可是白曦却觉得他一定是。

    他不承认又怎样?她已经认定他了。

    她垂了垂小脑袋,哼哼了两声,由着男人环着自己的肩膀出门。

    这是一处很高档的小区, 白曦和白君意从楼里走出来的时候, 看见这片小区里充斥着很多的妖魔鬼怪,还有几个胡子白花滑的人类的修士。

    修士们如今也不跟精怪们作对了,都在人间界灵气匮乏成这样儿了,还打个屁啊!白曦却忍不住顿了顿, 皱眉问道, “你怎么会留在人间界?”当初修真界脱离人间界, 去到更上层的世界的时候,愿意滞留在此间的大能仙人并不多。当初白曦是修为不行,人家修真界不要。

    不过白君意是狐仙, 怎么着也不应该留在人间界不是?

    “银月为什么留下你问过没有?”白君意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师姐当然是为了我了。”白曦得意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儿。

    “那我也是。”俊美的男人垂头,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

    “胡说八道!”白曦顿时就想爆粗口了。

    这垃圾狐狸当初滞留人间界的时候,她和他还不认识的好么?

    怎么着,以为自己谈恋爱了就可以摆出一副情圣的样子了?

    感动中国啊?

    她哼哼了一声, 听见男人环着自己, 垂头在自己的毛耳朵边儿上低低地笑起来, 那笑声还有温热的呼吸都喷薄在她的耳朵尖儿上, 不由抖了抖自己的耳朵,装作一点儿都不在意地四处看。

    这看了一眼就叫白曦震惊了,就才走出这几步路,这片小区简直就是狐狸窝!走来走去的俊男美女,叫凡人偷偷去偷看的那些狐狸精们竟然都住在这片小区,她不由诧异地问道,“这小区怎么狐狸这么多?”

    “狸猫多,狐狸自然也会多。”白君意悠然地说道。

    白曦发誓,自己在这句话里听到了深深的恶意。

    “你,你们狐狸是不是不能放过狸猫了?”她痛苦地问道。

    就算是战斗种族,遇到这群狐狸也真的很绝望。

    “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么?”男人垂头,一双眼睛含着笑意,戏谑地问道。

    白曦再次在心里默默发誓,不叫这狐狸精连自己的狐狸窝都卖掉,就不是红颜祸水狸猫精!

    “我,我师姐还不知道我跟你谈恋爱,话说我竟然成了狸猫一族的叛徒,日后见到老祖可怎么办?”作为一只狸猫,竟然跟世仇狐狸精谈恋爱,白曦一下子就理解了曾经的那什么罗密欧与朱丽叶了。

    她一想到自家老祖抱着尾巴暴跳如雷的可怕模样就小身子直哆嗦,战战兢兢地小声说道,“那老祖还不开除我的狸籍啊?”她小身子一抖一抖的,白君意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薄唇轻轻地压在她的眼角,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怕什么,你家老祖又不在人间界,而且……他自顾不暇,顾不上你。”

    白曦沉默了。

    对了,老祖的那一界,应该也有狐狸。

    有狐狸在,就是狸猫的悲剧呀。

    “那等我跟我师姐说了以后,再……”

    “再什么?同居?”

    白曦已经肯定了,这狐狸精必然是自己的那个心上人了。

    这急赤白脸地急着要住一块儿,除了他也再不会有人如此急着脱单。

    “你怎么不说直接结婚呢?”她就讽刺地问道。

    “今天去领证么?”

    白曦一转头,就看见了白君意那张笑吟吟,却非常认真,认真到叫她心里战栗的俊美的脸。

    她本想说点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垂了垂小脑袋,只觉得心里晦涩,本能就想答应他。可是就在她就要点头的时候,就看见远处正走过来了一双气质独特的中年夫妻。

    他们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与白曦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也很漂亮,脸上的笑容比白曦那小心机小狡黠很市侩反正各种负面效应的笑容单纯多了。他们走过来的时候正看见白曦和白君意站在一块儿,其中的中年男人眼睛微微一亮,快步走了过来。

    “狐君,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你。”他笑容满面地推了推身边的女孩子对白君意说道,“阿芝都没有什么准备。”

    白君意面容冷淡,对眼前这三个人视而不见,垂头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温声说道,“一会儿先去吃饭,想吃什么?去吃川菜?”

    见白曦嘴角抽搐了,他的眼睛里露出一点浅浅的笑意,挑眉说道,“还是去吃涮羊肉?”他的眼睛里很多的恶趣味,白曦气得翻白眼儿,咬牙切齿地说道,“吃你个狐狸的川菜!老……本姑娘吃素的!”她一只辛辛苦苦修炼日月精华的狸猫精,怎么可能去吃川菜这么重口的食物?

    白曦想到自己被麻婆豆腐支配的那痛哭流涕的曾经的生活,眼睛里恨不能流泪了。

    “阿曦,你怎么可以对狐君这样没有礼貌!”那男人顿时呵斥道。

    白曦不由露出几分不耐烦。

    “你乐意卑躬屈膝,我还不愿意呢!对了,别在我面前充长辈啊,美的你们。”

    她翻了一个白眼,白君意笑了起来。

    “狐君,这丫头和老祖总是没有礼貌,对狐族的冒犯,我们狸族……”

    并不是每一只狸猫都跟狸猫老祖,或是和白曦一样疯疯癫癫不知道深浅去和狐族非要玩儿什么世仇的,对于正常的狸猫来说,狐族势大,有什么世仇可言?

    这狸猫老祖也就算了,下边几个不懂事的小辈蹦着高儿地跟着闹腾,简直影响了整个狸族。毕竟如今人间界狐族势大,不管是在修真界还是在凡人界都混得风生水起,就算是人类修士,对狐族都格外尊重,更不要提他们这些并不大高贵的狸猫。

    男人紧张起来,想要和白君意解释自己并没有冒犯的心。

    白君意漠然地看了他一眼。

    “走吧。”他对白曦笑眯眯地说道。

    “走吧走吧,真是晦气。”

    “阿曦,你太过分了!这是你对父亲应该有的态度么?!”

    “我还有爹?我怎么不知道?”白曦震惊了。

    那男人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白曦。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

    “少来,又不是你把我养大的。”白曦就看着同时失去笑容,用同仇敌忾的目光瞪着自己的一家三口平淡地说道,“就因为我生了一身白毛儿,是谁说我晦气把我出生就丢到了深山老林里去自生自灭的?我长大了你们倒是知道我是你们生的了,从小儿怎么没见你们见我一面呢?”

    狸猫一族很少生出异种的毛色,看起来都差不多,只有很少的狸猫会改变皮毛,她出生就是一只毛茸茸雪白的狸猫,这多么可爱啊。

    然而在眼前这一家人的眼里,白毛是诅咒,是不祥的。

    她亲爹亲手把她丢到了遥远的,远离狸猫一族的山林里去。

    若不是后来,狸猫一族的族长发现这一家子怀孕了之后却没有贡献出一只狸猫崽儿特地询问,又千里迢迢把她带回来,她都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

    白曦冷笑了一声,雪白的脸上露出几分冷漠。

    她愿意在白君意的面前卖蠢,是因为她知道他是自己的爱人。

    她愿意用最呆的样子在爱人的面前,智商下降,幼稚,变得傻乎乎,因为那是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

    可是以为她就是这么一个小蠢蛋,那就太小看她了。

    “还有,别父亲母亲的叫啊,我是孤儿,族长亲自盖章的,少往脸上贴金。怎么着,嫉妒我啊?嫉妒我能进小世界修炼,我师姐做了天道高层啊?我还告诉你,小世界修炼速度可快了,叫你们嫉妒到吐血。”

    白曦脸上的笑容能气死狸猫的,那一家人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白曦,显然想不到白曦竟然敢在白君意的面前还这样犀利,只是突然间想到了白君意从前与白曦的种种传闻,那男人死死地忍耐着,退后了一步。

    他早就知道白曦与白君意闹得不可开交。

    因此平日里对白曦是一向冷淡,绝不会亲近她的。

    因为怕被白君意迁怒,被狐族教做狸。

    他甚至很早就不会理会白曦,也不承认她是自己的孩子。

    可是如今看起来……

    他的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了白君意揽着白曦的肩膀上,动了动嘴角。

    狐君……似乎对白曦另眼相看。

    莫非这世道,狐狸们喜欢的就是这种嚷嚷着世仇天天上爪子干架的类型?

    他心中想了很多事,然而面上却露出了笑容,见白君意俊美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揽着白曦离开,凝神看了看,却见那高挑俊美,如今是狐族在人间界的主心骨的狐君一只手正揉在白曦的毛耳朵上。

    小姑娘怒了,跳起来就去挠他的脸,然而男人却纵容地握住了她的小爪子,叫她往自己的怀里钻。这样俊美的男子,漂亮机灵的黑发小姑娘的组合自然引人注目,然而男人的目光却多了几分期待地落在了身边的阿芝的身上。

    “阿芝啊,你和你妹妹生得一样好看啊。”他温声说道。

    阿芝红着脸看了远处的白君意的背影一眼,扭了扭自己的衣摆小声说道,“只有父亲的眼里,或许我才是最好看的。”狸族如今在人间界虽然生活着很多的狸猫,可是大多数却都是尚未化形的狸猫,如今都被白曦傻乎乎地一个人养着,他们平常是不管的。

    可是虽然不会去管同族的生活,他们一家人也只勉强混了一个在高档小区按揭买房的水平,毕竟如今人间界管理得很严格,就算是精怪,如果不想被修士执法队给灭了,就得老老实实地和人类一样去工作。

    虽然可以卖一些灵丹妙药,符箓阵法什么的,不过却不能超出执法队的一些规定。

    执法队的管理非常严格,一旦被认为是违法的精怪或是修士,那下场……能蹲局子都是法外开恩,大部分直接就给灭成灰灰了。

    他们现在开了一间不大的公司,专门和一些富豪们来买卖制作的灵药,延长富豪们的寿命。

    不过这一行竞争太大了。

    做修士精怪的为了打发时间,大多都会几样炼丹练药,狸族并不是很擅长炼丹,因此生意就是马马虎虎。

    在人类社会混得最好的,就是狐君白君意。

    这位狐族在人间界的族长大人,长袖善舞,为人又生得俊美,手段也了得,也得到了很多人类的敬畏,手中掌控着庞大的资源。

    就算不是为了生活所迫,可是也有大把的妖怪人修的愿意去和他发展点儿什么。

    不过此狐君有点怪癖,生得俊美无双,号称人间界第一美男子,不过却对男男女女的都不是很上心,唯一的乐趣就是喜欢逗弄逗弄狸猫。

    更可气的是,狸猫还得搞限定,不是那只白毛儿的,别的都不行。

    男人一想想这个简直气死。

    人家被狐君另眼相看,早就不浪费地扑上去。

    可是白曦却只知道跟狐狸干仗,跟他们的老祖一样蠢上天!

    “你比阿曦懂事多了!下次……我安排叫你和狐君说说话,记得最近保养保养皮毛。”

    白曦生得虽然好看,可是在俊男美女的狐狸眼中,这点好看不算什么,听说狐君很喜欢白曦毛茸茸的狸猫样儿。

    这好办啊。

    阿芝的皮毛也很水润,身材还好,线条优美纤细,比胖嘟嘟远看是颗球近看果然是颗球的白曦漂亮多了。

    这男人咬牙切齿,就要玩儿命给自家的爱女保养皮毛争取一举迷住狐君的心……这年头儿,毛茸茸修炼出来的大能最喜欢的也必然都是最好看的毛茸茸不是么?就在这男人决定在白君意似乎松动了,对女人感兴趣的时候拼一把的时候,白曦陡然抖了抖自己的小身子转头,目光阴沉地看了那远处的一家三口一眼。

    如果不是早年狸族族长对她有恩,现在的执法队太过严谨,她早就送这帮玩意儿去投胎了。

    她出生时的记忆模糊,如今早就想不起来。

    可是从小儿她就知道,自己是被遗弃的。

    因为她趴在狸族族长的头顶,看着自己很多的小伙伴儿会开开心心地被自家狸爹狸妈叼走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会叼住自己的后颈皮回温暖的窝里去。

    雪白的小狸猫崽儿就呆呆地发现,自己总是被剩下的那一个。

    那个时候,变身成巨大的狸猫占据了族地最好的位置的族长总是会拿尾巴扫扫她的耳朵。

    “可是其实那个时候我一点都不生气。”白曦想了想,拉着白君意的手带着几分疑惑地说道,“我跟你说,真的很奇怪。明明我应该很失落很孤单,可是我却觉得我本来是有一个家的。那个家里的长辈都很喜欢我,我是最得宠的小幼崽儿,所以这两个家伙怎么对待我我都不在意,因为我的心里,他们本来就不是我的家人。”可是那多么奇怪的感觉呀,她并没有一个家,就算是狸族族长的身边,其实也不是自己的家。

    那个家,或许是在梦里……

    白君意抬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脸。

    “你有我。”他轻声说道。

    他似乎想再说些什么,却转头咳嗽了起来。

    “你这最近身体很虚啊。”白曦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脸。

    狐仙可不会随意生病。

    这仿佛是白君意受了内伤的样子。

    可是普天之下,能伤到白君意的已经屈指可数。

    滞留在人间界的强者可并不多,而且大多都有留在人间界的理由,谁会去玩儿命啊?

    “没什么,很快就会好了。”白君意笑了笑,反手握住了白曦的手,对方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他脸上的笑容轻松又柔软,白曦只觉得这是一种很熟悉又很温暖的感觉。她下意识地拿小脑袋蹭了蹭白君意的手臂轻声说道,“你刚刚对他们那样冷酷,我真的很高兴。”如果白君意只是喜欢欺负狸猫,无论是哪只狸猫都可以,那白曦不会像现在这样开心又欢喜。

    她知道自己对白君意是不同的,心里满满的全都是满足。

    比起那样抛弃过她,嫌弃她厌恶她,把她当成诅咒的生父生母,她还是更愿意和维护她,爱惜她的狐狸在一块儿。

    这可真是……

    黑发小姑娘毛耳朵往后折了折,目光沧桑了。

    算了……

    看在他这么爱她,狐狸就狐狸吧……

    谁叫她爱他。